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84 我的男人你也敢想?!

清亮而铿锵的女声,瞬息之间,传遍整个天空!

无所畏惧,坚决强大!

整个帝都,都被这一声给惊醒!

无数隐在暗中,正在筹谋着什么时候出手的人,也都是被这一幕给惊住!

竟然——有人出来了!

在那片恢弘古朴的建筑之中,忽然一道纤细的身影,从中跃出!

黑发飘扬,衣衫猎猎,即使是隔着一段距离,看不清那容颜,但是却依然可以感受到那周身冷肃的杀意!

趁着她身天空之上,弥漫开来的漫天火海,竟像是从火焰地狱而来的杀神一般!

她的手上,紧紧握着射天弓和射天箭,通身战意凛然!

那些火焰遮住了那些雪花,还没有靠近的时候就已经尽数的融化,远远看去,竟像是形成了一个火焰结界,笼罩在伽陵学院之上!

而她此时凌空,周身竟然也是一片真空,那些雪花像是被她周身气势所摄,逐渐飘远。

那场景,看起来有着一丝诡异,也带着几分让人不可忽视的强悍。

这般的出场,着实是让还在观望的众人心神俱颤。

在短暂的沉静之后,忽然,一道道的浩瀚力量从伽陵学院周围出现!

一道道人影,也在此时陡然出现!

“哈哈哈!我当是谁呢,原来不过是个黄毛丫头!”

一道洪亮的男人声音忽然传来,带着满满的不屑和讽刺。

凤长悦转眸看去,正是左前方的一个中年男人,那男人通体肥胖,一双眼睛几乎要被脸上的肉都挤的没了,身体似乎连挪动都十分困难,脸色很白。猛的看过去,甚至会让人以为这是哪家的富商。

然而此时出现的,显然不会是简单的人物。

那男人双手交叉在身前,粗壮的手指之上,带着耀眼华丽的各色戒指,一眼看去,全部都是有价无市的珍宝所制。

他缓缓的转动着一个戒指,脸上似乎带着几分笑意,然而那笑容却是十分冰冷,带着莫名的阴森。

“伽陵学院看来真是没人了,竟然派这么个瘦弱的丫头出来。啧啧,这可是有些出乎意料呢。喂,丫头,你们院长呢?难道真的被人抓走了?如果是真的,那可真是太遗憾了。要知道,我这一次,可是为他而来的呢。”

凤长悦心知来者不善,虽然对这男人不甚了解,而且一眼看上去十分无害,但是此情此景,居然会第一个站出来,可见和学院积怨已深。

那男人说完,似乎觉得十分好笑一样,上下打量了凤长悦一眼,便是忍不住笑起来,而且越来越大声,甚至前仰后合,合不拢嘴了。

是啊,他当然要笑!

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伽陵学院这般无力凄惨的模样,实在是值了!

向来厉害的伽陵学院,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天发生的事情,那些传言越发的厉害,甚至连三岁小孩都有所耳闻,何况他们这些一直虎视眈眈的人?

最开始的时候,他自然是将信将疑的,但是等了一两天,伽陵学院居然一直没有人出来澄清,大门紧锁,一副严谨紧张的模样。

他便来试探一番,结果,还在观望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少女突然出现。

这下,他是真的相信那传言是真的了!

“杨雄,几年不见,嘴皮子还是这般的顺溜啊!”

他话音刚落,凤长悦还未开口,就有人插话。

杨雄闻声,脸色顿时拉了下来,冷嗤一声。

只见一道蓝色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飞扬的雪花之中,看似轻缓实则快速的飞来。

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面容普通,但是一双倒三角眼,却是看着格外的阴沉。

他身形一动,也站在了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看了一眼凤长悦,继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声。

杨雄听见声音就知道这是谁,眼神斜斜一瞟,冷笑。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老熟人了。哼,冯云山,我今天可是没有兴趣和你扯皮,你最好消停点!”

冯云山笑眯眯的,似乎一点也不为这毫不客气的话而生气。

“彼此彼此,今天我来这里,也是另有目的,并不想在你身上浪费什么时间。”

“你!”

杨雄冷笑一声,虽然那笑容在他肥胖的脸上看不清晰,甚至连眼神都几乎被脸上的肉遮盖,但是却依然无法让人忽视那其中蕴含的敌意。

“今天先把伽陵学院解决了,咱们再交流不迟!”

“正好,我也这么想。”

两人三言两语,暗含机锋,显然都不是善类,相互之间的关系也隐隐敌对,但是此时,在面临着伽陵学院,却是都选择了暂时忍耐。

他们无比清楚,这一次,唯一的目标——就是伽陵学院!

凤长悦心中早已经做好准备,已经想到了这场景,所以脸上并未露出惊慌之色,反而是越发的沉凝,似乎不为所动。

看到她的反应,那两人心情都是有些不悦。

被那少女用幽黑沉寂的眼神看着,似乎整个人都被看透了一般,甚至有种是在被看笑话的感觉。

他们心情自然是不会太好。

“杨雄,你动作还是那么快,原本我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快了,不想还是被你抢了先。既然如此,总要守点规矩,你先来,自然是你先决定。怎么样,这出来应战的小丫头,交给你如何?”

杨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缓缓的转动手上的戒指,冷笑道:“也不算快。不过是少在女人身上花点时间罢了。”

冯云山的脸色顿时一阵难看。

“嘴上说的好听,实际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在这里,不知还有多少人在暗中等着看着呢,不过都是在谨慎观察,生怕那传闻是假的,怕遭到伽陵学院的对付罢了。毕竟,苍离虽然可恶,但是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这般毫不客气的讽刺,让冯云山的脸色更加难看。

“哈哈,杨雄,这话别人说得,你可是说不得!要是我没有记错,当初被苍离打的满世界逃窜,差点死了的,可是你啊!”

这一次,是一个娇俏的少女。

出言犀利,眉眼张扬,脸上画着艳丽的妆容,看不出年纪,但是听着声音,却十分年轻。

然而当这声音传来的时候,杨雄和冯云山的脸色,齐齐一变。

而在暗中的不少人,闻声也都是暗暗叫苦——怎么这婆娘也来了!

而显然,就连杨雄和冯云山对她也很忌讳,闻声皱眉,却是没有出声反驳。

那少女转眼看向凤长悦,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脸上流露出几分满意——

“不错,这长相…。不错!看在你这张脸的份上,今天我可以不对你出手哦。不过,你这样站出来,可是摆明了找死啊!其他人上去杀你,我可是不会管哦!不过,苍离那老家伙怎么不出来,反而让你这么个小丫头站出来,难道,他真的被抓走了?呵呵呵呵…。如果是真的,那可真是太遗憾了,我还想和他切磋切磋呢。”

凤长悦看着她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的是,这女人生来最讨厌长得漂亮的女子,只要遇到长相娇俏的少女,基本上都要上去毁了她们的容才罢休。

而现在,纯粹是因为看到凤长悦左边脸颊上的暗紫色胎记才说的这番话了。

这女人看上去似乎不过十几岁,然而其他人却是都对她十分忌惮,而且她称呼她为“小丫头”,看来不像是表面上看上去的这般年轻了。

虽然强大的修炼者会根据自己的实力增强,而保持年轻的模样,但是那也要看看是在什么时候晋级的。如果等到几十岁了才晋级突破,那也只能维持在那个样子了。

这女人…。却是有些诡异。

虽然妆容艳丽,看不太出年纪,但是听着声音却好像很是年轻,看上去…。非常违和。

随后,又是不少人接连出现。

虽然各自分散开来,但是一眼看去,却仍然是一片乌压压的人群。

面色各不相同,但是却有着一样的目的。

他们今日,全部都是冲着伽陵学院而来的。

凤长悦不会单纯的以为,整个学院只有这么些敌人。

那些势力或许并不是十分出名,也不是十分强悍,甚至这些人之中,连晋级成为灵宗的都很少,但是蚁多咬死象,凤长悦最是清楚,若是他们联合起来,会变得多么强大,多么可怕。

整个学院,都已经被包围了。

气氛变得越发的压抑,一触即发。

雪花纷扬,地面之上,已经积累了一层薄薄的积雪。

一眼看去,可以俯瞰整个帝都,都已经别覆盖上一层银色。

而在帝都之中,也有无数人,正在注视着这里。

想要看看屹立千年的伽陵学院,会如何度过这一次危机。

想要看看,失去了最大的依仗苍离的伽陵学院,会怎么应对那么多的敌人。

想要看看,那个衣衫猎猎眼眸冷厉的少女,会如何应付这样的场景。

她一个人,如何……赢得过这千军万马!

一片冷凝,无数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却不想,那少女忽然勾唇一笑。

极冷。

却又像是一道锋锐的光,划破天际,破开这片阴霾!

“犯我学院者,虽远必诛!”

她抬起下巴,眸色似是从地狱之中踏血而来般冷厉。

众人先是被她这样的气势一震,而后心中不知为何,竟然都是有些不安。

忽然有人惊呼:“那少女不是苍离的徒弟吗?”

一言出,众人皆惊。

有一些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毕竟凤长悦上次露面,还是在三国交流大会,而那件事,也不是人人都关注。

她虽然出彩,但是那时候,还不足以让这些人关注。

不过显然,大多数人都还是有着一些印象的。

因为“苍离的徒弟”这个名号,还是有着一些分量的。

有些人的脸上露出恍然之色,显然是想起了一些什么。

虽然凤长悦消失一年,但是她当时毕竟实在是太过出彩,所以此时,还是有人认了出来。

年龄相仿,左边脸上也有着和传闻中一样的胎记,更关键的是,她此时竟是代表伽陵学院站了出来!

这意味着什么,这些人都知道。

也就是说,整个伽陵学院,都已经承认了这少女的地位!

她必定就是凤长悦无疑!

一时间,众人脸色再变。

因为他们想起了另一件事。

传闻,在三国交流大会之上,这少女除了因为自己的实力备受瞩目之外,还因为一件事情而声名鹊起。

那少女背后,似乎有着极为强大的背景。

——越家。

一时间,众人再度沉默。

不过还是有人疑惑问道:“怎么了?她是苍离的徒弟?这又怎么样?只要不是苍离,谁都无所谓不是吗?”

旁边的人看了那说话的人一眼,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既是同情又是鄙视。

那汉子越发的摸不着头脑。

而几乎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女人,忽然掩唇吃吃的笑起来。

“原来是这样。你就是苍离收的那个徒弟?我说呢,这脸,好像看着是有点熟悉呢。”

她眼眸流转,虽然妆容艳丽,但是却依然看的清楚她眼中的几分试探和笑意。

“嗯,其实我对你倒是没有什么兴趣呢。不过,听说,你和那越家的人认识?”

她笑的魅惑,举手投足都是风情,身体微微前倾,似是十分好奇。

“听闻……那男人,雍容清贵,世上难寻呢。不知道,那样的男人,会是什么滋味?嗯?”

凤长悦闻言,嘴角的笑意微敛,抬眼看她,眼角眉梢似乎都染上了极深的风霜冷意。

“我的男人,你也敢想?”

------题外话------

抱歉啦,二月君今天忙着学院里面的事情,要选导师和研究课题,所以一直木有时间和心思码字,毕竟这是要关系到之后毕业的事情,所以明天端午节,争取多更新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