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05章 美丽的遗憾!

常言道,祸不单行!

这边,陆吉祥还没来得及解释清楚呢,宋锦丞的电话忽然临至。

她急得是满头大汗,冲着众人抱歉一笑,捧着电话就跑出了麦当劳。

“喂!”

她微喘着气,小心翼翼的接通电话。

“你怎么了?”宋锦丞的声音传来,极为敏锐。

“没怎么啊……”陆吉祥抹汗,努力的平缓着气息道:“刚才在排队买吃的,人太多了,所以我就跑到外面来接电话了。”

宋锦丞闻言,并未多疑。

“你在哪?”他问道,声音淡淡:“我过来接你。”

“啊?”

陆吉祥惊讶不已。

“嗯?”男人拖了个音,有些危险:“吉祥,你到底在干什么?”

看看,他多了解这丫头啊!

陆吉祥捧着电话,急得是原地直打转,她连道:“我马上就回来了,你安心工作吧,我给你带好吃的,好不好呀?”

“不好。”

宋锦丞直接道,声音略冷:“你在哪?”

陆吉祥想哭了。

“我在商场。”她说道。

“哪个商场?为什么要把司机打发走?”宋锦丞连续问出了两个问题。

“我、我……”

陆吉祥结巴了几下,硬是没说出话,目光透过落地玻璃窗,她看到成樾正往外面走来,这令她更加焦急。

“吉祥?”

宋锦丞的声音传来:“说话!”

这时候,成樾已经推开了门,他的目光正遥遥看着她。

“我在安陶陶的学校附近。”陆吉祥忽然开口说道。

那边,宋锦丞显然有些意外。

他微顿了一秒钟,才说道:“你和陶陶一起的?”

“是啊。”陆吉祥点头,继续道:“还有陶陶的爸爸妈妈,我们在麦当劳里面,额,你就别过来了,让人看到了还以为……还以为……”

“以为什么?”男人含笑追问。

陆吉祥暗暗撇嘴,明知男人听了会得意,但还是说了出来:“以为我爱粘着你呗。”

“这有何不可?”

“喂!”陆吉祥哼哼:“反正你别过来,我马上就要走了。”

说完,直接掐断电话。

彼时,成樾已经站到了她的面前。

他欲开口,却被陆吉祥抢了先。

“我要走了!”

成樾微微一怔,随即点头道:“好。”

陆吉祥瞥他一眼,接着又朝着麦当劳里看了看,皱着鼻子道:“你去给陶陶的父母解释一下吧,我可不想被人误会,还有,成主任,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这样?我都已经结婚了,你就高抬贵手饶了我,成不?”

“抱歉!”

成樾突然说道。

陆吉祥先是惊讶,紧接着又连连罢手道:“别别别,我可受不起。”

成樾表情不变,他看着陆吉祥,继续说道:“我并无意造成任何误会,陆吉祥,我知道你有家室,而我也没有想过要破坏你的家庭。但是,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虽然我晚了一步,可这并不代表我就没有机会了。”

陆吉祥瞪大双眼,盯着他:“你啥意思?”

成樾笑了一下,似乎又没有笑。

“结了婚,还可以离婚。”他缓缓的开了口。

陆吉祥闻言,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不知怎的,她忽然就想到了宋锦丞说过的一句话——他的婚姻,只有丧偶,没有离异!

“不不不!”她连连摇头。

成樾皱紧了眉。

“我该走了。”陆吉祥低了头,说完这话以后,准备离开。

然而,她刚走了一步,手臂便被人从后面拽住。

“成主任……”她无奈回头,目光看向男人。

成樾松开她,平静的开口道:“我已经向他们解释过了,这只是个误会,你不用担心。”

“好!”

陆吉祥点头,顿了下,又道:“谢谢你。”

成樾的目光有些复杂,但最终,他还是淡淡的笑了起来。

“不用客气。”他说道。

陆吉祥最后看他一眼,没再说什么,很快打车离开。

过了许久,安陶陶陪着小曦唱完生日歌以后,虽然有些依依不舍,但还是被父母带走。

“爸爸。”

小曦抱着怀里的鱼缸,一边仰头看着自己的父亲,巴掌大的小脸上,乌黑的眼睛像葡萄一样的美。

“嗯?”

成樾弯下腰,把人抱在怀里,步伐沉稳的走出麦当劳。

“阿姨呢?她为什么没有给我唱生日歌?”小曦问道,表情很天真。

成樾沉默了下,开口道:“阿姨有事要忙,所以就先走了,她让我告诉小曦,她下次一定来给你唱生日歌!”

小曦撅起嘴巴。

成樾看着她,温和的笑道:“小曦,告诉爸爸,刚才你为什么要说阿姨是爸爸的女朋友?”

小曦眨巴了几下眼睛,没敢看他。

有些做贼心虚。

“小曦?”

“爸爸……”小曦转了头,看着他,迟疑着:“陶陶说,阿姨是他的舅妈。”

“嗯。”成樾没在意的应了一声。

“小曦也想要舅妈。”

成樾脚步一顿。

但仅仅片刻,他恢复如常。

他抱着女儿走出了麦当劳,一边朝着商场的停车场方向走去,一边说道:“小曦乖,回去以后吃苹果好不好?爸爸给你讲《人鱼公主》的故事。”

小曦扭了扭身子,特别的不高兴:“小曦不要舅妈,小曦要妈妈,爸爸,你快点给小曦找妈妈啊!”

成樾真的是无奈了。

这个小丫头从两岁就跟着他,从小到大,一直就很粘人。

但是,他很清楚,小丫头的内心里很敏感。

上次去幼儿园里接她,结果看到她一直都盯着别人家的小孩,当时他还挺好奇的,不明白这个丫头到底是在看什么。起初,他以为她是想要洋娃娃了。

结果,这个丫头却忽然用着清脆的声音说道:小曦也想要爸爸妈妈来一起接我!

从那个时候,成樾才忽然发觉到,原来他已经孤独了这么久。

而那时,陆吉祥正好出现在他的身边。

她在对的时间里出现,而他,却没能赶在对的时间里遇上她。

这是一场美丽的遗憾!

……

另一边,陆吉祥正鬼鬼祟祟的站在宋锦丞的办公室外面。

她有些心虚,这会儿还不敢进去见他。

“夫人?”

忽然,身后传来声音。

陆吉祥被吓得双脚一软,赶紧扶住墙。

她回头望去,原来是宋锦丞的助理小叶。

“嗨,小叶!”

她笑着开口道。

小叶奇怪的看着她,出声道:“夫人,您怎么不进去啊?”

“额,那个……外面的空气好,我、我在呼吸新鲜空气!”陆吉祥打着哈哈道。

小叶若有所思的点头。

“原来是这样啊,那好吧,夫人您继续呼吸新鲜空气,我就先进去了?”

“去吧去吧。”陆吉祥挥手。

小叶冲她一笑,敲门进入办公室。

他在里面待得有十多分钟,随后抱着一叠文件走了出来。

路过陆吉祥的时候,小叶说道:“夫人,主任让您自己进去,还说千万别让他亲自出来请人,否则后果自负。”

说完,启步离开。

陆吉祥呈石化状。

大约两分钟以后,她回了神,颤抖着手腕敲门。

“进来。”

男人沉缓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推门而入,只一眼,便看到了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人。

他穿着白色长袖衬衫,纽扣精致,领口挺括,手里正握着一支钢笔,他应该是在批阅文件,听到脚步声以后,缓缓抬了头。

他容颜清隽冷峻,双眼深邃如夜。

但在落在陆吉祥身上的那一刻,忽的就变得温柔起来。

“肯进来了?”

他淡淡启声,听不出什么过多情绪。

“噢。”

陆吉祥没敢看他,敷衍的应了一声,准备走到旁边沙发上落座。

“你过来。”宋锦丞忽然说道。

陆吉祥脚步顿住。

她回头看他,脸上有戒备:“你想干嘛?”

宋锦丞笑得坦然,他一边放下手中的钢笔,一边说道:“想抱抱你。”

“切。”

女孩儿不屑:“不许抱,你好好工作。”

“已经做完了。”宋锦丞说道,朝她抬了手:“过来,丫头。”

陆吉祥对他无语。

主要吧,她现在还虚着心呢,真怕被他看出什么矛头来。

算了,还是依他吧!

陆吉祥不情不愿的走了过去。

“你刚才找我干嘛?”她问道。

“你去找陶陶干什么?”宋锦丞不答反问,一边将人抱到怀里坐着。

“就是忽然有点想他了呗。”陆吉祥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宋锦丞浅笑,颇为无奈:“就你这智商,也就只能和陶陶玩。”

“喂!”

陆吉祥有些冒火:“哪有你这样打击人的?”

宋锦丞见她生气了,连忙赔不是,并承诺道:“下班后去吃火锅,好不好?”

“真的?”

陆吉祥一听这话,顿时眉开眼笑。

最近她一直都想吃麻辣火锅,可是这个男人一直都不同意,害得她馋了好久。

“不要吃太辣。”

这是宋锦丞的唯一要求。

他不喜嗜辣,却偏偏娶了个无辣不欢的老婆。

“我们可以吃鸳鸯锅啊,你吃清汤的,我吃麻辣的。”陆吉祥笑着提议道,提及自己喜欢的食物,漂亮的眼中不禁冒出光芒。

而这边,听到‘鸳鸯锅’这个词,男人忽然有了个主意。

“丫头,想不想泡温泉?”他忽然问道。

“泡温泉?”

陆吉祥挑了挑眉梢,扭头看着男人:“你想去吗?”

“京郊有家温泉山庄,如果你想去的话,我们这周六就可以过去,顺便约几个朋友,还可以打打牌。”宋锦丞说道,目光望着女孩儿:“关键是,泡温泉还可以舒筋活脉,你上次不是嚷着腰疼吗?”

她上次腰疼的原因,是因为她玩了一天的电脑所致。

不过,她可不敢把实话告诉给宋锦丞,否则,按照这个男人的性子,肯定会限制她以后的上网时间。

思及此处,她不由得点头,笑道:“好啊,我去!”

宋锦丞‘嗯’了一声,道:“你可以约几个朋友,费用我全包。”

“土豪!”

陆吉祥说了句。

宋锦丞斜睨着她,似笑非笑:“再说一遍。”

陆吉祥讪笑,两手揉捏着男人的肩头,说道:“我不想约别人,宋锦丞,如果你肯帮忙的话,能不能把潇潇约出来啊?”

宋锦丞不语。

陆吉祥继续道:“我都好久没有见过她了,本来是想给她打电话的,但是我又不想见到翟耀,那个男人的眼神儿好凶的。”

“怕什么?”宋锦丞看着她,恨铁不成钢的道:“还有没有出息了?”

陆吉祥奴起嘴巴,撒娇道:“你到底帮不帮忙嘛?你到底帮不帮忙嘛?”

宋锦丞被她吵得不耐烦。

“行了,这事儿以后再说。”

见他如此,陆吉祥倒是不敢再造次,乖乖的坐在男人的怀里,笑得挺开心的:“宋主任威武,你一定能把潇潇借出来的,对不对?”

宋锦丞哼了一声。

“胆小的东西。”

陆吉祥吐舌头,恬不知耻:“我胆小,我自豪!”

宋锦丞已经不想和她说话。

下班以后,男人依言带着她去吃了火锅。

陆吉祥吃得很嗨,反观宋锦丞,他则是一直表情淡淡,吃得很慢,几乎都没吃多少。

刚吃完饭,大院那边来了电话,催问他们什么时候搬回去住。

对了!

自从陆吉祥上次经历了调职风波以后,她和宋锦丞就再也没有回过大院。

本来呢,她以为宋锦丞会和自己的父母冰释前嫌,哪料想,这完全就是她的个人想象!

根本不可能!

……

回到家中,陆吉祥才刚进了客厅,便看到茶几上摆着一个方方正正的粉色盒子。

“宋锦丞!”

她喊了声,一边走到茶几跟前。

男人走了过来。

“这是什么?”陆吉祥说道,指着茶几上的东西。

男人颔首,道:“你自己看。”

“到底是什么呀,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陆吉祥撇嘴,弯腰将礼盒打开。

瞬间,一件晚礼服出现在她眼前。

“哇!”

她惊呼。

宋锦丞浅笑道:“明天去参加裴家的寿宴,你就穿这件礼服吧。”

“给我的?”陆吉祥意外不已,赶紧将礼服从盒子里取了出来,这是一件香槟色的抹胸晚礼服,裙摆及膝,设计简洁流畅而不失高雅。

是一件精品!

陆吉祥左右看了看,忽然想到了什么。

她挺郁闷的:“为什么是抹胸的?”

“不喜欢?”宋锦丞在沙发上落座,一边打开了电视。

“没……”

陆吉祥摇头,不愿说出原因。

宋锦丞斜睨着她,视线缓缓下滑,并最终落在她的胸前。

“老流氓!”

陆吉祥呵斥,双手掩胸,脸蛋绯红。

男人无声的笑,说道:“放心,这件礼服是定制的,你的胸……没问题!”

言下之意就是,他有特意关照过设计师要照顾她胸小咯?

妈蛋!

她胸小又怎样,怪她咯?

“烦死了!”

她急急的想跑回卧室。

却被男人抓住。

宋锦丞在笑,眸中渐渐升起一抹暗色。

陆吉祥很熟悉。

这个老流氓又要发情了!

“你给我起开呀!”

她胡乱的扑腾着双手双脚,想要挣脱男人的束缚。

宋锦丞轻而易举的抓住她的手,并将她牢牢的压在沙发上。

他声音沙哑,表情邪魅:“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回大院吗?”

陆吉祥看着他,极不耐烦:“我管你为什么,你给我放开,你个老流氓!”

宋锦丞毫不在意。

他缓缓低头,并最终贴上女孩儿的唇角。

“就是为了方便耍流氓啊!”

他得意地笑,手上已经动作起来。

“啊啊啊——”

陆吉祥尖叫,可惜没有任何威慑力,她身上的衣服还是在一件一件的离她而去,直到内裤被拉到脚踝处,她才开始颤抖起来,咬着牙,承受他给予的所有热情。

她发誓,她一定要搬回大院!

决不能姑息这个男人的耍流氓行径。

呜呜呜,她的小腰板啊,迟早要折断!

……

次日。

陆吉祥睁开眼睛的时候,时间早已到了中午。

宋锦丞没去单位,亲自伺候这个被折腾得连床都起不来的丫头。

他很内疚,但不后悔。

反观陆吉祥,她则是烦躁得很。

“我不想起床!”

她想睡到天荒地老。

可是,宋锦丞不允许。

他直接就把人从床上抱了起来,强制性的让她洗脸刷牙,最后把人放到了餐桌前。

陆吉祥闭着眼吃早餐,慢吞吞的吃了足足有半个小时。

宋锦丞倒是好脾气,一直容忍着她。

饭后,两人窝在沙发上看了一个下午的电影。

陆吉祥浑身都不舒服。

傍晚,吃过晚饭以后,宋锦丞带着人前往寿宴现场,位于长安大街上的首都大饭店。

途中,陆吉祥问道:“为什么寿宴是在晚上?咦,难道裴家不请吃饭吗?”

“早就吃过了。”宋锦丞说道,一边看了眼副驾上的女孩儿,微微皱眉:“把安全带系上。”

“噢。”

陆吉祥低下头,老实的系好安全带。

末了,她又追问道:“我们已经错过饭点了?”

宋锦丞有些头疼。

“整天就知道吃,除了吃以外,你就不能想点别的了?”

“我有想啊。”陆吉祥道:“我还想着工作,想着父母,想着什么时候发工资!”

“……”

“好啦,我开玩笑的。”陆吉祥裂开嘴,说道:“我就是想看看你是什么反应。”

“满意了?”

“还、还好吧……”

说话间,轿车已经停到饭点门口。

宋锦丞开门下车,随手将车钥匙递给旁边候着的侍者。

他绕过车头,亲自打开了副驾车门。

陆吉祥走下车,挽住男人的臂弯,与他一同步入会场。

“我有点小紧张。”

陆吉祥小声说道。

宋锦丞表情不变,声音轻缓:“别怕,跟着我。”

“噢。”

陆吉祥点头,乖乖的跟着男人。

“锦丞!”

裴谦正与朋友们交谈,看到宋锦丞和陆吉祥走进门内的时候,立刻走了过来。

“嗨,赔钱货!”

陆吉祥看到熟人,挥爪子打招呼。

裴谦看她一眼,笑笑道:“哟,今儿可真漂亮啊!”

“那是!”

陆吉祥扬起下巴。

裴谦没在意,接着又看向宋锦丞,略带埋怨:“我给你打了这么多次电话,你怎么都不接?老爷子一直在问我,下午的寿宴,你怎么都没来?”

“有事耽误了,过会儿我向老爷子赔罪去。”宋锦丞淡道,一边看了眼身畔的丫头,眼神儿宠溺。

裴谦表示怀疑。

“什么事情啊,真有这么重要?”

“很重要!”宋锦丞点头,表情镇定,好像真有这么回事儿。

再大的事,哪有老婆大?

这时,陆吉祥眼尖的发现了远处的贺宝贝,那小丫头正趴在桌上吃东西呢。

“我看到宝贝了。”

陆吉祥开口道。

宋锦丞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微微点头:“去吧,别跑远了。”

“好!”

陆吉祥点头,提步朝着贺宝贝所在的方向走去。

她左右望了望,并没有发现贺东庭的身影。

真是奇了,那个男人居然没有守着他的宝贝疙瘩。

“宝贝。”

陆吉祥走到贺宝贝的身后,出声喊道。

贺宝贝原本是在吃东西,听到声音以后,立刻转过了脑袋。

待看清来者,眼中倏地亮起光芒:“吉祥姐姐!”

“吃什么呢?”

陆吉祥问道,一边朝她盘子里望去。

“提拉米苏。”贺宝贝说道,眼眸乌黑:“我有点饿了,吉祥姐姐,你要吃吗?”

陆吉祥摇头。

她问道:“你家的东庭哥哥呢?”

贺宝贝努了努嘴,道:“东庭哥哥在聊天,呐,他在那里。”

说罢,她抬手指向不远处。

果不其然,几个军装男人正站在一起聊天,其中一个就是贺东庭。

他应该一直都关注着贺宝贝,看到小女孩指向他的动作时,他还冲她笑了一下。

陆吉祥哼了一声。

她坐到贺宝贝的身边。

“宝贝!”

她出了声,还没把话说完,却在无意间看到了贺宝贝脖子上的一抹红。

她惊讶极了。

“怎么了?”贺宝贝转头看着她,手里还拿着小勺子。

陆吉祥眨了眨眼,再三确认,贺宝贝脖子上的那抹红,的确是吻痕!

天!

“吉祥姐姐?”

贺宝贝出了声,奇怪的看着她:“你怎么不说话?”

陆吉祥咽口水。

她很艰难的开口:“宝贝,你还没满十八吧?”

“唔……”

贺宝贝想了下,说道:“快了,东庭哥哥说,等到了明年,我就算是虚岁十八了!”

虚岁十八?

可是,说到底,她还是个未成年啊!

此时此刻,陆吉祥的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

“吉祥姐姐,你到底怎么了啊?”贺宝贝郁闷极了,吉祥姐姐怎么变得和东庭哥哥一样啊,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告诉她。

陆吉祥叹气。

“宝贝,其实这些话不该由我来说的,可是你的身边只有一个贺东庭,我真怕他把你教坏!”

她很清楚,长辈对于孩子的影响,极其重大。

甚至,会导致她今后看待问题的判断力。

关键是,贺宝贝的身边没有父母啊!

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教她,什么叫做自尊自爱,什么叫做拒绝!

想到这里,陆吉祥不禁开了口:“宝贝,你想念你的父母吗?”

意料之外的。

贺宝贝竟然摇了头。

陆吉祥很惊讶:“你不想?”

她记得,贺宝贝以前和她说过,她很想回到父母的身边。

可如今,怎么又变了?

“不想。”贺宝贝开了口,白皙娇嫩的小脸上,有些悲伤:“爸爸妈妈都不喜欢我,那我为什么要喜欢他们?我只喜欢东庭哥哥!”

陆吉祥有些懵。

“宝贝,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问道。

贺宝贝沉默了下,道:“我已经见到过爸爸妈妈了。”

陆吉祥惊讶的张大嘴。

“贺东庭准许的?”

“嗯!”贺宝贝点头,说道:“我还看到了我的弟弟,他长得很好看,而且他的学习很好,妈妈说,弟弟是班里的优等生,以后还可以拿着助学金读大学!”

陆吉祥闻言,百思不得其解。

这个可不像贺东庭的风格。

“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想他们了。”贺宝贝说道,她举起了自己的小手,指着自己是中指上的订婚戒指,平静的继续道:“我现在会乖乖的呆在东庭哥哥的身边,等我长大了以后,我就要嫁给他做新娘。”

贺宝贝的语气,有点怪!

陆吉祥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总之,很奇怪!

“宝贝,你到底是怎么了?”她问道。

这一次,贺宝贝沉默的时间很长。

她像是考虑了很久的样子,最后才小心翼翼的开了口:“吉祥姐姐,我好害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