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88.一笑一尘缘88

帝和无法肯定白色大轿里是否为血魔,在异度世界里能让他即使开天眼亦看不到真身的物种,不得不让他上了三分心思来对待。诀衣不是畏首畏尾的性子,将帅者,谋为贵,常胜之将,更是甚少退却。眼前遇到的诡异,独身时,不忧无惧,可她在身边,倒叫他一星半分的担忧。

青石街较寻常的长街长了些许,可并未到无穷尽头的模样,只那面具鬼魅围绕的白轿无论如何走不到帝和诀衣的面前,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不停行走,却近了不了身。

看着前头诡异的一群人,诀衣在草原上被人暗中跟随的感觉又出现了,起初她以为是别人不想她与帝和来这里打扰他们的生活,现在明白了,对方是故意引you他们俩来此。也好,许久没大开杀戒,今天打个痛快不错。正当诀衣想转头看周围埋伏了多少人时,帝和出声了斛。

“莫看!餐”

诀衣愣住,疑惑看着帝和,“怎么了?”

“不管周围发出什么声音,别转头看。”

“看了如何?”

帝和偏过脸颊看着诀衣,“看了……你这张美丽的脸蛋从此就不属于你了。”她不见鬼魅面具下的人都是无头脸的么,在他们释放吸颜翎术时看过去,除非不想要自己的脸了。

话音刚刚落下,帝和带着诀衣瞬间飞到空中,紧紧拉着她的他让她一直被拢在自己的金泽之内,连头上的金阳都被召唤出来,万丈光芒将天地照成了金灿灿的一片。见帝和如此慎重对待,诀衣也提了几分心,这个妖孽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如此了得。

帝和诀衣脚下的青石街瞬间变成了黑色,流动着一条条细长的银色光芒,像是银色毒蛇在黑色的街面上游动。渐渐的,街上升起了一层黑色的雾气,飘到了空中,被帝和的金泽挡在不可近身的外缘。

不多时,黑色的街道在银带游舞中慢慢褪去自己的浓墨颜色,转淡为灰色,更是在不久之后变成了与银带分不出差别的银色,原本在行走的白色大轿与鬼魅面具人停下脚步,喧闹的乐声戛然而止,漂浮在空中的帝和一言不发看着街上的白轿,以静制动,等待隐秘灵瑜显出它的真形。

帝和浅浅的勾了下嘴角,花招倒是不少,不晓得被他拆开之后,可否够得上与他斗上一斗的资格。

当青石街面变成了透明无暇时,诀衣忽然道,“帝和,你看。”

透明的青石街下,累累白骨,没有一具是完整的身体。有人骨,也有动物的骨头,手脚骨头四处散着,还有些看得出是猛兽的头盖骨。常年征战的诀衣面对骨头并不害怕,只是心疼,让她想起无数堆起来的白骨才能换得世间的安宁,不管是天界魔界还是人间,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执。寻常百姓的争执,吵吵架,闹闹脾气也就罢了。若是当了位高权重的人之间,一个帝王可以让无数的人死在异国他乡,连魂都无法归得故里。她不好战,也不愿意领兵对他人踏国灭族,只是她的天职让她无法愿意血腥的拼杀。

帝和低头看着脚下的长街,这点儿东西就想吓唬他么?

忽然,长街之下的头骨,不分物种,双眼的窟窿里开始流出猩红的血液,一个两个倒也没什么了,可当所以的眼睛都开始喷出腥味浓郁的血液时,一股让人恶心的气味冲上了天空,帝和感觉到身边的诀衣有一丝不对劲,立即看她。

糟了!

一不小心就着了妖孽的道!

帝和急忙伸手捂住诀衣的双眼,在他的掌心里出现一条黑色的丝带,在仙光里系到了诀衣的脑后,蒙住了她的双眼。

“猫猫,别看!”

诀衣在帝和的声音里回神过来,浑身的血液流动得非常快,心口也似乎躁动了一团无名的火想要发泄出来,被帝和抓着的手也在不停地挣扎想要抽chu来,帝和不得不用力握着她的手,不让她逃开。

帝和轻吹了一口仙气拂过诀衣的脸颊,“恢复了么?”

“嗯?”诀衣的情绪几乎平复,抬起手想扯掉蒙住她眼睛的黑丝带,疑惑着,“这是作甚?”

“不要扯掉。”

诀衣闻言,放下手。

“用耳朵听么?”

“还记得我刚才跟说的话吗?”

诀衣点点头。不论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要当真,控制住自己的内心。

帝和牵着看不见东西的诀衣,望着白色

大轿,“故弄玄虚了这么久,还不打算显身吗?”

白轿外面的纱帘轻轻飘动,一个幽怨的声音从轿中传了出来。

“不知帝和神尊想让我显什么身呢?”

短短的一句话,让帝和的身体微微一颤,看着白色的大轿,实在不敢置信,竟然情不自禁的飞上前,“珑婉!”

珑婉?!

如非帝和叫出了珑婉的名字,诀衣当想不起这个熟悉的声音是谁的,她听到声音也是一愣,很熟悉的人声,只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到底是谁。帝和的呼唤让她明白了,这个声音不是别人,就是她上一世轮回到西海成为九公主的珑婉之声。

诀衣用力拉住了帝和,不让他飞过去,轿中的人不是珑婉!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真相!

帝和停下来,激动的看着白轿,“珑婉,是你吗?”

“是我呀,帝和神尊不记得我了吗?”珑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丝急切和思念,“我是来自西海的珑婉,虽然不及帝和神尊来自佛陀天高贵,可神尊应该不会因此嫌弃我吧?”

“怎会!我怎会嫌弃你呢!万年前……”

诀衣察觉到帝和身周的气息不对劲,他的金阳收回了,浑身的金泽也在慢慢的收回,连忙将帝和拉着转过身,面对着她,“帝和,你看看我,听好了,她不是珑婉!”

“你说什么?”帝和问。

诀衣没法子,用力甩了帝和一个巴掌,火辣辣的疼痛让帝和醒了过来,什么鬼,脸好疼啊。

“帝和,你清醒点,轿中人不是珑婉!”

帝和奇怪的看着诀衣,“你认识珑婉?”

“……不认识。”

“既然不认识,你怎知她不是?”

“她说她来自西海,你看看她哪儿像是来自西海?”

帝和看向白轿,是啊,西海龙王算是神仙,他们周围处处散发着诡异的感觉,珑婉不会玩这种把戏。珑婉是白龙,她是正义的化身,如果看到是他,不会用这种迷幻之术,他叫诀衣莫着道,自己竟然掉进了这个妖孽挖好的陷阱里。

被诀衣拉会清醒的神智之后,帝和懂了,他们遭遇的恐怕是传说中的白幻熹曜天灵,这种天灵百中有一的会和血魔出现在同样的地方,只听闻它会出现,他认识的人中,倒也没谁说过真的遇到了。在天界大典里记载过,白幻熹曜天灵亦正亦邪,说不上是好人,但也不会坏到让人必除之,只是听闻它的好坏要看它的心情。好的时候,像个神仙。坏的时候,让人恨不得咬下它的一块肉。它若出现,必要死人,且不是死给百十来人就足够,而是灭种之灾,所血洗之地,寸草不生,鬼灵飘满,如同它身边围绕的那群无头鬼魅一般,生生世世只能听它的命令。

“你既晓得本皇是帝和,还要与我相对么?”

“呵呵,帝和神尊,这是哪儿的话。我可从未想过要跟你作对啊,倒是你,这么久不见我,为何迟迟不肯过来,难道你怕珑婉我要吃了你吗?”

帝和微微蹙眉,这个妖孽学珑婉的声音学得真的太像了,如果不是他有防范,当真就被她的声音迷惑了。

“白幻熹曜天灵,显身吧。”他猜出她的身份,她没什么好避而不见了。

白幻熹曜天灵一绝之处是,它遇到的人,只要它想,便可知道那人心中想见之人,或者愧疚之事,亦是心中最为想实现的欲wang,生灵在它的面前没有秘密。它看到了帝和,知道他心中最对不起的人就是珑婉,珑婉的声音能让他卸掉防备。可巧的是,她却没有看出,珑婉的真身就在帝和的身边,千准万算,差了这一着。

“呵呵……”

“呵……哈哈……”

白轿里的笑声传得很远很远,原本周围的房屋在它的笑声里消失不见,地面全部变成了黑色,上面游动着无数的银色毒蛇,随后想之前的青石街一般,变淡,变银色,最后成为透明的颜色,一片片的留着红血的白骨出现在帝和的视线里,这片样子若是让诀衣看到,足以让她发疯。帝和只得用力握紧诀衣的手,不让她有离开自己的可能。

尽管看不见,但诀衣能闻到浓烈的血腥气,浅浅的蹙眉,努力控制想扯下梦魇黑丝带的想法。

“帝和神尊,如果我告诉你,我不是白幻熹曜天灵,你会不会很失望?”

“呵……”帝和轻松一笑,“你非绝色美人,我为何要失望?”

白轿里的人也笑了,“我倒是忘了,帝和神尊好美色,身边的美人儿可不就是你心头好么。”

“凡人都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liu。我乃帝和,又怎会没有这般觉悟呢。”

“不晓得帝和神尊有没有兴趣跟我玩一个游戏?”

“哦?”

“我们来猜猜,你身边的美人儿死后变成白骨,是不是与我脚下这些死人白骨是一样的呢?”一样只有两根手骨,两条腿,一个头,两个眼窟窿,***的时候,也是猩红而腥味浓烈的脏血,并无不同。

帝和带着诀衣瞬间消失在原处,再看他们浮空的地方,一团白色的烟雾在那儿飘绕,青石街上的白轿不见了。满眼看到的,只是一片白花花的骨头和骨头上流动的,发出恶腥味的浓血。

“夙漠?”

诀衣忽然在帝和的身边发出低低的声音,“夙漠……”

帝和深知夙漠不在这儿,是幻声出现了,这次比之前的白骨更难以对付的是,诀衣能听到的声音帝和听不见,如果夙漠叫救命,她肯定会飞身过去。

“猫猫,清醒些,夙漠已经死了。”

诀衣还没有完全被幻音控制住大脑,努力的听到帝和的声音,“我知道。”

夙漠……

可她真切的听到了夙漠在叫她,在着急的喊她,而她却被帝和拉着,不能飞身过去。

感觉到手掌传来被捏疼的感觉,诀衣强迫自己想着帝和,拂开耳朵里听到的夙漠声音。

“帝和,我真的听到夙漠的声音了。”

“不是他!”

“我快分不清了。”

诀衣的话出来,身体忽然一个小小的旋转,整个人面对着帝和,被他单手搂着腰肢,紧紧的扣在了他的怀中。

“猫猫,听到我的声音了吗?”

诀衣点头,闻到的萨灵香让她清醒了不少,又听见帝和在她的耳边说道,“抱着我!”

分得清事情轻重缓急的诀衣在这一点上完全不像飘萝和幻姬,帝和让她抱着他,她连忙抬起手抱着他的腰身,不闹也不跟他顶嘴,把头放在他的肩窝里,不给他添一点儿的麻烦,听话得像是变了一个人。若是飘萝,必然要得玩闹一下,任性的故意和星华反着来,她向来是个不怕事的家伙。而幻姬却会因为害羞而犹豫,即便是真的抱着,也只是轻轻的做做样子。而诀衣却晓得她此时帮不上什么忙,眼睛要看东西,摘下了黑丝带,她看到的东西会让她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她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也不喜欢任性妄为,什么时候能闹,什么时候得严肃,她很清楚。

帝和打开自己的右手,百色扇浮现,帝和心中默诀,百色扇发出百色光芒,在一阵天音里变成了帝和多年未召唤出来的天尊法器,帝天剑。

帝天剑为天地第一剑,挥剑斩空,可劈天破地,传说它是上古开天神祖背脊上的一根筋络幻化而成,威力无穷,剑出鞘后,百色光芒,华烙长空,势不可挡。帝和真身麒麟现世的当日,这根筋络压在了他的身体之下,被他得了,从此成为他毕生跟随的神器。成万神之宗以后,帝和嫌弃帝天剑的太过于招摇,让诸神对他敬而远之,便将神器变成了一把百色扇,悠悠然的过了这么多年。他的故事,慢慢的也就被人传说成了各种桃色八卦,而那些他曾凶狠劈杀的故事,都在他的嬉笑玩闹里,渐渐的淡去了。

“帝和神尊真是好看得起我啊,竟然召唤出了自己的神器,我怕了,该如何是好?”

鬼魅之声,无处不在,帝和静静听声,准确发现妖孽的藏身之地,赛天闪之速,执帝天剑横扫而过,听到一声裂帛废碎的声音,还有一声痛苦的闷声,被人刻意的压抑了,但并不能听出,妖孽受伤了。

“帝和神尊当真是好狠的心啊。”妖孽又变成了珑婉的声音说话,“虽然我身份不高贵,可好歹也是西海的珑婉公主,帝和神尊即便不看我的面子,总要顾念到父王才是,帝和神尊,你砍得我好疼啊。”

珑婉的声音对帝和来说,到底是个挥不去的声音,像是魔杖一般,让他失去果决的狠劲儿。

诀衣小声的在他的耳边提醒他,“她不是珑婉,帝和,她不是。”

“我知道。”

他心里清楚的知道不是珑婉,可再听到珑婉的声音,他很开心,贪恋的想多听会儿。就算是这么多年的梦里,珑婉都只是出现了脸,并没有跟他说话,他不知道是她生气不愿意跟自己说话,还是她到了异度不能说话,每次都只是在封天那时一样看着他,让他很心疼。他还没来得及跟她说,不要做傻事,封天他来就行了,不需要她牺牲,那个人就永远的消失在他的身边。

“帝和神尊,我好疼。”

诀衣脾气不够柔,听到有人冒充她再跟帝和撒娇,一下子火就来了,冲着不知道在哪儿的妖孽喊道:“疼你个菊花啊,疼死你得了,不是珑婉装什么珑婉,这么没胆子用自己的声音说话,怕死还来招惹我们?!”

帝和:“……”

妖孽:“……”

帝和忍了忍,没忍住,抱着诀衣轻轻的噗嗤笑出声来,这姑娘的脾气呀,了得。

“帝和神尊,你喜欢这种女人吗?”

帝和笑了,想了想,“当然不喜欢。”

诀衣:“……”滚!

“本皇喜欢温柔听话的。”

诀衣:“……”快滚!

帝和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女子,看不到她的整个表情,不过也是不用看,光想就能想得到,她现在恨不得张牙舞爪的咬他,然后趾高气扬的告诉他,她不是猫猫是母老虎。

“不过……”

帝和故意拉长了声音,“美成她这样,脾气臭成臭鸭蛋我也能忍。”

诀衣:“……”

好女色好到这个程度,他已经没脸了吧。

虽然不满帝和是个喜欢美人的,但听到他这样夸自己漂亮,诀衣心里还是挺开心的,埋头在他的肩窝里,无声的扬起了嘴角。臭小子,别的不行,审美还是可以,就冲这一点,她勉为其难的原谅他好了。

打斗的感觉在调侃声里变得淡了许多,就在诀衣想两人要怎么打下去的时候,帝和的身影忽然一闪,若非他抱紧了诀衣,她都要抱不稳他的身体里,只听到近身出,一个女子惨叫的声音。

帝和的帝天剑穿透了妖孽的肚子,一股煌灵气息冲了出来。

“帝和神尊……”

“你是何人?”帝和冷冷的问道,他虽儿戏,却不会将重要的事情忘记,她想用珑婉的声音来打败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他,“说出来,本皇还可能饶你一尾初生性命。”

“我是白幻熹曜灵尊。”

帝和长剑将妖孽劈开,难怪她的修为足以让他和诀衣都出现幻觉,原来是灵尊。

“你既……”

帝和的话没有说完,突然之间,电光火石一个闪亮,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天空赫然降下,让他猝不及防,下意识的,他扣紧了诀衣的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