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116 请期

晚上,方氏等薛镇扬到家,就将薛霭和赵芫一起请到了烟云阁,一家人坐在一起商量这件事。

方氏想了一个下午也没有结果,为难的道:“这要是嫁过去,身边也没有个人照料指点,我不放心,更何况,她再聪明稳重可毕竟还是个孩子啊!”她是一百个不愿意让幼清今年就成亲,原还想再留两年的呢。

薛老太太眉头紧紧蹙着,很为难的样子,沉声道:“我看这件事还是去问问亲家舅爷的意思,若是他同意,那我们也不必硬留着,若是他不同意,这件事还要好好和宋九歌谈一谈。”总之,薛家是不能做这个恶人的,但若方明晖同意,那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赵芫还不知道这件事,听的惊讶的不得了,问方氏道:“娘,今儿郭老夫人来是商量婚期的?”

方氏点了点头。

赵芫愕然,现在就嫁过去,也太早了点,她不由朝薛老太太看去,眼神中就少了一份敬重……幼清养在这里不是一日两日的了,就算不能把她当薛家的小姐看待,可也不必把事情推的这么干净,就是她也明白幼清不能嫁,祖母却还说出这种话来。

关心的并非是幼清,而是薛家的名声。

赵芫头一抬正要说话,薛霭已经当先开了口,道:“已入了夏,到明年的婚期也不过一年多些的时间,何故等不得。”望着方氏,“您再和郭老夫人商量商量。”

赵芫点着头,觉得薛霭说的有道理。

“我下午听着话就想回了,可是郭老夫人说的……”方氏很为难,她其实也觉得郭老夫人说的有道理,这件事若是放在别人家,她觉得没有什么,不圆房且又能照顾姑爷料理家事,小夫妻还能多些相处的机会,没有不合适的,可是事情放在自家姑娘身上,她就迟疑和为难了,“要不然,让宋大人住到我们家来?”在外院收拾间房来,给宋九歌住。

“这不好吧。”赵芫犹豫的道,“怕是宋大人不愿意。”除非是那穷困的没志气的,要不然几个男子愿意住到女方家里来,更何况,两个人还没成亲……也不是没有地方住。

她觉得最好的法子,就是给宋九歌送几个仆妇过去,既然郭老夫人是觉得宋九歌一个人没有照顾,那就送几个人去照料呗。

但是,几个仆妇,宋九歌不会自己买啊,何故让他们送。

赵芫又觉得这个不好,暗自摇着头。

“老爷。”方氏朝一直未说话的薛镇扬看去,问道,“您说怎么办!”

薛镇扬正端茶啜着,眉头微蹙有心事的样子,闻言他放了茶盅,沉声道:“今天,郭大人也问了我婚期的事,还戏言近几个月因鲁直的事闹的头疼,办几件喜事大家热闹热闹也是大好的事。”鲁直去年押解进京的,在大理寺关了近一个月后,等过了年开审的,朝中弹劾的奏疏雨点似的数都数不过来,可因鲁直是严安的门生,大家做事不免多了几分谨慎,是以,直到这两天才将他的罪责定了下来,可也只是个玩忽职守不作为的罪名,秋后充军,流千里,家眷不问罪。

薛霭直皱眉。

很明显,郭衍的意思和郭老夫人是一样的,都觉得婚事应该提前操办!

“这件事九歌是什么意思。”薛镇扬朝方氏看去,方氏摇摇头,回道,“妾身没有问九歌,只是郭老夫人既然能来说这些话,又事关自己的终身大事,九歌不可能一无所知的。”也就是说,宋九歌肯定是知道的。

“还是问问他的意思吧。”薛镇扬看了看时间,回头对薛霭吩咐道,“你遣个人跑一趟,现在时间还早,请九歌过来。”

薛霭颔首派了澄泥去请宋九歌过来。

“无论是什么结果,子修那边肯定是要说一声。”薛镇扬缓缓而道,“幼清那边也要问问她的意思,这门婚事是她自己的拿的主意,现在到底要怎么做,想必她心里也有打算的,若是她不同意,这件事我来去和郭大人说。”

方氏点点头:“我去问吧!”她叹了口气站起来,又看着赵芫,“你是长嫂,随我一起来吧。”

赵芫看了眼薛霭,起身应是,跟着方氏出了门。

薛镇扬就暂时放下宋弈和幼清的婚事,和薛老太太说起薛镇弘的事情来。

方氏一路到青岚苑,幼清已经得了信在门口迎她们,引着婆媳二人进了暖阁,按长幼落座,方氏叹了口气直道来意:“……今天郭老夫人来过了。”她将郭老夫人的话说了一遍,“我是不愿意,你年纪太小,我怕你吃亏。但换个角度去想,既是定了亲,九歌和我们也是一家人,以前他过的怎么样轮不到我们操心,可如今却是不同,他过的不好,我瞧着心里也难受。”话落望着幼清,“你姑父请了九歌来,我这边也来问问你的意思,提前嫁过去……你可有愿意。”说着已经红了眼睛。

幼清心头一酸,她和宋弈盘算着怎么才能早点成亲的时候,自始自终都没有考虑过姑母的感受,她们亲如母女,姑母肯定舍不得,更何况在姑母看来,她年纪小许多事都不懂,若是……将来伤的还是自己的身子。

“姑母。”幼清走过去在方氏身边坐下来,挽着她的胳膊,低声道,“不瞒您说,这件事其实是我和宋大人商量过的。”

方氏闻言一愣,赵芫已经跳了起来,问道:“你和宋大人商量过的,为什么?!”

“这件事说来话长。”幼清怕赵芫知道了害怕,方氏会胡思乱想,就望着两人诚恳的道,“你们担心的事我知道,我会照顾好自己,你们放心吧!”

方氏立刻就想到了舞弊案平反的事,她什么事都会和薛镇扬说,唯独这件事她一直没敢开口,如今听幼清说她立刻就想道了,轻声问道:“是不是为了兄长的事?”

幼清几不可闻的点点头,道:“若非为了这件事,我真的打算在您身边待一辈子,谁也不想嫁。”

“真是傻丫头。”方氏望着幼清,心疼不已,“你可不能委屈自己,成亲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啊。”

幼清没觉得委屈自己,只是要和宋弈成亲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罢了,对于她来说,最后到底嫁给谁并不重要,现在人换成了宋弈,她反而觉得松了口气,至少,在许多事情上宋弈都比别人优秀。

赵芫就想到了幼清莫不是因为薛霭和她的缘故?怕她多心?可是又觉得幼清坦荡荡的不是这样的,她听的云里雾里的,望着幼清,问道:“什么委屈自己?娘,幼清,你们在说什么?”

这毕竟是幼清的私事,赵芫虽不是外人,可毕竟是嫂子,她不想让赵芫对幼清有什么别的看法,便笑着道:“她是担心你父亲被上峰为难,毕竟是郭老夫人开的这个口,不给她老人家面子,怕说不过去。”

赵芫哦了一声,原来如此的道:“郭老夫人我看也不是那不明事理的,把话说清楚就是了,更何况,成亲的毕竟还是宋大人和幼清!”

方氏揣着心事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

这边,薛镇扬薛霭以及宋弈在外书房落座,小厮上了茶,薛镇扬问起行人司的事情来:“官升一级事情也多,做的可还顺手?”

“事情到没有不同。”宋弈微笑着回道,“只是闲暇时间少了一些,圣上召了几次,到耽搁了许多事。”

行人司走动,自然以皇命为先,薛镇扬理解的点点头,道:“听说你同意成亲后住在三井坊,还在那边种了树?”

“是,离休德的宅子近,往后我若不在家时,幼清也能串门有个做伴的,不至于太清冷。”他说的从善如流,薛镇扬看在眼里暗暗点头,他原是担心宋弈不肯住在三井坊,怕屈了他男子汉的自尊,如今瞧着他并没有介意,可见是个心胸豁达的人,“你想的不错,她姑母当初置办宅子时就是如此打算的,姐妹三人能相互有个照料!”

宋弈颔首附和。

“成亲的事。”薛镇扬顿了顿望着宋弈,也不拐弯抹角,“郭老夫人已经过来提过了,她的意思,将婚事放在七月,正好天气也凉爽下来,办喜事也合适,只是幼清姑母觉得她年纪小,怕是照顾不好自己也照顾不好你,有些犹豫。”

宋弈听着,显得很认真的样子,薛镇扬很满意,又道:“将婚期提前的事是你的意思?”

“我当初来京城时曾拜在郭大人门下,蒙老夫人抬爱,这些年对我关心备至。婚期的事是郭老夫人的意思,但她也问过我。”他微微笑着,目光诚挚而清亮,“因小侄家中没有长辈主持,伯母犹豫在情理之中,好在,我们住的地方离休德近,幼清和大姑奶奶感情亲厚,她是长姐更如同长辈,若届时我们有不懂之处,也可以请她指点一二,再者,我还要求伯母借调一两个得用老道的仆妇,家中有这样的人坐镇,也不至于让我们慌了手脚。”

原来他把什么都考虑到了,薛镇扬看了眼薛霭,薛霭拧了眉头没有说话。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薛镇扬微微颔首,宋弈这个人熟悉好很好相处,但他却也知道宋弈为人还是很清高的,有清流之范,他现在能将自己的姿态摆的这么低,又是请琴儿和休德夫妇指点,又求方氏借调老道的仆妇,对于男子来说,已是非常的有诚意了。

薛镇扬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若是幼清同意,这事儿就可以定下了,至于方明晖那边,他在信中已经提过婚事让幼清自己拿主意,到不必多虑。

宋弈低头喝茶,眉梢飞扬嘴角勾出愉悦的弧度。

“老爷!”方氏的声音在书房外响起来,薛霭起身去开门,方氏笑着走了进来,宋弈向她行礼,方氏摆着手道,“在家里不用这么客气,快坐吧。”

宋弈还是等方氏落座后他才坐下,方氏问道:“晚膳用了没有?”

“来的路上随意用了一些。”宋弈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方氏听着一愣,道,“吃的什么,怎么能随便敷衍糊弄,身体可是自己的,长此以往会伤着身体的。”男子就是男子,不论年岁大小性子如何在生活自理上,总归马虎的。

确实让人不放心那。

方氏叹了口气,对宋弈道:“现在晚了,厨房估摸着也熄火了,我让他们给你煮碗面吧,你再吃些,别饿坏了身子。”话落,也不等宋弈点头,就吩咐陆妈妈亲自去办。

宋弈露出感激的样子,朝方氏道:“令伯母费心了。”

“不必如此。”方氏说完又去看薛镇扬,低声道,“老爷,我看婚期就提前了吧,幼清虽小可做事有板有眼,虽不敢说能有多周到,可总能让九歌回去吃口热的饭,穿件干净衣裳,九歌也细心周到,两人这样多相处些日子也是好的。”

薛镇扬看向方氏,方氏朝他几不可闻的点了点头。

薛镇扬就明白了方氏的话,不再说什么。

宋弈在方氏的监督下吃了一碗面条,露出意犹未尽的样子,笑道:“还是家中的饭菜可口。”

方氏满脸的笑容,之前的忧虑也彻底打消了。

薛霭起身告辞:“那我先回去了,明早还有事。”说完朝宋弈抱了抱拳抽身出了书房。

宋弈望着薛霭快步而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薛霭大步走在花园之中,五月的风落在身上非但没有令他凉爽,反而更加觉得燥热,他有些烦躁的越走越快,越走越快,等他回神过来时人已经到了自己院子外面。

院子里亮着灯,丫头仆妇各司其职有条不紊的做着事,暖黄的灯光映在窗户上,他一眼就认出那个坐的是赵芫的身影,似乎正托着下巴想着什么,聚精会神的很久都没有动弹。

薛霭闭上了眼睛,过了一刻再睁开,眼中的烦躁已经恢复清明,他抬脚进了院子,院子里的丫头仆妇纷纷躬身行礼,薛霭上了台阶……门帘子唰的一下掀开,赵芫像只小鸟一样飞扑了出来,满心欢喜的看着他:“薛季行,你回来了啊。”

不过一个时辰没见而已,可在赵芫这里,仿佛隔了三秋一般,眼中皆是是欣喜和期待。

薛霭被她的情绪感染,眼中溢出温暖,点头道:“回来了。”赵芫已笑着拐了他的手,拖着他进去,“你快来,我有事想和你商量。”

夫妻两人坐了下来,赵芫就指着桌子上堆着的七八个打开的匣子和薛霭道:“幼清要成亲,你说我送哪个好呢。”

薛霭才看到匣子里都是些女子的首饰,有一枝赤金的锦鸡羽尾的华胜,富贵华丽,还有坠着金刚石的项圈……他愣住,看向赵芫。

赵芫红了脸道:“这些都是我陪嫁里比较好的,我打算送幼清一个,再给二妹留一个,我没有什么好东西了,就只有这些还算拿的出手!”这些东西还是她娘从自己的陪嫁里贴给她的,她们家早就没落了,一些好东西都充公了,剩下的在分家时也都分了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薛霭心莫名的软了下来,他拍了拍身边的椅子示意赵芫坐,待她落座他柔声道:“这些是你的东西,你仔细留着,给两个妹妹的添箱我会去准备,到时候你拿去给他们就好了。”赵家的家底他多少知道一些,赵芫能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和他说这番露家底的话,可见她的率真和单纯。

毕竟他们才成亲。

“薛季行!”赵芫眼角微红,扑在薛霭身上抱着他的腰,“你对我真好!”

薛霭惊了一下,僵硬的坐着,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却不没有将赵芫推开。

宋弈从薛家离开,闲庭漫步的走在快要宵禁的街道上,街面上已是人流稀落,只有三三两两的人结伴脚步飞快的走着,他负着手不知在想什么,神色非常愉悦,江淮跟着他身后不远处只觉得头皮发麻……

爷这是怎么了,他过午不食的规矩定了很多年,即便和同僚去吃酒,也只是吃酒而已,甚少会动筷子,如今倒好,竟大晚上的又吃了面条……

薛太太还那么心疼的样子。

江淮一愣,朝宋弈的的背影撇了一眼,心头顿时明白过来,爷难道是故意如此?

有这个可能,他仿佛知道了什么秘密似的,心情也得意起来。

幼清漫无目的的翻着书,看了半天却是一个字没看进去,忍不住翻身坐起来给方明晖写信,将她这些日子的事情零零总总的告诉他,又说起婚期提前的事……在很多事情上,她和宋弈似乎也很像啊,她自小没有母亲,而宋弈呢……成亲那么大的事情,就算他没有父母,可族人也该出面,可到目前为止,她是一次也没有听人提起过。

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小姐。”绿珠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甩的门帘子叮当直响,幼清叹气,放了笔望着她,挑眉道,“什么事?”

绿珠指着外头,道:“路……路大哥和胡泉回来了。”

“回来了?”幼清腾的一下站起来,问道,“人呢,在哪里,快让他们进来。”

绿珠摆着手:“他们这会儿去智袖院了,大老爷喊他们去问话了,奴婢现在去智袖院门口等着,等他们出来就将他们带过来。”绿珠说完重新出了门,幼清则重新换了衣裳高兴的在院子里等着,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她就听到院外路大勇和胡泉说话的声音。

“小姐!”路大勇步履极快的进了院子,和胡泉二人咚的一声在地上跪了下来,“小姐!”

路大勇还算镇定,胡泉历经了生死,顿时红了眼睛。

“快起来。”幼清让全婆子扶着两人起来,幼清望着路大勇,这一去半年,路大勇皮肤晒的黒粗了些,但眉宇间那股自信却像是陈年的酒,有种侠士般的气概。胡泉也长高了,褪了青涩,不像是一个宅子里打滚的小厮,倒像是个跑江湖生意人,处处透着精明。

“去宴席室里坐着说话。”幼清引着两人进了宴席室,让采芩和绿珠上了茶,路大勇迫不及待的将卷宗拿出来给幼清,“小姐,这是卢恩充当年的笔墨,您看看。”

是用块油布包着的,她拆开来,里面便露出几十张大小不一,纸张不同,墨汁不同甚至连字迹也有略有区别的诗词或是檄文,幼清匆匆浏览了一遍,有的文字生疏词句不通,有的虽看上去不错,但和时下传看的科举试卷上做出的文章不能相比,她并不是很懂这些,但却觉得卢恩充除了正楷小字写的很清秀俊逸外,文章作的确实一般!

“张先生小人并没有带回京城,而是安排他暂时住在怀柔。”路大勇和幼清解释,“张先生想明年参加春闱,也正缺一处清净的地方读书,他能住在怀柔倒也乐意。”

幼清颔首,问道:“你们其后有没有找到卢恩充的家人?”

“没有。”路大勇摇头道,“四下打听了很久,也去了几处,但经核实都不是卢恩充的父母兄长,后来我和胡泉见出来时间较长,张先生也处理好手边的事,便启程回来了。”

找不到也无妨,有这些东西足够让世人产生怀疑了,虽说律法无情,但古往今来因谣言和群众的质疑而影响律法的事也不是没有,所以,她有信心把这件事闹至天听,让世人知道当年的宋阁老是冤枉的,所谓的宋党也是被人污垢,在他们身上定的罪戴的帽子也是有心人为之。

更何况,她现在有宋弈帮忙,他在朝堂走动,无论是办事还是消息都要比她灵活许多。

幼清高兴的让采芩将东西收起来,望着路大勇和胡泉道:“这一趟真的辛苦你们了,还经历了生死!”路大勇笑了起来,“小人没什么,就是胡泉,九死一生让他吃苦了。”

胡泉摆着手:“为小姐办事受点苦是应该的,更何况我托小姐的福也好好的回来了,这些都是阅历,我可有和他们吹谈一番呢。”他说着一顿,又道,“还有一路上的见闻和经历,若非走这一趟,我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的。”

幼清欣慰,笑着道递给胡泉一个荷包:“一年不在家中你老子和娘也急的不得了,家里少了你这么个劳力,也少了人帮衬,这些钱你拿回去,是留着将来娶媳妇,还是补身子都随你支配。”

胡泉惊的站起来:“小姐,我走之前您就给了我银子的,我也没为您做什么,小人实在惭愧!”又红着脸道,“小人年纪还小,也不想这么早成亲,所以……所以现在用不上钱。”

幼清把钱给路大勇朝他大了颜色,路大勇接了过来一把塞进胡泉的怀里:“小姐给的你就拿着,不是还要给周姑娘买身衣裳吗,你有钱吗。”

胡泉难得的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幼清一愣,不明白路大勇的意思,倒是想起周芳来:“你们回来了,她人呢,怎么没有一起。”

“周姑娘说她要去办点事,太晚就不回来了,明天一早就进府,让小人给您带个话,没想到小人一激动竟给忘了。”胡泉忙着解释,“她好像很着急的样子,约莫是要紧事。”

应该去给宋弈回话了,幼清不再计较这些,颔首道:“路大哥去陕西后,你随着周芳在临清养伤?都是她照顾你的吗。”

“是!”胡泉回道,“若非周姑娘,我这条小命怕真要交给阎王了,我倒是没什么,让小姐白担心一场是真的过意不去。”他微微一顿,又道,“小人……小人在路上因为晕车,吐了好几次,还将周姑娘的裙子弄脏了,实在不好意思,所以就想攒钱给她买几条裙子。”

幼清眉梢一挑,微微笑道:“那你可要细细挑才好。”

胡泉红着脸点头,又看看路大勇,他知道路大勇约莫还有舅老爷的事情要和幼清说,便道:“小人还没有回家,我爹也不知道我回来了,我想回去看看。”

幼清点点头:“去吧。”又对绿珠道,“送胡泉出去。”

绿珠陪着胡泉出去,路大勇就说起延绥的事情来:“老爷住的地方翻新过,地龙也暖和的很,冬天一连下了好几场雪,老爷都没有冷着冻着。”又道,“小人到的时候已经快过年了,老爷家里头的年货也备齐了,两个灶上婆子也周到的很,一个护卫我也见到了,不但武艺不错,为人也是老实守成的。”

这些都是宋弈去的那一趟安排的,幼清没有说话,路大勇又道:“小人在那边住了三个月,每天陪着老爷出入,他早上卯时出门去学馆,午时就放官后再去卫所做账房的事,统计算账虽有些繁琐,但老爷做的也很得心应手。几个同僚对他也很尊敬。”

父亲是有才能的,当初刚到延平时,前一任的马大人留了一堆烂摊子,甚至有衙役聚众在衙门口闹事,父亲到后不分昼夜的将案件审理出来,有整顿了衙役,不过三个月,就将延平府衙焕然一新。

“你没和父亲说我们在做什么吧?”幼清望着路大勇,路大勇回道,“没有,老爷说宋大人已经不在了,当年的事情也过去了,他命中该如此他也不怪任何人,就这么在延绥老死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小人一听他这么说,就半句不敢提翻案的事了。”

幼清松了口气,颔首道:“父亲是怕他的情绪影响到你,不说最好,等事成后他自然就知道了。”

路大勇点头应是,想起回来的时候听到的婚事,问道:“……他们说您定亲了,还是和宋大人?”

“嗯。”幼清不瞒路大勇,回道,“今天还在讨论婚期的事情,可能七八月就要出阁,到时候你是想和我一起过去,还是留在这里?”

这个问题不用考虑,路大勇答道:“若是那边的宅子好安置我们,那小人肯定是想跟着您去的,哪怕给您赶车小人也高兴,若是不方便,那小人就继续留在这里,您有什么事就派人回来说一声。”

没什么好安排不好安排的,大家族有大家族的规矩,小家庭有家庭的随意,她笑道:“那你就跟着我过去,我会去和姑母说。还有胡泉那边,你也问问,若是愿意,他们一家子跟着去,到时候他们是想去铺子里做事,还是想去打理庄子,任由他们挑选!”

路大勇点着头,心里却忍不住好奇,他走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姐怎么会和宋大人定亲了呢。

一会儿他要好好问问尘泥。

揣着心事路大勇去了外院,幼清则心情愉快的梳洗坐在床上,又将卢恩充的诗词拿出来读了读,其中有几首她觉得还不错,虽内涵不深但却朗朗上口,但有的却显得生涩难读,意思也模糊的很。

“等有机会给宋大人看看。”她把东西包起来让采芩放好,踏踏实实的躺在床上睡了一个安稳觉。

五月二十,郭老夫人正式上门请期,也将宋弈拟出的礼单交给了薛老太太,薛老太太漫不经心的翻开来看,顿时目瞪口呆……当时祝休德娶薛思琴时是三十二抬的聘礼,这其中还有些是方氏私下里贴进去的,一来是给祝休德充门面,但里头有什么东西,礼单她是看过的也都心知肚明。二来也是抬自家女儿的身份,而薛思琴陪嫁则是三十六抬,至于方氏私下里贴进去多少她是不知道。

她一直以为宋弈的家世和祝士林不相上下,他们不在乎银子不银子的事,所以在这些事从来不计较,她听郭老夫人说三十二抬也没有多想,毕竟一家的姐妹,能不越过就不越过,可是这礼单上的东西都是怎么回事。

什么长沙窑的红地绿彩狮子戏球宝瓶四对,什么定窑的白釉青花松鹿纹碗六套,革丝十六匹,妆花缎正红,芙蓉四色各十六匹……这些东西她不是没有见过,但是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手笔的一次拿出这么多来。

这个宋九歌到底什么来路,一个月俸禄几十担米赁着宅子住的七品文官,竟能拿出这么多的东西来娶媳妇?

他的家世也不出众啊。

莫不又是方氏私下里贴的吧?可方氏也不至于这么大手笔的贴,当初祝休德可没有这些东西,想到这里薛老太太朝方氏看去,方氏也正暗暗心惊朝她摇了摇头。

虽只是三十二台,可这是实打实的三十二抬啊。

方氏暗暗算着幼清的陪嫁,算着再添些东西进去。

“日期的事……”薛老太太不想叫郭老夫人看出来,收了礼单,笑道,“定在七月十八,是不是太近了些?”

郭老夫人来了几趟,早就知道薛家这位老太太是什么人,顿时不软不硬的道,“既是提前了,索性就早些,不是说三井坊那边的家具三月就送去了吗,这些大件都备齐了,小的东西想必薛太太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若是有些急的不够添的,你们和我说,剩下的我来想办法叫人淘箩去。”像一些镜子,手炉啊,当下人成亲都愿意定些时兴的,但有的时候临时去买却又不好搜罗,就想要人面手段了。

“不用,不用。”方氏哪敢劳驾郭老夫人,“不瞒您说,当初给她们大家备嫁妆时,我就一样备了四份,家里四个女儿,一个不落,如今只要点算出来一一装点着再额外添补一些,就成了。”现在是五月,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约莫是来得及的。

方氏不由暗暗叹气,若是别的人做媒她还能不软不硬的顶一句,可郭老夫人坐在这里,她就是有苦也诉不出来。

郭老夫人满意的点点头:“那就好。日子就定在这一天了,嫁衣我也早就和文绣坊打了招呼,七月初你们派人去取就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方氏就生出一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等送走郭老夫人,薛老太太就拉了脸和方氏道:“嫁衣你怎么不事先安排周到,竟让她去打招呼,这算个是没事儿,传出去别人还以为致远怎么苛待这个表侄女。”

方氏哭笑不得,只得和陆妈妈连着几天将幼清的嫁妆清算出来,又派着人四处添补东西,京城寻不到甚至还去了真定永平去找,还找到薛镇弘在江南寻了几匹那边新出的杭绸。

脚不沾地的忙到七月头,才堪堪将三十六抬的嫁妆准备齐全,她松了口气摇着扇子和陆妈妈诉苦:“还好天气渐渐凉爽下来,要是他们把婚期定在六月,我们岂不是要顶着大太阳送幼清出阁。”这家里宴请,上午做的菜到下午味道就变了。

“可见宋大人是真的着急,听说他这段时间也忙的很,身边也没个帮衬的,吩咐自己的常随东奔西走的备东西。”几个男人懂什么,陆妈妈笑道,“咱们好歹一家子人在忙,总算是轻松些。”又道,“这一回连着二小姐和三小姐的嫁妆也备好了,将来也轻松些了。”薛镇世不管这个女儿了,薛老太太又将她养在自己身边,到时候婚事只怕还要她们操心。

索性一起置办了,那孩子也是可怜的,方氏靠在大迎枕上吁了口气,问道:“幼清在做什么?”

“一早上和二小姐去三井坊了,豪哥七月底办百日宴,亲家太太也要到,方表小姐说是去帮大小姐照顾豪哥!”陆妈妈说着给方氏斟了杯茶,方氏笑着道,“瞧我,竟把这件事给忘了。”

《本卷完》

------题外话------

明天就进入第二卷了,话说,不知不觉已经八十几万字了,开文也有好几个月了,时间过的太快了……

明天大婚!

PS:我周一出去旅游,一周的时间,我不会断更,但是因为码字速度太慢,实在是存不了稿子,所以我只能每天凌晨爬起来写,写多少算多少,还请谅解。

最后,祝大家端午安康,多吃点粽子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