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01 作乱

那原本往后掠去准备逃离的黑色身影忽的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这一回头,也让众人看清了那骇人的模样。

只见,那是一名六七十岁的老妪,面容枯皱而不平,最让人心惊的是那一双眼,凶光夹带着恨意与阴寒,如同毒蛇一般的令人心颤。

也许是知道自己逃不掉,她脚下一踏凌空一跃,跳上一旁屋顶高处同时拂手一洒:“哈哈哈哈!都去死吧!都给我下地狱去吧!”

一把泛着鳞光的药粉随着她的那一扬手而顺着风吹了开去,看着没什么杀伤力的药粉随着风向的吹动落在下面一些人的身上时,只见下面的人顿时惊呼惨叫着,用手抓着那沾到药粉后而出现的巨痒和溃烂。

原本朝那老妪抓去的沐泽在看到那一幕后,当即双手汇聚一股气流将那些药粉击拂回去,同时也谨慎的退开一段距离,微皱着眉头直视着那前方面目狰狞的老妪。

因人群的惊慌退开,顾七的身影也显露了出来,一身白衣的她站在顾家大门前,微抬眸,看着那面露凶光与阴寒杀意的慕容雪仪。

她已经将她给废了,本不应出现在这里的人,却仍出现了,而且,还以着这样的方式。到底是谁为她续了筋骨?又是谁让她的修为提升至此?还弄得满身是毒如同毒人?

耳边响起周围那些沾染到毒粉而发出惨叫的声音,她看着那些人将自己抓得血肉模糊后接二连三的倒地不起,看着那些人的尸体发出一股滋滋的声音,如同有什么在腐蚀着一般,不消一会,那些尸体就只剩下一滩血水。

饶是熟悉药物和见过不少毒物的她也被这厉害的毒粉骇了一下,目光再度朝那慕容雪仪看去时,多了一丝的凝重与审视。

“泽,你先退一边去,她由我自己来对付。”她缓声说着,看向沐泽示意他退后。因为她怕他会被那些毒粉沾染到。

沐泽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你小心点。”声音一落,人也随着退后。

这时,顾家的大门打开,顾浩天和黑木傲霜从里面走了出来,身后跟着的是凤凌天等人。

当那慕容雪仪看到顾浩天时,神色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怔愣,似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盯着他看了一会,而当目光触及站在顾浩天身边那冷艳无双的黑木傲霜时,脸色却是阴沉了下来,心中的妒忌以及愤恨如同火焰一般的直窜而起,似要将那两人焚为灰烬一般的盯着他们两人。

她恨!她恨他们!是他们毁了她的一切!是他们毁了她的一切!

尤其是看到那冷艳无双的黑木傲霜时她更有一种想要撕毁她那一张脸的冲动!他们都该死!他们都该死!凭什么他们一个个活得好好的而她却被弃失去一切?凭什么那黑木傲霜拥有那样冷艳无双的容颜而她却苍老丑陋如鬼?

凭什么她慕容家毁于一旦,而他们却越过越辉煌?

她恨!她恨透了这些人!这些人就是她的克星,是她的仇人!他们不让她好过,她也绝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泛着恨意与凶光的目光猛然间扫向那缓步走上前来的顾七,看着她抽出长剑,她仰头再次疯狂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来取你们的性命了!”声音一落,疯狂的笑声骤然而止,黑色的身影也一改原先的苍老迟缓,竟是如同一条毒蛇般的瞬间窜出,掠出顾七,同时,她手一扬,一把毒粉也随着洒向顾七。

顾七手中利剑一抖,一道剑气顺着剑尖迸射而出,那凌厉的剑罡之气硬生生的将那洒来的毒粉击向两旁,再见她另一手一扬,一簇火焰跃出朝那散落的毒粉扑去,只听滋滋的声音噼啪的响起,被火焰包围着燃烧的毒粉便被她的天火吞噬成灰,消失在空气之中连点药渣也没剩下。

看到顾七那一手天火,慕容雪仪的脸色变了变,想起了当日慕容家的那一场焚尽了一切的大火,眼中的血色光芒越发的骇人,直接掌心凝聚灵力便朝她击去。

她的灵力修为早被顾七给废了,现在她所拥有的修为不过是用丹药堆起来的,而这些丹药堆起来的修为并非长久,只能让她维持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她若不能将顾七等人杀死,那么,她自己也会被这些丹药所带来的后果折亡,因此,她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早在她应下那人开始她就已经没有退路!她所能做的就杀了他们,让他们陪着她一起下地狱!让他们给她垫背!

在顾家大门处的顾浩天,看着那苍老丑陋的慕容雪仪却是目光暗沉,他盯着她看,面色微沉,让旁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着什么。

只是,没人注意到他的衣袖下的手已经在那慕容雪仪出现后便紧紧的拧丰收拳头,心中的恨意与怒火直涌而上。

看着那个女人,他想起了很多。想到了她离开后他们在顾家的日子,想到了小逸被关在慕容家当药人的日子,也想到了她一次次的想要置他的孩子于死地的事情。

恨与怒交加着,身上的气息也渐渐的随着心中的怒火与恨意而变化。最先察觉到的是站在他身边的黑木傲霜,她转头看着他,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没有开口,只是轻轻的拍了拍他的手。

一切,尽在无言中。

顾浩天缓过神来,看着身边的黑木傲霜,感觉到她的担忧,不由的深吸了口气慢慢的平复着心头的恨意与怒火,他另一办手也搭上了她的手,无声的示意着她无需担心。

然而,此时周围的众人除了在看着那顾七与那老妪交手之外,也在观察着那站在顾浩天身后由一碧衣小丫头扶着的顾风逸,当看到他的脸色苍白,神色不振,面上也跟他们一样染着病态时,皆对顾七先前的话信了十分。

说什么这顾风逸的血可治百病解百毒?他们当中的人虽不是医者,但观个气色却是难不倒他们的,眼下这顾风逸虽在极力撑着,但那一脸的病态却绝不是装出来的,看来,他们确实是中了计轻信了谣言,更险些因此而被人当枪使对付顾七等人。

想到顾七的可怕,想到她那凌厉狠绝的手段,众人不由的暗自打了个寒颤。

有的人目光不由自主的朝那被顾七砍了一条手臂的散修看去,想到了先前顾七所说的话,不是不敢杀,只是不想而已。她若想杀他,想取他性命,也只不过是动动手的事情。

那样漫不经心的语气,现在想起来却是令人心惊不已……

“咻!”

突然间,天空中冷不防的射下如雨般的利箭,而这些箭所向的方向皆是顾浩天等人,最先做出反应的是站在屋顶上的沐泽,但见他抬手一击,一股肉眼可见的灵力气息形成了一股气流将那些箭挡在了半空之中,下一刻,灵力气息一转,将那些箭一收,顺着灵力的击出而射向天空。

“砰砰砰!”

一股气流击落,那些利箭在半空中爆破而开散落一地,也在这时,天空中出现了一名身着黑袍遮住面目的男子,而在那看不清面容的男子出现后,周围也涌出了大量的黑衣人击杀着下方的众人。

“没想到沐泽仙君也会有动凡心的一天,真是令人不可思议啊!”

阴测测的声音带着嗜血的气息从天空中传来,那黑袍男子盯着下方的沐泽又扫了跟老妪交手的顾七一眼,忽的,手一挥,一股黑色气流化做流星般的朝顾七的背后击去。

顾七察觉到危险,同时也感觉到那股气流所夹带着的气息以及威压的强大,对付着慕容雪仪她就得万分小心,谁料背后还来了这样一击,正想着找办法避开,眼角就瞥见一抹白色身影掠来,当下唇角微微一扬,放心的对付着前面的慕容雪仪。

沐泽飞身掠出来到顾七的身后,抬手一击为她挡下了那一道黑色气流:“隐匿了上百年的魔修又想要出来作乱了吗?”

他的声音冷漠中带着凌厉,不复平日的温和与淡然,目光泛着暗光的盯着那魔修,此时的他,说是沐泽,却又隐隐身上浮现了轩辕睿泽的气息与神态,只不过这些他自己没察觉到罢了。

“这片大陆已经平静太久了不是吗?你们这些虚伪的正道修士横霸了这片大陆这么多年也已经够了,本尊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他阴测测的笑着,却没再出手,而是道:“你们就等着吧!等着看吧!不用几个月的时间这片大陆定会是本尊的天下!那些想要活命的人,只有投靠了本尊,成为本尊座下的人才能有活命的机会,否则,一个个都逃不过一死!”

他的话,让那些染了病的人心头大惊,惊骇的看着寻天空中伫立着的黑色身影,对方身上的威压很是厉害,他们站在这下面都能感觉得到那股骇人的威压,想到他们求医无门,想到那黑袍男子说他们命不久矣,不由的心思百转。

归顺?这似乎不太可能,他们是正道中人,岂能与魔修同流合污?若真那样,就算是活了下去他们也没脸见他们家族的老祖宗,更何况,那魔修的话是可以信的?若真的到了魔修的手底下只怕他们想要活命都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