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85 杀鸡儆猴

北星学院。

慕容云正在自己的炼丹房炼药。

面前是一个青铜药鼎,而里面正燃烧着一簇冰蓝色的火焰,在那火焰之中,无数药材正在凝聚在一起,在火焰的灼烧之下,已经逐渐有了雏形。

而一股药香,也开始逐渐弥漫开来。然而慕容云脸上,却依然是一派严肃,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的药鼎,看着那丹药在火焰之中不断的旋转,形状也逐渐的变得溜圆,心情却并不轻松。

精神力倾泻而出,全面压制!药鼎上面原本有两个口,上面皆是雕刻着貔貅,精神力便是从这两个口灌入,疯狂的控制着里面的火焰!

已经到了最后成丹的重要时刻,他自然是高度警惕,全神贯注。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细密的汗珠,沿着额头留下来,甚至流入到了眼睛里,苦涩不已,他却是不敢眨眼睛,生怕一点疏忽就造成炼丹失败。

突然,他咬破舌尖,一口嫣红的血从口中喷出,洒在了那丹药之上!

一股璀璨的光芒,骤然散发出来!

那药香,便像是顷刻间被打破了牢笼一般,汹涌而出!

慕容云眼睛一亮,骤然发力!

而在药鼎之中,也突然出现了强大的能量波动,朝着四壁一下下的撞去!

每撞一下,他的身体就微微一颤,似乎也遭受着重击一般,几下之后,他的脸色便是变得有些苍白。

而在他的脚下,以及周围的地方,却是忽然出现了一大块一大块的薄冰!

他咬紧牙关,身上的灵力和精神力瞬间全数倾斜出来!朝着那丹药而去!

差一点,只差一点点了!

他紧紧的盯着那火焰,全部心神都放在了上面!

轰!

沉闷的声音骤然响起。

一捧灰色烟雾忽然散开。

慕容云被这力量冲击,一下子被打到了身后的墙壁之上,身体剧烈一颤,脸色一白。

然而他却像是感觉不到自己的疼痛一般,背靠着墙,愣愣的看着那已经完全毁掉的药鼎。

哦不,药鼎是没有毁坏的,被毁掉的,是他即将炼制成功的丹药。

又失败了。

慕容云深吸一口气,而后重重吐出,神色疲惫。

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多少次尝试了,然而却无一例外全是失败。

一片安静。

有脚步声传来。

慕容云没动。

“心急是没有用的。”

羽步雨难得和他这般心平气和甚至算是有些温和的说话。

她性子向来活泼,而且喜欢调侃他,如果是以前,她看到这场景,大约只会指着他哈哈大笑,毫不留情的嘲讽一番。

然而这一次,却是有些不太一样。

慕容云搓了搓脸,没有说话。

“虽然我不懂炼药,但是却也知道,想要从五品炼药师晋级成为六品,是多么艰难。你的天赋毋庸置疑,不必那么着急的。”

羽步雨垂下眼帘,面色平静的说道。

“大陆之上,能在这个年龄达到这般水平,已经是……”

“你不是在忙着三殿下的事情吗,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

慕容云忽然打断了羽步雨的话,抬眼看她。

羽步雨一愣。

慕容云一般是不会打断她的话的,看来,他的心情的确很糟糕。

听到他提到羽千宴,羽步雨的神色微微有些苦涩。

“三哥还没有出关。”

慕容云不再说话。

羽步雨蹙眉。

“慕容,你这个样子,实在是不太像你。”

慕容云抬头看他。

羽步雨看着他的眼睛,刚刚炼丹失败,导致他容色有些狼狈,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现在的情绪是少有的消沉。

这种情况,其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我相信你。你肯定可以……”

“两年了。”

慕容云忽然开口。

“我成为五品炼药师已经整整两年时间了,然而在一年之前的三国交流大会之上,却是输给了一个炼丹时间总共还不到两年时间的人。而现在,拖了这么长时间,我还是五品炼药师,而她,却是已经在那时候,就能够炼制出六品丹药了……”

他摇头,扯了扯嘴角。

“这世上果真有一种人,天赋绝顶到让人望而却步。”

羽步雨自然知道他说的人是谁。

“慕容,如果继续这样的心态,你只会原地踏步的。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炼药师,其中终其一生困在五品的人数不甚数。我原本也以为,那只是天赋罢了,而现在,却不那么认为了。”

“你只知道她成绩很好,天赋很好,炼药的水平一日千里,令人叹为观止。可是你知道她为此付出了什么吗?”

慕容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不明所以。

“我虽然对她的了解不深,但是……我现在却是知道,她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绝对不仅仅是靠的天赋。”

她眼神有些复杂,转头看向窗外,隐约可以看到一片暗沉的天空,雪花还在不断的飘落,越来越大。

“你知道,现在的伽陵学院,是她最先站出来的吗?甚至,取代了伽陵学院之中的诸位强悍的长老,一举站在最高位,成为了伽陵学院的新任院长吗?”

慕容云震惊的抬头看她。

“别人不知道伽陵学院之中的情况,你我总是知道的。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苍离院长的确是…。然而包括很久以前销声匿迹的重阳长老等人,这一次都还没有动静。凤长悦能够站出来,就说明……她是伽陵学院诸位长老们集体推举并且承认的。”

“现在的情况变得很是紧张,学院很多人今天都没有修炼,都在偷偷的关注着伽陵学院那边的情况。而各位长老也早已经聚在一起,似乎想要静观其变。可想而知,其他两大学院,应当也是做了这样的打算,暂时还没有人有所动作。”

“只是……伽陵学院,已经被包围了。”

面对慕容云震惊的神色,羽步雨轻叹。

“在这样的时刻,伽陵学院的诸位长老能够如此信任她,将第一战的重任交给了她。而一年前的时候,谁能够想到这些?你难道真的只是以为,她靠着天赋就能够走到如今这个境界吗?”

羽步雨没有说,其实她最担心的,还是羽千宴。

虽然还没有出关,但是似乎也就是这两天了。

如果到时候,他出来看到这般情况,不知会作何反应。

她一直都摸不透自己三哥的脾气,然而在这件事情上,她却是有着直觉。

若是伽陵学院出事,他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何况,那里,还有她。

……

海涅学院。

“听说了吗?伽陵学院已经被人包围了!”

“真的?我只是听说了一些小道消息,原本还以为是假的呢!”

“当然是真的!你们没看长老们都已经不见踪影了?其实,还不是聚在一起,商量怎么办去了?!大门紧闭,显然是不想让咱们出去蹚浑水了!我听说,不少曾经和伽陵学院有仇的势力都来了!这下,伽陵学院可真是

危险了啊!”

“是吧!我这几天一直感觉气氛很是不正常呢。你们说,既然这样了,必定苍离失踪的消息是真的了?那要是这样的话,伽陵学院还有什么人?岂不是等死?”

“那可是不一定。你们不知道吗?伽陵学院第一个出战的人,可是凤长悦!”

一群人低声而兴奋的议论着,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过来。

季明城其实对伽陵学院没有那么关注,刚想要装作没听见走过去,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他心中莫名的一跳,而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突然开了口。

“你们说是谁?”

一群人闻声,转头看是季明城,神色都是微微一滞。

季明城一年前虽然差点死在三国交流大会上,但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恢复速度极为惊人,而且更加惊人的是,他不仅恢复了身体,更是在那之后,实力突飞猛进!

听说,他前一个月已经突破了七星灵皇!

这在其他人眼中,已经算是极强的实力了。

而学院的长老也对他十分重视,所以他们对他也都不太敢辩驳,见到他问话,相互看了一眼,说道:

“凤长悦。”

季明城已经太久没有听到这名字。

原本他以为,这个名字再也不会和自己有所牵连,自己也早已经将之遗忘。却不想,在骤然听到的时候,还是心中一扯。

他终究还是没有忘记。

见到他神色有些奇怪,那些人讪讪,纷纷寻了由头离开。

知道季明城和凤长悦纠葛的人虽然不多,但是也不是没有。

可是关键是,以前的凤长悦,他季明城是配不上,而现在的凤长悦,只怕是麻烦重重啊!

季明城看向伽陵学院的方向,目光莫测。

他抬步走向阁楼。

学院的长老此时都聚在这里,看到他来,也都面色平静,似乎并不惊讶。

其实他们外面有结界,不过季明城身份已经不同,自然是能够进来。

能够在这个年龄成为七星灵皇,自然是备受重视。

正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唯有一双沧桑的眼睛里面,不时闪过精光,彰显着他绝对不像表面看上去的这般随和。

显然,他们也正在讨论关于伽陵学院的事情。

“院长,咱们到底该站在哪一边?伽陵学院遭此劫难,情况紧急,咱们……”

“静观其变。”

那老者神态悠然,似乎并不是十分在意。

“这…。”

其他人显然还是有着顾虑。

“四大学院虽然关系微妙,相互制衡,但是在外人眼中,还是同气连枝的。若是伽陵学院真的…。那么,对我们好像也不算是什么好事啊…。”

“那也不一定,伽陵学院霸占首位多年,一直行事嚣张,得罪人也是情理之中。现在也算是遭了报应,又关我们什么事?”

“没错。伽陵学院如今也只是咎由自取罢了!况且,能够将苍离带走的人,绝对实力超群,背景强大。这样的势力,能不招惹就绝对不要招惹,省的引火烧身。”

“不过,我倒是想看看,没有了苍离的伽陵学院,到底会如何应对?该不会,顷刻间就倾覆了吧?哈哈!”

一群人闻言,都是笑了起来。

“那也不一定。”院长慢悠悠的看向伽陵学院的方向,沉吟片刻,“我之前倒是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力量,苍离的那个徒弟,似乎并不简单呢。”

“院长您多虑了。那不过是个黄毛丫头,能有几分能耐?”

很多人不屑。

虽然知道凤长悦一年前在三国交流大会上夺得了冠军,但是在他们这些真正的强者眼里,也不过了了。

伽陵学院将她派出来,真是狗急跳墙了!

众人哄笑。

正在此刻,忽然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传来!

那股慑人的威压,即使是隔着这般的距离,也依然让人心惊胆战!

院长豁然起身,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看向那个方向!

“那是…。灵宗!”

众人骇然,什么时候,竟然又出现了灵宗!

要知道,晋级成为灵宗的时候,会因为要渡过天劫而引发极大的动静,即便是百里之外,也能够感觉到!

整个帝国,灵宗不超过十人!

而四大学院之中的,就更少了!

而这股威压,却是从伽陵学院之中传来!

“难道…。他们请来了什么厉害的帮手?!”

众人都是皱起眉头,要知道,一个灵宗的战斗力,绝对可以抵得上十个九星灵皇!

而此时,因为这股能量波动,整个帝都都是瞬间沸腾起来!

无数人此时,都是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心中震场——

竟然有灵宗出现了!

难道…。苍离还在!?

而此时,最为震撼的,还是在伽陵学院附近的人们。

蛇女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瞬间觉得身上似乎被一股强大的威压挤压!几乎骨头都要碎裂了!

凤长悦身上不知何时已经召唤了灵灵力铠甲,通体都是半透明的紫金色,容色凛冽,黑发飘扬,那几乎渗进骨子里的杀意,让人心惊胆战。

生杀予夺,睥睨天下!几乎犹如死神降临!

她周身是一片真空,因为极强的能量漩涡,连相隔很远的雪花都被尽数绞碎!

被那样的眼神看着,便是连蛇女这样心思狡诈的人,也不由得心中一颤,不自觉的躲开了目光!

而凤长悦那射天一箭,则是狠狠的穿刺了蛇女的契约魔兽!至极从腹部穿透而过!

锋利的箭尖,还带着腥气的血液,直直的刺向蛇女的眉心!

她流转动人的眸子里,映出那气势惊人的一箭!

似乎挟带着划破天空,撕裂云层的力道,朝着自己而来!

而她的蟒蛇,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剧痛,而剧烈的颤抖起来!庞大的身躯在半空之中剧烈的翻腾起来!扭曲在一起,看起来极为渗人!

在它身上,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正在汩汩冒着血。

那是因为射天箭周身携带的力量太强,才导致连周边都一并受伤,瞬息之间便被极致的速度灼烧成了那般模样。

她的心脏剧烈的跳动,几乎是来不及想,她白皙的手便是狠狠的抓住了身前蟒蛇正在剧烈翻腾的尾巴,狠狠一抓!

她纤长白皙的手指,不知何时竟是死死的扣进去,血流如注!

这是她的魔兽,她的表情却是没有丝毫留恋,狠狠一拽,挡在自己身前,同时后退!

虽然魔兽受伤,但是她自己却是还好,速度极快,几乎是立刻躲开了射天箭!

她双眼赤红的看向凤长悦:“不可能!你才多大,你怎么可能会是灵宗!”

大陆之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般年轻的灵宗!一定是假的!她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

虽然想到这凤长悦不简单,却也没有想到,一出手就这般凶狠,以至于吃了这么大的亏!

她心头盛怒,双手忽然结出复杂手势,旁边的能量忽然朝着她疯狂涌去!

众人都是一惊。

一开始就引起这般动静,蛇女这一招,起码是地阶武技!

随着蛇女的动作,她头顶乌云越发的阴沉!阴风呼啸!

凤长悦却是眉色一厉,体内灵力和精神力尽数涌出!

蛇女前方的蟒蛇,竟是忽然开始了蜕皮!

无数蛇形的光刃,忽然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那蟒蛇,也同时朝着凤长悦而去!

天空之上,忽然雷声大作!

却是那蟒蛇,即将要晋升为神兽!招来了天劫!

无人知晓,蛇女强行让蟒蛇进阶,花费了大半精血,都只是为了这一战!

咔嚓!

一道闪电,骤然劈下!

若是蟒蛇缠上她,那么肯定也要受到天劫惩罚!

而后,她死死瞪着凤长悦,阴森的笑起来——

“去死吧——啊!”

凄厉之极的惨叫声,忽然响彻天空!

众人凝目看去,却只见一道紫金色光芒一闪而过!

铿!

等看清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的倒吸一口凉气!

却是蛇女被那射天箭一箭穿过眉心,狠狠的钉在了伽陵学院大门之前的街道尽头!

凤长悦眸色如刀,声声寒凛——

“犯我学院者,此人便是前车之鉴!我保证,你们会比她,死的更惨!”

“若是不信,大可一试!”

------题外话------

今天二月君选的课题和人重复了,然后就各种被人打电话发短信发消息让二月君退哦呵呵呵呵呵,乃们说,该怎么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