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八章 改剧本,梧桐子

现场的工作人员都有些楞,拍过的明星也不少,但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原汁原味的美女和帅哥,打光的小哥都有点找不到角度了,王紫和南阙往那一站,好像真的是从国色天香的书卷里走出来的人,美的不可方物!

“咳咳,准备拍了!所有人员就绪,伴舞的人马上到你们的位置上,男女主角准备开拍!”那陈导也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喊道,手里卷着剧本,指点众人就位。

所有人都动了起来,王紫也向桥对面走去,刚开始的场景是,南阙饰演的公子出游于此,正巧王紫和小镇的一群姑娘前去参加莲花灯会,两人相逢于因缘桥上,桥头梧桐树花开正盛,男子对女子一见钟情。

王紫站在桥对面,身边站着一群配角,扮演的都是小镇的姑娘,王紫在想的是她要如何演,虽然不紧张,但是真到演的时候才发现她似乎很难入戏,想不到要如何扮演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子。

“好了各单位注意!宸耀宣传剧第一幕,action!”陈导高声喊道。

桥这边的王紫和桥那边的南阙同时向桥上走去,一群姑娘欢声笑语,手里拿着各色精美的花灯,说说说笑笑的向桥上走去,隔着两岸绿柳垂钓,南阙本是闲逛着走,眼神却忽然定在了桥对面,脚步忽快忽慢,拨开一簇簇柳树条向对面看去,奈何人多,树也多,看不真切,见那群女子向桥上走去,南阙手中的扇子一合,也疾走几步上了桥去。

“cut!你们是一个小镇的玩伴吗?你还是女主角吗?一点互动都没有!她们笑的就跟马上要嫁人似的,你却板着个脸跟家里死了人似的,会不会拍戏啊!”

双方刚刚走上桥头,陈导忽然高声喊cut,然后就拿着剧本指着人骂,第一幕拍糟糕之极,本来很简单的一幕,违和感却那么强烈,一群人站定,那些配角也有些埋怨的看着王紫,别说是陈导骂人了,她们都觉得王紫完全不在状态,就这样还怎么拍戏啊?光长了一副好脸蛋有什么用啊?

再说陈导向来都很毒舌,王紫要是不配合,也会连累她们一起被骂。

“陈……你叫陈什么,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你可以说,但嘴巴放干净一点……如果不想你家里真的死人的话。”

王紫皱眉,南阙却是一笑,走到陈导面前,弯腰说道,笑的和妖娆,说出的话却是血腥的很,事实上就凭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就可以死一百次了。

而那陈导一楞,这样话在拍戏的时候说过无数次,不管是什么大牌明星,都没有敢跟他顶嘴的,何况是南阙这么不客气的,虽然那双桃花眼中满是笑意,却好像是撒旦的笑,那笑的背后是真切的杀意!

“你们没拍过戏吗?如果我不这样要求还任由你们随便演吗?”

陈导回过神来,心里想着刚次那感觉一定是错觉,但那种心悸的感觉却挥之不去,大热天的却除了一身冷汗,心想今天见了两个演员真是奇葩的很,从来没见过这么傲慢的演员。

“干脆改一下剧本,王紫跟那些女子分开,那些女子先走,王紫捧着花灯随后过来,演一个有些心事的女子。”

此时,却听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简修文手插在裤兜里走近,拖了一把椅子坐下,习惯性的翘起了那双长腿,优雅而随意,陈东和南阙之前的气氛正僵着,他出现却是打破了二人之间的对峙。

“陈导意下如何?”

简修文又问道,虽是是在问,但却没有多少询问的意思,更多的是就这样定了的态度,南阙看了看简修文,没有说话,但是简修文的态度却有些奇怪,为何如此偏向王紫。

“也好,试试吧。”

陈导看向简修文,一定确定简修文是一定要袒护王紫的,剧本是他的,但版权已经不是了,简修文方面可以改动,被做这样的更改,陈导心里和憋屈,但是也只能试试了,还好这是音乐电影,演员之间并没有台词,就算有部分台词和对话,后期也会消音的,不然他更头疼。

“王上,不如你就想……什么时候才能与我双宿双飞,你只要把我当成你喜欢的人,剩下的交给我啊。”南阙走到王紫身边笑着说道,这点小事情似乎还真难不倒他,可这活儿去着实不适合王紫。

“……我试试。”王紫顿了顿说道。

“各单位注意!宸耀宣传剧第一幕,action!”众人回归到自己位置,陈导又喊道。

第二次拍摄,一群女子欢笑的走过那座桥,王紫却跟她们保持着一段距离,周围景色秀丽,周边见到的男男女女都是满面笑容,期待中有些羞涩的样子,莲花灯会是小镇的传统,在这一天往往会促成许多姻缘,因此这样活泼的节日也格外被小镇期待。

而王紫捧着一个花灯,微微低着头,又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周围热闹的场景,小桥流水,青石板街,纵使王紫没有撑着一把油纸伞,也让人蓦然想起戴望舒笔下那个丁香一样的姑娘、那个结着愁怨的姑娘。

陈导忽然凑近了镜头,屏住呼吸,竟被这一幕紧紧的抓住了心跳!本来想改动一下剧本也不会有什么效果,但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意外的好!意外的美!

那边厢欢声笑语,王紫却带着淡淡愁绪,两相对比之下,强烈的反差紧紧的抓着观众的视线,这样的一幕放在宣传片的开始,只一出现就能抓住所有的人眼镜!那个姑娘是谁?她心中在想什么?她的愁绪由来何处?perfect!一个完美的开始!

而在南阙走上桥头的时候,视线中渐渐真的见到那女子的时候,南阙忽然在桥头顿了一下,面上的笑也停顿了瞬间,眼神复杂的看着那个渐渐出现的女子,而那痴迷却是绝对不可错认的!

陈导紧紧的盯着屏幕,心想这男子的内心戏着实丰富,这本来就是一场无声的剧目,丰富的内心戏和细节表现能让人物形象大幅度的提升!之前他真是看走眼了。

终于在王紫和南阙越来越接近的时候,王紫并没有跟南阙互动,让陈导瞬间紧张起来,这一幕要数处理不好整个都得重来!而就在的他担心的时候,南阙忽然叫住了王紫,看那唇语似乎是唤了声‘姑娘’。

而王紫回眸看去,眼中疑惑,却在看到南阙时微微睁大了双眼,之前那满身的思绪似乎都有飘飞的迹象,整个人纯真无暇,引的南阙一时怔楞。

“cut!很完美!大家辛苦了,马上准备第二幕!”

陈导高举着手,在这个时候喊道,第一幕完美过关,让众人都松了口气,不过这个时候再看王紫和南阙的时候都是更加惊艳,方才那一幕真的好美。

“既然已经取消了歌舞的片段,接下来的拍摄还需商议,而且场景要转换再陈耀接待处门前,若是相对无言,也很难顺利进行,开头如此完美,之后可别毁了。”

陈导说道,这一次说话时客气了许多,毕竟见到好的作品就是最好的回馈。

“他们两人只在河边走一段,将度假村的景圈进来即可,第三幕便去接待处门口。”

这一次还是简修文说的,那陈导惊讶的看着简修文,也不知道是因为简修文修改剧本竟然信手拈来,还是惊讶他的大胆,这基本上已经脱离了剧本已开始的预想了!

“可以吗?”更让人惊讶的是,在简修文说完之后,还抬头询问王紫的意见,确实是询问王紫,因为他根本没看南阙。

“好。”王紫点头。

“……各单位准备!宸耀宣传剧第二幕,action!”陈导压下心中的不确定,先拍了再说,第一幕进行的那么顺利,没准第二幕也……还可以呢?

王紫和南阙并肩走在河边,事实上光两人无与伦比的美貌就狗看了,南阙笑的很妖娆,可面对的是王紫,简直碎了一种工作人员的少女心,虽然王紫并没有很夸张的举动,但是南阙表现却实在是好,不停的在试图逗乐王紫,引起她的注意。

不知道都说了些什么,王紫也渐渐回应,在高清摄像头的记录下,王紫的表情变化微妙,却也真实的存在着渐渐开朗的笑意,尤其是那双眼睛,特写之下直叫人以为看见了浩瀚的宇宙,深邃无垠,却透露着致命的吸引,南阙的沉迷显而易见,观者无不产生同样的想法,这样的女子,天下谁人不喜欢?

而那个从镜头一开始有着淡淡愁绪的女子也在悄然改变着……

“王上,你可知我魔界有一千年梧桐树,满身火红,妖艳之极?”事实上南阙却在神秘兮兮的问王紫。

“不知,为何是红色?……莫非是凤凰在那梧桐上涅槃重生过?”王紫轻轻摇了摇头,看了看桥边那株紫色的梧桐花开的茂盛的梧桐树,想不到一株火红的梧桐树是什么样子的。

“哈哈,并非,王上你的想象力可……为何不说慕千厷在那梧桐树上放过一把火?呵呵,就算是真的被朱雀属的神兽涅槃过,它也只会变成一株枯木,如何能边做火红而生?”

南阙不禁笑了,觉得王紫的想法有时候真是可爱的很,完全没想到现实的合理性吗?

“那是为何,你又不说,难道魔界的土地滋养另类,它生来便是火红色?”

王紫问道,见南阙这么嘲笑她真是有些无奈,这厮的胆量越来越肥了,反正在四个亲卫当中,南阙最不把她这个魔王的威严放在眼里,该玩笑的时候一点都不顾忌。

“我说,我这就说,我美丽的陛下,请宽恕臣的无理吧……梧桐树本是极灵的地宝,是罕见的天地灵根,却偏偏有一株梧桐树落在了魔界,魔界没有能让它健康生长的灵力,反而它在被魔气一天天的侵蚀。

梧桐树花叶凋零,天地灵根眼看毁于一旦,却忽然有一天,荒野之中九天玄雷降下,悉数打在了那梧桐树上,本是雪上加霜的事情,却在那九天玄雷接连一个月的锤炼之下,梧桐树非但未死,反而的枝繁叶茂,还凝结了一只浆果。

只是那时,梧桐树树干、枝叶、包括那独独一枚浆果,都变成了赤红色,梧桐树就算是天地灵根,对魔界的子民也无甚用,更何况它本来已经命数将尽了,可不曾想天雷锤炼之下竟焕然重生,而且天地灵根变做了天地魔根,是魔气极为繁盛之所,如今也是我魔界的宝贝。

而更宝贝的却不是这树本身,而是那枚红色的浆果,那梧桐树从生到今只结出一枚浆果,还不是真正的果实。

呵呵,王上可猜得到这是何物?”

南阙讲述完后问王紫,见王紫好奇的样子就知道他这个话题选对了,这灵根被硬生生的变做了魔根,在世上是很少见的,但到底是天地之物,总有着玄妙之处,况且天地造的魔物更加稀有,一旦出现都是让人畏惧的高危险分子,就像王紫,天地生的贪狼命,却叫天下人如此畏惧,这变化之后的梧桐树也平凡不了。

南阙故意停顿下来问王紫,正讲到精彩之处却挺了下来,王紫忽然伸出脚来绊南阙,这厮就是欠管教!南阙本是可以躲开的完,但却故意夸张的踉跄几步,却笑的很开心的样子。

如此微妙却让人心房触动的互动,再一次让陈导惊讶不已,心想他真是日久不出山,不知山外人才济济,这二人细腻的演绎总叫人欲罢不能,虽然没有繁华的载歌载舞,没有热烈的烘托,却静谧的直戳人的心底,让人悸动,不这是为了剧情中两人渐渐深入的感情悸动,还是为了剧情外对两个演员深深的喜爱而悸动。

如此诠释,不得不承认,比之前预设的剧本效果好出百倍!好像这才应该是真正的剧本,这才应该是海皇宸耀度假村的主题,让人心灵放松和安逸的所在,镜头下如此美的地方,只要看到的人谁会不想来?

或寻一份忙碌之外的安逸,或觅一段剧中一般的感情。

“呵呵,王上不猜便不猜,我接着讲便是,何必动怒嘛……这红色浆果,可说是让魔界上上下下的人都好奇个够,还以为是什么吃了涨几千年修为的罕见魔果,无数人蜂拥而至,白天黑夜就守在梧桐树下,可那浆果也淘气的很,本十天半月就能熟结果期,却偏偏叫众人等了十年八年!

那魔果还是毫无变化,这个折腾坏了众人,耐心的又等了十年八年,可还是没变化,渐渐的众人散去,不苦守在梧桐树下了,但也时隔几年变差人来看,直到过了一百多年,众人当真觉得被那梧桐树给戏耍了,不结果就罢了,只结了一枚还百年不果熟落地。

实在无法,虽无大用,但到底也是魔根,便放任它成长,众人也很少去那荒凉之处等候,就这样,足足过了年前有余,那日又是成天雷鸣,接连数月,荒凉之处情形更糟,梧桐树再次造玄雷锤炼。

千年后魔界之人也知道当年梧桐树锤炼后的惊变,想着第二次不知是何变化,便在玄雷撤去之后纷涌而至,想看看梧桐树可有变化,而让人吃惊的是,这次还真没白去!

却见那千年枣仁大的浆果忽然变做了三尺来长,那浆果大的实在反常,众人也犹豫不定那浆果可否采摘,正当那时,却见梧桐树上魔气涌动,纷纷涌向那浆果,众人大惊,吞噬如此多的魔气,实在是众人从未见过的,这样的浆果,吃一口都能让人爆体而亡,别说是都啃下去了。

可最终,那浆果停下吸收魔气的时候,赤红色的浆果外皮渐渐波罗,众人看去,却见那浆果内出现的不是硕大的果肉,却是一个蜷缩着身体的婴儿!而那魔气也是被那婴儿所吸取。”

南阙说完,好笑的看着王紫也惊讶的样子,世间天地早就的生命不少,人类形态的却稀奇,就比如天心,就比如永安,可都叫王紫遇着了。

“那后来呢?”王紫停住脚步问南阙,怎么又说了一半停下了。

“那婴儿还未睁眼就被一人带走了,待众人反应过来哄抢的时候,那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所以、没有后来了。”南阙笑道。

“啊?”

王紫惊讶,这算什么结果?一株梧桐树从灵根变做了魔根,又孕育一颗罕见浆果,一千年后方才出世,可出世之后就下落不明,一千年了都没有消息,怎么有种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尾的感觉?总有种想追根溯源的冲动,那婴儿应该是个世间罕见的魔子,却就这么销声匿迹了,怪,太怪了。

“故事还有没有后续,也许是没到时候呢,王上着急什么,那梧桐子千年孕育而成,这才过去几百年,许是还没长大呢,呵呵。”

南阙笑道,二人走出河道,没有了柳树的遮挡,接近正午的太阳直直的洒下来,王紫眯了眯眼,眼镜正迎着强光,南阙忽然展开折扇,撑在王紫的头顶,帮她当去阳光,恰时王紫抬眸,南阙低头,女子静谧绝美,男子风雅体贴。

“cut!perfect!太完美了,快休息休息!”

陈导有些激动的喊道,真的是太令他意外了,陈导快步走向王紫和南阙,不停的夸赞两位,太出乎意料了,他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想看制作完成的宣传片了!

王紫和南阙自然没什么可理会陈导的,如此就剩下最后一幕了,拍完了他们也算是了了这件事了。

“南阙是吧?有没有兴趣接拍古装剧啊?现在古装剧可是大热!”

陈导说着说着就不自觉的拉人了,实在是南阙表现太棒了!如果把南阙放进演艺圈,他敢用这辈子的职业经验保证,南阙一定会在演艺圈内掀起一场飓风式的革命!

“没有。”南阙本来是懒得理会陈导的,却意外的摇了摇头说道,说罢就随着王紫离开了,他的生命里的主角只能是王上一个人。

“好了好了,大家准备换场地,争取今天把最后一幕也搞定!”

陈导愣住,可惜的很,不知是南阙对他印象不好还是真的不愿意接拍影视剧,或者是简修文不允许,反正这么好的演员不能栽培一下,总觉遗憾的很。

随即甩出心里的想法,招呼众人准备下一场,最后一场的参与人数众多,场景也最宏大,需要协调的部分很多,但是今天前两幕拍的顺利,没准儿最后一幕也能在今天搞定,那这效率可就是出乎意料的高了。

而简修文却站起身来,看着王紫和南阙的身影渐行渐远,走向了下一个拍摄地点,而后忽然看了看桥头的梧桐树,双手插兜,金丝边眼镜后不知是何情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