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91.一笑一尘缘91

久违的声音依旧是记忆里熟悉的感觉,含着笑意和温暖,幻姬抬头看向天空,金泽里的身影让她心中霎时雀跃,麒麟神尊!

幻姬飞入天空迎接帝和,神卫禀告前,她还在宫里着急如何助他在异度渡过血魔大劫,没想到他竟然回了佛陀天,惊疑难信凡。

“麒麟神尊。”

幻姬喜不自禁的唤了帝和一声,两人刚要贴近的瞬间,一道金光闪现,挡在两人中间。

一袭飘飘白衣,某人单手抱着可爱得让人想咬一口脸蛋儿的女娃娃,冷冷的瞟着帝和,“离我媳妇儿远点。”不要以为他现在每日抱着小心心就会疏于对他女人的关心和在乎,他的目光可是寸步不离她的,哪个敢离她太近,不二话,灭謦!

“人都你媳妇儿了,还怕我会抢走她么?”帝和问道,眼底满是看到千离的高兴笑容,真好呀,万年不见,再见他们,感觉还是这么熟悉,熟悉的气息,熟悉的脾气,熟悉的说话德行,连眉梢的一挑一平,都是记忆里的模样,仿佛从不曾与他们分开过多年。

千离挑了尾音,“抢?”

四海六道八荒里哪只嫌自己命长的敢跟他抢东西?一不小心便出现情敌这种事发生在星华身上不奇怪,他?!绝不可能发生。

男人不狠,地位不稳。

这句话,帝尊大人可是深刻的明白。

随后从千辰宫里出来的星华和飘萝让帝和甚是惊喜,接下星华打过来的一拳,笑得很是开心,“没想到你们也在。”

飘萝嘴里不知道在吃什么,看到帝和,嘿嘿的笑了两声朝他凑,快贴到帝和的时候,被星华的长臂一下子拎着后腰的腰带,将她拉到了自己身边,干什么呢,自己夫君在这里,凑到帝和身边去干什么,太热情了跌份儿。

“我想闻闻是不是麒麟。”飘萝无辜的看着星华,她只是保持了警惕,像他们三个,听到他来了千辰宫,一个个又惊又诧的,只有她带着怀疑,无端端的怎么就从异度回来了呢?

帝和笑道,“我又不是肉骨头,你能闻出来是不是我?”

“不怎么样的人身上都带着一股子味道,闻闻就晓得是不是本尊了。”

帝和问,“闻出来了?”

“还没闻呢,就给他拎走了。”

一下,三个人异口同声的问帝和,“你怎么回来了?”

帝和一一看过同时问他的星华、飘萝和幻姬,乐的笑出声来,每个人果然还是自己的味道,高冷冷酷的千离除了不然别的男人靠近他的媳妇儿之外,便是抱着他的心肝宝贝,看着千心的时候,眼睛里温柔得能溢出水来,可转眼看别人时,冷得叫人不寒而颤。

“此事说来话长,不如找个好地方,大家一边喝酒一边聊。”

帝和说完,微微侧身,“与你们告知一声,她,不晓得多少年前消失在天界的女战神,九霄天姬诀衣。我在异度世界里遇到她,此次与她一道回来的。”

四人当中,唯独幻姬没有见到过诀衣。千离虽然见了,却只是见了夬言,若要说诀衣的真容,亦是第一次得见。比起星华对诀衣容颜的惊艳,千离从始至终未曾看她一眼,在他的世界里,幻姬就是唯一值得他正眼相待的女子,没遇到她之前,女子在他眼中只是一种生灵,遇到之后,天地女色唯她一人,任其他女子或美或勇或智,皆与他无关。

星华朝诀衣微微颔首,算是认识了。

幻姬朝诀衣微微一笑,“有幸听闻过天姬的名字,今日得见,甚为开心,欢迎你来千辰宫。”

“帝后娘娘太客气了。”对幻姬的印象素来不错的诀衣回以微笑,“多年不见,幻姬殿下越发的美了。”

幻姬微微诧异道,“你曾见过我吗?”

诀衣自知说岔了嘴儿,连忙补漏,“在我未离开天界之前,曾去过一回天外天娲皇宫,那日远远见过殿下一面。不过,当日是与人一道去办要紧的事,并无机会与殿下相识。”

幻姬了然的点点头,如此说来,倒也不奇怪了。随后,稍稍侧身,一只手轻轻的拉住千心的一只小手,“千心,叫……麒麟伯伯。”

千心眨了一下大眼睛,刚准备开口叫人,千离说话了。

“回宫吧。”

幻姬拉住千心,把她从千离的怀中抱了出来

,放到自己身边的祥云上,牵着她的小手,“千心,叫伯伯。”

帝和蹲下身子,“不要叫伯伯,来,小心心叫我帝和哥哥。”

千心抬头看着幻姬,“母后。”

“叫帝和哥哥好了。”

千心看着帝和,软绵又奶声奶气的喊道,“帝和哥哥。”

帝和哎了一声,眉开眼笑,伸手就把千心给抱了起来,“没想到今日会回来,一时忘记把给你的见面礼带来,回头跟帝和哥哥去宫里拿,好不好?”

“好。”

一见帝和要抱千心,千离瞬间就想出手阻拦,亏得幻姬早知他会如此,眼疾手快的打了他的手臂一下,瞪了他一眼。女儿给别人抱抱怎么了,就许他一个人每天抱着飞来飞去么?

诀衣又让千心礼貌的叫诀衣姐姐,千心听话的喊着,“诀衣姐姐。”

看到长得极为精致萌爱的千心,诀衣的心里也软成一团儿,难怪帝尊每天宝贝得不行,一口风怕吹着,一滴雨怕淋着,这小小的人儿不管是衣裳还是项腕上的首饰,无一不珍贵罕见,足见帝尊帝后对她的宠爱了。

帝和抱着千心,想到千辰宫是三个娃娃,遂问道,“还有两只呢?”

“一只在宫里和世尊家的三三在玩呢,还一只被河古抱去了北古天。”

说到自家的小二,幻姬亦是头疼的很,明明她和河古不熟悉,虽有交情,却总归见面并不多,可也不晓得怎么了,老二见河古的第一次就笑了,长大到自己能走路后,再见河古,一大一小玩得不亦乐乎。河古平日里喜欢闭关修行,可对老二却喜爱的很,时不时来千辰宫便不说了,还常常一眨眼就把小家伙给带出宫了。

“什么?”帝和惊讶的看着幻姬,“河古那小子抱着你家崽子回去了?”说着,很嫌弃的看着千离,“你怎么当父尊的?”自己女儿,别人抱都抱不得。自己的儿子,人家都抱回去了,他居然一点不着急。

千离道,“你抱够了吗?”

“没有。”

说着,帝和向幻姬告状,“你男人用眼神凶我。”

千离无辜的看向自己媳妇儿,“我没有。就是怕他不习惯抱孩子。”

“习惯,我习惯的很,我跟千心一见如故。别忘了,小毛球当年可是被我抱大的。”

说到小毛球,六人一边朝千辰宫里飞,帝和一边问小毛球和星二怎么样。

飘萝望望天,再看看自己的夫君,她不知道。

星华笑笑,“大的那只不晓得去哪儿玩了,两个月不见人影儿,小的那只在星穹宫里安心修行。”

帝和捏着千心的小手,玩的开心之余,还把她的小手放到嘴边亲了几下,看得千离差点儿冲上去抢人,禽兽,淫.贼,不要脸!如果不是幻姬在旁边抓着他,他真是看不下去自己的女儿被帝和这样……虐待。

“星华,小毛球像呆呆,星二倒是像你的很,你家三三不晓得将来会像谁。”

飘萝道,“像隔壁老王啊。”

星华:“……”

帝和愣了下,大笑,“哈哈……”飘呆呆果然就是飘呆呆,星华这么多年没有被她气死还活着真是不容易了。

“小幻姬,千心给我带回……”

帝和的话还没说完,千离立即就灭了他的希望。

“不行!”

千离冷声道,“你趁早打消带千心离开千辰宫的念头!”儿子被河古偷走了一个已经是他容忍的极限了,再把女儿带走,他真要打人了。

说到千辰宫的老二被河古抱走的事,在幻姬看来是抱,在千离看来就是偷,他压根就不知道儿子被河古弄走了,若非晚上去看他们是否睡了,他还不晓得儿子少了一个。虽然平时不会抱着他们到处嘚瑟,可三个崽子哪一个都是他的宝,少一个都不行。同样也是幻姬拉住了他,说河古会照顾好孩子,要没那份儿心,他不会带宝宝走,儿子离开后,千离就带着千心天天盯着自己的大儿子,担心哪天又有人偷走了。

对于孩子,帝和并无男女分别,许是他没有男女之情,也没想过娶妻生子,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对他毫无区别,看到幻姬的大儿子和飘萝的小三三时,放下了抱着的千心,将两个年纪差不多的男

娃娃一起抱了起来,逗着他们玩。千心则跑到诀衣的身边,伸出小爪子去拉她的衣裳,一边拉一边笑。

“母后。”

“嗯?”幻姬走过去,“千心乖,莫要抓着诀衣姐姐的衣裳。”

诀衣蹲下来抱起千心,“喜欢姐姐的衣裳?”

“姐姐衣裳很漂亮。”

诀衣笑道,“那姐姐送千心一件漂亮的衣裳吧。”

千心开心的点点头,点完之后觉得不太妥当,扭头看向幻姬,“母后,我可以要吗?”

“诀衣姐姐送给你新衣裳,你要送什么给诀衣姐姐吗?”幻姬问。

千心歪头想了想,有了。

“我送一个发光的东西给诀衣姐姐。”千心再转头问幻姬,“这样我可以要姐姐送我的东西了吗?”

“当然。”

千心说的发光的东西是什么,没人晓得,也没人当了真。只是,当她真的拿着东西给诀衣的时候,不止是诀衣,其他人也愣住了。

古凰貔貅珠。

这种东西稀奇的星华与帝和都没有,天地之间得到过这种绝世珠的仅仅有三人,一个是离恨天的掌天大尊主,他的手里有一颗。一个在西天佛祖的上古神兽大殿内,镶嵌在殿中貔貅的额头上,像是它的第三只眼。而唯一有一对古凰貔貅珠的人,就是帝尊千离。如此稀罕的宝贝,他居然拿给千心当了玩意儿。

正在说着为何从异度回来的帝和看到千心送给诀衣的东西,当即说不下去了,伸手飞了一颗古凰貔貅珠到手里把玩着,啧啧称赞。

“啧啧,啧啧啧。”

舍得!千离这小子对自己的闺女当真是舍得呀,这种东西都可以随意给她玩,阔气的很呀!

千心把东西送给诀衣后,很自然在站在她的旁边仰着头看她,小小的她并不知道自己送出的东西有多珍贵,满怀的期待诀衣能喜欢。

“千心,姐姐很喜欢你送的,回宫之后,便给你送来你喜欢的新衣裳,可好?”

“谢谢诀衣姐姐。”

心满意足的千心笑着靠在诀衣的腿上,千离朝她伸出双手,示意她走过去让他抱抱,两条小腿刚迈开步子,幻姬说话了。

“千心,去找哥哥们玩。”

“嗯。”

千心被八个千离的随身神侍围着走出了花园,千离一双眼睛一直跟着她,直到看不到千心的影子。

诀衣把千心给她的古凰貔貅珠放回到盒子里,轻轻的推到幻姬的手边,帝和会不会拿走那颗珠子她不晓得,她是断断不会要的。千心不懂事,她不可能不晓得古凰貔貅珠的稀罕,以她和帝尊夫妻的交情,受不起这番重礼,只不过是送千心一件衣裳而已,用不着用如此贵重的东西交换。

酒香飘满花园,清风徐徐而来,阳光正好,岁月宁静。

幻姬静心听着帝和言语中带着笑意的话,他一贯如此,生死亦不放在心上,哪怕是面对生生世世不得轮回的天劫,他也能洒脱写意。可从他的轻松悠然里,她却明了,因封天而入异度世界的人忽然回佛陀天,必然有异。

与幻姬一般严肃的是星华,帝和与诀衣忽然回天界,太不正常了。他们四人在千辰宫里担忧的便是他的事,幻姬的镇天盘忽然无法开启,只放射chu一片血红色的光芒,他们担心异度出了大劫,正想着对策,却听闻他回来了。

看似不认真的飘萝忽然出声问道,“那只白幻熹曜灵尊死了吗?”

帝和道,“白幻熹曜天灵是不死之灵,更何况白幻熹曜灵尊,莫说我,即便我等联手,她也不会彻底死亡。”至多是经历万年,百万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修行,又能重新活在世间。

“哎哟,厉害噢,我们这些人都可能羽化或者沉睡,他们竟然生生世世不死。”

星华蹙眉,“这便是棘手之处。”

若是一般的妖灵魔灵,杀了便死了,不会有后患,而白幻熹曜天灵却是个不会消亡的天灵,一旦存在世间,就与无极时光一般了。帝和诀衣的运气着实太好,遇到的是白幻熹曜灵尊,这等天灵竟然攻击了他们,可不是个好事。

“血魔抓住了吗?”一直没有出声的千离问道。

“尚未。”

星华道,“当真是一个麻烦没有解决,又来一个。”

“哪个更难对付一点?”飘萝问向自己的夫君。

“两者都不是善类。”

幻姬在思索了一会儿之后,道:“白幻熹曜天灵也有好的,只不过,诀衣和麒麟神尊这次遇到的灵尊,不像是好人啊。”

“好坏不管我都砍了。”

帝和端起酒杯,悠悠的抿了一小口,闭上眼睛,品味着酒中醇香。他从不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能回天界很是好运,他可不管异度世界里现在是有血魔还是白幻熹曜灵尊这些劳什子的东西,与他无关了。

幻姬和千离对了一下眼神,此事绝非帝和说得这般轻巧,一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若能如此轻松就回来,当年封天的悲壮岂不显得有些笑话了吗?

六人在千辰宫的花园里聊了两个时辰,最后的结果便是喝酒为人生一大乐事,旁的那些都是过眼云烟,可忽略如浮云飞过。

有飘萝在,诀衣倒没用多久便融入他们几人,除却千离的话少之外,其他几人倒聊得很是自在,帝和的心情更是好得不得了。

因事未有结果,幻姬留诀衣在宫里小住,待他们寻得一个真相了,再回她的宫中不迟。不想,帝和却不让诀衣住在千辰宫里。

“小幻姬,猫猫是我带回来的人,便是留客,也是去我的帝亓宫,怎得住在你的千辰宫里呢?”

幻姬看着诀衣,帝和叫她猫猫?

“来吧,猫猫,跟我回宫,让你瞧瞧我的帝亓宫有多气派。”

诀衣道:“我回九霄天姬宫。”

“诀衣,虽然此时不知你在异度到底经历了什么,可若你信我,暂且留在佛陀天吧,万一有个事儿,大家也好照应。”幻姬苦心劝着诀衣,她一人回九霄天姬宫定然是不行的,远在天边,他们无法即刻赶到她的身边助她。说得私心些,帝和与他们的交情毕竟深厚,假若只能救一人,他们这些人恐怕……

飘萝和星华也赞同幻姬的担心,劝了诀衣一句。

飘萝摸摸下巴打量着帝和,“诀衣,虽然帝和这小子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你放心,对女人霸王硬上弓的事,他肯定不会做。这一点,我用我三天的零嘴儿保证。”

幻姬抿嘴一笑,世后姐姐倒是什么都敢说。

“飘呆呆,你是在夸我吗?”

“我好不容易从你身上找到这么一点可夸的地方,你别不知足啊。”

帝和忽然伸手拉住诀衣的手腕,飞离千辰宫之前,给星华说了一句,“你家这口子没法我跟她处了。”

星华:“……”跟她处的人是我,你没法处不是正常么。

帝和诀衣飞了很远,幻姬等人还听到诀衣在说。

“我不是帝亓宫……”

某人的笑声带着深深的猥.琐,“猫猫……”

*

入夜,深深。

一片墨色漆漆,四下无人。

忽而一点金光出现,帝和显身在黑暗之中。

“我来了。”

黑暗里,千离幻姬星华飘萝同时显出了身形。

是了,白天的帝和嬉笑未曾将忽然回天界当成一回事,不过不愿让诀衣知道甚多,和他多年兄弟的星华千离又怎会不明白他的用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