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83 风云际会!

罗亚帝国西南。

破天阁。

“阁主,有消息传回,说伽陵学院在前一段时间,突然遭受了不明势力的攻击,死伤惨重,甚至连院长苍离都一并消失了!”

恢弘大气的大殿之上,这一个消息,顿时像是一盆水导倒入了油锅之中,一霎间便是引起了众人的喧哗!

分立在两旁的众人闻言,都是震惊的看向那单膝跪地的信使,无一不是被这个消息镇住。

“什么!?伽陵学院居然被人杀上门去了?!”

“啧啧,这可真是让人不敢相信!要知道——那可是伽陵学院!四大学院之首!”

“这是真的吗?消息可信吗?现在伽陵学院的情况又如何?”

场上的众人纷纷开口,向来冷肃庄严的大殿之上,此时竟是一片喧哗,而那些往日里,总是端着架子满脸肃然的人,此时也都是满脸好奇,分毫看不出原本的稳重。

这也难怪,毕竟,出事的,可是伽陵学院!

整个大殿都被吵闹声充斥着。

忽然,一声轻咳,从上面传来。

众人一惊,都是纷纷惊醒,暗骂自己竟然因为太过震惊,而忘了此时竟是还在大殿之上!

上面那位,若是生气了,可都是吃不了兜着走!

众人连忙回归自己的位置,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淡定模样。

而实际上,心里头则是各有打算,当然,也不可避免的有一丝忐忑,生怕上面那位发了火。

沉默片刻之后,一道平淡却暗含锋利的男人声音,从上首传来。

“你说的,可是真的?消息经过确认了吗?”

那语调平缓,却带着一股子慵懒,听着似乎让人昏昏欲睡,然而场上的众人,却是越发的谨小慎微,尽量低下头,减小自己的存在感。

“回阁主,属下所言,千真万确!这件事,是在昨天忽然传开的。不知是因为什么,似乎只是一夜之间,奥斯帝国帝都,几乎所有人都在传说伽陵学院遭受了攻击,被人堵在学院之中狠狠虐杀了一番。虽然伽陵学院向来冷清,但是按几天,却是安静的有些诡异。而其他各大势力,想必也都已经接到了消息。”

众人心中都是各自思量,同时暗暗咂舌。

这明显就是有人故意为之啊!

伽陵学院是什么样的存在?

那可是屹立千年不倒的大陆最好的学院,资源强大,实力强悍,招收的是最好的天才,出来的都是大陆顶尖的强者!

何况,他们还有苍离坐镇!

别说有人杀上门去了,便是有人想要和他们作对,杀了他们的一个学生,那么也必定会遭受他们致命的追杀!

这样的伽陵学院,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就被人袭击,伤亡惨重?

这个消息,虽然听上去有些让人兴奋,但是,但凡对伽陵学院有点了解的,都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这实在是太不可能了。

这大陆之上,能有哪个势力,可以拥有这样强大的实力,在一夜之间,就将伽陵学院打垮?

而且,这之后会引起什么后果,没有人不知道!

整个大陆的顶尖强者,只怕有五分之一都是从伽陵学院之中出来的,若是对伽陵学院动手,这些人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不管?

可是…。空穴不来风,如果整个奥斯帝国帝都都已经被这个消息传遍,那么……

不少人都偷偷的看向那跪着的人。

果然,听到他继续说道。

“属下派人在那里等候,果然,即便是这个消息传出来,伽陵学院也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甚至,连大门都没有打开过!伽陵学院虽然管理严格,但是对于外界的消息却向来敏感,这样不利于他们的消息传出,如果是假的,他们必定会第一时间出来澄清。然而现在,却是一直都没有人出来。而且,据传,曾经有人见到,在前一天,曾经有一批看着极为厉害的人前往伽陵学院之中。虽然没有人看清那是谁,但是那威压,却是实实在在存在过的。”

“所以,属下断定,此事应当是真!”

大殿之上一片死寂。

人人脸上都是现出几分震撼惊愕。

居然是…。真的?

难道真的有人去袭击了伽陵学院?

而且,最关键的是,伽陵学院居然没有反击?

甚至知道现在,都一直保持沉默!?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那些人实力太强,伽陵学院真的死伤惨重!

此时的他们,或许…。正处在最虚弱的时刻!

那么……

“哦?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是真的了?”

那带着一丝慵懒的男声再度响起,这一次,却是带上了几分调笑,似乎想到那场景,便觉得十分开心一般。

“真是…。天赐良机啊…。”

在上首的男人,原本是邪邪的躺在紫色水晶座椅之上,一身白色的狐裘大衣在上面恣意的舒展开来,像是一捧雪,随意的铺洒而下,优雅而随性。

衣角垂下,光可鉴人的地面上,映出一片让人窒息的雪白。

往上看去,却是一只纤长的手,搭在紫玉腰带之上,相互映衬,仅仅是那般看着,便似乎已经敛尽风华。

在往上,是一头银色的头发,像是一束月光,深深浅浅的流淌而下。

那男人缓缓坐了起来,白色狐裘随之无声委落在地。

他姿态舒雅,而又带着几分恣意,好像不过是看到了一方景色,随意观赏,却不会放入心间。

“这个热闹,可真是要凑上一凑了。”

他噙着笑意说道,尾音却是带上了几分冷伐,让人心中微颤。

“阁主圣明!”

众人齐齐跪下,心中明了,这是要对伽陵学院进行讨伐了!

站在上面的男人,却是不甚在意的勾唇,那有些苍白的唇角,竟是分毫不会让人感觉他的虚弱,反而因为那矜贵而清淡的笑意,而心神微颤。

像是初春,在冰河之中,静默绽放的花。

或许用花来形容一个男人,是不合适的,然而唯有这个人,看到他的人,必定脑海之中只有这一个想法。

看似有些虚弱,实际上却映雪欺霜,于不经意间强大无匹。

“走吧。可不要让人等急了。”

他轻缓一笑。

众人齐齐应声,却是无人敢抬头看去。

唯有他白色狐披大氅之下,光可鉴人的玉石面上,隐约映出一截白玉般的下巴。

……

纳克兰帝国。

“你是说真的?她真的已经护回到了伽陵学院?”

昏暗逼仄的暗室之中,有些急迫嘶哑的男人声音,回荡在窄小的空间之内,急促的呼吸,彰显着他期待而渴望的内心。

“不错,那女人已经回去了。不过,这一次,你可是不能对她动手了。”轻飘阴沉仿若鬼魂的声音传入他的耳膜,顿时让那男人惊住。

“怎么会这样?怎么能遮掩?你们不是先前答应过我,会将她抓来,让我亲手杀了她的吗?!你们不是早就承诺好了的吗?为什么,你们现在为什么要反悔!你说啊!”

啪!

清脆的巴掌声顿时打断了那男人的声音。

“别忘了你现在是在跟谁说话。”那男人的声音傲慢而阴沉,“你不过是一条狗,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大呼小叫,甚至这般命令质问于我?”

“我知道……但是,我不过是想要问问,这是我唯一的要求,为什么那么竟然都后悔了?之前是因为有这个条件,我才…。才答应了你们的要求…。你们怎么能这般出尔反尔?”

“谁让你招惹了不能招惹的人。”

“她虽然是个天才,实力也不弱,但是说起来,跟你们也是比不了的。据我所知,她是孤儿,来自一个小城,完全没有家世背景可言,就算她是苍离的弟子,但是你们这般的背景,又怎么会怕区区一个苍离?”

“哼。你知道什么。”

那隐藏在黑暗中的男人一生冷哼,似是嗤笑,又像是讽刺。

“那女人背后那人,就连我们都不会轻易去招惹。别说把她带来给你杀,就是对她出手,我们都得掂量掂量。你以为,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还会为了你,去得罪她,还有她身后的人?呵,异想天开。”

“桑徐天,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那个女人,若是之前,我们还有可能帮你,现在…。你还是盼着,她不会觉察之前的那些事情,是你下的手吧。”

桑徐天握紧拳头,青筋暴起,细微的光映进来,只能看到他阴测测的仿若厉鬼的眼神。

闻声,他咬紧了牙。

“那些人之中,也有…。你们的人,你们不能…。”

“你疯了吗?”

那男人奇诡一笑,轻声道。

“那些人,都是你——纳克兰帝王,桑徐天的人,不是吗?因为怀疑爱女桑煦凝被凤长悦所杀,所以暗中针对她,并且几次三番的进行暗杀…。导致她差点死在大沼泽,难道不对吗?”

“你!”

桑徐天猛然抬头,目眦欲裂。

“那是她活该!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要不是因为她,凝儿怎么可能会死?!最毒妇人心,她对凝儿下了那么重的手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报应终有一天,会降临到她自己的身上,并且是百倍,千倍的痛苦!我要她死,她一定要死!”

声音凄厉,含着万千怨毒。像是从地狱之中伸出的手,要将什么人都拉下去一同死亡。

看着这般疯狂的桑徐天,那隐在暗中的男人,忽然嗤笑。

“你要是以为,就凭着你的那点能力,就能动她,那你大可一试。反正,此间事已经快要结束,我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你自己想死,别人可是没办法。看在这段时间你还算乖巧听话的份上,最后奉劝你一句,要是不想赔上你整个帝国,就千万不要动那个女人。否则……”

“那个人的怒火,无人可以承受。”

话说完,那男人便是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片死寂冰凉。

空气之中,隐约传来了淡淡的血腥气息。

桑徐天沉默良久。

有黏腻血腥的血液,从他指尖滴落。

那是因为太过用力所致,因为过度隐忍,导致他的双手竟是被自己弄得血肉模糊。

“呵呵…。”

一声低笑忽然从他口中溢出,而后逐渐变得大声,似乎遇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畅快,但是不知为何,竟像是含着一口血在笑一般,隐忍而血腥。

他笑的那么用力,以至于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甚至有些喘不过来气一样。

“哈哈哈……”

他哈哈大笑,仰起头来,嘴角不断的溢出鲜血来,但是神色却是鲜明而激烈的,像是濒临死亡的人最后的疯狂。

实际上,无人知晓,他的确是在这一刻,做出了必死的决心。

死亡算什么?

再也不会比知道凝儿死去,并且被人那般羞辱的挂在墙头的时候痛苦了!

背景强大又怎么样?

他原本以为,虽然有苍离做后盾,但是只要找到这些人,就一定可以将那女人抓住,用尽各种酷刑虐待之后,再彻底杀了她,让她下去陪伴凝儿。

为了得到他们的支持,他甚至出卖了自己的灵魂,赌上了自己的一切!

然而现在,却证明这不过是一个笑话一样!

他做了那么多,受了那么多的屈辱,最后却是被人狠狠的踩在脚下,在面临选择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放弃了他!甚至将他推出来,做挡箭牌!

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会比这更加痛苦?

哈!

那些都是屁话!

他算是明白了,靠得住的,只有自己!那些人抛弃了他,也无所谓!

他有的是办法,将那女人杀了!

这一次,就算是牺牲所有,也在所不惜!

“来人。传令下去,奥斯帝国凤长悦,杀害大公主,手段残忍至极,用心极为险恶,罪大恶极,难以饶恕!若是三天之内,不交出凤长悦,纳克兰帝国,将会正式对奥斯帝国宣战!”

“是!”

……

“你们听说了吗?伽陵学院好像被人杀上门去了!?”

“真的?你这是从哪里传来的消息?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

“嘘!都小声点!这种事情,你们居然也敢这么正大光明的讨论!”

“这有什么,整个帝都现在都知道这件事了!别说我们,或者是其他学院,便是帝都之中的贩夫走卒,此时也正在说着这件事呢!这消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像是一夜之间,就传遍了一般。你们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北星学院,练武场上,众多学生三五一群,却是没有像往常一样进行练习,然而今天却是都聚在一起,气氛奇怪,人人脸上的神色都有些诡异,似乎有些好奇,又似乎在拼命的掩饰自己的兴奋,生怕被什么人看到一般。

而他们低声而兴奋的讨论着的内容,也显然都是围绕着伽陵学院。

对于这个似乎一夜之间传开的消息,他们难免震惊,大多数人在听说的时候,都是不可置信的,然而此时,在相互间讨论之后,则都是开始有些相信了。

“四大学院之间虽然表面上看上去,一派和谐,但是谁不知道,这里面竞争多么激烈。尤其是伽陵学院,在三国交流大会之上,风头无量,自然是让其他学院都心中不满。现在传出这样的消息,却没有人出来澄清。我看呐,十有*——是真的!”

“我也这么觉得。这样的消息,实在是太过严重了,伽陵学院不可能任由它发展的。唯一的解释,或许就是……此时伽陵学院已经自顾不暇,没时间理会这些事情了!”

“不过,伽陵学院那么厉害,而且人脉那么广,实力那么强悍,怎么会有人能做到这一步?说实在话,只怕三大学院联合起来,也未必会做到这一步吧…。你们说,是不是有人散布谣言?”

“呵,无风不起浪。”

到处都是这样的讨论声,人人脸上带着隐秘而微微兴奋的神色,仿佛在期待着什么事情发生。

“事情还没有确定,你们就这么随便猜测,可不是太好吧?”

一道有些不悦的女声忽然传来。

有些人慌乱回头,却见来人面容娇俏,只是此时却沾染了几分不耐。

羽步雨。

一群人讪讪,不敢说话,面面相觑。

“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去提高自己实力。”

羽步雨虽然贵为公主,而且备受宠爱,但是性格却很好,平时平易近人,鲜少会这般严肃的训斥人。

那些人面色涨红,都不知如何反驳,也不敢反驳。

“行了,步雨。跟他们发什么火,他们也不过是说了两句。”

从一大早就跟在羽步雨身后的慕容云,见到她这般行为,眉头微蹙,便走上前,一把拉住了羽步雨。

羽步雨还没来得急开口反驳,慕容羽便是看向了那几个人:“你们走吧。她今天心情不太好。你们不要放在心上。”

几人连连说不会在意,便接连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还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羽步雨,生怕她再发火。

慕容羽身形一转,挡住了那些人的目光。

现在的慕容云已经比羽步雨高出了一个头,可以完全将她娇小的身躯挡在自己身前。

他手握着她的手腕,低头看她,她脸上神色还是有些不虞,但是却还是克制住了没有说话。

他叹了一口气。

她心里想的什么,他再清楚不过。

她虽然是北星学院的人,但是……三殿下却是伽陵学院的人。

虽然三殿下之前闭关,但是最近似乎也快要出来了。

若是到时候知道了这些事情,只怕是不会置之不理的。

“别担心了。伽陵学院屹立千年,怎么会在一夕之间灭亡?现在虽然传言疯狂,但是伽陵学院那边,还没有消息传出。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不是吗?三殿下暂时也没有出关,你也不必太过担忧。”

他此时正在变声期,有些嘶哑,但是却异常的熨帖,缓缓抚平了羽步雨心中的焦躁。

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如果事情不快点解决,哥哥出关之后,只怕又是一片腥风血雨。而且,虽然四大学院之间关系微妙,但是我却不同。苍离院长对我也很好,如果真的像是传言所说,伽陵学院此时到了最低谷,而苍离院长,也已经消失。那么,伽陵学院就是真的岌岌可危了!我又怎么能看着它……”

“步雨,你不要想那么多了。伽陵学院千年积累绝对不是片刻时间就会被打败的。”

慕容云说着,声音也逐渐低了下来。

羽步雨抬头看他,眼睛里面似乎有盈盈水光。

“慕容,你也知道,对不对?”

她的声音,似乎是沾了水,*的,让人心里一阵冰凉潮湿。

“如果这是真的……其他学院,甚至包括我们学院…。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不是吗?”

……

大沼泽。

啪!

砰!

嗤!

*打击的声音,在安静的树林之中,显得格外清晰。

一道红色的纤细身影,在其中来回穿梭,已经过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速度却没有丝毫的减缓,甚至变得更加的快速。

若是有人看到,则是会震惊的发现,正有无数的黑色劲风,朝着那红衣身影而去!速度迅疾,力道劲猛,稍有不慎,就会被那东西穿透身体!

而更加让人震惊的是,那黑影竟然不过是拇指粗细的树枝条!

除了躲避,那红色身影还会出击,将那些枝条尽数砍断!

不知过了多久,那红色身影终于全部被她打碎!

“呼——”

岳小棠停下来,额头上已经满是细密的汗珠,脸色绯红,显然这花费了她不少力气和精力。

一停下来,她就咧了咧嘴,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而后冲着一旁骄傲道:“怎么样?这一次是不是厉害了很多?我只有胳膊上被打了两下!嘶——虽然不是第一次被打,可是还是有点疼啊!你下手还真狠!”

“这是凤墨的吩咐,我不过是照着做。你想要怪,还是怪她去吧。”

一道带着笑意的男人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

岳小棠冲着那一片空气皱了皱鼻子:“哼,我才不会怪他。他是为了我好,我又不是不知道。我也只是说说。哎,不过比起一开始,这疼痛感可是轻了不少!”

“那是当然,这不仅是为了训练你的反应力,还可以训练你的抗打能力。凤墨自己训练的时候,也会采取这种办法。”

“嗯?凤墨也会这么做?”

岳小棠有些震惊的睁大眼睛。

“不完全是。她…。用的都是铁棍。”

“……”

岳小棠脸色一跨,挂不得那个人那么强呢,对自己竟然这般狠……

“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

既然凤墨将这个看不见的人留下来教导她,那么她自然是要好好努力!

话一说完,岳小棠便是服下了一颗丹药,盘腿而坐,开始温养自己的身体。

这也是他说的,能够最有效的提升自己。

宫卿看着岳小棠,轻轻叹气。

长悦要他留在这里,却不仅仅是为了训练岳小棠。

那些人还没有离开,甚至变本加厉的在加大搜查力度,她担心会对岳小棠不利,才坚持让他留下来,顺便也可以查一查那些人的身份。

毕竟他是灵魂体,很多事情都方便做。

只是现在,却一直没有什么进展……

轰!

忽然一阵强大的能量波动,从远处传来!

宫卿豁然回头,却见一道人影忽然朝着这边而来!

甚至,不仅仅是一个人!

他陡然一惊,飞身而起,却是震惊的发现,绝阳楼竟是不知不觉被人包围了起来!

“绝阳楼竟然胆敢将人放走,罪大恶极!此仇不共戴天!来人啊!将绝阳楼的人——统统杀了!”

……

表面上看上去一阵平静的帝都,不知何时开始,已经变得暗潮汹涌。

整个帝都在那疯狂的流言之中,显得越发的寂静。

然而这寂静,却也显得越发的惊心动魄。

在这样的氛围之中,整个帝都,无数人的眼睛,都看向了伽陵学院。

时间越久,众人的猜测就越发的疯狂,对于那些流言也就越加的相信。

远远的看着伽陵学院那屹立千年的古朴而庄严的大门,所有人心中,都是已经认定了这件事是真的——伽陵学院,真的陷入了生死危机!

短暂的安静之后,终于迎来了骇人的爆发!

这一天,帝都的天空格外阴沉,乌云低垂,像是要压下来一般。冷风阵阵,几乎将人的心都冻结。

气氛凝滞,严肃而深沉,紧绷而一触即发!

凤长悦和轩辕夜并肩而立。

“阿夜。”

“我在。”

“我好像,又给你带来麻烦了。”

“你的事,于我,从来不会是麻烦。”

“我似乎总是这样,等待我的,永远是一个接一个的灾难。从西索城,到现在,从来都不安稳。连带着你,总也为了我受伤。”

她语气微凉。

“虽然我总是说,会自己走到你身边,会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只是这个期限,却总是在延伸。而这一次,我甚至不知,会面临怎样的危险。会有怎样的结局。可是我却不想,再让你为我受伤。”

轩辕夜闻言,沉默良久。

而后,他听见自己说道。

“悦儿,你永远不会知道,能站在你身边,能拥有你,于我而言,有着怎样的意义。”

若是这世上,终于有一个人出现。

因为那个人,有了七情六欲,欣喜,酸涩,骄傲,吃醋,欢悦。

因为那个人,懂得了什么是患得患失,什么是与有荣焉。

因为那个人,甘愿俯首,甘愿跪下,甘愿放下一切。

因为那个人,真正认识了这个世界,感知了这个世界。

他从云端而来,为她沾染尘世人间烟火。

是她,才让他从冰冷的掌权者,生了血肉,绪了情感,成了真正的他。

那些为她受的伤,他从来没有过怨言,甚至甘之如饴。

是那些,让他们血肉交缠,深入骨髓。

甚至,消磨了这一身骨血,也无法消磨那些深入灵魂的记忆。

因为是她,所以甘愿。

这些,她从来不知道。

他甚至觉得,上苍给了他那么多的苦难,就是为了能够积攒足够的运气,遇见她,拥有她。

如此,才得人生完满。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

他唇瓣微扬起慑人心魄的弧度,有风吹来,扬起她黑发,挡住她眼睛,却依旧看的清晰,他眼中一切。

她忽然心间一热。

是的,重要的,是彼此。

她穿越时空,或许,正是为了他而来。

远处天空暗沉,气氛压抑。

她眉心一凉,却是一片雪花,忽然落在她额头之上。

他俯首,吻上她眉心,将那冰凉吻去。

雪纷纷扬扬的下起来。

整个人经,都似乎被这连绵的雪花覆盖,遮蔽了眼帘。

有劲风威压从远处破空而来。

她忽然眉色一厉,右手轻挥!

漫天红色火海,忽然弥漫开来!

雪花还没有落下,便已经消融!

炽热的温度,在此时尤为特殊!

“伽陵学院凤长悦,静候诸位多时了!”

清亮的嗓音,忽然响彻天地!

雪花纷飞,一片辽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