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00 哪里逃!

脑海中窜起的念头就是:那慕容家的灭亡跟顾七脱不了关系!

一时间,那十几人都静了下来,而那数百号人也静下来看着他们,似乎想知道接下来到底要如何处理这事情?

“顾七小姐的意思是,我们听到的消息是误传?”其中一人极没眼色的开口说着,目光盯着顾七,脸色沉了下来,道:“这话可是说得一点信服力都没有,顾七小姐也应该知道,我们眼下也是迫不得已,若是就因你这一句话而放弃我们又岂会甘心?不如,顾七小姐就叫令弟出来,让我们看个究竟如何?”

那人的话落,周围依旧没有声音,只是,有的人此时已经心头微颤,略有后悔之意,有的人却隐隐含着期待,似乎还真的打算让她叫顾风逸出来给他们看个究竟。

“那要不顺便再放点血给你们喝喝看?”

淡然的声音染上了一丝的冷意,清眸朝那人睨去,眼底一丝杀意掠过,而脸上却是讥讽的神色,似乎在嘲讽他的不自量力、得寸进尺。

她在这一刻压下怒气并没直接对他们动手,不是惧于他们这些人的实力,而是不想在这节骨眼再树敌,尤其是这些人被那背后之人利用,最后他们会落得个渔翁得利的下场,只是显然看来,这些人当中明显有不识趣自找死路的人。

听到顾七这话,那人就是再迟钝也知自己惹得对方不快,只不过也许是觉得他们人多势众不惧顾家,更不惧顾七,当下便冷笑着:“这么说来顾七小姐就是无法证明……嗯!”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一只纤纤玉手掐住了喉咙,整个脸色也在瞬间发生变化,眼中尽是愤怒,以及不敢置信。

她怎么敢!怎么敢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对他动手?她难道真的想与他们众人为敌?想让顾家灭亡吗?

好个顾七!当真是狂妄无比!

然,心中的愤怒却在看到她那双淡漠而清冷的眸子时颤了颤,那眼中的杀意,那眼中的冷漠,以及那种如同看死人一样的目光还是让他心惊了,不由自主的升起一阵骇然,想要开口,喉咙被掐住却无法出声。

“顾七小姐!”

旁边的众人看到顾七这冷不防的动作也是一惊,惊呼一声之后却并没有人对她出手,毕竟,她此时掐的不是他们自己的喉咙,而是那想要出头之人的喉咙。

那散修以为有修为在身不将人放在眼里,言语猖狂惹怒顾七,也难怪她会忍不住的出手,眼下这场面,就算是换成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人也绝对不可能轻易将自家人交出来放血。

“谁给你资格在我面前放肆的?”顾七收紧着掐着喉咙的手,目光冰冷的看着那脸色涨红的修士:“以为我不敢杀你吗?还是以为凭你们这些人就可以灭了顾七?”

听到她的话,周围没人开口,只是一个个都沉着脸色,一个个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看着她身上的杀气迸射而出,看着她周身的气息瞬间一变,变得凌厉,变得冷漠,变得骇人。

在一处不显眼的角落处,一抹黑色的身影将身个身体包裹住,躲在角落处看着顾家门前的那一幕,目光歹毒而阴寒带着恨意怕盯着顾七白色的身影。

因为心中滔天的恨意,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握着拐杖的手用力的收紧,脑海中回想着那以往的一幕幕,想到顾七带给她的一切苦难,想要顾七带给她的滔天恨意,想到她堂堂慕容家一夜之朝灭亡,她恨!

恨不得亲手喝她的血,吃她的肉!恨不得亲自折磨她,让她受尽世间苦难而死!

该死的顾七!该死的小贱人!生下来就是与她作对的!这一回,她一定不会放过她,拼了一死她也要将他们全拖进地狱!一个也不会放过!

似乎是感觉到身后那道夹带着恨意的目光,顾七神色一顿,将那掐在手中的修士推了开去,微侧过头,不动声色的朝后面望去,那目光,定是那女人不会错,想不到她竟还敢到这里来。

“咳咳!”

那被顾七推开的修士猛的喘了几口大气,稳了稳心神,抬眸,却是愤怒而带着杀气的盯向顾七,似乎是被她这样一个女子掐着喉咙威胁难以下台想要扳回一局一般,他在喘过气息后双眼发红想也没想的便掌风凝聚灵力气息,发狠的朝顾七挥去一掌。

“嘶!不可!”

旁边那两三个中年男子看到这一幕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惊呼出声,想要阻挡却见自己已经挡不下来,顿时只感觉连呼吸都屏住了几分,有种提着心颤着胆的感觉。

“去死吧!”

顾七在寻找那女人身影之时,感觉背后杀气袭来,目光一敛,眼底寒意划过,当下闪身避开,脚下的一个变动,人已经退开了一米之外。

她冷冷的直视着那名修士,看着他双眼发红,一副羞恼愤恨的样子,一掌未击中她,便厉声怒喝:“顾七!我柳成现在向你宣战!你可敢应战!”

闻言,她眉头微挑,目光带着轻蔑的朝他睨去:“不自量力。”

可不就是不自量力么?若非她刚才想着寻那女人的藏身点松开他的脖子,此时,他已经是死人一个。然而如今他却依旧不知死活,不自量力的向她挑战,还真是嫌命太长,愚蠢不已。

“你!”那修士没料顾七竟敢如此轻视他,气得脸色涨红,当下竟是拔出佩剑注入灵力气息就朝顾七劈去。

顾七正想着趁着机会找找那女人藏在哪个地方,打算先将人揪出来再说,毕竟,比起收拾这不自量力的散修,她更想做的是揪出那女人,找出解药,先治好这城中众人的病,却没想到这散修不依不饶的闹个没完,这也让她心中歇下的杀意再起。

“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她目光一眯,看着那朝她而来的利剑不避不闪,只是,当那利剑迎面刺来之时,原本站着没动的身影却如同鬼魅般的一掠,在那散修怔愕之中就已经到了那散修的身后,一手将对方的长剑夺下,长剑一晃,只见寒光划过,就听一声惨叫响起。

“嘶!啊!”

那散修惨叫一声,只见他手中的长剑落在顾七手中,不仅如此,此时更是身染鲜血颤抖不已。

原来,他的一条手臂被顾七直接削了下来,那手臂滚落地面,鲜血染红了一地,同时,那散修整个人也跌跪了下去,身体颤抖,嘴唇微动,却已经除了抽气的叫声已经再无先前厉色。

那数百号人看到这一幕皆怔了怔,似乎没料到顾七竟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那散修动手,只是,此时看到她动手,他们却不知为何的不敢上前。

只知道,看着那一身白衣的女子,他们心头微颤,似乎是被她身上弥漫而出的冷冽之气吓到,又或者是不想成为第二个被削断手的散修而不敢上前。

“杀你,只是动动手般容易!”她冷冷的直视着那捂着断臂惨叫的散修,抬手将手中的剑架到他的脖子上:“现在还想死吗?”

她问得轻淡,仿佛就如同在说着今天的天气如何一样的漫不经心,却不知,周围的众人却是被她果断冷冽的手段震得心头微惊,尤其是那几个猜测到慕容家是被顾七灭门的中年男子,饶是此时想要尽量让自己淡定一点也无法控制那从额头渗出的冷汗掉下来。

如此憋屈,却也没有办法,那散修只是紧紧的抿着唇,忍着痛,惨白着脸看着顾七,却已经不敢再露出一丝杀意。实力明摆在那里,他,不是眼前这个女子的对手。

“不想死。”迫于对方强硬的气势,也惊于对方的身手与实力,如今小命在她手中捏着,他只能闷着声音,低低的说了一声,别开头,不敢再去看她。

就在他声音落下后,顾七扫了他一眼便收回手,她可以轻易的杀得了他,但,眼下情况未明,也不知这城中藏了多少那女人带来的帮手,鲁莽的与这此人为何实非明智之举,因此,在对方低头后她便也收手。

比起这么一个人,全城以及邻城的众人性命更为重要。

而在这时,所有的人都没人注意到顾家里面院落的一处屋顶上,一身白衣的沐泽正不动声色的扫视着那外面的一切,当他的神识触及到那躲在暗处的身影时,感觉到对方那股浓郁而阴沉的气息,以及那想隐藏也隐藏不起来的杀意时,眼中暗光一闪,下一刻,白色身影悄然无声的掠出结界,再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掠向了那抹身影藏身之处。

那一身黑色斗蓬罩着的慕容雪仪弯着腰,却一直恨恨的紧盯着顾七,因为心中的愤恨,一时间也没留意周围的动静,当感觉到有一股强大气息袭来时,本能抬头一看,这一看,心头一惊,当下便想要逃走。

“哪里逃!”

沐泽的一声清喝带着雄厚的灵力气息响起,顿时惊得众人心头一凛,也让众人猛的回过神来顺着那声音望去,这一看,皆惊骇的瞪大眼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