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五章 前往凡间

“前去凡间界定不能妄用法术,否则天道降罪后果不堪设想,你当真要去?”

爵爷也有些意外,看向王紫问道,众人更是疑惑,王紫是堂堂两界界主,挥一挥手赴汤蹈火的人数不胜数,可为何此时却亲自揽下前去凡间界之事?不得不说,王紫的行事作风真让人难以理解。

“当真,我与凡间界颇有渊源,此时为凡间界安定做些事情也未尝不可。”

王紫说道,爵爷笑了笑,别人不知道这笑意为何,王紫却是知道的,爵爷分明是在笑话她,也是,这样冠冕堂皇的话从王紫口中说出来,可信度是在低的很,不过见王紫确定,心里也明白王紫八成另有打算,但这也不便在此询问了。

“也好,凡间界的界面支柱就交由彗塔上仙等众仙与魔王去寻找,你等商议妥当便可动身,过几日我会派我几名弟子前去协助,此事便如此定下,只是你们万望小心,若是逼不得已动用法术,要先考虑凡间界的生灵,不得在凡间界大开杀戒,你们可能做到?”

爵爷说道,见众人虽有疑惑但是没有反对的意见,多半是不肯去的,既然王紫有打算,这样正好成全她。

“没问题。”王紫点头。

“小仙也没问题。”彗塔上仙也说道,他管理凡间界的事情多年,对凡间界的规矩自然是最清楚的。

……

这一场最终定论的会议一直从早晨到下午,商议分组的事情着实是最耗费时间的,众人一刻不停的都敲定了下来,另外具体该如何寻人,又该如何寻找界面支柱也是一番长谈。

末了,散会之时王紫又与彗塔上仙商议了出发前去凡间界的事宜,王紫自然要先安排妥当妖界和魔界的事情,因此时间稍缓,定在了三天之后。

又是日落,今天当真过的紧凑,众人离开祁天殿时都是严肃的神色,一切行动开展在即,虽然是在筹备,但着实有一种战斗拉响的紧张感,王紫跟青龙说了一声便去找四散人了,他们肯定在好奇她为什么这么做吧,别人不能说,对四散人却也没什么可隐瞒的,说清楚了也无妨。

“哦呵呵,年轻人果然精力旺盛,揽这么多活儿也不嫌累,想给你开个后门儿你这小面瘫都不要。”王紫刚进门,妙绮就挖苦的笑道,明明知道王紫另有打算,却非要往偏了说。

“你一走那几个不听话的小子也要跟着你走,这么多人都跑去凡间界,这是坏规矩的事情,也就你能干出来,现在是有我们几个帮你兜着,如若不然,你堂堂魔王又是妖皇跑去凡间界,让比人当你野心勃勃,这不是在给自己到处树敌呢吗?胡闹……”

爵爷嗲儿郎当的坐着,可说起王紫来却是有些严厉,原来他心里一直担心的是这一点。

“这叫什么胡闹,年轻人就该有些杀气和锐气,谁像你老骨头一把,借你十个胆你也不敢。”妙绮把玩着自己的指甲,专门跟爵爷唱反调。

“我会谨慎,凡间界的事情确实不好处理,交给别人你们也不放心,还不如就我去做。”

王紫就站在屋子中央,听着爵爷和妙绮都说完了才说道,虽然两人表面上观点不一样,但是她知道妙绮也担心,只是她不会表达出来而已,爵爷是第一次这样严厉的说她,但是她知道爵爷是为她好,心中并不气,反而觉得感激。

她确实有些胡闹了,以往都是他们四人不声不响的给她解决了身后的尾巴,她倒是可以横行无忌,但是四散人终究是希望她能轻松一些的,不要让其他界面总是盯着她不放。

“你可知道,凡间界的事情,做好了没人夸你,出了岔子却都是你的麻烦,后果会糟糕到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

顺尧也道,不见他张口,声音却像是从空谷中传来,带着很悠远和宁静的味道,眉间金色的小剑栩栩如生,显然也觉得王紫的决定草率了,直接在那么多人面前提出了前去凡间界,事后才来跟他们解释。

其实四散人对王紫也是无奈的很,可以说是又爱又恨,他们喜欢的就是王紫身上的内敛的杀气,烦恼的也是这不顾一切的冲劲,偏偏王紫是个很有想法的人,他们只能多做些安排辅助,不能真的去阻止她,因为他们清楚王紫总有坚持的理由。

“这我也知道,凡间界按说应该是最薄弱的环节,马虎不得,我确实与凡间界颇有渊源,再说我的目的并非全为了六界支柱,那不露面的敌人可能现在才被六界清醒的认识到,可我已经跟他们交过手了,我们之间还有私人恩怨,算计仙界支柱却将我父母一并算计在内,这个仇我一定要亲自来报。”

王紫看向顺尧,心中想了想说道,她没有那么大的情怀拯救六界,但是揪出那暗中之人是一定要做的,魔界和妖界不是那么好渗透的,凡间界却是薄弱,她由凡间界抓线索,定然可行,再说了、她还有必须去凡间界做的事情。

四人听了王紫所说,才有些明白,心知王紫的父母是不能碰的底线,而这个仇恨恐怕也是王紫一直没有放下的吧。

“除此之外还有何事?”

半晌,乐九轻声问道,冰蓝色的眼睛淡淡的看着王紫,一如既往的平静,像极了波澜不惊的海面,总让人有心宽之感。

“……南阙查到父亲可能就在凡间界,我要一并找回父亲。”

王紫顿了顿,乐九果然还是察觉了她还有隐瞒的事情,好像什么事情都瞒不过那双洞悉的眼睛,她等不到父亲来找她,既然有了线索,无论是哪里她都要主动去找。

“你这小面瘫,最终还是为的这件事情吧。”妙绮抬眼看王紫,这下就有些无言以对了,别的事情都好说,就这一条,王紫决定了就不可能回头了。

“嗯。”王紫承认,点了点头。

这天黄昏的时候去找了四散人,可一直到月上中天才离开,将近三个时辰,也不知道后来说了些什么,再接下来无非就是安顿魔界和妖界的事情了,妖界有饕餮在,那里是他打下来的,交给饕餮王紫完全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

魔界有列爻魔祭祀在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涉及到众多人力和兵力的分配,北皇和东乾也必须回去一趟了,毕竟他们一个总揽朝堂,一个手握兵权,不能不出面,只是这二人才来几天就又匆匆离去,虽然得服从命令,但心里着实郁闷了,这个时候才有些羡慕南阙搞情报了,能时刻赖在王紫身边。

卫子谦、李战、慕千厷、卫子楚四人要暂时待在花溪谷,这是乐九吩咐的,等花溪谷的事情了了,四人再去凡间界接应王紫。

而莲生也被花溪谷征用了,现在莲生的身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留下一个百晓生正好协助他们做事情,尽管莲生在王紫面前哭哭闹闹,但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了。

其他人定然是要跟着王紫的,值得一提的是,梼杌并没有参加那日最终的会议,邪彤亦然,两天后这辩驳人便先后离开了花溪谷,花溪谷不会真的安排寻人的事情给梼杌和邪彤,二人也自觉的没有参与太多的事情,这两人行踪神秘,也不知是不是还有别的打算。

佛门如何安排是四散人与之密谈的,而双方谈了什么众人也不得而知,只分派完人手之后,慧远和慧能决定也在三日后动身离开,其实慧远这是在迁就王紫的时间,这一别还需些时日才能再见,慧远便趁王紫空闲时间是她讲佛,而这三日过的倒也紧凑。

三日后。

王紫动身之日,花溪谷城外,乐九和其他三位城主一起前来送行,当然还有卫子谦四人,这可是其他人都不曾享受过的待遇。

“呜呜,亲亲主人,你要不要考虑带上我啊,你真的要把握一个人扔在这里吗?”

莲生可怜兮兮的拽着王紫的袖子摇晃,那表情别提多难过了,好像下一秒就真的会哭一样,王紫无语的看着又开始演的莲生,周围有这么多人,莲生这样子好像是她无情的抛弃了一个可怜的孩子一样,只是分别一段时间,莲生有必要这么惨兮兮的控诉吗?

瞧妙绮戏谑的样子,好像她家教无方似的,他们借个人都闹了三天了,偏偏这大型熊孩子不能打不能骂,不然他闹的更凶,此事见莲生快哭的样子,王紫有种想立马拂袖而去的冲动,其实她很相信,只要她一转身,莲生还是能够立马适应这个没有她的花溪谷。

“我们很快会再见的,莲生你乖一点。”然而王紫并不能就这么走,只好耐着性子劝莲生。

“呜呜呜可我想亲亲主人了怎么办?要是我被人欺负了怎么办?主人你不能不管我啊!”

王紫不劝还好,一劝莲生更来劲儿了,得,她都快忘了莲生是蹬鼻子上脸型的了,莲生拽着王紫的袖子使劲儿摇,就差没有坐在地上撒泼了。

“你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谁那么倒霉来欺负你啊!你是嫌弃花溪谷待你不好吗?给我松手!”

卫子楚两步上前,一脚踢在莲生大腿上,紧接着拽着莲生的手放开王紫的袖子,终于把王紫拯救出莲生的魔掌,卫子楚太阳穴突突的跳着,要不是因为他是莲生,是断史圣手莲生,他真的会把这厮胖揍一顿,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那他会不会就消停一点。

“还说不会欺负人,你现在就在欺负我,主人你要给我做主啊,我不要跟这样的野蛮人一起合作啊!”

莲生手腕一转挣脱卫子楚的钳制,还想上前去抓王紫,叫的特别凄惨,卫子楚险些一口血喷在莲生脸上,谁愿意欺负他啊神经!

这次没等莲生扑过去,王紫先闪了,匆匆跟四散人和慧远慧能拱手道别,转身迈进了传送阵,最后的最后只听到一声凄惨的狼嚎“主人你带上我啊!”

被莲生闹的,本来挺严肃的告别也匆匆走了,传送的另一端是仙界,王紫身边只跟着九幽和南阙,青龙、穷奇、黑子、永安几人都回了赤灵。

王紫是可以自行前往凡间界的,但是此行要跟彗塔上仙一起回凡间界,而如今的六界通道也已经打开,六界通道是大型的界面传颂阵,因此几人今天便是从这里前往。

“界面传送阵刚刚恢复,得到消息的人却是迅速。”

彗塔上仙道,原来几人到了这里之后发现排队的人竟然不少,大多是前往修真界、妖界、鬼界、魔界的,这些人中不乏妖修、鬼修、魔修之人,如今六界通道开启,这些人的境遇也会好很多。

前去凡间界的人倒是寥寥无几,也省去了几人排队,界面传送要上交不费的灵石,在彗塔上仙亮明了身份之后便无需破费了。

“彗塔上仙,你告知我汇合的地点,分开之后保持联系。”

传送的另一端是在白雪皑皑的山顶,待观察了四周之后王紫跟彗塔上仙说道,按照之前商议的,他们先分头行动,彗塔上仙还要召集凡间界的其他上仙,王紫正好先办自己的事情。

“好,凡间界的时间较仙界漫长,这里灵力稀疏,魔王慎用,小仙先行别过。”

彗塔上仙点头,拱手与王紫说道,三日来的相处对王紫也有些认识,不想在外人口中杀人不眨眼的魔王竟是心思缜密、也颇有远见的女子,因此对王紫的认识保留了许多自己的意见,说话间也轻松许多,不似别人一般敬而远之。

“这里的空气……真怪。”

南阙四处看了看,一望无际的山川,被白雪覆盖,南阙有些形容不清的说道,几乎没有灵力,更没有魔力,很杂乱的味道,颇为怪异。

“这是凡间,这就是凡间的空气。”

王紫说道,南阙没有到过的凡间界,不知道也不奇怪,倒是王紫和九幽在这里生活了许多年,再次回到凡间界还是有些亲切的。

“小公主,你要去华夏吗?”

九幽问道,几人在雪山上留下浅浅的脚印,四处荒无人烟,这里应该是西南高原深处,根本没有人类踏足此处,传送阵的终点选中的地方必然是保险的。

“嗯,你是不是有事情?”

王紫点头,又问九幽,前些天九幽总是消失,刚开始以为他不愿意见那么多人,后来便觉得九幽可能又有事情了,她也在忙,所以两人的沟通也很少。

“就在西欧,你先回华夏,我很快就去找你,这次你随时可以召唤我,我保证随叫随到。”

九幽停下脚步,摸了摸王紫的脸,说话时呵出的气形成一团浅浅的白雾,血族确实有些事情,但他再也不会跟王紫相隔那么远了,好在王紫一起到了凡间界,在这里也可以处理,否则他宁愿血族乱,也不会再离开。

“我不叫你,你早点来找我……若是我找到父亲,你要随我一起去见他的。”

王紫的手覆盖九幽的手上,侧着脸蹭了蹭九幽的手心,以前就听九幽说过凡间界东西方界限最模糊的地方,西欧有血族的分部,但这是血族的事情,九幽不希望她操心,她也并不担心血族会对凡间界或者东方修真世界做什么。

“呵呵,那我一定会很快的,见岳父是大事,小公主你必须叫我,若是很顺利找到岳父,我必然马上赶到。”

九幽忽然低笑,捧着王紫的脸在王紫唇上印下一吻,那双暗红色眼睛带着笑意看着王紫,莫名的戏谑直到把王紫看的脸红才离开,王紫咬了咬唇,她只是下意识想让父亲快些见到一直陪着她的人,可被九幽理解的夸张了……

“我知道了,你现在就走吗?”王紫顿了顿才说,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你先走。”九幽笑了笑站定,那样子好像在等着王紫先离开。

“唔……”

王紫点头,忽然拿出了卷轴,心里大致想了一下华夏所在的地方,快速的在卷轴内勾划,待收回了笔墨,看向九幽,见九幽只手插兜站着,笑着看她。

“我先走了。”

王紫忽然上前,亲了亲九幽的脸颊,惹的九幽笑容更大,然后退后几步撕开卷轴带着南阙一起离开了,告别的时间太久反而会不舍。

而留在原地的九幽,笑着摸了摸被王紫的亲过的脸颊,在原地站了许久,想到要处理的事情,那双红眸忽然便的暗沉,隐隐有不容置疑的杀气,身边的风似乎也因他的气息变化变得凛冽,像是刀子一般搅动着,随即伸出手在空中随意的一旋,暗红色的能量在面前突兀的打开一道门,脚步迈出,只走了一步便消失不见,而那扇门也紧跟着消失。

另一边的王紫,在大概一刻钟之后传送结束,刚刚落地便是各种嘈杂的声音涌进耳朵,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夹杂着繁忙和紧张的味道,这样的感觉王紫不算陌生,但确实很久很久不曾感受到了。

一座很繁忙的都市,王紫略带些茫然的抬头看向四周的环境,到处都是耸立的高楼,纵横交错的高架桥和柏油路,穿梭在路上的各色车型,还有匆匆而过的行人,此时正是大中午,最热的时候,还正值盛夏,方才在雪山的时候不觉得,见到马上到处穿着清凉的男人女人,王紫才有了些季节的观念。

修真界和仙界的季节对修士没什么影响,可在凡间界确实影响大了,而且在修真界那样的地方平日里噪音很少,凡间界、果然是不一样的。

王紫落在两座摩天大楼中间,中央穿过的风扬起王紫身上的衣服,王紫观察够了,她记忆中这个地方应该是京都一个偏僻一些的地方啊,为何变成了如此繁华的地段?

好在没忽然出现在人群中间,不然不知道会不会吓坏了人,可是……南阙呢?

王紫眉头微皱眉,传送真落下的时候每个人的地点会有微小的不同,之前这点差距完全不重要,可现在……

想到此处王紫正要闪身去找,却忽然想到不可妄用灵力,便匆匆小跑着去找了,绕过那两座大楼中间,出去时外面情景更加热闹,经过一排露天停车场,远远看到那边不知道有什么活动,很多看着摄像机的记者往那跑,王紫心里咯噔一下,别正好南阙在那吧?

“简总,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就等您到场剪裁。”

“我说许经理,那边怎么热闹成这样?就算今天简总出现也不必如此夸张吧。”

“额……简总的魅力向来如此,知道今天简总会出席剪裁,到场的记者比联络的多出一倍。”

穿过停车场时,王紫并没注意到一群西装革履的精英从大厦的侧门出现,也在朝着那个会场走去,十几个男子,步伐稳健的大步走去,其中几人似有若无的交谈着。

走在众人中央的时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男子,笔挺的西装勾勒出有型的身材,一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中,长腿有节奏的迈出,有凌厉,有内敛,凌厉的是气势,内敛的是城府。

却见那男子微微转头看了看王紫,实在是王紫的身影太明显了,一袭白衣,虽较街上着装火辣的女子们穿的保守太多,但是那清凉感觉却好像直入心底,墨发在身后飘扬着,虽没看到正面,却也足够人惊讶晃神了。

“赫!我看到仙女了吗?”

那十几人中的一人说道,只见众人都有些愣,脚步不由的慢了下来,回过神来后赶紧跟上自家Boss,还有正事要办,有美女也不能看,可惜啊可惜。

却说王紫跑到那活动地点的时候,却见周围拉着警戒线,还有不少保安,关键是人墙就已经把周围堵死了,吵闹的声音让王紫皱眉,场面乱做一团,王紫稍微看了看,忽然转身向场地后方走去。

绕到后方,果然人很少,而手在后方的工作人员只看到一个美的跟仙女似的女子出现,傻呆呆的看着人消失在了眼前,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喊道:“小姐这里你不能进去!”

可那声音根本没传到王紫耳朵里,这会儿王紫正找去前面的路,心里想着离开凡间界很长时间,果然很不适合这样的场景了,一个剪裁仪式而已,有必要弄的这么复杂吗?

终于看到了出去的路,只是那地方都有人看着,站着一群身着正装的人,看样子是在等剪裁的人出现,王紫心想先去稍微看一眼,就看看南阙在不在……

可刚看到一群密密麻麻的人头,脚下就被绊了一下,王紫脚步一错稳住了身体,手却下意识的晃了晃抓住一个东西。

“……不好意思。”

王紫稍微顿了一下说道,知道自己抓住了别人的胳膊,我什么地上铺着这么多线?!王紫真有些混乱的感觉,只抬头对那人说道,却见是个身着西服的男子,鼻子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镜片微微反射着光,遮挡住了那双眼镜里该有的神色,面上不苟言笑,似乎在微微垂眸看着王紫。

虽看不到眼睛,却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细腻的肌肤,尖削的下巴,让那人多了几分柔色,修长的脖颈下一丝不苟的打折领带,有几分禁欲的味道,凡间见到如此出色的男子,着实难得。

那男子没有说话,只看了看自己被抓住的胳膊,西服的袖子也被抓的皱了一块。

“唔,是因为那个线。”

王紫松开手,略有些尴尬的解释,只是解释的太苍白了好像,那男子身边跟着的人都一副不相信的眼神看着她,好像她是故意扑上来的一样。

那男子还是没有出声,王紫拿不准这人是什么意思,应该不会计较这么点小事吧,眼神无意间一瞥,却正好透过厚厚的玻璃看到人群中那粉色的身影外,还真是南阙!

却见一群记者围着南阙猛拍,各种贴着标签的话筒堆在南阙面前,吵吵嚷嚷的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只能看到疯狂的很,而南阙不停的闪躲着众人的推搡,皱着眉头,像是很讨厌那些人的靠近。

虽然这放在一般人身上没什么,但是南阙这样的表情已经是王紫见过最夸张的了,一时间也忘了刚才的事和身边的人,快速的跑了过去,用了些力气推开众人。

眼看南阙手里隐约出现黑色的魔气,王紫快走几步挤进去,急急的拉住南阙的手。

“南阙!”

王紫急着唤了一声,让他赶紧冷静下来,要不然真的很担心他刚到华夏的地界上就大开杀戒。

------题外话------

好想写现代的文文嘞,正好写到又回凡间界,小过一把现代的瘾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