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90.一笑一尘缘90

诀衣当然不会答应男人留在人间的皇宫,莫说一个区区皇后之位,就算是让她当凡间的帝王也不得稀罕,她连装模作样的婉拒都没有,直接回了男人。

“我不想当你的皇后。凡”

人皇听到诀衣如此坚决拒绝自己,急忙紧张的问,“你是否心里已有心上人了?”

“嗯。”

说‘嗯’的,不是别人,亦不是诀衣自己,而是帝和謦。

人皇立即、终于、第一次正眼认认真真的看着帝和了,“谁?”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是王朝的皇,天下没有比他更尊贵的男人,想成为他皇后的女子不计其数,可他是第一次如此强烈的想要娶一个人为后,不念她的出身是否尊贵,不望她的家世如何有德望,只单单因她一人而喜爱。其美色,足以倾国,叫他见之不忘,只怕今生都无法再忘怀她这样一张绝色容颜。他无法想象天下还能有何人比他更适合娶她,如果有,他会取代那个人,无人可给她母仪天下的风光。

帝和道:“我。”

诀衣瞪向帝和,要脸吗?

人皇听到此话,心一下安了,声音无比温柔的道,“弟弟别闹。”

帝和:“……”

他的年岁说出来,他连他的曾曾曾曾曾孙儿亦排不上,在他眼底嫩得比豆芽儿还鲜嫩的人皇竟然喊他弟弟?要脸吗!

“姑娘,敢问你的芳名叫什么?”

诀衣说得非常直接,“不想告诉你。”

帝和与人皇都愣了,没想到诀衣会如此干脆。帝和嘴角微微扯了下,在心底学了诀衣的口气,不想告诉你!

人皇也不生气,笑笑,“呵呵,是朕鲁莽了,姑娘刚来这儿,你弟弟又中毒生死难料,你的心情朕很理解,没关系,你现在不想说就不说,等你弟弟的毒解了,相信你愿意告诉朕,会明白朕对你的心意。”

帝和忍了又忍才没有把人皇扔出窗外,什么叫生死难料?他死成了灰,他还会活的好好的,多少老道儿想修行成仙,想长生不死的天下帝王也不少,就是成了仙,还摸不到他的脚趾头呢。一个小小的凡间人君,会不会讲话?

章德一领着太医急匆匆的快步进来。

“皇上,江太医来了。”

“赶紧给他瞧瞧。”

提着木质诊箱的江太医连忙走上前,“是,皇上。”抬头看像诀衣帝和,当即愣了,若非章德一在旁边拐了他一下,当真不晓得要什么时候才能回神,对帝和道,“公子,请这边坐下。”

帝和把整个人的身体重量全部放到诀衣的身上,靠着她,“猫姐,扶我过去。”

诀衣:“……”

知道诀衣心里肯定不爽,帝和再道,“人家体虚。”

诀衣只觉全身的皮肤发麻,为了不听到让她反胃的话,扶着帝和坐到了旁边的圆凳上。没想到,帝和趁机顺势倒在了诀衣的怀中,声音软糯无力,仿佛真中毒了一般。

“猫姐,告诉我,我是不是心上人?”

诀衣:“……”

诀衣无声传音给帝和,你是我心上最想打的人,行不行?

“猫姐,我可能要死了,你还不告诉我实话吗?”

人皇在旁边听了,无奈又温柔的伸手摸了一把帝和的头,“弟弟,别闹,有朕在,一定不会让你死的。”说着,看向江太医,“朕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必须将这位公子体内的毒解了,否则,朕砍了你的人头。”

太医院医术最为了得的江太医顿时打了一个哆嗦,连连应声,“是,微臣定当竭尽全力。”

帝和抬起手,用中指和拇指弹开人皇摸在他头上的爪子,懂不懂规矩?男子头,女子腰,只许看,不许摸。不过人皇一只,竟然敢摸他万神之宗的头,不想活了?不对,从此夜夜想不举怎得!

“我不是你弟弟。”帝和也不客气的和人皇撇开关系,诀衣叫他弟弟已让他怄气了,这只还叫他弟弟,当真忍不了。

美人说不当他的皇后已叫他心有不甘了,这个男人还不肯当他的弟弟,他可是皇上,能当他的弟弟,他知道是多么荣光的事么。帝和的话,人皇可不给面儿,“你是她的弟弟,就是朕的弟弟,天下任何女子的弟弟都可算是朕的弟弟。王朝的

每一个子民都是朕的人,朕关心你,不可反驳。”

帝和:“……”什么鬼,当个人皇都能当出这么傲然绝世的感觉,真让他见识了。

“啊!”

忽然的,帝和惨叫了一声,把手从江太医的手里突然抽了出来,吓得太医猛得一个哆嗦,就差把自己吓晕过去。

帝和用力的抱着诀衣的腰肢,“猫姐,我疼。”

诀衣忍住想扔下帝和踩上几脚的冲动,“怎么了?”

“我的心口,好疼啊。”

帝和装得十足像,额头上还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猫姐,你告诉我,你的心上人,是不是我?你说了,我死而无憾。”

诀衣传音个帝和,要死赶紧死!

“猫姐,你很想我死是不是?”

“瞎说什么。”诀衣出声否认,“你是姐姐最喜欢的弟弟,姐姐一定想办法救活你,不会让你死的,你死了,姐姐的生活里就少了一个可以陪伴的人,姐姐舍不得。”上哪儿找他这种天生欠揍的货呀,万年难得一遇,有一个没一双的。

帝和顺着杆儿就朝上爬,“猫姐,快说你的心上人是我。”虚弱姿态更是装得非常像,一颗头不停的蹭着诀衣的胸部,柔软的感触让他感觉颇为舒服,却不想诀衣心里的火苗烧得快冲顶而出了,旁边看着的人皇又急又羡慕,最后不得不伸手抓着帝和,想把他拉出诀衣怀抱。

一边拉人皇一边道,“身体如此虚弱就不要坐着了,来人啊,把这位公子扶到朕的龙床上去。”

章德一从旁阻拦道,“皇上,使不得啊,龙床乃您安眠之地,怎么可以让这位公子躺上去呢?”

“章德一,你想抗旨?”

“奴才不敢。”

章德一立即带着人想把帝和与诀衣拉开,不想帝和借此忽然闭眼昏了过去,抱着诀衣的手臂紧得众人掰都掰不开。

帝和暗道,愚蠢的凡人!

“让开!”

诀衣果断出声,在帝和不防里一把将他悬空抱起,用力的扔到了人皇的龙床上,发出嘭的一声,吓得房间里的人目瞪口呆。

这力气……

扔一个男人像扔一个菜碟子,说扔就扔过去了。

诀衣看着江太医,“你,过去给他解毒。你们,出去吧,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影响他的呼吸。”

人皇连忙挥手,让房间里的人都听诀衣的话。

诀衣看着人皇,“你也出去!”

“猫姑娘,朕……”

“别喊我猫姑娘!”诀衣冷脸看着人皇,从脸色看得出,她对‘猫’这个称呼很不高兴。

人皇小心陪了笑脸,“好好好,不喊猫姑娘。”可是她弟弟明明叫她猫姐啊,她难道不是姓猫?不姓猫,叫猫为名也可以叫她猫姑娘嘛。只不过,人美,名字也奇特,竟然叫猫。

“你可以出了吗?”诀衣看着人皇不耐烦的赶人,在天界的时候,哪里有人敢这般啰啰嗦嗦,还妄图娶她,若非他不知实情,她真要揍得他照镜子时连自己都不认得。

“好,朕出去。姑娘你莫急,你弟弟肯定会没事的。”

诀衣懒得听人皇说话,无视他的废言,转身朝龙床走去。她当然晓得帝和会没事,这个王朝里所有的人都死了,这货都能活的好好的。看着他紧逼的双眼,眼睛里藏着火气,帝和你这个无耻下liu的采花贼,刚才蹭她的胸蹭得挺起劲呀,不要脸!

江太医给帝和看脉,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行医四十载,第一次看不准脉象,此人中的毒委实奇特,脉象并不是寻常中毒的紊乱,而是毫无脉象,仿佛是个……死人。

看了一眼帝和,江太医担心他真的‘死了’,轻声的唤他,“公子?”

“公子,请醒醒。”

诀衣知晓帝和在装,她无意为难这位老大夫,活了大半辈子,如今要给一个大神尊看脉象,也是为难他了。门外的人皇昏的很,看不好他,要太医的命,莫非砍了太医帝和就能‘活’?医术救不活的人,杀多少人陪葬都无用。

悄然的,诀衣捏诀,让老太医像是中毒一般,晕倒在了龙床边。

“太医!”

“太医!”

听到诀衣的焦急呼唤,人皇带着人呼啦一下冲进了房间。

“姑娘。”

“不要过来!”诀衣伸手挡住了想靠近的众人,“我弟弟身上的毒发作了,这位老太医已经被牵累了,你们不要过来,否则,必然顷刻毙命。”

闻言,章德一护着人皇连忙后退。

“保护皇上!”

诀衣从床上抱起帝和,“你我姐弟二人命苦,无法在此人间长存,既然如此,一起到别的世界再续我们的姐弟情分吧。”说完,诀衣也‘中毒’了,带着龙床边的江太医,在一阵‘滋滋’声中化成了白粉末,仿佛是江湖流传的剧毒化骨散一样,将尸骨变成了一小撮灰土,风吹过,飘散四处,寻不到一点儿踪迹。

“啊,皇上!保护皇上!”章德一大惊,将人皇护在身后,“有剧毒。”

人皇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美人消失得无影无踪,内心的痛苦无人能体会,人生第一次为女子怦然心动,竟然只有短短的一盏茶功夫,从相遇到深爱,转而离别。此一别,竟然就是终生了。

高高在上的人皇忽然晕厥……

“皇上!”

“太医!宣太医!”

*

诀衣带着帝和与江太医离开了皇宫,因为不愿意也不能随意改动凡人的婆娑世界修行,她把江太医放到了皇宫之外的一个隐蔽角落里,正打算走开的时候,帝和睁开了眼睛。

“你我都化成了‘灰’,他也是,你让他醒来怎么回皇宫?”死人复活?不吓死人就罢了,万一君王问他,同样中剧毒的人死了,为何他独独没死?还是他们二人其实也在人间,只是避而不见他。用一个帝王的心思来想,他必然会掘地三尺也要找到绝色美人,倒是劳民伤财,造的孽果会算到他们俩的头上,何必为了一个昏君种下这样的孽果。

诀衣问,“他为何要回皇宫?”

“不回宫,他去哪?”

“凡人不都有家么。”

“你以为谁都与你九霄天姬一般尊贵么?不想在哪儿待了,回家悠闲自在睡大觉?”

诀衣问,“你说如何?”

帝和稍稍一想,怎么做都不妥当,谁让她是在凡人的人皇面前消失的,这样一来,他们只能是‘死’了。若想不改变江太医的凡人轮回修行路,只有一个法子。

帝和诀衣两人回到了皇宫,把江太医放入了太医院,帝和施法,抹去了所有见到他和诀衣人的记忆。人皇和自己的老太监进到寝宫里,聊着让他烦心的皇后娘娘,而他们,从未出现过。

见事情解决,诀衣白了一眼帝和,“早如此不就没事么。”

“难得来人间一趟,玩玩逗逗嘛。”对帝和来说,在哪儿不重要,日子有乐趣就行,无极时光如此漫长,太缺乏趣味的生活,不叫人乏味么。

说到凡世,诀衣心中甚是疑问。

“我们为何来了凡间?”

帝和脚下生出金色的祥云,带着诀衣一起朝天上飞去,“为何忽然从异度世界来了这凡间,我尚且不晓得,不过,有一事我却是很明白。”

“何事?”

“这么飞着,我们很快要回到天界了。”

回了天界!

诀衣从未想过自己有回天界一日,可脚下的祥云,身边帝和,吹过脸面的和风,每一处的鲜活都在告诉她,她真的回来了。离开了战乱丛生的异度世界,离开了血魔的埋伏,也离开了西海。消失佛陀天事,她是珑婉。回到天界时,她成了诀衣。而珑婉,跟着封天渡劫,从此不见于世。

万年不见的天界出现在帝和眼前的时候,一下话不少的他,沉默了,心中感怀层层叠叠。当日从未想过自己能活着,羽化似乎是他唯一的结果。留的神命存于异度,已是他百万年来积攒得福德不少,天佑命轮。没想到,今日竟然能回到熟悉的天界,鸟语花香醉人梦,瑶池天河喜乐仙,一呼一吸之间,满是安然宁静美好。

两人入仙界后,帝和想去找朋友们玩玩,乍现的他定然能叫他们惊恐,可诀衣却与他道别。

“你去哪?”

“回九霄天姬宫。”

帝和道,“异度封天尚且那般艰难,若是如此轻巧就让你我二人回来,万年前就不得耗费众神之力还没有成功了。本尊不知为何会发生这件事,若你不急于回宫,倒不如随我一起去佛陀天,或许我得那群老友能帮我们一起思索一番。”

“这里是佛陀天么?”

他回天界刚入仙界就想找朋友玩,到了神界,是否又得找人玩上几日,待他回到佛陀天,不晓得是几个月后了。或许,是几年以后。她可不愿跟着他几月几年,几天都勉强的很。

帝和摇着百色扇,“诀衣天姬真是……”

“无趣,对么?”

诀衣挑眉,“帝和神尊想找谁玩,请便。”

帝和用折扇拦住诀衣的去路,“本尊这就带你去佛陀天。”说来也是应该先会佛陀天瞧一瞧,幻姬肯定还在为他担心呢,星华和千离嘛,肯定在奶娃娃,顺便想想怎么帮他,至于飘呆呆那货,不是在吃东西,就是在闯祸,一天到晚无所事事的只有她。而河古那小子,万年过去了,不晓得他和勾歌如何了?那可是个脾气火爆得叫让退避三舍的姑娘呀。想到勾歌,帝和偷偷了瞟了眼身边的诀衣,跟勾歌比起来,猫猫的脾气还算不错呢。嗯,果然人就是要比较,只有比过了,才晓得有优有劣。

两人飞往佛陀天的路上,帝和遇到了许多相识的人,可诀衣在,她掐着诀嗖嗖的一闪而过,快得让人看不清帝和的脸,到了佛陀天里面的时候,索性带着他瞬间闪到了千辰宫的大门前。

“哎呀!”

帝和不爽了,“本尊万年后回来,场面怎么也得气派些才是,重来!”

说罢,帝和带着诀衣回到了百里之外,脚下的祥云变成了一条飘飞的花道,绿色的萨灵花飘飞在帝和的脚下,金泽闪闪,金阳高悬,画面相当的阔气,相当的仙气飘飘,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大团金闪闪的圆球滚在一条绿色的宽敞道路上,贵气逼人。

诀衣从帝和的身边飞开,脚下生出两朵幻紫色的九玄绫姬花,一只足见盛开一朵,紫衣飘飘的飞到了千辰宫的门口。

千辰宫的神卫在帝和诀衣闪现又消失后,揉揉自己的眼睛,又面面相觑的一记。

“刚才可是麒麟神尊出现了?”

“是他吗?”

“好像是。”

“我也觉得像。可他不是在异度世界吗?”

疑惑无果之后,会子功夫,神卫们看到天空飞来一个金阳神者,能在佛陀天悬着金阳里飞来飞去的人,个个都是山头神宫的老大,来千辰宫的神者们非尊即祖,人人皆怠慢不得。神卫里挺了挺背脊,威风凛凛的看着前方。

帝和带着诀衣慢慢悠悠的飞到千辰宫的金阶之上,他知道,到了这儿,千辰宫的神卫们就看得出他是谁了。

果然,认出他后,神卫们以为自己眼睛出毛病了,待确定为帝和时,一个神卫迅速飞入千辰宫里,而门外的帝和,满意的看着千辰宫的神卫们齐齐拜礼。

“拜见麒麟神尊。”

帝和悠悠然的扇着百色扇,千离这小子出来得怎得如此之慢,怎么也得在他面前威风一把。

没多久,千辰宫的门口出来一个身着大红色衣裳的身影,脚步匆匆却优雅卓绝。

帝和一喜,认出了来人,“小幻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