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17 出阁

幼清坐在智袖院的炕上,望着底下站着的两房陪房。

一房是牛毡带着婆子和胡泉以及七岁的次子胡清,另一房她不大熟悉,是从庄子里上来的,当家的姓周,名叫周桂,年纪在三十几岁,一双手上满是老茧,长的很老实的样子,身边跟着的是他的媳妇和两女一儿!

她一共是两个陪嫁的庄子,一个在大兴,是方氏早年买的二百亩的沙田四百亩的水田,另一处在怀柔就是路大勇早先待的地方,方氏也给了她,统共两百四十几亩的水田!

铺子只有一间铺子如今租给别人做杂货生意,离东直门不算太远,每个月有几两银子的租金,她若是不想做买卖,倒不用人打理。

陪嫁的丫头就现在房里的四个丫头,仆妇则从外院挑了四个,灶上的婆子也是四个,她早上已经见过了,只是她房里的妈妈有些不大好办,现在府里办事周全老道的,就只有陆妈妈和周长贵家的,方氏原想让陆妈妈跟着她,她没有同意,方氏身边也离不开陆妈妈,最后只能让周长贵家的跟着过去,不算陪嫁,等将幼清身边调教出来几个得用的婆子她再回来。

“好了。我要说的也只有这些。”方氏望向幼清,“你可有什么要交代的。”

幼清笑着摇头,来日方长,嫁过去什么境况她还不知道,说的好了像是空口说大话,说的不好反而吓着他们,更何况到时候两房—陪房除了胡泉会跟在她身边当差,别的人都是要去庄子里的:“人也都是认识的,往后有的是时间好好了解相处。”

方氏笑着颔首,和牛毡道:“那你去吧,这两天也收拾收拾,先将家里的东西送一些到大兴去,这么多年你在府里当差做的都是轻省活,这一去管着庄子不免嫌累,要多养养身子。”

牛毡受宠若惊,他虽在府里当差,可做的也都是粗活,若去庄子里只是种田他当然不高兴,可现在是去管着庄子帮着主家收租金,这样的差事对于他来说从前是想也不敢想的,就算是累点他也愿意做。

到时候自己种个两亩田,再养点鸡鸭鹅的牲畜,一年的收入可比在府里好多了,牛毡心里早就盘算过了,所以很高兴的应道:“能得主子看重,是我们几世里修来的福气,就算再苦我们也累的高兴。”

牛毡家的点头应是,忍不住拿眼睛去看幼清,她可是还记得当初春云的事情,好在胡泉算是在方表小姐面前活动开了,要不然她跟着陪嫁还真有点顾虑。

胡泉喜滋滋的,小姐说了,往后府里他就是管事,虽宅子小分内院外院的,姑爷的官位也不算高,可他总觉得早晚有一天,他也能做大府里的管事,往门口一站那些来求着办事官员纷纷巴结着把帖子奉上来,他也能跟着主子出入各个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高门府邸,做那个宰相门前的七品官。

“去吧!”方氏摆摆手,牛毡就带着儿女和周桂一起出了门,方氏转头望着幼清,道,“小丫头要不要再添几个,也不去外头买,省的还要调教,就在家里头选个四个带着,免得到时候采芩和绿珠嫁了人,你房里青黄不接的。”

“就两个人过日子,没有那么多事,还白养着人。”幼清笑着道,“宋大人的俸禄如何,家底如何我们可都不知道,能省就省点好了!”不过,宋弈的聘礼倒让她大吃了一惊,他是不是在外头有产业,要不然哪来的这么多钱!

但是,这些事她可从来没有在薛思琴那边听说过!

“太太。”周长贵家的在外头喊了一声,紧接着进了暖阁,她手中提了个大红色包袱,笑眯眯的道,“嫁衣取回来了!”

方氏顿时高兴的道:“可检查过了,针线上没什么问题吧,打开来瞧瞧!”她的话刚说完,薛思琪和赵芫结伴而来,“嫁衣娶回来了?我们瞧瞧!”

周长贵家的将包袱摆在炕上解开,就露出里头正红色的吉服,衣襟上绣着并蒂莲,衣摆上是展翅欲飞的锦鸡,裙子上绣着的是金熠熠的凤翎,又精致又华贵……

“很好看。”薛思琪将霞披都开来,笑着和幼清道,“快穿上试试。幼清穿红色最好看了。”

幼清的脑海中就想到前一世她的那套嫁衣,是她一针一线花了近一年的功夫缝制出来的,那时候她包含了对未来的期待,没想到这一次成亲,却是在托的针线班子做出来,心情似乎也更加平静,少了少女出阁前的羞涩和不安。

“还是算了。”幼清笑着道,“这衣裳瞧着尺寸就很合适,我不试了,等哪天再穿好了。”

大家都以为她害羞,薛思琪更是打趣道:“你不先感受适应一下,我怕你那天紧张的连路都不会走。”不等幼清说话,赵芫就道,“有你大哥背着,不会走就不会走呗。”

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方氏让周长贵家的把衣裳送去青岚苑,又交代她:“你也回去收拾收拾,往后要两边跑,就辛苦你了。”周长贵是府里的管事,小芽儿也在智袖院当差,周长贵家的要见丈夫孩子还得回到这里来。

“这都是奴婢应该做的,更何况是这样大喜的事情,奴婢高兴都来不及呢,哪里会辛苦。”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包袱重新系上,“那奴婢就先把衣裳送过去。”

方氏微微颔首。

薛思琪在一边忍着笑,幼清忍不住道:“二姐不必笑我,我可等着你出嫁的那天呢。”

“你敢说我。”薛思琪昂着头,一副不怕你奚落的样子,“那你也别这么着急嫁啊,我这个姐姐还在闺中,你反而先迫不及待的飞出去了!”

大家都笑着,方氏拍着薛思琪:“不准这样说妹妹,她本来就害羞,你还拿这事儿打趣她。”话落,又看着赵芫道,“听说季行中午回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赵芫脸色一僵,有些心虚的回道:“没什么事,就是忘了点东西,回来拿。”其实是她小日子来了,从昨天夜里到今儿早上都有不舒服,薛霭不放心她,中午才回来看看,还说要请大夫来,她臊不行劝了半天才让他没有请大夫。

小夫妻能恩爱,方氏当然高兴,就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幼清晚上躺在床上,看着挂在屏风上的大红喜服发呆,怎么也睡不着,尽管什么都想好了,可一想到她要成亲了,会再次坐上花轿和另一个男人从此结伴生活,彼此以夫妻相待时就忍不住有些茫然……

徐鄂的性子看似张牙舞爪,可只要找到他的软肋,顺着毛抹,就非常的好相处,她也很快找到两个人之间舒服自然的相处方式,可是宋弈呢……他有成算,聪明,性子看似温润却是外柔内刚的样子,她真的没有十分的把握,能和他和谐的相处。

幼清叹了口气坐了起来,走到屏风旁边伸手抚摸着衣服上凸起的花纹,眼角微涩……两世里,父亲都没有看到她穿嫁衣的样子,父亲心里也不好受吧,他说他亏欠自己没有做到父亲的责任教导她,也就没有资格谈什么父母之命,他说这话时是怎样的心情,她能想象的得到!

幼清捧着嫁衣捂着脸无声的哭了起来,凄楚,彷徨,无措,所有的情绪都从四面八方涌了出来,这些情绪好像一直潜藏在她身体中的某一个角落里,像是恶魔一般吞噬着她的自信,让她恐惧,像是最初最真的那个方幼清,胆小的,懦弱的,令她厌恶!

月光自窗棂里挤进来,将地面割成一道一道的痕迹,像个巨大的笼子,罩在房间里,让里面的人进不去,外面的人也难进来……像隔着万重千山。

过了许久,幼清抬起头来,吉服被她揉的皱皱的,泪痕染在上头,没了方才的惊艳却令她多了一份踏实,她踮着脚将衣服重新挂好,用手抚了抚自言自语道:“已经越来越好了,你还怕什么呢!”

是啊,事情已经往好的方面发展,她有宋弈的相助,总比她一个人单打独斗要强很多很多。

“小姐。”采芩见房里有走动的声音,便推门进来,见幼清正站在窗口发呆,她微微一愣道,“您怎么了。”

幼清转头望着采芩,微微笑道:“没什么,就是有些伤春悲秋罢了。”又道,“你怎么还没有睡。”

“奴婢也睡不着。”采芩笑着扶着幼清坐在桌边,“听见您这里有声音就进来了,您是不是也睡不着,在想宋大人的事情吗。”

也不算想宋弈的事吧,幼清摇摇头,拍了拍身边的椅子:“你坐吧,我们说说话。”

采芩坐了下来,幼清道:“过去后,我房里的事情还是交给你打理,具体如何当值就还和现在一样,不同的是比现在多了一个人罢了。”又道,“外面的事就交给周妈妈和胡泉,路大哥负责府中的守卫吧,至于宋大人身边的几个护卫我们就不用再做多余的安排,想必他自己已经打算好了。”

采芩点着头,幼清又道:“灶上的事情就交给苗婆子好了,她擅长做淮扬菜,而裘妈妈则会一些江西的口味,也算是周全了。”她把未来的许多事情都想了一遍,“旁的事情暂时不用多做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吧。”对于她来说,要紧的还是平反舞弊案,把父亲救回来后,一切都可以再做打算。

或许,她的生活也有变动,也未可知。

“奴婢知道了。”采芩点头道,“宋大人身边没有服侍的人,到时候少不得他那边要放两个,这个怎么办!”

幼清喝了口茶,回道:“这个不用担心,他已经买了几个下人,到时候都放在他房里伺候他就成了,要是还剩下的就负责院子里的洒扫,若没有多余的,就用我们带去的四个婆子。”

两个人过日子,其实说起来事情多也多的很,可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没有什么事情是必须要做的。

采芩一一记着,又道:“奴婢把您新做的那件芙蓉色的素面褙子放在外头了,到时候您换了吉服就穿那件吧,只是,姑爷那边没有准备!”别人家有长辈在,这些东西都不用操心的,可是宋弈一个人,她真怕她们过去后,那边一团乱。

幼清倒不担心这个,笑道:“你就别杞人忧天了,他自有办法的。”

“奴婢是睡不着,就忍不住胡思乱想的。”采芩笑了起来,起身给幼清重新整理的床铺,“您再睡会儿吧,明儿一天还有许多事,到晚上肯定是半夜就要起来,根本没法睡觉,您若是这样熬着,身体肯定吃不消的。”

哭了一顿,幼清觉得轻松多了,上了床沾了枕头便睡了个踏踏实实的觉,一直到日上三竿,采芩推着她起来她才醒,跟着方氏见请来的花娘,修了眉染了丹寇梳了头又用从西域传来的带着*的霜露捏拿了一番,做完这些天已经黑了下来,薛思琪看着幼清眼睛发直,和赵芫道:“没想到那个花娘的手法这么好,就那么点功夫,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赵芫直笑,她出嫁的时候也请的花娘,虽和幼清不是一个人,但流程却是相似,现在京中流行女子出嫁前请花娘上门帮着收拾,说是能让新娘子变的光彩照人,她觉得也不算虚有其名。

幼清自己有些不适应,望着鲜艳的指甲,有些发愣。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用晚膳,薛潋隔着桌子朝幼清挤眼睛,等吃了饭他和幼清站在院子里嘀嘀咕咕道:“明天你要不要为难宋大人?我和赵子舟都想好了出什么题,他若是答不出来,就让他站在门口背《女戒》,若是答出来了就给他两大海碗的酒,喝完了才能进来!”话落,掩面得意的笑了起来。

幼清哭笑不得,回道:“我看你不过是来和我炫耀的,若是我不答应,你就不这样做了?”

“嘿嘿。”薛潋直笑,想着往后他就是宋弈的三舅哥了,“我……我还真有点打怵。”

幼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既是打怵,你就老老实实的拴着门和他要红包吧,省的到时候为难不到他,反而让他倒打一耙!”她觉得宋弈还是能做的出来的,“再说,就算是答题作诗甚至吃酒,也肯定是有人代劳的,你费这个神做什么。”

薛潋若有所思,想了想道:“你别管了,反正到时候让赵子舟打前锋,我躲在后头!”话落,高高兴兴的走了。

幼清看着薛潋的欢快的背影直叹气,带着采芩和绿珠回了青岚苑,方氏随后而至,幼清看到她便知道她要做什么说什么,就遣了丫头红着陪着方氏坐着炕上,方氏握着她的手,道:“我原想再多留你两年,等你二姐出嫁了后再操办你的婚事,没想到你却赶在你二姐的前头。”她叹了口气,怜惜的摸了摸幼清的头,“当初你从福建过来,还是个青涩的小丫头,一转眼的功夫就要出嫁了,姑母也没有把你照顾好,反而是你处处替我想着,是姑母没有用……往后你自己过日子了,姑母就更加帮不上你什么了,但你要记住,不管什么时候我和你姑父都在,你若是受了委屈就回来,不管对错我们都是护着你的。”

幼清眼角微红点着头,方氏又道:“这里是你的娘家,你要记着,知道不知道。”幼清性子独立,她怕她以后就算受了委屈,也只会自己忍着。

“嗯,我知道!”幼清的眼泪落了下来,前一世她出嫁是二太太过来和她说的闺房之事,姑母过来坐了一刻,看着她哭了一通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上天又重新给了她一次,让她和姑母能冰释前嫌,能从头再来,能像母女一样相处!

“这是十万两的银票,当初是你追回来的。”方氏拿了个鼓鼓的荷包出来,“你贴身放在身上,并不是让你防着什么人,但女子身边有钱心里也有底,以后若是不够用就回来找姑母,我没什么用但贴补你的银子还是有的。”

三十六抬紧紧实实的嫁妆,粗粗算算也要花去一万多两,加上薛老太太添的一千两,姑母面上添的八百里,私下里给的五千两,薛思琴面上添六百两,私下贴的一千两,甚至薛潋都要将自己存的几十两银子拿出来给她添箱,好像她嫁过去会受穷似的,幼清流着泪笑着接了方氏给的荷包……

“你葵水没来,记得千万不要依着他,会伤着身子。”方氏认真的看着幼清,叮嘱道,“九歌虽是有分寸的,可再怎么说都男子,他不懂这些,你少不得要自己护着自己,不能由着他胡闹!”

这些话也只有姑母能和她说了,幼清颔首,回道:“我记着。”

方氏最怕最担心的也就是这件事,小姑娘家的什么都不懂,哪一个不是稀里糊涂的,她就是怕幼清……想到这里她又叹了口气,她也不能一直跟着幼清,靠的还是她自己!

方氏还是红了眼睛,将幼清拦在怀里:“我的儿……你虽不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可在我心里早把你当成自己亲生的,这一嫁往后你就要自己支撑门庭,你还这么小,我实在是舍不得,也不放心!”

是她太自私了,幼清埋头在方氏怀里哭了起来,姑侄二人哭了一通,采芩和绿珠在外头听着也忍不住落着泪,又怕幼清哭肿了眼睛不好看,才打了水进去服侍两个人梳洗。

“幼清。”薛思琪和赵芫相伴而来,一进门就看到眼睛红红的方氏和幼清,薛思琪就笑着打岔道,“娘,我和大嫂商量好了,今天晚上就睡在这里,行不行。”

方氏破涕而笑,点头道:“你们姐妹相处的好,陪着幼清说说话自然是好的,也免得她心里害怕胡思乱想的。”说着就望着赵芫,“季行那边,你说过了?”

赵芫点着头,道:“和夫君说过了。”

“那成,我回去了,你们也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丑时就得起来,可别睡过了。”她一边走一边叮嘱采芩,“明儿过去做什么,你们都知道了吧。”

采芩和绿珠点点头,方氏放了心这才出了门。

赵芫和薛思琪一人坐一边围着幼清,赵芫道:“待会儿你起床就记得吃点东西,怀里也塞点,免得饿的时候头晕眼花的。”她是深有体会,“让采芩和绿珠在趁着开席前给你把饭菜温着,闹房的人一走你就赶紧梳洗吃东西。”

幼清笑着点头,薛思琪却忍不住道:“嫂子,你怎么说来说去都是吃的,就没有别的事情要交代的了?”

还真是没有了,她那天体会最深的就是饿,饿的前胸贴着后背,看着薛霭都恨不得咬两口才好。

“算了,算了,您就别说了。”薛思琪不以为然,这种事哪用交代,她都能想得到,“要我说,你明儿穿喜服的时候,趁着人不注意就少穿两件,天气虽凉快了,可备不住你左一层右一件的套着,轿子又闷又热,你坐着过去也要小半个时辰,到时候满头满脸的汗把脸上的粉都晕的花了,盖头一掀可就是个大花脸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声的丑呢。”

幼清忍不住被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逗的笑了起来,点头不迭道:“我知道了,明天记得吃东西,记得少穿几件。”

赵芫和薛思琪纷纷点头。

“大小姐来了。”采芩在门口探着头,随即薛思琴就笑着走了进来,“我道琪儿怎么不在房里,嫂子也不在,原来都聚在这里,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幼清和薛思琪都起身行礼,幼清道:“您和姐夫一起回来的?豪哥呢?”

“在娘那边呢。”薛思琴坐了下来,“你姐夫在和父亲还有大哥说话,我就过来找你了,今儿我们就住在这里,你不用担心一会儿宵禁我们走不得。”

薛思琪听着高兴的道:“那今晚我们四个人一起睡吧。”她跃跃欲试,想了想又道,“要不要把画姐儿找来?”

“就这么点大的地方,要睡你们睡,我坐着说说话就好,一会儿豪哥看不见我又要闹起来了。”薛思琴笑着道,“画姐儿也别喊了,她身子不好,让她歇着吧,省的被你们闹腾。”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采芩拿了瓜果和蜜饯小零嘴进来,四个人索性都脱了鞋窝在炕上,或坐或躺的姿态各异的说着话,聊着赵芫出嫁时的情景,薛思琴出嫁的样子,直到那边来催了几次薛思琴才回去,幼清和赵芫几个人则是说着话不知道怎么就趴在炕上睡着了,仿佛刚打了个盹儿,外面就听到全福人的说话声。

老太太是隔壁陈大人的母亲,今年六十多了,瘦瘦小小的,但精神很好,也是有福气之人,四世同堂子孙和睦,所以方氏请了她来做全福人。

陆妈妈在路上就塞了个吉利的封红给她,陪着陈老太太进来,幼清就被请了起来沐浴,梳头,上妆……等做完了这些,天才放了亮光!

陆妈妈端了碗饭来,幼清吃了吐在两块帕子上,陆妈妈笑着说着吉利话,将两块帕子收了,笑着道:“趁着口脂未抹您先吃几块点心,一会儿人都到了,您也没空吃了。”

幼清应着是,就着温热的羊乳吃了几块马蹄糕,陈老太太看着幼清啧啧叹道:“老身活了这把年纪,可还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娃娃,像是天上的仙女似的,让人移不开眼!”她说的很真诚,眼中也是实打实的惊艳,令坐在一边的薛思琪咯咯笑了起来,道,“老太太说的没错,她可不就是天下掉下来的仙女!”说完,就递了块帕子给幼清,“快擦擦嘴,一会儿口脂就上不了了。”却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睛。

幼清接了她的帕子擦了擦嘴,拉着薛思琪的手道:“往后你和嫂子好好相处,不准惹姑母生气!”

“说的我好像多淘气似的。”薛思琪飞快的抹了眼泪,“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别叫我们担心就好了。”

幼清含笑点头。

外头一阵鞭炮声传了进来,薛思琪跳了起来:“迎亲的来了!”她说着赶紧让采芩关门,“包袱呢,拿来给我!”

采芩忙将装着盖头的和糕的包袱给薛思琪。

过了一会儿由薛思琪吩咐做耳报神的小芽儿跑过来道:“赵公子让姑爷背《女戒》呢,姑爷也没有背,就让人撒了一把银锞子进来,喜的那些小厮哄笑着抢,还起哄让赵公子开门,赵公子快顶不住了。”

幼清想像不到,宋弈为了求亲在门口背《女戒》的样子。

“再去,再去。”薛思琪掩面笑着,催走了小芽儿,道:“三哥还有别的招数,我就不行宋大人能顺顺利利的进来!”

幼清轻笑着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小芽儿气喘吁吁的跑来道:“赵公子让人抬了两坛子酒摆在门口,说宋大人两个选择,要不然把酒喝了进来,要不然就站在门口唱段昆曲。”

“赵公子是卯足了劲儿要为难宋大人啊。”薛思琪兴奋不已,“怎么样,宋大人是选择喝酒还是选择唱曲儿?”

小芽儿摇着头:“一个都没有选。”薛思琪闻言一愣,小芽儿已道,“平山书院的赵先生来了,听说赵公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书院里的先生,一见到先生他就说不出话来,所以赵先生咳嗽一声,赵公子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再不敢说话了。”

薛思琪露出个扫兴的样子,道:“然后呢,门开了没有?”

“开了。”小芽儿从怀里拿了两颗银锞子出来,“奴婢也捡到了两颗呢。”

出手可真大方,都是四分的银锞子呢,薛思琪就露出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对幼清道:“一会儿你就看我的。”说完,紧紧抱着手里的包袱,薛思琴陪着薛家请的媒人夏二奶奶并着赵夫人以及陈夫人纷纷进了门,一屋子的人笑着闹着说着话,热闹非常。

幼清摸了摸胸口坠着的铜镜,上次她出嫁锦乡侯府时,那面放在枕头底下的镜子,被徐鄂压裂了,她不敢让人知道,第二日一早慌忙让采芩出去买了一把一模一样的摆着!

她又低头看了看脚上的菱袜,上一世袜口绣着的是鸳鸯戏水,这一次她亲手绣了一对并蒂莲。

发髻也不同,凤冠也不同,嫁衣不同,还有这一屋子送嫁的人也不相同……

幼清微微笑着,望着紧闭的房门,耳边听到了此起彼伏的脚步声,紧接着着喜庆闹腾的鞭炮声响了起来,等鞭炮声消弭拍门声便随之而起,有个粗噶的嗓音说着流利的吉利话不断的拍着门……

今天帮着宋弈迎亲的,是他在行人司的同僚,还有几位曾是他在翰林院的同科,这位能随着进内院来的应该就是那位以口才闻名的廖杰廖大人了,听说为人长的白净清秀,却偏生了一副粗噶的嗓音,与他的相貌极为不符,也因此常被人笑话,但又因他的口才了得,常说的人毫无招架之力,所以渐渐的反而名声大了起来,听说礼部早就看中了他,想要将他自六科调任过去!

“不开!”薛思琪昂着头,回道,“方才妹夫既没有背《女戒》,也没有喝那两坛子,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进来了,是他们守门的没有用,到我这儿可没有这么轻松,怎么着也要把《女戒》背了才成。”当初祝士林是照本读的,到了宋弈这里就改成背了。

“这位小姐。”廖杰接了话,“这背诵《女戒》的事多有情趣,确实是个极好的注意,要我说,不但要让新郎倌背诵,我看就是编着小曲儿唱出来都是应该的,但是这些事太有情趣,这会儿大庭广众做了岂不是没了意思,我看,您要不然问问新娘子,是成了亲让新郎倌唱小曲儿呢,还是这会儿就把以后的事儿做了。”他这是把难题丢了幼清。

果然好口才,幼清失笑。廖杰又道:“夫妻同心,听说咱们新娘子可是貌若天仙,与我们新郎倌那是男才女貌天生一双,又是那善解人意贤良淑德……”他噼里啪啦的把幼清捧的高高的,“这往后成了亲他可就是您的人了,这别人不心疼没关系,您可不能不管他!”

廖杰说的又风趣又幽默,含着荤却又不下流,惹得房里头几位夫人哈哈大笑,夏二奶奶指着张口结舌的薛思琪道:“我看你还是把门开了吧,这要是让他说下去,我看吉时都得耽误了。”

薛思琪没想到宋弈会带着这么个人,她嘟着嘴气呼呼的开了门,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宋弈身后,显得又矮又瘦的廖杰,她对着廖杰就翻了个白眼将盖头递给宋弈,带着小丫头赶去外院的轿厅里放糕。

幼清的视线落在宋弈身上,随即微微一愣,红的是喜服白的是面容,俊逸的是身姿,他就这么踏步进来宛若从云雾中走出来的仙人,既有着不染尘埃的脱俗飘逸,又有着世俗里的喜悦和毫不掩饰的期待。

她是第一次见到宋弈穿这样艳丽的颜色,像团火裹在冰外,不协调却又那么的显目,若鹤立鸡群。

宋弈微微笑着,打量着幼清,一眼便落在她的视线中,看到她露出的欣赏赞叹,宋弈眉梢微扬笑容越发的喜气洋洋……小丫头今儿可真是漂亮,像盛开的牡丹,华贵明艳,可偏偏她的那双微挑的凤眼,却又有露着沉静和理智,令她有种难以触及的冷艳,他心头微动缓步走了过去。

闹哄哄中,薛霭在幼清面前半蹲了下来,幼清由薛霭背着起身缓步走出了房间,周遭的丫鬟仆妇们纷纷围着说着恭喜的话,簇拥着他们进了智袖院,主位空着两把椅子,幼清和宋弈并肩磕了头奉了茶,又给薛老太太磕头,转身过来便是薛镇扬和方氏,方氏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自幼清进门时就没有停过,她想说几句,可要交代的万语千言只道了一句:“照顾好自己。”便扭头去。

幼清低着头,眼泪也是簌簌的落,她膝行了几步趴在方氏的膝上,哽咽着道:“姑母,您也保重!”方氏再忍不住抱着她哭了起来……

薛镇扬眼角微湿,沉默的看着。

薛思琴和赵芫以及薛思画都在一边低低的抽泣起来,正厅里响起阵阵的抽泣声,宋弈听着,那一瞬间他胸口微窒目光缩了缩,想起了三井坊寥落的喜堂,轻轻叹了口气!

“吉时到了,新娘子要上花轿了。”夏二奶奶说着上前将幼清扶了起来,方氏拿帕子给幼清擦着眼泪,夏二奶奶安慰的拍了拍方氏的手,将盖头盖在幼清头上。

仿佛所有的声音都被隔绝开,周遭安静下来,除了方氏不舍的抽泣声,幼清能听到的,就只有宋弈跟在薛霭身后,那不疾不徐的脚步声。

就这样嫁了吗,前生的,此一世的,好的不好的,牵挂的痛苦的都成为了过去了吗,锦乡侯府的喜堂,不学无术的徐鄂,还有种种都从在这一抹铺天盖地的红色中,缓缓的滑过去。

多好啊,至少她有机会将父亲救回来,幼清朝着那抹红微微笑。

上了花轿,颠簸中不知过了多久花轿再次落了下来,跨了火盆过了马鞍,幼清进了喜堂,依旧是廖杰那很辨识度的嗓音唱和着,她跟着宋弈跪拜,起身,再拜……又被宋弈牵着红绸出了喜堂,幼清虽来过好几次,可盖着红盖头还是有些摸不着方向,就在这时她的耳边就响起宋弈不高不低的声音:“累不累?”

幼清一愣,怕被人听见,就尴尬的压着声音道:“嗯。”

“再忍忍。”宋弈轻轻说着,回头看了眼幼清。

幼清垂着头,一路进了喜房,在铺着宋弈长裤的喜床上坐了下来。

陈老太太和一位幼清并不认识的老夫人左右各站了一边,观礼的人就朝他们身上丢着花生莲子,宋弈板板整整的坐着,面含微笑,手却隔着宽宽的袖子拍了拍幼清的手背。

幼清微微一愣侧目去看,可惜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却在宋弈的这轻轻一拍中,莫名的安心下来。

那些花生,莲子,桂圆好像能拐着弯似的,都砸在了宋弈的身上。

有人笑着道:“今儿这些花生也似长了眼睛似的,瞧着我们新娘子年纪小长的美,也不忍心砸着她呢!”

陈老太太看着幼清干干净净的吉服,暗暗皱眉,特意抓了把花生摆在幼清的裙子上,才递了喜秤给宋弈,在一片吉利话中,宋弈挑开了盖头!

幼清适时的露出了一个新娘子该有的羞涩微笑。

房间里有人倒吸了口气,夸张的道:“可真是漂亮啊!”

宋弈虽看不出什么来,但嘴角的笑容却越扩越大……

喝了合卺酒,吃了半生的饺子,观礼的人就陆续退了出去。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

幼清垂着眼帘,就感觉一道视线直直的落在她面上,她有些不自在,不禁抬头去看……

宋弈扬着眉朝她一笑,带着痞气的朝她眨了眨眼睛,悠悠的出声:“夫人!”

------题外话------

我是努力的存稿君……明天见,哈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