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九十六回 不忿

只是顾苒还没忘记宇文策之事棘手归棘手,顾蕴也不能因此就不回去了,如今三表哥因她的缘故大病一场,就算二舅舅二舅母不迁怒她,她也暂时无颜见他们,且她留下一日,便是在往三表哥的伤口上撒盐一日,能冲淡一切的除了时间,距离也必不可少,她日日在三表哥面前晃,三表哥又怎么能早日走出来?

所以顾蕴只沉吟了片刻,便与顾菁道:“左右我已见过我二舅母和大表嫂母女了,两家离得也近,我什么时候想再来都极便宜,我今儿就随大伯母和大姐姐回去罢。”

顾菁立时满脸的惊喜:“那敢情好,你不知道你不在这几日,二妹妹又连门都出不了,我连个说话儿的人都没有,真真是闷死人了。”

顾蕴不由打趣道:“大姐姐这些日子不是忙着绣嫁妆忙得连去园子里逛逛的时间都没有吗,怎么会觉得闷?别不是为了哄我高兴,才这么说的罢。”

这话说得顾菁红了脸,显阳侯府这样的人家,嫡长小姐出嫁自然不需要所有针线都顾菁亲力亲为,可嫁衣和盖头总得她自己绣,本该由她自己再绣一套龙凤呈祥的被面并枕套的,被面实在太复杂,便只由她自己绣枕套来意思一下也就是了,再就是成亲次日敬茶时孝敬公婆的鞋袜,夏家那样的书香世家,自来都极看重儿媳妇言妇功的,她总也得亲手做些。

如此一算下来,顾菁要亲自做的针线委实不少,也所以今年自开了年,她便不大出门,泰半时间都用在了做针线上。

顾菁因啐道:“谁哄你高兴了,你爱回去就回去,不回去便罢了。本来前日我外祖母打发人进京给我们送了几条大玉斑,我还与娘说,你自来爱吃那个,要留着等你回去再吃,如今你既这么说,那我今儿回去便让娘吩咐厨房做了来,你不回去,我们还能多吃几筷子呢!”

顾蕴一听,忙赔笑道:“好姐姐,我错了,我再不胡说八道了,回头你可千万别跟我抢那大玉斑吃啊,你知道我就好这一口!”

大玉斑其实就是河豚,因肉质鲜美,顾蕴自前世起就一直很喜欢吃,只盛京城不临河不近海,河豚又娇贵,经常在转运的过程中一个不慎便死了,而死了的河豚都是不能吃的,所以顾蕴才这般喜欢,物以稀为贵嘛!

“看你那馋样儿,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太太克扣了你的伙食呢!”顾菁又是一啐,“那玩意儿腥腥的,也就只有你爱吃了,我才懒得跟你抢呢,你放一百二十个心罢!”

顾蕴立刻接道:“那敢情好,大姐姐不吃,我便可以多吃一些了。”

“我几时说我不吃了,我只说我不爱吃,可没说我不吃。”

姐妹两个嘲笑了一回,顾菁见顾芷还在与平沅说话儿,便压低了声音,与顾蕴道:“我觉得闷还有另一个原因,二婶婶前几日打发了身边两个老嬷嬷过来‘服侍’五妹妹,如今五妹妹整日都要跟着那两个嬷嬷学规矩,被拘得连房门都难以踏出一步,以前她成日里作妖罢,我又觉得烦,如今她被拘得房门都出不了,我又觉得日子一成不变的着实闷了,你说这叫不叫‘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周望桂打发来“服侍”顾葭的两个嬷嬷都不是省油的灯,偏她们还是自己嫡母跟前儿‘打小儿服侍的老人儿’,长辈身边连阿猫阿狗小辈都得客气些,何况还是这样有来头的老嬷嬷,顾葭在她们面前压根儿别想摆小姐的架子,也确实摆不起来,她身边原来服侍的丫头婆子除了她的奶娘,早被祁夫人放出去了七七八八,亦连彭太夫人跟前儿服侍的人也泰半到年纪被放了出去,换了一批新的来。

可以说她们祖孙如今都是独木难支,自然别想再兴风作浪,显阳侯府这段时间真正的前所未有的平静与安宁,也就难怪顾菁会觉得闷了,实在是显阳侯府一向“热闹”惯了,忽剌剌安静下来,总得给人一段时间来适应不是?

顾蕴听得好气又好笑,道:“听说大姐夫饱读诗书,若是知道大姐姐把‘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样用,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表情呢!话说回来,人家求也求不来的平静安宁的日子,你竟然会嫌闷,要不我回去后就与大伯母说,让她将顾葭挪到你院子,由你亲自教养?那你的日子一定会很‘精彩’,管保你再不会喊闷了!”

话音未落,顾菁已是一脸的敬谢不敏:“还是别了,你知道我也就是无病呻吟几句而已,等你回去后,我自然也就好了,所以你还等什么呢,还不快打发卷碧回去传话让你的丫头们收拾箱笼?”

顾蕴笑道:“其实大姐姐不说,我也打算今儿随你和大伯母回去了,所以一早就吩咐锦瑟领着人在收拾箱笼了,用过午膳后,说走就能走。”说着心里闪过一抹苦涩,若没有三表哥因自己生病之事该多好啊,下次自己再来,怕是再别想享受二舅母的关爱和三表哥的百依百顺了。

正说着呢,平滢摘了莲蓬回来,两对姐妹遂双双打住话题,一人拿了一个莲蓬在手,将莲子剥出来趁鲜吃起来。

顾蕴以往并不爱这些东西的,总觉得是小女孩的玩意儿,离她实在太远,但今儿新鲜莲子那股淡淡的苦味却正好应和了她的心境,不知不觉便将一整个莲蓬都吃完了,若不是平沅说莲子吃多了也不好,她还要再吃一个。

在园子里又待了一会儿,便有平老太太屋里的大丫鬟过来请众位小姐回去坐席了,姐妹五个遂起身相互整理了一下衣装,被簇拥着复又回了平老太太屋里。

午宴自然十分的丰盛,平老太太带着平大太太和祁夫人坐了一席,几位小姐则坐了另一席,俞氏原是要站到平老太太身后服侍的,让平老太太支到小姐们桌上坐了:“咱们家自来不兴这些的,素日是这样,当着客人的面儿也是这样,你只管安心吃你的。”

又笑向祁夫人道:“你可别笑话咱们家没规矩,若只是为了有人服侍长辈,娶媳妇儿做什么,丫头婆子若连这点小事都做不来,家里又何必白养着她们?咱们家娶媳妇,都是娶进门疼的,不是娶进门立规矩的,只要心里是真的孝顺长辈便足矣。”

祁夫人忙笑道:“我敬服伯母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笑话儿,也就难怪几位表哥表弟能仕途平顺,伯母家里的日子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了,有您这样开明和善的老人家坐镇,这家真是想不兴旺起来都难哪!”

嘴上说着话,心里更已想开了,平家家风如此之好,两层婆婆都是开明和善之人,若是她的苒姐儿能嫁进来,岂非与嫁回自己的娘家一样不必担心她受什么委屈,又不用母女分离了?

天津离盛京的确只得几日的路程,可很多时候问题的关键都不在距离的远近问题上,就说她罢,嫁进显阳侯府都快二十年了,不也才回过娘家一次吗?

届时她两个女儿都在盛京城里,不但母女时常可以见面,一旦有个什么事,彼此也能立时照应到,真是再完满也没有了,只是平家的二爷好像已经定了亲了,与苒姐儿年纪相当的便只剩下三爷,看来自己得找个机会谈谈二表嫂的口风了。

一时宴罢,祁夫人惦记着家里的小儿子,且见平老太太害了乏,知道她上了年纪的人受不得累,遂在吃过茶,又闲话了一会儿后,便适时提出告辞了。

平老太太与平大太太苦留不住,只得由平大太太领着女媳将祁夫人一行送出了垂花门外上车,因顾蕴是临时决定回去的,她一个人倒是好办,不拘是坐祁夫人的车,还是与顾菁顾苒挤挤都成,可她的丫头们并箱笼却怎么也挤不下,平大太太遂又安排了两辆自家的马车送顾蕴回去。

如此折腾一通下来,等回到显阳侯府时,已快交申时了。

顾蕴身心俱疲,便与祁夫人说今晚上不过去吃饭了,等明早再过去给祁夫人请安,然后径自回了饮绿轩。

如嬷嬷不防顾蕴这次去平府竟只住了这么几日便回来了,领着明霞暗香等人行礼后,不待将顾蕴迎进屋里,便先关切的问道:“小姐临去前不是说怎么也得住个十天半个月的才回来吗,怎么才短短几日就回来了?”

顾蕴想起如嬷嬷自来就很关心自己的婚事,若是知道自己此番回来是因为拒了三表哥的求娶,只怕会念到她耳聋,毕竟这门亲事在旁人看来,是真挑不出任何毛病,堪称打着灯笼都难找。

遂决定什么也不告诉如嬷嬷,只道:“大姐姐如今不是忙着绣嫁妆吗,我针线活儿虽一般,能帮着大姐姐做一点是一点,横竖我已见过二舅母和大表嫂还有元姐儿,亲眼瞧得她们都挺好了,所以我就提前回来了。”

这话倒是没有让如嬷嬷生疑,大小姐这些日子的确忙着绣嫁妆,偏二小姐又被大夫人禁了足,也帮不上忙,就算还有个三小姐,人手依然不够,自家小姐能帮一点忙算一点,毕竟是自家姐妹,也能让大夫人和大小姐越发记着小姐的好,何乐而不为呢?

如嬷嬷便没有再说,待瞧得顾蕴由明霞和暗香服侍着进了净房梳洗更衣后,便自领着其他人收拾起箱笼来,一面又安排人去小厨房替顾蕴准备晚膳,且不多说。

却说祁夫人回到朝晖堂,简单梳洗一番后,便叫人请了沈腾进来。

因惦记着平老太太的回礼,沈腾今日索性告假没有去国子监,就在自己房里温书,虽心里欢喜得根本静不下来心来看书,然想着自己以后决不能委屈了顾蕴,他依然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做了一篇文章,打算明儿带去国子监给博士看。

听得祁夫人打发人出来请,沈腾的心立时砰砰直跳,对镜整理了一番衣装,便随来人去了祁夫人院里。

祁夫人一见他便满脸是笑,将屋里服侍的都打发了,只留了几个心腹伺候后,方将平老太太的回礼拿了出来,让杏林递给沈腾,打趣道:“如今你心里的大石总算可以彻底落地了罢,你打算怎么报答姨母啊?”

沈腾见那玉佩材质雕工俱不俗,寓意更是大好,知道平老太太这是看重他,心里越发欢喜,小心翼翼珍而重之的将玉佩收好了,才红着脸向祁夫人道:“我能美梦成真,全靠姨母,我心里真是感激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惟余一句话,以后我一定拿姨母与母亲一般看待!”

祁夫人闻言,心下大是受用,她极力促成这门亲事虽不是为了让外甥感激她报答她,但能得外甥这样一句话,也不枉她劳神费力一场。

脸上的笑容就更盛了,道:“姨母逗你的呢,只要你以后与蕴姐儿好好过日子,你好好待她,便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你是知道的,在我心里,她与你大表姐二表妹都是一样的,你将来若是让她受委屈了,姨母第一个就不饶你!”

沈腾忙肃然道:“姨母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四表妹受任何委屈的!”

祁夫人点点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只是平老太太的意思,如今到底还未正式下定,这事儿还是别声张的好,亦连蕴姐儿面前,也让我别提这事儿,省得她害臊,所以在你母亲进京之前,你以前怎么样,如今仍怎么样,可千万别想着什么只要发乎情止乎礼,与蕴姐儿偶尔见个面或是送点儿什么东西的当不算逾礼,横竖只得两个月了,多的时间你都等过了,还等不得这两个月不成?还有你的学业,可千万不能放松了,平老太太就蕴姐儿一个外孙女,宝贝得什么似的,你总得让她老人家觉得你的确值得蕴姐儿托付终生才是。”

沈腾闻言,心下不由暗暗失望,还以为以后就能时常与四表妹见面说话儿,看见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也能光明正大的送去饮绿轩了呢……不过罢了,就像姨母说的,多的时间他都等过了,还等不得两个月不成?他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好生念书做学问,不但要保证此番下场能一击即中,还得保证名次尽量靠前,让四表妹以他为荣才是!

因着平老太太有言在先,在正式下定前最好让尽量少的人知道,祁夫人索性连顾菁都没有告诉,就是怕顾菁与顾蕴好,指不定什么时候便无意在她面前说漏了嘴。

却不知道,这事儿也不过就在次日,便已传到了宋姨娘与顾芷耳朵里,——宋姨娘到底是显阳侯府的家生子,就算如今没有了彭太夫人做靠山,仗着娘老子兄嫂们在府里经营几十年,祁夫人又向来大方,并不在吃穿用度上苛待妾室庶女们,十几年下来,她也积攒了不少体己银子,所以她依然有自己不为人知的消息渠道。

顾芷当即便急了,拉了宋姨娘的袖子红着眼圈道:“姨娘不是说一定会尽快想法子让我美想成真的吗,姨娘莫不是哄我的罢?如今表哥已经与四妹妹彼此过了定礼,就只差最后下定了,姨娘若再不动手,可就真来不及了,我这辈子也毁了!我不管,姨娘既答应了我会让我美梦成真,就一定得做到,否则,我以后再不信姨娘一个字,也再不踏进姨娘的院子半步!”

也只有在宋姨娘面前,顾芷才会将自己任性与无理取闹的一面表露出来,也是吃准了生母一心心疼她,绝不会跟她计较,这便是所谓“谁爱谁便欠谁”这句话的由来了。

原来顾芷自第一次见了沈腾,便芳心暗动,生出了一桩心事,也是沈腾太优秀,不但人品才貌家世俱佳,本身还是个上进有本事的,小小年纪便已是秀才了,傻子都能瞧出他以后定然前途无量,这样打着灯笼火把都难找的好男儿,叫顾芷如何能不心动?

一开始她也曾想过,自己只是一介庶女,除非沈表哥对她情根深种非她不娶,否则她嫁进沈家的希望着实微乎其微,但架不住她实在中意沈腾,难免就会往好的方面想,她是庶女不假,可她也是父亲的女儿,显阳侯府的正经小姐啊,凭什么她就不能嫁给表哥做嫡长媳,除了出身,她哪里比别人差了?

她既存了这桩心事,知女莫若母,又如何瞒得过宋姨娘?宋姨娘起初是极不赞成她的非分之想的,想也知道在祁夫人心里亲外甥比庶女更亲,她怎么可能舍得委屈自己的外甥娶自己的庶女,让自己眼中钉肉中刺般的庶女夫荣妻贵自此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但在见过祁夫人生下顾曜后,顾准对他们母子的看重后,宋姨娘妒恨之下,不这样想了,就是要让夫人不得不应下这门亲事,既让女儿得实惠,又膈应夫人一辈子才好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