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九十七回 勇敢还是无知者无畏?

所以宋姨娘向顾芷下了保,一定会让她美梦成真,也的确在暗中筹划布置了,毕竟兹事体大且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总得计划得万无一失后,才好付诸于行动。

却不防沈腾竟会这般快便与顾蕴等同于是定了亲,先前她明明一点苗头都没瞧出来,也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啊,这可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人算不如天算!

宋姨娘阴沉着一张脸,冷声道:“这不是才过了定礼,还没正式下定吗,那我们就仍有机会,你急什么,没听说一句话‘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吗?我既答应了你,就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本欲再骂顾蕴几句不知廉耻小小年纪就知道勾引男人了的,想起顾蕴自来厉害,连彭太夫人尚且折在了她手里,到底还是没有骂出口。

转而理起顾苒垂到胸前的一缕乌发来,一面放缓了声音道:“我的芷姐儿这般花容月貌,便是天王老子都配得,何况他沈腾一个也就比常人要好上几分的凡夫俗子而已,他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气!你放心,旁的小事姨娘只能看着你白受委屈也就罢了,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姨娘绝不会白让你受委屈的!”

顾芷听得这话,心下方松快不少,姨娘既敢答应她,就一定有十足的把握,她只等着梦想成真嫁给表哥即可。

虽然表哥眼下被顾蕴那个小狐媚子迷惑了,但她相信那只是一时的,等与表哥定亲的人换了她,她相信表哥一定会很快将顾蕴抛到脑后去的,毕竟她旁的比不上顾蕴,论容貌却自问绝不比顾蕴差,就不信表哥发现不了她的好!

回到自己家里,又暂时远离了那些见不乱理还乱的烦心事,顾蕴是日晚上总算睡得好些了,清晨起来后自然精神也好了不少,遂在梳洗一番用过早膳后,去了朝晖堂。

祁夫人一见她进来便满脸是笑,道:“还是家里的床更舒服罢?对了,前几日你祁家外祖母打发人送了几条大玉斑来,我记得你向来爱吃那个东西,今天中午我便让厨房好生整治了,让你好生饱一回口福,你道好不好啊?”

顾蕴笑道:“昨儿在外祖母家时我已听大姐姐说过这事儿了,所以昨晚上我没来大伯母屋里吃饭呢,就是想着要留着肚子,好生饱一回口福。”

说得祁夫人并满屋子服侍的人都笑了起来。

正说着,顾菁与顾芷结伴到了,适逢奶娘也抱了曜哥儿过来,屋里便越发热闹了,一直到管事妈妈们来回祁夫人的事,祁夫人方命大家先散了。

顾蕴便与顾菁顾芷一道,去了抱月阁顾菁的院子里,虽然顾蕴这辈子恨不能连针都不动一下连线都懒得拈一下,到底她此番回来打的旗号便是帮着顾菁绣嫁妆,且她自来与顾菁要好,也愿意为她出一份力。

所以待丫头上茶来吃过后,顾蕴便帮着顾菁绣起被面来,顾芷绣的也是被面,只是她今日好似有些心不在焉,频频扎到手,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顾菁看在眼里,便笑道:“三妹妹瞧着精神不大好的样子,要不先回屋歇歇?这些东西也不急于一时。”

顾芷不由红了脸,片刻方道:“我昨儿夜里的确有些走困,那我就先回屋了,等大姐姐歇了午觉后,我再过来。”说完起身屈膝一礼,带着自己的丫鬟退了出去。

这阵子天气热,晚间又不敢一直用冰,睡不好是常事,所以顾菁并不觉得顾芷晚上走困了有异,何况她本就有话想单独与顾蕴说,待顾芷一离开,她便也放下了绣花棚子,凑到顾蕴面前问道:“你跟二妹妹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是不是就是此番她跟随你偷溜出去发生的事?”

顾蕴心里一紧,面上却不动声色:“大姐姐何出此言?”

顾菁道:“还不是二妹妹,昨儿夜里知道你回来了后,今早上我还没起床呢,她已在墙那边叫我好几次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我千万要请了你去见她一面,我问她有什么事非急着见你不可,她又死活不肯告诉我,还说什么这只是你们两个之间的秘密,我想来想去,除了你们单独待在一起的那一日一夜发生了什么事以外,你们还能有什么秘密是瞒得过我的?她既不肯告诉我,我可不就只能问你了!”

顾苒的院子与顾菁的院子只得一墙之隔,所以顾苒虽被禁了足,要与顾菁对个话什么还是很便宜的,亦连金嬷嬷都不好说什么,毕竟她又没踏出院门一步不是,而且金嬷嬷面上严厉,心里也不是不心疼此番顾苒被禁足抄书的,很多时候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顾蕴思忖了片刻,道:“这事儿倒也不是不能告诉大姐姐,只是我得先见过二姐姐,听听她到底想怎么样后,才能决定有没有告诉大姐姐的必要了。”

顾菁闻言,想起顾蕴一向行事稳重,有她在,顾苒纵想胡闹也闹不起来,也不再多问了,只催顾蕴:“那你就去院子里见二妹妹一面罢,喏,就是西边那株西府海棠旁边那个窗口,她应当有打发人一直候着。”

顾蕴点点头,说了一句:“那我就先去了,等会儿再回来帮大姐姐做针线。”自出了屋子,去了顾菁说的那个窗口前。

就见本该以明瓦做成花瓣造型的窗口早不见什么明瓦什么花瓣了,就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窗口,虽不至于大到能任人随意爬过去,两个院子里的情形却是一目了然,想也知道定是顾苒的杰作。

窗下也果然如顾菁所说的,站了个才留头的小丫头子,一见顾蕴的脸出现在窗户对面,立时眉开眼笑,扔下一句:“四小姐,您终于来了,我这就去叫我们家小姐。”一溜烟儿跑去叫顾苒去了。

片刻之后,便见顾苒跑了过来,不待站定,已噼里啪啦嗔起顾蕴来:“你这个没良心的,就只顾着自己逍遥快活,早忘记还有个可怜的小白菜二姐姐在家里等着你解救了,枉我素日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第一个想到你!”

窗户随她破坏,想什么时候与顾菁和她说话便能什么时候与她们说话,人还白白嫩嫩的明显中气十足,就这还‘可怜的小白菜’?

顾蕴哭笑不得,闲闲道:“原来二姐姐这么急着见我,就是为了说我没良心,那我先走了啊,反正你都已说了我没良心了,那我干脆没良心到底了。”说完作势要走。

“哎,你给我回来!”急得顾苒忙将手伸过来一把拉住了,跺脚道:“好了好了,你有良心,你有良心总成了罢?”

顾蕴这才收了脚,道:“这还差不多,不过二姐姐到底有什么事,这般心急燎火的等着见我?难道是想让我替你到大伯母跟前儿求情吗,那我可真爱莫能助呢,大伯母这回明显动了真怒,你哪怕熬呢,也好歹先熬过一两个月,我们才好替你去求情啊,不然大伯母指不定一气之下,再罚你将《女诫》和《孝经》各抄一千遍呢?”

“你能别再提那两个词儿吗,我如今是一听见这俩词儿,就恨不得吐了!”顾苒立时一脸的嫌恶,“不过你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所以我没打算让你代我去求情,我其实就是想问问你……”

顿了顿,让跟着的丫头婆子都退出几丈开外后,才压低了声音,继续与顾蕴道:“我就是想问问你,那天你那位慕公子,与十一爷交情好到个什么地步?你能不能托他帮我打听一下,十一爷定亲了吗,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子,若是你能将他邀出来与我见上一面,单独说说话儿,那就更好了。”

顾蕴看着顾苒满脸梦幻的表情,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又开始隐隐作痛了,她怎么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位二姐姐这般胆大,一上来就是问人家定亲了没喜欢什么样的女子,还想约了人家出来单独见面说话儿?

她是该说她勇于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还是该说她无知者无畏呢?

还有,什么叫‘你那位慕公子’,慕大哥几时变成她的了,真是……顾蕴努力忽略掉两颊的热度,装作一脸茫然的样子道:“哪个十一爷?哦,就是那天那位荣亲王府的大爷啊?慕公子与他交情好到什么地步我不知道,不过那位十一爷看起来怎么也该有二十了罢,怎么可能没定亲?而且这是人家的私事,交浅言深的,慕公子纵问了,人家也未必就愿意告诉他啊!二姐姐想干什么,竟还想约了人家出来单独见面说话儿,二姐姐就不怕大伯母知道了,将你无限期的禁足下去了?”

顾苒听得顾蕴问她想干什么,不由越发红了脸,她想干什么不是很明显的事吗,四妹妹那么聪明,不信她看不出来。

不过想起顾蕴到底年纪要比自己小些,如今还没开窍也是有的,只得遮掩道:“没什么,我就是一时好奇白问问罢了,你下次见了慕公子,就帮我问问呗,左不过就是几句话的事儿,耽误不了慕公子多少时间的。不过你可千万不能在我娘面前说漏了嘴,在大姐姐面前,不,在任何人面前都不能说漏了嘴啊,不然我娘还真做得出将我无限期禁足下去的事儿来,那我就真是哭都没地儿哭去了。”

知道这事儿让大伯母知道了会勃然大怒,还敢顶风作案?顾蕴暗暗腹诽,想着横竖她一时半会也出不了院门,索性敷衍道:“等我什么时候有机会再见慕公子时,便替你问问罢,不过慕公子肯不肯帮这个忙,我可不敢保证,人家肯不肯告诉他,我也不敢保证,你别抱太大的希望啊。”

顾苒自动将她‘不过’后面的话都忽略了,只喜孜孜道:“那我就先谢谢四妹妹了,将来若是……我一定会重谢你和慕公子的!”

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已经在想将来了……顾蕴再次腹诽,又敷衍了顾苒几句,听得窗户那边金嬷嬷故意在问丫头婆子:“怎么二小姐去了净房这么久还没回来?”遂趁机回了顾菁的屋子。

顾菁惦记着先前的话,如今见她回来,少不得要问她:“如今四妹妹能告诉我你和二妹妹之间究竟有什么秘密了罢?”

如今更不好告诉了好罢,只是大姐姐知道便罢了,若是大姐姐再告诉了大伯母,大伯母岂有不责罚二姐姐的?届时二姐姐面子上过不去,她又正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叛逆年纪,谁知道会生出什么事来?

顾蕴思忖着,倒不如先别声张,还是那句话,二姐姐一时半会儿的也出了门,指不定等她能出门时,她已经忘记宇文策了呢?就算她短时间内忘不了,她毕竟还没有将自己的想法付诸于实际行动,等她果真要行动之前,自己再告诉大伯母也不迟啊!

是以顾蕴仍然什么都没说,只笑道:“其实真不是什么秘密,也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告诉不告诉你都没差别,你就别放在心上了。”

她既怎么也不肯说,顾菁也不好强求,遂依言拿话岔开了。

顾蕴这才稍松了一口气,暗叹只盼两千遍书抄完能出门后,二姐姐已经将宇文策抛到了脑后去!

只是她虽打定主意了不帮顾苒问慕衍有关宇文策的事,等到几日后,慕衍递话进来约她去便捷面谈加盟的事时,她到底还是忍不住在谈完正事后,多嘴问了慕衍一句:“敢问慕大哥,那位十一爷瞧着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没有成亲呢?”

彼时慕衍正看着她俏丽的脸庞在暗暗犹豫要怎么向她开口过几日中元节约她去放河灯呢,冷不防就听她问起宇文策来,心中霎时警铃大作,难道小丫头之所以一再无视自己的心意,是因为看上了十一哥?

说来十一哥的年纪之于小丫头来说是大了些,可他的人品才貌摆在那里,本身又是个有本事的,蕴姐儿年纪还小涉世未深,一时为他所迷惑倒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某人显然忘记自己比宇文策也才只小了两岁不大,之于顾蕴的年纪来说,同样年纪大出不少了!

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慕衍问道:“蕴姐儿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了?”

无缘无故问一个比陌生人好不到哪里去的男子有没有婚娶,的确不是什么好听的事,顾蕴不由有些尴尬,想起那日顾苒初见宇文策时慕衍也是在场的,她索性也不遮掩了,直言道:“我是受我二姐姐所托,才问慕大哥的,慕大哥若是知道,还请千万不吝告之。”

慕衍暗自松了一口长气,原来不是小丫头对十一哥有什么想法,而是大姨子对他有想法,若事情真能成,可是好事一桩,届时自己与十一哥既是兄弟又是连襟,再没有比这更牢固的关系了!

慕衍因笑道:“十一爷不是自己不想成亲,而是想着自己如今羽翼未丰,怕护不住自己的妻儿,所以才打算先立业再成家的。荣亲王府的情形想必你也曾有所耳闻,他是长子却偏是庶子,自己又偏有一身的本事,想分府出去单过总得等荣亲王百年之后,可荣亲王不过才不惑之年,但嫡母又忌惮他,怕他有什么非分之想,危及自己儿子的地位。荣亲王妃这几年倒是几度想逼他成亲,可荣亲王妃给挑的人,他如何敢要,不像令姐,既与荣亲王妃没有牵扯,又一看就是个大方之人,若此事真能成,倒也不失为好事一桩,十一爷虽碍于礼法不能将自己的嫡母怎么样,以他如今的本事,要护住自己的妻儿却也是不难的!”

他能护住自己的妻儿才怪了!

顾蕴暗暗撇嘴,心里已在思忖若下次顾苒再在自己面前提起宇文策时,该如何劝她打消念头了,可荣亲王府的情形顾苒也并非全然不知,却依然热情不减,除非她自己想通,否则真有些难办啊!

不过也不是没有别的法子,只要宇文策的亲事能早些定下,她不就想不通也只能想通了?

耳边忽然响起慕衍的声音:“……蕴姐儿你说好吗?”

顾蕴忙回过神来,赧颜道:“什么我说好吗,不好意思慕大哥,我方才有些晃神,你能再说一遍吗?”

慕衍只得重复道:“我是想问你,中元节的晚上有空吗,若是有空,我们一起去护城河那边放河灯,你说好吗?”

饶顾蕴再迟钝,也知道河灯是不能随便与男子出去放的,何况如今她也算不得迟钝了,因狠心一笑,道:“我晚上不出门的,家里长辈们不放心,所以怕是要辜负慕大哥的好意了。”

慕衍眼里立刻闪过一抹失望之色,但想起顾蕴自来理智克己,自己才打定了主意要温水煮青蛙的,也就释然了,山不来就他,他就去就山,大不了到时候他打发人送几盏灯去显阳侯府让她就在府里放着玩儿也就是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