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18 新婚

容是幼清再镇定,也忍不住红了脸,怎么也回不了他那一声夫君!

她飞快的移开视线,去打量喜房里的摆设,自门口的摆着的多宝格,到上头陈列的瓷器玉玩,再到正中置放的一张黑漆喜鹊登梅的圆桌,黄花梨瘿木芯方角柜,落着湘妃竹帘子的净室以及摆着喜烛的黄花梨木鹿奔四方的方桌,还有……

幼清把房里的东西都看了一遍,等了一会儿,宋弈的视线还是没有移开,幼清深吸了口气转过来,道:“你看着我做什么!”

“好看。”宋弈唇角微勾,毫不掩饰的打量着,又凑过来很近的挨着她,“嗯,还很香!”

就好像她是一盘香气四溢的五花肉似的,幼清微窘!

“今天院子里开了几桌?你请的厨子上门的?谁在前头照看?”幼清决定找点话说说,要不然这样被他盯着,实在是浑身难受。

小丫头真是太小了,讨论成亲时她大约还没有想到和他朝夕相处是什么样子吧,现在这样就露出不自在的样子了,宋弈微笑收回了视线,回道:“开了六桌,请的都是些同僚,郭夫人在前院照看,厨子没请,来的都是郭家的仆妇!”

幼清一愣,问道:“都是郭家的人?”郭老夫人对宋弈真的很照拂啊,“那改明儿你要准备份大礼,好好答谢人家才是。”

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和他商量着家里的事情,宋弈心情舒畅,道:“这些我不懂,恐怕还要夫人你多费心了。”

夫人喊的可真是顺口,幼清腹诽,点头道:“那你明天和我说说郭家的事吧,免得我摸不着人家的喜好,闹出笑话来。”宋弈在京城只有一个人,他成亲也没有亲眷来,一个长辈都没有,所以祭祀和认亲之类的事就免了,倒是省了好多事。

“来日方长。”宋弈望着幼清头上的凤冠,“累不累,我帮你拆下来?”看着就很重。

幼清一愣下意识的就要拒绝,凤冠是很重,不过她是打算等宋弈去前头陪酒,她再喊采芩进来的,可宋弈仿佛看出她在想着什么,轻声道:“别急,我得要在这里坐上半个时辰!”话落,人就移了过来伸出去拆幼清头上的发冠。

她当然知道他要在这里压床。

“那,谢谢!”幼清很尴尬,歪着头任由宋弈在她头上不轻不重的拆着夹子,离的很近他身上那淡淡的皂荚香味便晕在鼻尖,很好闻有种令人踏实的感觉,她侧目去看,就看到了他微抬的下颌,他的下巴很好看,清清爽爽也没有时下文人爱蓄的胡须,皮肤真不错,净透似孩子似的,幼清正要收回目光,就听到宋弈在她的头顶上方,不轻不重的道:“很好看?”

幼清顿时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却还是强忍着羞涩,一本正经的回道:“还不错!”

宋弈轻轻的笑声传了过来,胸口愉悦的震动就响在幼清耳边,不等她胡思乱想,头顶上便是一轻,宋弈将凤冠丢在床上,揉了揉她的头顶:“真是难为你这个小脑袋了,顶了个这么重的东西。”

被他这么一揉,幼清绑在后头的发髻就散了下来,她不满的瞪了眼宋弈:“瞧你,我一会儿还要梳。”

“在自己家里,怎么样都行。”他弯腰打量着幼清,“你这样,也……还不错!”

眼眸明亮若星子一般,熠熠生辉,就这样看着他眼底便有股孩子气,幼清失笑问道:“你要不要喝茶,我给你倒茶!”说着便起了身走到桌边斟了两杯茶,一杯递给宋弈,宋弈就抬头望着她,就发现嫁衣有些宽松的罩在她身上,他微微皱眉……太瘦了。

幼清没有再回床边坐,而是走到圆桌边的绣凳上坐稳,捧着茶杯垂着眼帘喝着茶,宋弈唇角微勾,问道:“你今天为什么哭的那么伤心?”是因为嫁给他而觉得委屈吗。

幼清看了他一眼又低头望着手里的茶杯,淡淡的道:“不知道啊,那一刻就觉得想哭,大概每个女子出嫁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吧,以后我还是那个我,但是那个家却变成了娘家,别人见着我喊的不再是方小姐,而是……”她又看了眼宋弈,“而是宋太太了。所以才会有些莫名的伤心吧。”

原来不是因为委屈,宋弈笑了起来,道:“却又多了一个家,不是吗。”

这里也是家了吗?幼清笑着道:“是,多了一个家。”话落,宋弈又道,“房里也是请人来布置收拾的,你瞧着,若是有不喜欢的就换了,院子里去年种了几颗海棠,你要是想种,再叫人去办!”

“不用。”幼清摆着手看了眼房里,“我觉得挺好的,能住就好了。”又道,“树多了,夏天蚊子多,有几棵点缀就行。”

女子不都是喜欢布置房间,打扮院落,拾花弄草的吗,为什么她兴趣平平的?宋弈也不强求,含笑道:“好!”话落,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坐过来!”

幼清啊了一声,看着他身边的空出来的地方,愣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下,宋弈忽然握了她的手,幼清一怔下意识的往回抽,却见宋弈含着笑三根手指搭在了她的手腕上。

原来是要给她号脉,幼清松了口气任由他号着脉,过了一刻宋弈放了手,却没有打算像郎中那样说病情,幼清歪头看他,宋弈含笑道:“看什么。”

“没有,就是觉得大夫不是应该说一说病情的吗。”幼清微笑着说完,宋弈轻描淡写的道,“嗯,也有例外的大夫!”

也就是说,这位宋大夫是不打算告诉她诊断的结果了,幼清轻轻笑了起来,居然也打趣似的回了一句:“可见不付诊金的也要防着才是。”

这次轮到宋弈微怔,继而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幼清没了方才的尴尬和紧张,就这么坐在喜房之中,那么自然的和宋弈耍起了贫嘴。

宋弈愉悦的望着她。

“老爷!”有人隔着门催道,“外头客人催了,说请您去吃酒。”

宋弈应了一声。

“要不要吃点东西垫一垫。”幼清望着宋弈,“有没有人帮你挡一挡,一会儿喝多了会难受。”

宋弈一怔,笑道:“无妨!”顿了顿又道,“你歇着吧,平时在家里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往后日子还长着呢,你若都这样不自在,可就真的要受委屈了。”话落,又揉了揉她的头顶,道,“我去了,你若有事就吩咐身边的人去找我。”

幼清点着头送他,宋弈大步出了门。

采芩和绿珠以及玉雪和小瑜并着周长贵家的都进了门,幼清看见她们就笑了起来,问道:“外面怎么样,宋大人说是郭夫人在照看,厨房里乱不乱,你们吃饭了没有?”

“外头有条不紊的。”周长贵家的笑着道,“奴婢来之前还担心这里没人照看会乱呢,没想到宋大人把什么事都想好了,可真是了不得!”女人做这些事是信手拈来,可让一个大男人想的这么周到,那简直是难如登天。

幼清并不觉得奇怪,她总觉得像宋弈的这样的人,只要他愿意,就没有什么什么事情能难得倒他。

“我们在外头用过饭了。”采芩过来扶着幼清坐下来,“小姐要不要梳洗一下。”又望着周长贵家的,“周妈妈,一会儿没有什么事了吧。”

周长贵家的回道:“没什么事了,你们伺候太太梳洗换了衣裳吧,在房里待着也舒服一些。”话落,回头吩咐玉雪和小瑜,“这里有采芩和绿珠伺候就好了,你们去看看姑爷的房间备好了没有,再把咱们带来的东西点一点,仔细让人守着那些陪嫁。”

小瑜和玉雪应这是出了门,周长贵家的又道:“也不分里外了,我去厨房帮着照看着,小姐有什么事就着人去唤奴婢。”幼清微微颔首,周长贵家的出了门。

绿珠和采芩都松了口气,服侍着幼清退了收拾洗了脸,换了件新做的芙蓉色素面褙子,头发随意挽了个纂别了一只玉梨花簪子,主仆三人在桌边坐了下来,绿珠道:“奴婢和采芩还有周妈妈住在前院旁边的耳房里,后院有两排倒座,中间隔着一个角门,里头住丫头仆妇,外头住小厮,路大哥和胡泉也暂时住在那边。”如果人不多,这个宅子其实还挺好的!

幼清早就想到了这些,安排道:“宋大人那边肯定还有人,你们一会儿试试看能不能找到江淮,先问问他打算住在哪间,把那边的几个人安顿好,其次再安排路大哥和胡泉的住处。”

采芩记在心里,点头道:“还有件事。”采芩欲言又止,想了想道,“宋大人的房间安排在后院了,小姐……这样会不会有点……”好笑挤压着宋弈似的,让他一个一家之主住在后院里。

“他不是住在隔壁?”幼清以为宋弈住在主卧隔壁的客房里,“他自己安排的吗?”

采芩点点头。

幼清拧了眉头,道:“我知道了,这件事等他晚上回来我再和他商量吧。”尽管他们不圆房,可已经是夫妻了,他是一家之主又在朝中为官,这样的安排太委屈他了。

外面热闹的喝酒声传了进来,幼清走过去悄悄掀开了窗户的一角,就望见院子里错落有致的放了六张桌子,每个人桌子上都挤挤挨挨的坐着人,有的年逾古稀,有的正值当年,有的意气风发的吃着酒,有的持重内敛的畅谈诗词,非常的热闹。

不是说宋弈在朝中官缘不好吗,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别人家开的席面多大多都是因为家族里有来往的,过来回礼应酬,可宋弈孤零零的一个人,来的人只有可能是冲着他来的……

开了六桌,行人司也没有这么多人吧!

幼清目光一转,穿着大红吉服的宋弈就撞进她的视线里,他正和一个个子不高国字脸的男子说着话,那人态度恭谦望着宋弈时眼底有着敬佩和惧怕,幼清又是一怔,不由去打量宋弈,宋弈还是一副温和的笑容,听着那人说话。

幼清觉得奇怪,就见宋弈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国字脸的男人立刻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退了下去。

宋弈又换了张桌子,和一个身材高瘦的男子说着话,那人声音很大幼清都能听到放鞭炮似的声音,就在这时,隔着影壁有道嘹亮的声音传了进来:“钱公公到!”

钱公公,钱宁吗?

院子里顿时安静下来,有人轻声问着旁边的人:“是东厂总督钱宁吗?”

有人应着是,随即听到倒吸冷气的声音。

一个穿着宫中内侍见墨绿袍服约莫三十几岁或者更大些的的男子进了门,那人长的很白净漂亮,三十几岁的男子用漂亮来形容似乎有些不妥当,可是幼清觉得对于这个人来说,似乎也只有用漂亮才适合。

“钱公公!”宋弈走了几步朝钱宁抱拳,钱宁还礼,大笑道,“恭喜宋大人!”他声音很高,有着内侍们惯常的明亮却不尖锐,“杂家是奉皇命给您送贺礼的!”

是圣上送的贺礼,而不是赏赐,所以宋弈不用跪,笑着道:“有劳公公走一趟了,辛苦,辛苦!”宋弈寒暄着,就四个小内侍抬了两个箱子进来,钱宁一摆手,前后两个内侍就打开了箱子,随即院子里更加安静下来。

头一个箱子里堆着的是几件宝瓶玉器,后一个箱子里是绫罗绸缎,幼清看不清是什么布料,但是金光烁烁的令人眼花缭乱。

圣上送贺礼是这样送的吗,成堆的抬进来。

“谢圣上赏赐。”宋弈朝着皇城的方向行了礼,钱宁笑着又从身后跟着的内侍手中拿了个匣子过来,“这是杂家的,祝贺宋大人喜结良缘,早得贵子啊!”

宋弈亲手接过来向钱宁道谢:“公公既是来了,若是不嫌弃就留在来吃杯水酒吧。”钱宁摇着头,遗憾的道,“杂家等宋大人这杯喜酒可是等了好久了,可惜杂家还要回去复命,只得抱憾了。”

宋弈一抬手,方才那个国字脸的男人立刻就端了酒盅酒壶过来,宋弈亲自给钱宁斟酒:“既是如此,那我就不强留公公,但这杯喜酒公公可得赏脸喝了!”

钱宁也不推脱,接着了酒一饮而尽:“痛快,改日等杂家得了空,再和宋大人畅饮几番。”

“一定,一定!”宋弈送钱宁出去,两个人却同时在影壁边顿了足,随即幼清又看到个穿着飞鱼服的男子走了进来,她瞪大了眼睛,身边的绿珠问道,“这个人是谁?”

“应该是赖恩。”幼清见过一次赖恩,比起钱宁的精致漂亮,赖恩便显得有些粗糙,典型的武夫样子,他朝宋弈抱拳,“宋大人大喜,今日特地来套杯喜酒吃!”花落好像刚看到钱宁似的,道,“钱公公也在,您今儿怎么得空了。”

“奉皇命!”钱宁似笑非笑的道,“可没有赖大人这么悠闲。”

赖恩是粗人,在嘴皮子上永远占不了钱宁的便宜,他脸色一沉正要说话,就听到旁边的宋弈朝着他笑道:“大人能来,寒舍篷布生辉,先坐,喝酒酒方能让我尽东主之谊。”

赖恩就想起来今天是宋弈的喜日子,撇了眼钱宁哼了哼。

“来!把我给宋大人的贺礼拿来。”赖恩招了招手,立刻有人抬了个东西进来。

绿珠趴在窗户上啧啧叹道,“宋大人可真是厉害,这可是圣上面前的两大红人了吧。”她听澄泥说,圣上面前有几个红人,钱宁和赖恩算作在内,还有帮着炼丹的陶道士和官拜次辅的严怀中……

不管对方什么身份,只要能在圣上面前得脸,那就是人人都想高攀的。

“赖大人送的什么?”绿珠眯着眼睛看,采芩出声道,“好像是尊送子观音,我瞧着包着布高高大大的嘛。”

幼清失笑,可真是特别,竟送了尊送子观音做贺礼。

钱宁和赖恩不对付,两个人一个不走一个不进,站在影壁口堵着,院子里的人也不大自在,或站或坐,也有人笑着走了过去,官位似乎也不低,一群人七八个人就围在门口说话……宋弈不知道说了什么,钱宁和赖恩就互相抱了抱拳,钱宁出了门,赖恩则留下来和宋弈有说有笑的在主位那边坐了下来。

幼清关了窗户,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小小庭院的热闹不过是宋弈的一面或者说冰山一角,他的自信从容胸有成竹,绝非来自于他小小的七品行人司正,也不会来自于他江淮江泰这样的高手相护,而是来自于他自己的谋略手段和无数的筹谋以及她看不清摸不着的强大。

宋弈有多少秘密?他不过才二十三岁,什么样的人能在二十三就这样自信老成,就算沉稳如薛霭,也没有他这样的睥睨淡然。

她若有所思的在床沿坐了下来。

院子里嗡嗡的说话声再次响起,幼清吩咐采芩道:“路大哥带回来的东西你拿出来给我。”一会儿等宋弈回来给他看看,这些时文诗词宋弈比他懂,卢恩充到底有没有才华,想必他看的也更清楚点。

采芩就将堆在墙角两顶箱子搬了出来,将包袱递给幼清,又和绿珠两个人蹲在一边将幼清的衣服摆进橱子里,等他们忙完了天色也渐渐黯淡下来,周长贵家的端了饭菜进来,笑着道:“姑爷吩咐厨房给您送来的!”

四菜一汤,都是她爱吃的菜,幼清确实有些饿了,便在桌边坐了下来,刚提了筷子就听到在绿珠喊了道:“老爷好。”幼清就看到宋弈阔步走了进来,立刻一股淡淡的酒香在房中弥漫开来,她站起来迎了过去,“客人都散了吗?”

“嗯。”宋弈回道,“我进来坐坐,一会儿再送郭夫人回去。”有些醉态。

郭夫人今天在这里忙了一天了,幼清道:“你歇会儿吧,我去送郭夫人!”她说着给宋弈倒了茶,宋弈接过来喝了两口,视线落在她的面上,“你吃饭了吗?”

幼清就指了指桌上还没动的饭菜,宋弈笑道:“那你吃饭吧。”

他在这里坐着,幼清怎么好一个人吃饭,索性道:“见你一直吃酒,也没有吃菜,要不要一起再吃点?”她是客气的。

“好啊。”宋弈竟然真的走过去在方桌边坐了下来,幼清愕然,她……只是客气一下的,可是宋弈都坐下来了,她若是说不吃就有点太矫情了,便跟着在他左边落座,采芩递了一双筷子和碗过来,并着周长贵家的一起退了出去关了门。

宋弈夹了一块切的小小的肉块摆在幼清碗里,幼清一愣看着他,宋弈扬眉看问道:“怎么了?不吃肉?”

幼清已经很努力的在适应,和宋弈相处也没有她想象中的不自然,可若亲密无间的做着这些事,她还是不习惯,可还不等她说话,宋弈就拧着眉头将筷子伸过来夹了那块肉,姿态优雅的自己吃了,颔首道:“郭家祖籍山东,做的菜竟有几分淮扬的味道,不错!”

幼清大窘垂着头吃着饭,吃了几口便有些饱了就放了筷子,宋弈望着她露出拧眉不满意的样子,道:“饱了?”

“饱了!”幼清点点头,宋弈皱眉咕哝道,“吃的太少了!”

真的醉了?就觉得宋弈的样子和刚才出前有些不一样。

幼清望着宋弈,方才没有注意,此刻再看,他的眼神果然有些迷离,面上有着淡淡的疲惫,之前他神态从容看不出来,此刻略有些醉之后,倦容就显露在眉梢眼角了。

别人成亲都是一家子人忙活,他成亲却是一个人办这些事,一定很累吧,虽有郭家的人帮衬,可毕竟不是一家人……这是不是他之前不想成亲的原因之一呢。

孤零零的,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就算再坚强的人,也难免有些失落吧。

“那我再吃点好了。”幼清又拿了筷子,决定陪宋弈再吃点,宋弈眯着眼睛望着她,身子往前挨了一些,忽然就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满意的道,“乖,长胖些!”

幼清吃惊的看着他,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嗔道:“我又不是孩子,哪有你这样的。”

宋弈不以为然笑了起来,揉了揉幼清的头:“小丫头,快吃饭!”

幼清实在不知道说什么,薛潋不是说宋弈能喝一个晚上面不改色吗,怎么今儿就醉了。

幼清埋头吃着饭,忽然就想起前一世徐鄂成亲那夜,也是吃醉了酒让人扶着回来,又闹又笑的抱着她,比起徐鄂,宋弈喝醉后的样子已经是非常斯文了……

就是酒后似乎越发的贫。

“宋……”幼清想找点话说,可出了口又犹豫起来,是喊他宋大人,还是喊夫君?她咬着筷子望着面前的菜想着心事,宋弈就托着面颊轻笑着望着她,挑眉道,“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幼清就打算先和他说睡房的事情:“你搬到隔壁来住吧,要不然我住去后院,怎么能让你住在后院呢。”她并不是客气,而是真的不想让宋弈住在后院,若真有一个人要住后院,那肯定是她。

“无妨,我回来时间难定,早上也起的早,不免吵着你。”宋弈见愧疚的样子,便正了神色,放了筷子认真道,“在后院很好,你不要胡思乱想。”

幼清凝眉,争道:“你毕竟是一家之主,别人若是知道了,岂不是……”宋弈又伸手过来捏她的脸,幼清这一次有了防备忙将脸撇开,宋弈手臂一转就落在她的头顶上,“你快快长大,我不就能搬过来住了吗。”

说的好像她迫不及待的想和他住在一起似的,幼清有种没法和他沟通的感觉,怎么以前没有这样的感觉:“别的都是以后的事,那现在也不能让你住在那边,我看,要不你搬到隔壁来吧,我明天就让人把厢房收拾出来。”院子小,若是大些也就没有这些顾虑了。

幼清满面的无奈。

宋弈笑了起来,觉得这样逗着她很有趣,生气无奈时的方幼清就像个十几岁的孩子,有着她这个年龄该有的单纯和稚嫩,她就该这个样子。

“我让人给你煮碗醒酒汤吧。”幼清叹气,起身往外走,宋弈就抓了她的手,“不用!”

幼清想抽没抽开,好在宋弈一触既松,指了指椅子,道:“你先坐,我有话和你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