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04章 忽然转变的成樾!

早上起床的时候,陆吉祥很悲催的发现了一件事情。

她长肉了!

“宋锦丞!”

她撩开嗓子喊了一声儿。

男人正在洗脸,听到声音以后,不禁走了出来。

“怎么了?”他问道,手里还拿着毛巾。

陆吉祥从更衣镜前转过身,愤愤然的指着自己的腰,说道:“我好像有游泳圈了。”

“噢?”

宋锦丞挑眉,将毛巾放回原位,然后走向女孩儿。

“来,我看看。”他说道,一边将女孩儿拉到自己跟前。

“你看嘛,腰上全是肉!”陆吉祥撇着嘴巴说道。

宋锦丞伸手摸向女孩儿的腰,最后笑道:“也没多少肉,恰到好处。”

“乱说!”

陆吉祥一听,却是毫不赞同:“什么叫恰到好处啊?我这样只会愈来愈胖!”

宋锦丞睨她一眼。

“你想减肥?”他阴阴问道。

“是啊。”陆吉祥点头。

“不准。”男人直接拒绝,他对上女孩儿惊讶的眼,毫不容情:“陆吉祥,如果让我发现你在减肥,直接家法伺候!”

家法伺候!

又是家法伺候!

陆吉祥抓狂。

“你说,你先说,到底什么是家法伺候!”她气得直跺脚。

宋锦丞勾唇,面容冷清:“你可以试试!”

“哼!”

陆吉祥冲他扬起下巴,咬牙切齿:“你以为我傻啊,我才不要试一试,宋锦丞你就是个老奸巨猾的狼人,我才不会上你的当。还有,你凭什么管我?!”

“凭我是你的丈夫!”男人回答得义正言辞。

陆吉祥狂翻白眼。

“那我还是你老婆咧!”

“我知道。”男人点头。

陆吉祥顿时语噎,气得是头顶冒青烟。

“好了,不要胡闹。”男人适时出声,温柔的把这小人儿搂进怀里,一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一边说道:“你昨天不是还说要去医院里做检查吗?如果想要孩子的话,你从现在起就要多吃有营养的食物,体重上涨是无可避免的事情,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知道吗,嗯?”

陆吉祥皱起眉头。

半响后,她沮丧的垂下了小脑袋。

“好吧,我知道了。”

“乖。”宋锦丞很满意,俯身在她脸颊一吻,继续道:“走吧,去吃早餐。”

说罢,拉着人出了卧室。

早餐是简单的三明治和鲜牛奶,陆吉祥本来想着少吃一点,但是,她实在是禁不住美食的诱惑,三下五除二的就把食物给消灭得干干净净。

吃过早餐以后,宋锦丞带着人出了门。

坐在车里,女孩儿问道:“我们现在是要去医院吗?”

“下周再去。”

男人答道。

“噢。”陆吉祥点头,沉默的看着窗外。

过了会儿,她又再次转头看向男人,继续问道:“那我什么时候开始上班?”

她都已经收到调任通知这么久了,可是,宋锦丞却一直都没说过让她何时上班的问题。

说真的,她有点着急。

“等你去过医院以后吧。”宋锦丞说道,抓过女孩儿的一只小手,细细把玩。

“噢,好吧。”陆吉祥毫无异议。

半小时后,轿车驶进机关大院。

陆吉祥并不意外,只是懒懒的倚靠在男人的肩头上,皱着眉道:“你要工作,那我怎么办?”

“你可以坐在旁边。”

宋锦丞答道,大手圈着女孩儿的小腰。

他轻轻地磨蹭着她的腰肉,带着眷恋的味道。

这丫头的确是长胖了一些。

不过,他不会把这话说给她听,免得又要嚷嚷着减肥,让人头疼。

“不要!”

这时,陆吉祥的声音传来,只听她忿道:“你要工作就工作,干嘛要让我像个傻子似的坐在旁边?不行,我要回家!”

“回家?”宋锦丞闻言,脸色微沉:“回去干什么?继续看电视,还是玩电脑?不许!”

陆吉祥皱了皱鼻子,稍微想了一下,又道:“那我找朋友逛街去。”

不论怎样,反正她就是不要去他办公室里坐着,那样真的很傻哎。

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爱粘着他不放,就连他上班都要寸步不离!

宋锦丞沉默了下,答道:“也好。”

他不愿拘着她,只要这丫头听话,他还是愿意尊重她的意见。

……

说到逛街,其实,陆吉祥并不感兴趣。

宋锦丞对她的要求很低,只说过让她保持电话畅通,他需要随时知道她在干什么。

陆吉祥无所谓,反正,她也不想隐瞒什么。

这不,下了车以后,她便给秦可卿打去了电话,想把她约出来逛街。

“哎哟,我现在出不来啊,单位里这几天很忙的,我昨天请假就已经挨批了,现在哪还敢溜出来啊?”秦可卿在电话里叫苦连天。

陆吉祥听了这话,不由得跟着苦了脸。

“真的出不来么?”

“真的出不来。”秦可卿说道,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提议一句:“要不,你过来?”

“不!”

陆吉祥闻言,直接拒绝:“我都已经被调职了,我还回去干什么?”

“你来陪我呀!”秦可卿说道。

“算了吧。”陆吉祥摇头,她可不想在看到成樾。

秦可卿不死心,她继续劝道:“上次你不是说,你的东西还在单位里没带走吗?你今天过来取东西吧,顺道我们一起吃午饭?”

“这……”陆吉祥迟疑了一下。

“放心吧,成阎王不在单位里,我今早看见他坐车离开了,应该是去外地了吧,最近有个审查工作,一直都是他在亲自负责。”秦可卿说道,笑得挺奸诈的:“我知道你害怕看到上任主子,放心,我不会害你的。”

可最后的事实证明。

损友是什么?

咳咳,损友就是秦可卿。

她误信谗言,结果,遇到了成樾。

哪有这么巧的事儿?

对,就是有这么巧的事儿。

到了原单位以后,她刚走进大楼电梯里,眼看着电梯门在缓缓关拢,忽然,一只大手从外面伸了进来。

陆吉祥被吓了一跳。

电梯门重新打开。

然后,她看到了正站在外面的成樾。

她傻住了。

秦可卿不是说,成樾不在单位里吗?

“嗨,成主任!”

陆吉祥倒也机灵,立刻笑了起来,并且挥着小爪子打招呼。

成樾瞥她一眼,没有任何反应的走进电梯里。

电梯门缓缓关闭。

封闭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陆吉祥咽口水,小心翼翼的站在电梯角落里,仰头盯着那不断变化的楼层数字,心里只想着,快点!再快点!

终于,电梯到达。

‘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

陆吉祥迫不及待的提步走了出去,她甚至都没有去看成樾,急匆匆的就朝着秘书处而去。

她轻车熟路的就找到了秦可卿所在的大办公室,刚进了门,便听到秦可卿的声音传来:“吉祥,我在这里!”

然后,全场静寂无声。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抬起了头,目光齐齐的看着她。

不,准确的说,他们看的是……

陆吉祥缓缓的转了头,目瞪口呆的看着正站在自己身后的成樾。

这个男人一直跟着她?

“呃……”

陆吉祥缩起脑袋,默默地让到一边。

成樾没有看她,径直迈步走进办公室里,并在旁边的一组沙发上落座。

成樾的忽然到来,令整个办公室里的气氛变得很僵,所有人都是小心的屏息着。

“怎么办呀?”

陆吉祥站在门口,用嘴型问向秦可卿。

秦可卿摊开双手,摇头表示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

“成主任。”

这时候,一个穿着制服的美女秘书走了过来,手里还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热茶,她笑得妩媚:“我给您泡了一杯普洱茶,您尝一下。”

她热情的用双手将热茶递到男人面前。

可是,成樾并未伸手去接。

办公室里有低低的笑声。

美女秘书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可是,成樾不发话,她也不敢多说什么。

她依旧保持着原状,双手举着茶,表情有些痛苦。

这个姿势本就累人,况且,她的手里还捧着滚烫的热茶。

陆吉祥见状,不禁叹息。

她开了口,声音不大,却让整个办公室里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成主任不喝普洱。”

她这样说道。

曾经,她是他的小助理,每天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为他泡茶。

所以,对于成樾的嗜茶癖好,她算是有些了解的。

“啊?”

前边,美女秘书转过身,有些微诧的看着她。

陆吉祥很无奈的继续说道:“他只喝绿茶,普洱是发酵茶,他不喜欢。”

“原来是这样啊。”美女秘书闻言,很快恢复了笑容,她转头重新看向成樾,媚笑道:“成主任,我去给您重新泡一杯。”

说完,准备离开。

这时,许久不曾说话的男人,终于慢慢出了声,他面容沉静,嗓音低缓:“她还有一点没有说完。”

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齐齐竖起了耳朵。

成樾嘴角弯起,明明是在笑,却让人莫名瘆得慌。

“我不喝别人泡的茶。”

得,陆吉祥算是明白了。

“我去给您泡。”

她说道,转身去了茶水间。

几分钟的功夫,她很快捧着一杯绿茶返了回来。

她很小心的走到男人面前,目光一直盯着手里的杯子,唯恐里面的沸水溅出。

最终,她将茶杯放到了茶几上。

“成主任,请喝茶。”

她垂着眼,半蹲在茶几边。

成樾没动。

陆吉祥等了足足有半分钟,见他没有半分动静,不禁抬头望去。

成樾却忽然倾了身。

“什么茶?”他淡淡问道,一边端起茶杯。

陆吉祥咽了下口水,稍微在脑中回忆了一下,才答道:“好像是毛峰。”

成樾‘嗯’了一声,浅浅的尝了一口。

“还不错。”

他说道。

陆吉祥没有笑,从茶几边站起身以后,举步往外走。

出了秘书办公室以后,她用手机给秦可卿发了一条简讯。

‘我先走了,改日再约。’

站在电梯口等待的时候,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陆吉祥没有太在意,一直仰头盯着电梯门上的数字,直到开了门,她迈步走进去的时候,才发现成樾跟在后面。

这下,她有些不高兴了。

“你干嘛老跟我?”

她轻斥。

成樾回头看他,鬼斧刀工般的冷峻面庞,在电梯明亮的灯光下,那双深邃的眼,异常逼人。

“确定我是跟着你的?”他轻讽反驳,眼含冷意。

陆吉祥举起双手,当即道:“得,算是我说错话了,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成不?”

成樾看着她,勾起唇瓣:“陆吉祥,你别得寸进尺!”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吉祥有些火了。

“成主任,请您把话说清楚些,我怎么就得寸进尺了?”

她倒是奇怪了。

这到底是谁在得寸进尺?

她既没招他,又没惹过他,凭什么他要这样说她?

到底是谁在阴魂不散的一路跟随!

“既然做出了决定,就要有胆量承担。”成樾说着话,一边倾近女孩儿,他眼眸极深,像是会吸人的漩涡。

陆吉祥往后退了一步。

“你想干什么?”

她戒备的将双手挡在胸前,出言警告:“电梯里面有监控,我劝你放尊重点!”

成樾将她的动作尽收眼底,忍不住冷笑:“你以为我要干什么?”

“你!”

陆吉祥瞪起眼,张开嘴,却无法反驳。

成樾的确是什么都没做!

“我不想和你说话。”

她漠然的丢下这句话,伸手摁下一层。

很快,电梯启动。

成樾将目光从她身上收回,沉默的看着电梯门。

陆吉祥则是站在他的身后,紧抿着唇,脸色不是很好。

电梯行至一半,有别的员工走进来,待看见成樾的冷酷表情时,纷纷噤声不敢多言。

终于,到达一层。

陆吉祥急不可待的往外走,她的步子迈得很快,中途还不小心撞到了别人,她扔下一句‘对不起’,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可惜,她还是被拦了下来。

成樾并未亲自出面,他的副官正站在外面,看到她出现的时候,直接上前伸手拦住她,表情严肃的道:“陆助理,请您稍等。”

“我不是。”

陆吉祥说道,绕过他,准备继续往外走。

副官再次将她拦住。

“你们到底想要怎样?”她不耐烦的看向对方,眼中有撮火星儿冒起。

早知道会有这么大的麻烦,她就不应该来这一趟!

“成主任。”

副官突然开了口。

陆吉祥微微侧头望去,那辆高大的黑色悍马已经停到了跟前。

车窗渐渐降下,露出了成樾的冷峻容颜。

“上车。”

他颔首命令道。

陆吉祥不动。

成樾冷笑,依旧强势:“想要我下来请你?陆吉祥,你要考虑清楚,这里是单位门口,多少双眼睛正看着,而其中不少人都认识政治部。”

“无耻!”

陆吉祥低斥一句,愤怒的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副官敬了礼,眼睁睁的看着悍马车越来越远。

他跟在成樾身边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冲动,居然对一个女人使蛮。

……

另一边,陆吉祥真的是气得想骂人。

她一直瞪着开车的成樾,如果眼神儿能杀人的话,成樾早已经死了千百回。

“看我做什么?”

成樾淡笑开口。

“你想干嘛?”陆吉祥不答他的话,径直开口问道。

“想让你帮个忙。”成樾说道,表情也不像之前那般冷漠,他趁着等红灯的时候,扭头看了一眼女孩儿,嘴畔微弯:“帮我去挑个礼物,好吗?”

挑礼物?

陆吉祥有片刻的错愕。

呃,话题跳得太快,她有些没反应过来。

“什么、什么礼物?”她问道。

成樾继续驱车上路。

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中有着柔和的光芒。

“今天是我女儿的生日,我还没给她买礼物呢,往年给她挑的礼物,她好像都不喜欢。”

他的表情很平静。

可是,陆吉祥却是惊住了!

惊世骇俗啊!

成樾居然有女儿!

“你离过婚?”陆吉祥忽然开口道,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没有。”成樾摇头。

陆吉祥倒抽一口凉气,连同看着成樾的眼神儿都变了。

“你是有妇之夫,还是未婚先孕?!”她语出惊人。

成樾皱眉。

他再次看了眼女孩儿,解释道:“我尚未婚娶,小曦是我的干女儿。”

“切——”

陆吉祥翻白眼,有些不屑:“请你一次性把话说完好吗?”

成樾笑了笑。

他说道:“小曦的父母是烈士,她被过继给我以后,一直都是我在照顾她,但是我的工作比较忙,平时都是保姆陪着她。吉祥,小曦是个女孩子,我不太懂她的心思,所以想请你帮忙挑个生日礼物,答应我,好吗?”

说真的,成樾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她还真有点不太适应。

这个男人根本就不适合‘温柔’这个词。

“咳!”

陆吉祥咳嗽了一下,有些犹豫:“我、我下午有事……”

“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成樾说道。

陆吉祥不吭声。

这时候,成樾已经将车停到了商场外面。

“你先下去等我,我去停车。”

成樾说道,一边解了中控锁。

陆吉祥瞥他一眼,嘴里嘟嚷了几句,最终还是不甘心的下了车。

她在原地等了几分钟,成樾很快小跑而来。

“走吧。”

他说道,率先步入商场。

陆吉祥认命的跟在他的后面,随着他进入儿童区。

“你女儿多大了?”陆吉祥问道。

“五岁。”成樾答道,有些无奈:“特别娇气的一个丫头,每天晚上都要给她讲故事,有时候我没法回家,她就要我在电话里给她讲故事,简直是拿她没办法了。”

陆吉祥有注意到,成樾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的表情和语气都特别的柔和。

真的!

就像是太阳升起来时的第一抹光芒。

难道,这就是父爱?

不知道为什么,陆吉祥忽然想到了宋锦丞,那个男人也是一直想要孩子,却从不逼她。

“哎,这个芭比娃娃吧,怎么样?”陆吉祥指着柜台里的芭比娃娃,说道:“每个女孩子都有一个公主梦,她应该会喜欢这个的。”

成樾看了一眼,摇头道:“家里有很多,但是她好像都不喜欢。”

陆吉祥撇嘴。

她继续往前走,很快又看中了一个浅棕色的熊娃娃。

“这个呢?”她指着小熊道。

成樾瞄了眼,继续摇头:“她已经有了。”

陆吉祥叹气。

“你女儿到底喜欢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成樾将目光看向她,说道:“如果我知道,今天就不会找你过来了。”

陆吉祥想了想。

最后,她又道:“要不,买一只小狗送给她?”

“小狗?”成樾皱眉。

“对呀。”陆吉祥点头,说道:“成主任,你不是说你经常不在家吗?我觉得吧,你的女儿之所以爱粘着你,肯定是因为没有安全感,你可以买一只小狗来陪着她,这样她每天就有事情做了。”

成樾拒绝。

“不行,她才五岁,不能养狗。”

陆吉祥郁闷无比,她道:“不能养狗,我们可以养点其他的啊。比如,兔子?金鱼?乌龟?”

成樾稍作沉吟。

最后,他点头道:“好,那就买金鱼吧。”

……

下午五点。

陆吉祥坐在麦当劳里,手里捧着一个小鱼缸,里面有三条小金鱼,全是她亲自挑选的。

成樾去接小女孩放学。

过了没多久,这对父女就走了进来。

小曦穿着漂亮的花裙子,正被成樾抱在怀里,手里还抱着一个白色的布娃娃,长得小巧玲珑的,皮肤很白皙,只是头发有点乱,应该是才睡醒。

“小曦,叫阿姨。”

成樾抱着人走到陆吉祥的面前,出声说道。

小曦转头看了一眼陆吉祥。

她的眼神儿很倦懒,好像对一切都不感兴趣。

“阿姨。”

她轻轻地叫了一声,接着又趴回成樾的肩头上。

唔,这个丫头很黏人,鉴定完毕!

陆吉祥笑了起来,将手中的鱼缸递到小女孩面前,笑道:“小曦,你快看,这是什么?”

小曦再次望来。

只一秒,她很快笑了起来。

“金鱼!”

她的声音很清脆,像是精美的瓷器相撞。

成樾弯下腰,小心的将人放到地上。

小曦仰着脑袋,目光渴望的看着陆吉祥手里的金鱼,一双大眼睛很闪亮。

“送给你的礼物,”陆吉祥说道,弯腰将金鱼递到小女孩的跟前,笑得璀璨:“祝小曦生日快乐。”

“谢谢!”

小曦很高兴,伸出一双小手,准备去接鱼缸。

适时,一只大手伸来。

成樾从陆吉祥的手里接了过来,并对着小曦道:“小曦想把金鱼放在家里哪个地方?”

“放在我的卧室里。”小曦回答得不假思索。

“好!”

成樾点头,转而看向陆吉祥,道:“谢谢你。”

“举手之劳。”陆吉祥耸了耸肩,说道:“为领导分忧,是我们这些做下属的职责。”

成樾听到这句话,眸色变得复杂。

他似笑非笑:“可惜了,你已经不是我的下属。”

陆吉祥窘。

她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额,那个,既然礼物也送了,我也就算是功成身退了。”陆吉祥讪笑着,借口想离开:“我下午还约了别人呢,时间快到了,不能再耽误下去了,我、我就先走了……”

“好。”

成樾点头,将鱼缸放到桌面上。

他表情温和,目光一直落在女孩儿的身上,继续道:“需要我送你过去吗?”

“不了,你还是照顾小曦吧。”陆吉祥说道,准备提步往外走。

这时候,麦当劳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陆吉祥并未注意到。

成樾却忽然伸了手,直接从后面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哎!”

出于惯性,陆吉祥往后仰了一下。

成樾张手把她抱住。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里,清脆熟悉的童音传来:“哇,舅妈!”

陆吉祥心里‘咯噔’就是一下。

她连忙从成樾的怀里站直了身子,慌张的抬头望去。

嚯!

好巧不巧,安陶陶一家都站在对面。

“舅妈!”

安陶陶开心的跑了过来,直接扑到陆吉祥的怀里。

陆吉祥笑得好不尴尬。

“陶陶,你怎么在这里啊?”

她在心里祈祷,但愿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是来给妞妞过生日的。”安陶陶说道,他从陆吉祥怀里离开以后,径直走到了小曦面前,并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了一个礼物递到小女孩的面前,清清脆脆的说道:“妞妞,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小曦开心的笑,接受了安陶陶的礼物。

这时候,安陶陶注意到了桌上的金鱼。

“哇,这是谁给你的金鱼?”他惊呼。

小曦很自豪,指着陆吉祥就道:“是这个阿姨送给我的,她是我爸爸的女朋友,嘿嘿,以后就是我的妈妈!”

噗!

陆吉祥差点吐出血。

“小曦……”她巍巍然的开口。

“吉祥。”

安陶陶的母亲走了过来,带着温柔的笑:“真巧,居然在这里也能遇到你。”

她这话,别有深意。

陆吉祥摇脑袋。

“怎么了?”对方看着她。

“我、我……”陆吉祥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转头看向旁边的成樾,希望他能解释两句。

可是,该死的,这个男人居然装傻不说话!

另一边,安陶陶的声音突然传来,非常清晰:“妈妈,妞妞说,舅妈是她的妈妈!”

完了!

------题外话------

不是大吉祥的防备心太低,主要是她最近也想要孩子,所以才会对成樾的女儿产生兴趣,以至默认帮忙挑礼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