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89.一笑一尘缘89

原本轻灵的身体忽然被巨大的力量吸拉着,诀衣虽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却牢记帝和的交代,不要放开他。而帝和,身为男神,自然不会让他保护的女人受到伤害,提着帝天剑的手也搂上了诀衣的身体餐。

无奈,天空传来的力量大得惊人,诀衣已尽力,却仍渐渐抱不紧帝和。帝和担心未知的力量太强大将他和诀衣冲开,心中默诀,化出了真身,而怀中的诀衣,被他变成了一只全身为白色柔毛的小奶猫含在了嘴里。

诀衣站在帝和柔软而湿润的舌头上,看看四周,再看看自己,告诉他她是威风八面的老虎,怎么把她变成了一只软糯糯的奶猫?不习惯被人保护的诀衣感觉自己有些无用,不能相助便罢了,竟然还让帝和细心照顾,瞧着与寻常的女子无异。此事风平浪静之后,日后该如何在他面前强势而为,倒显得她只会花拳绣腿做做样子,遇大事,则无能。

恼虽恼,却无用。

小奶猫诀衣只好趴下短短的小四肢,微微卷了卷身体,静静的等着风暴过去。虽然不喜欢变成小奶猫,不过被帝和含在嘴里应当是最安全又不会和他分开的上佳法子了,他去哪儿,她就去哪儿。

趴了一会儿,诀衣见还没安定下来,无所事事最易空想,想到了帝和,缺点不少,真本领也有几分,有他在,确实勿须担心太多,难怪珞珞会迷他迷得甘愿死得凄惨也不想他忘记她。结束以惨烈的死亡,只是为了在他的心里留下无法抹去的记忆。当日只觉她死有余辜,却没想到她心思竟如此细密,若是到了今日,她定然对她出手,一招毙命,免生诸多事端。

白幻熹曜天灵…斛…

诀衣皱了皱眉头,什么东西?

不对,她与帝和的运气太好,遇到的是白幻熹曜灵尊,怪不得厉害,老大出马,一个顶俩。

被帝和含着的诀衣看不到外面发生了什么,只感觉到嘭的一下,趴着的她被抛了起来,随后再落回帝和的舌头上,像是他摔到了什么地方,而且摔得不轻。

诀衣抬起头,听了听动静,站起来,走了两步,感觉到帝和还有心跳。嗯,没死!

等了一会儿,不见帝和动起来,诀衣走到大麒麟的门牙前,喵喵叫了两声,不知是不是小奶猫的声音太小了帝和听不到,大麒麟纹丝不动。诀衣不得不抬起一只小爪子,挠了几下帝和的大门牙。

没反应!

刚才那么大的声音,不会是他出了什么事吧?诀衣暗暗想着,帝和这货以前也没见他出过意外,能入主佛陀天的家伙命都大。

“喵~喵~”

诀衣叫了几声,帝和不搭理她。不得已,诀衣两只前爪不停的挠着大麒麟的门牙。死鬼,要是有事也先放她出去呀,不让她自由怎么帮他?

诀衣的努力有没有作用不得而知,帝和很缓慢的睁开眼睛,但却不是因为她在嘴里挠他,而是他自己醒来了。小奶猫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她在他的嘴里就像没有存在一般,如果不是他记得自己还含着她,只怕咽下去也未必不可能。

一缕风吹进来,诀衣看到了一抹光线亮了,亮得越来越多,是帝和张开了嘴巴,连忙爬出了麒麟的大嘴。

“喵~”

看到眼前一片蓝色水域的时候,诀衣感叹了一声,漂亮。

之后,白色的小奶猫朝大麒麟的鼻子上面爬去,爬到中间的时候,没小爪子没抓稳,从他嘴巴的边缘滑了下来。

“喵~喵~”

诀衣叫了两声,大麒麟抬起爪子,用一根指头戳着奶猫的屁股,把白白的奶猫推到了自己的鼻子上面,大眼睛看着鼻头上站着的小不点。

“喵~”

看着大麒麟庞大的身躯躺在深蓝色的水面上,带着海腥味的海风吹来,诀衣感觉自己身上的毛都在翻飞,如果不是她的爪子抓着帝和的鼻头,一口海风都能把她吹得掉入海里。刚才她听到’嘭’的一声,不是别的,是他狠狠的掉进了海里的声音。

诀衣想,这货运气也真是好的很,陆地那么大没摔上去,偏偏砸到了水里,要是他这么大一坨掉到地上,肯定得砸一个大深坑出来。

你怎么样?

诀衣开口问帝和,发出的声音是喵喵猫声,恍然间想到,自己变成猫儿是他干的,可他没禁自己的仙术,她可以变回人形呀。跟在他一起久了,脑子也变得不灵光了。

捏诀后,诀衣恢复成人,悬空浮在天空里

,看着海面的帝和。

“你怎么样?”

金光闪烁,帝和也变回了人的模样,飞到诀衣的面前,除了脸色微微有些不佳之外,并无别的什么受伤之处。

诀衣轻声问道,“耗费了很多法力吗?”他看上去有些累。

帝和扯了个浅浅的笑容,“不累。”

听声音就晓得他累得不轻,竟然还逞强,这一点她最为不喜欢,累就累,不累就不累,没必要为了男人的尊严硬撑着,他疲惫她不会取笑他,毕竟刚才的危难之际,他一人承担了所有,并没有要她帮忙,反而对她相当照顾。她虽然不喜欢他好色博爱,也还懂得受人滴水之恩,定要涌泉相报。以身相许这种感谢之法她是不会做,但在他疲累至极时,照顾他却可以,以当还他的恩情。

海上的大风刮来时,帝和的衣袍翻飞得猎猎作响,诀衣难得的对帝和好心,悄然的轻轻抓住了他的手臂,带着他朝海岸飞去。

让诀衣措手不及的是,帝和带着她瞬间到了岸边,听到脚步声和人声传来,诀衣当即打算起身,被帝和拉住了躺倒在他的身边,此时她才注意到两人出现的地方是……床!

“你……”

帝和一把捂住诀衣的嘴巴,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别出声。”

待人走后,诀衣拉下帝和的手,动作敏捷的翻身下床,眼神颇为嫌弃的瞟了他一眼,那么多地方不选,偏生要闪到床上,要不是看在他很累的份上,肯定怀疑他是故意的。

帝和翻身舒服的躺在床上,看到诀衣在打量华丽的房间,笑了下,好意提醒她,“如果你信我,换便服妥当些。”

“便服?”

“不知道?”

“换便服做什么?”

帝和低低的笑出声,“你为我做一件能让我开心的事,我告诉你为何。”

诀衣微微扬起下巴,“不需要知道。”

“猫猫,信我,晓得了是好事。”

“难道我自己不会发现么?”

帝和看着诀衣,“你不会发现。”若是要发现,早就该发现了,可她直到现在都没有察觉到异样,以她的经历来看,如果他不提醒,她恐怕过三日都不会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你如此肯定?”

“为本尊做一件事当真这么难吗?”

诀衣走过来,看着床上老神在在躺着的帝和,为他做一件事不难,难得是做一件让他觉得开心的事。如果让她做一件让他痛苦的事,信手拈来。

“我觉得为你做……”

诀衣的话没有说完,又传来人声,这次他们没有上一回的运气,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帝和伸手抓住诀衣,瞬间消失在房间里,躲到了床的后面。

被搂住腰身的诀衣不满的挣扎了两下,瞪着贴身的帝和,用眼神告诉他,放开她!

帝和无奈的耸了下肩膀,他也想放开,可容身的地方只有巴掌大,他不得不贴着她。当然,能贴着他这么俊美的男神,她不亏,三十三重天里多少女子做梦都想被他搂着呢。这位诀衣姑娘真是很不知足呀。

诀衣暗暗恼火,他以为两人如此拙劣的藏身能逃得过异度妖魔的眼睛吗?即便是看不到他们,也能感觉到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灵气,这种连手脚都伸展不开的地方,绕是打架都感觉不方便。

“皇上,刚儿早朝可是累着了,不如休息会儿再批阅奏折吧?”一个捏声捏气的声音正在房中说着话,似乎在劝什么人,“刚大病初愈,您身子骨要紧,若是再有不适,皇后娘娘就得拿我问罪了。”

男人的声音很浑厚沉稳,但言语里有着掩饰不住的疲惫,“你是朕的人,她问什么罪。”

“哎哟……皇上呐,您心疼老奴护着老奴,老奴的心里万分感动,可皇后娘娘也是担心圣上的龙体啊。”

男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被人扶着坐到了床上,抬手退下了房中不少的人,只留下了身边拿着拂尘劝他休息的老太监。

“章德一。”

“哎,奴才在。”

“你说皇后担心朕的身体,这话,是她教你说的?还是你心里这么想的?”

被叫做章德一的老太监沉默了片刻。

“皇上。”

穿着龙袍的男人抬了下手,阻止了章德一的话,“朕知道你的心思。”身边这个老太监是他从小的服侍太监,他还是皇子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替他防范周围人的伤害,只想让他平安的活着。等他被册封为太子了,替他高兴,也同时更加小心,生怕有人加害于他。终于等到他登基称皇,他们的日子算是熬出来了。可是,龙椅并非那么好坐,金龙大椅下面,多少人仰头看着呀。

“皇上,您可有打算?”

“你说皇后吗?”

“嗯。”

皇后想立她的儿子为太子,可孩子尚年幼,不过两岁,能否担当大业还未可知。而贵妃娘娘的孩子,十五岁了,机灵聪明,朝中不少的人都推举立他为太子,虽然母亲不是皇后娘娘,可贵妃娘娘也算是后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妃子了。只是,皇帝心里最想立的太子人选,既不是皇后的儿子,也不是贵妃的儿子,而是一个三年前被打入冷宫的女子之子。只可惜,母亲在冷宫,儿子在朝中无人支持,却独独他最有帝王智慧和大气。

听着背后人说的话,诀衣皱眉,什么皇上皇后娘娘的?在异度世界还有这种国度吗?

帝和只是看着诀衣,高深莫测的笑了笑。

傻!

就这般深藏而不露的笑容里,诀衣竟然看到了帝和带着的一点点鄙视和嘲笑,顿时心中不满,他是不是以为保护了她一次就能对她随意而为了?身体不能离开他的控制,手还是能动的。

暗暗的,诀衣偷袭帝和,忽然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叫了一声。

“什么人!”

床上的男人立即站起来,而他身边的老太监也立即就大呼,“来人啊,有刺客!”

帝和捏诀,为自己和诀衣换了便服,并且在她的耳边小声的告诉她,“我们来人间了。”

诀衣大惊,一下没控制自己的声音,“你说什么!”

“出来!”

一听诀衣的声音,房间里的男人大声一喝,完全不像是大病之后的人,房间里响起了兵器齐现的声音。

帝和带着诀衣一边朝外面走,一边告诉她,“我们掉到了人间某个王朝的皇上寝宫里,龙床上。”

“……”

诀衣的眼睛里充满了不敢置信,他们不是在异度世界吗?怎么可能到人间了?

“到底怎么回事?”

帝和无声传音给诀衣,“对付完眼前的人,再告诉你发生了什么。”看着诀衣的眼睛里,还有着得意,仿佛是在嘲讽她,刚才不是还信誓旦旦的说不想知道吗?不知道的后果是如此。

虽然换了便服,可两人的容颜没有改变,诀衣的容貌在天界尚且数一数二的了得,到了凡夫俗子们面前,几乎能夺人呼吸和魂魄了。莫说那些侍卫和章德一,就是被成为皇上的男人见了,都立即呆了。

众人再看帝和,更是惊得不知如何形容,一个男子,竟然可俊美的如此让人感叹,当当是天下第一美人和天下第一美男了。

诀衣的性子直,见一群人盯着自己看,老大不爽,看着身着龙袍的男人,“打架吗?来吧。”

帝和暗道,都把人迷得灵魂出窍了,还打个菊花呀,等着被人供起来当娘娘吧,一看就是没来人间玩过的小傻子。

诀衣的声音美如出谷的灵鸟婉转,皇上等她的话音消失后,总算回神,惊喜的看着她,想走近她,他走一步,诀衣眼中的戒备就多一分。

男人看出了诀衣的防备,立即挥手,“都退下。”

“是。”

章德一看着诀衣,再看看男人,走上前两步,“皇上,他们可能是刺客。”

男人停下想靠近诀衣的打算,“你们是何人?为何会在朕的寝宫里?”

以诀衣的习惯,实在不想回答这种浪费口水的问题,何况凡人跟她有什么好说的,不同的种类。但是,帝和传音给她。

“不要在凡人面前用仙术。”

吓死人了,他们可就造孽了。

“不要杀凡人,我们可是神仙。”

即便是十恶不赦的凡人,他们也仅仅能惩罚或者渡化他们,不能轻易取凡人的性命,尤其是一国之主,他忽然没了,国将动荡,黎明百姓的日子便不得安宁,造得孽更大。

诀衣:“……”

麻烦!

帝和再道,“用脑子。脑子,你有吗?”

话音才落,帝和’啊’的叫了一声。

诀衣迅速转身扶住帝和,一脸十分关心的模样,“弟弟。”

帝和:“……”弟弟?

“你怎么样?”诀衣继续’担心’帝和,“你可得撑住,姐姐哪怕是走遍天涯海角,也定要为了寻得解药。”

男人急忙走上前,看着诀衣,“你弟弟中毒了?”

“是的。”

“章德一,宣太医来。”

“是,皇上。”

诀衣继续道,“我姐弟二人初来贵国,不想路上遭人暗算。我弟弟人傻,脑子不好使,特别容易上当受骗,给什么吃什么,一不小心就……”诀衣使劲挤出了两滴眼泪,悲戚戚的模样甚是可怜,让男人顿时心软得不得了。

帝和:“……”

“你莫急。朕一定找天下最好的大夫为你的弟弟解毒。”

“多谢。”

男人看着帝和,“只不过,你弟弟俊是俊,就是长得有点儿急,看着不像你弟弟,反而像你大哥。”

帝和:“……”这位皇上,你眼睛是瞎的啊?俊美成这样能像她大哥吗?你才是她大哥,你整个皇宫里的男人都像她大哥。

“我弟弟中毒之后,我四处解药,不想他太蠢,得罪了很多人,害得我们被人追杀。不得已,才逃到这里。”诀衣扶着帝和,“我们并非有意偷听,实在抱歉。”

“没事。你告诉朕,哪些人在追杀你们?朕给你们做主,天子脚下,竟然有这等恶毒之事发生,对一个脑子有病的人下毒手,何其残忍!”

帝和:“……”你脑子才有病!

诀衣摇头,“冤冤相报何时了。我姐弟二人不想再多生事端,如今能在这里偷得一时安宁时光已是万分感激,不愿再害别人丢却性命,造下孽果,祈求来世能投个好人家,莫要再如此艰辛了。”

男人看着诀衣又要哭泣的样子,心疼得就差把她供起来了。

“姑娘莫哭。既然你遇到了朕,朕就不会再让你姐弟受人的欺负。从此你二人可住在这儿,朕定然让你们不再悲苦。”

诀衣摇头。

“怎得?”男人着急了,“姑娘可是不想留下?”

“他不懂事,常常闯祸,我不想连累你。”

帝和:“……”姑娘,睁着眼睛说话得有点儿真相吧?到底是谁不懂事啊,说让你用脑子,你用得这是什么脑子?小奶猫的吗?他用脚趾头也比她扯出来的故事和身世要好,还姐弟?他的年岁能当她大爷了。

“没有关系!”

男人目光特别坚定,“朕不怕你连累,不怕麻烦。”

“你有皇后。”

“朕不要她了!”男人的腰杆子忽然就硬了起来,“你若肯终生相伴朕身边,朕现在就废后,立你为后。”

帝和:“……”昏君!

诀衣:“……”昏君!

两人相视一眼,第一次默契的认知一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