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一百章:冷家1

某座建筑布局规整、工艺精良、楼阁交错,充分体现了此府邸主人富贵风范及民间清致素雅的风韵。

冷家府邸建筑分为东、中、西三路,由南自北都以严格的中轴线贯穿着的多进四合院落组成。

绿琉琉瓦、精美雕饰、丹楹刻桷;古木参天,怪石林立,环山衔水,亭台楼榭,廊回路转;院落设计富丽堂皇,风景幽深秀丽。

此番此景,无不显示院落主人家的至尊至贵身份及不可攀比的地位。

这座院落曾经是青朝某亲王的王府,这规模浩大,院落精致别错,是所有人都向往的安落之地。

此院的最正门的红色大门前,站着两位身着军装的年青人。

一位腰杆挺直的年青人,恭敬站在另一位年青人的身边。

那一位身着绿色军装,包裹着匀称修长的完美身材,一双黑色军筒靴,衬托着笔直的双腿,五官如艺术家雕刻一般的精致完美,剑眉如峰,挺直的鼻梁,性感的双唇,黝黑深邃的双眸,此刻锋利的盯向前方。

“大少爷,您回来了!”门前一位六十来岁的老人恭敬的对着站定的人说到,“老太爷,老爷和夫人都在客厅等着您。”

冷昶睿淡淡的“嗯”了一声,就往里走。后面林助理跟上来,还对着这位老人家说,“爸,您这么久都没有见到您儿子,怎么现在连个慈爱的眼神都不给一个啊。”

“去你的,臭小子,你不来气我就好,还想要我给你一个慈爱的眼神。”老人家,也就是林钊锐的父亲林云宗嘴上虽说不待见儿子,可脸上的表情则是乐个欢。

“爸,我可是想您了。”林助理突然很是煽情的上前抱了抱自家的老子。

他自小就没有妈妈,是他爸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的。父子感情深厚自不必说了。

“呵呵,好了,臭小子,都这么大了,还矫情起来啊。”林云宗抱了抱儿子,拍了拍他的背。

林云宗是冷家的管家。他从小就被冷家老爷子冷竞尧收养,然后就培养成为了冷家的管家。

林钊锐是他的儿子,也是他唯一的孩子。

不过,因对冷家报恩,林钊锐从小就是被定为了陪伴冷家继承人的存在,而冷昶睿就是从小定下来的继承人,所以林钊锐从小就在冷昶睿身边。在生活上是冷昶睿的保姆及助理,在工作上也是冷昶睿的得力助手。

可以说林钊锐就是冷昶睿影子般的存在。

“好了,进去吧,老爷子,老爷和夫人他们都还在等着呢。”林云宗说道。

冷昶睿跨步进入冷家大厅时,发现冷家人基本上都已经到齐。

冷昶睿先对上正堂的一位七十多岁的老爷子,此人容光焕发,一身黑色的中西装,眼睑下双眼发出的两道精光,沉稳、苍老而又威严,久居上位者的气势,此人就是中夏国的主席冷竞尧。

冷竞尧左边的位置是大儿子冷建锋,他也就是冷昶睿的父亲。

五十来岁,因保养得当,看起来才四十来岁出头,五官组合,十分英俊,看着儒雅,实际双眼锐利,表情严肃。

冷昶睿长得与他有三四分相似。

挨着冷建锋的一个气质高雅端庄大气的女人,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实际上已经四十末了,但容貌依然美丽如昔。此人就是冷昶睿的母亲厉梦娴。

厉梦娴的右边位置一个空位,那是冷昶睿的坐位。

冷竞尧右边的位置同样坐着一个四十来年岁男人,相貌也是英俊,不过只是身材稍微有点发福,他带着一双眼镜,看起来就像一个文雅的老师。

此人就是冷竞尧的二儿子冷建宁,也是冷昶睿的二叔。

抬着他身边的同样是一个女人,气质高贵优雅,只是稍微带着中年妇女的发福。此人就是冷建宁的老婆凤婉玲。

她的下两个位置坐着的人,是他们的一儿一女,冷霄然及冷雪妍

再正对着正堂的位置,则冷竞尧外嫁的女儿冷凌茹、夫婿章昊天及他们的女儿章敏玉,还有一个儿子章风易没有在。

冷昶睿看着众人聚首,只是看了一下高位的老人,淡淡的叫了一声,“爷爷。”

然后,就没有再说话了。

就是原身的父母亲也没有叫。

这使得巴巴等着儿子回家的母亲厉梦娴带着伤心及无奈。

他们怎么就不明白,为什么儿子这么不愿意说话,更不愿意叫人,除了他爷爷,就是爸妈也不叫,更别说其他人了。

睿儿是不是到现在都还在怨恨着他们,让这么小的他,就要他去接受训练,这才使得他不愿意叫他们呢。

冷竞尧听着大孙子冷冰冰的叫唤,也是无奈和伤感。

他的大孙子这样的冷漠,可怎么办啊。长期在外执行任务,他们想培养祖孙情,父子情都没有机会。

他们把睿儿放在军队里从小训练是不是做错了?以致于造成现在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只会执行任务的机器啊。

冷竞尧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对着大孙子“嗯”的应了一声。

厉梦娴则是流着泪,看着有半年没见的儿子。

自从半年前,儿子受重伤生死未卜的躺了一个多月,突然某一天就醒来了。

她真是激动感动的落泪,心里万分感谢冷家祖宗的保佑。

因为医生都已经给睿儿判了死刑,任何在心脏上被打了一枪还能活命吗?然而他儿子偏偏创造了这个奇迹,被打心脏,竟然没有当场死亡,而是挺着一口气,躺在医床上一个多月。就在冷家人不抱希望,要准备后事时,他又突然醒来了,本以为是回光返照,结果第二天就能床走动了。

那时她才确信她的儿子活了过来,他抱着儿子都哭了好久,好久,儿子一直僵硬着身体让她抱着。

她真的就差点失去了唯一的儿子。

儿子现在回来了,只是现在的儿子,似乎比以前更加冷漠了。

不过,她不怪儿子不叫她一声妈,她只怪自己在儿子小时候为何没有好好的陪了陪他,让他幼小的肩膀却承担肩负了国家重任,让他幼小心灵里每天都要承受死亡的威胁。

就让这样让儿子失去了快乐的童年,每天不断的训练及任务,让他的感情越来越冷漠,整个人都冷冰冰的,脸上冷冰冰的,说话冷冰冰的,就是靠近他,都是冷气散发。

作为母亲,她不知道要如何跟儿子相处,只能在以生活上再多关注他。

厉梦娴站起来,激动的流着泪,走到冷昶睿面前,就想拉着冷昶睿的手,问候一下。

可是她拉手的动作被冷昶睿避开了,让厉梦娴一时有点尴尬及感伤。她的儿子竟然不愿意她这个母亲亲近。

冷昶睿避开厉梦娴的动作,在场的人都看见了。

冷竞尧看着冷冽如冰的大孙子则是再次暗叹了一口气,冷建宁夫妇和冷凌茹夫妇则微皱了一下眉头,很快又松开了。其他小辈则是不明白大哥为何如此冷淡。

冷建锋看着委屈的老婆,就气着了。

他怒着道,“这是你母亲!你这是伤害了你母亲!”意思就是避开母亲拉他的动作,就是伤害了一颗慈母之心。

冷昶睿听闻依然面无表情,就像没有听到一样,岿然不动。

冷建锋这下怒也不是,气也不是,说也不是,骂也不是,真真是哭笑不得,谁让这个是他们亏欠的儿子呢。

厉梦娴忙拉着发怒的冷建锋说道,“建锋,你发什么火。有话不能好好说吗?”然后转过头又对着冷昶睿说道,“睿儿,你别怪你父亲,你父亲就是这么一个火爆脾气。”

冷昶睿看着夫妻俩,突然淡淡的喊了一声,“父亲,母亲!”

不管是原来的冷昶睿还是现在的冷昶睿他们性格上基本上无差别,所以冷昶睿就是以前世的性格,也不会有知道,这具身体已经换了一个芯子。

以前的冷昶睿从三岁就被丢去特殊军营里训练,小小的他无助过,彷徨过,更是害怕过,然而这些终究不能让他回去家里温室似的生活。他在这里除了训练训练还是训练。在那时他很渴望着这里的爸爸妈妈能够接他回去。三年期间,家里人偶尔在过时过年的时候,接他回去,可以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不用再穿训练服,穿一身帅气的衣服,可以慢着吃饭,可以安静的睡一觉。

只是,他已经习惯了军营里紧张的生活了。对于爸妈,三年的军营训练时间,足够泯灭一个孩子依赖爸爸妈妈的天性。

从六岁开始就他开始接受杀人的训练生活,见血的生活,让他的感情逐渐变得淡漠,以致于到了后来,对家人都感情也只是与陌生没有多大差别了。差就差在这些人是他的认识的,陌生人是不认识的。

当冷家人发现这个严重问题之后,想要再与冷昶睿培养亲情时,却已经晚了。冷昶睿变成了只会执行任务,发布命令,管理军队的机器,而不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

------题外话------

谢谢以下亲们的支持:

冰娃娃月票

gp5201314评价票月票

卿澜9990月票

ass2008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