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29.11后宫心计(2更2)

依此说来,她与这尹淑仪倒也还算有缘。

不光是都懂得闭上眼睛,以向来识人;且此时的尹淑仪跟她当年一样,不过都是十四岁前后。

兰芽便淡淡一笑:“既然淑仪妈妈都认出了民妇来,今早又这样刻意延请,倒不如淑仪妈妈有话直说吧。”

尹昌年抬头望韩尚宫,韩尚宫点了点头。

这是主仆之间的一个小小的默契,韩尚宫奉命去等候兰芽她们之前,尹昌年曾暗地嘱咐韩尚宫,一定要细心留意她们刚进宫来时的神色与步态。

她们是上国贵客,见多识广也是有的。这天下的王宫,大明的紫禁城就不用说了,人家大明的亲王府规制也该高于景福宫;更是听说有些高官的私邸也巍峨富丽,不亚于景福宫斛。

但是她们毕竟自报的身份只是商旅,商旅在大明的地位不高,所以他们自然没什么机会堂而皇之地进那些高官私邸,就更别说是亲王府,以至于大明的皇宫了。

所以观察她们进宫来的神色和步态便极重要。

倘若他们也跟普通商人一样,进了宫便诚惶诚恐,一副卑颜屈膝的模样,那便可以断定他们只是普通的商人,即便有些钱,却也没什么政治地位,帮不上什么忙。那她就也不必见了。

倘若相反,人家进宫来若没有半点惊讶之色,行走之间泰然自若,完全没有将景福宫放在眼里的话……那就证明这些人至少是进过高官私邸,甚或是亲王府、大明的皇宫的人!

这样纵然他们真的是商人,却也绝不只是普通的商人。譬如大明皇帝有皇店、皇庄,也同样都是找商人来掌管着,那么这些人就有可能是皇商。

那就了不得,那就非但跟朝中高官能攀上关系,甚至能得到大明皇帝的器重。这样的人,就是她尹昌年一定要着意结交的。纵然要以从二品淑仪的身份向商人妇下跪,她也办的出来!.

此时果然见韩尚宫给了她肯定的示意,尹昌年便亲亲热热捉住了兰芽的手。

“姐姐快请坐。”

兰芽坐下,爱兰珠在门口的下手边坐了;藏花和塔娜不便进殿,在外头守着。

尹昌年看了看爱兰珠,兰芽说:“她是我的陪嫁丫头,我从小凡事都不背着她。若没有她,我这人就也没手没脚,什么事都办不成。”

尹昌年含笑吩咐韩尚宫也给爱兰珠上一杯茶,这才说正题。

“一来,本阁是听说大明贵客,又生了龙凤双胎,真是欣羡得不得了,于是想要一见;”

“二来呢,我也听我娘家在馆驿里的嫂子们提到姐姐,都说姐姐人品贵重,为人又十分随和,我便生出守护之心。”

“守护?”兰芽听到这个词儿的时候微微扬眉。

“是,守护。”尹昌年缓缓点头:“纵然相信姐姐智慧,可是姐姐毕竟是远来为客,并不谙熟我李朝的民情。这宫里的门道,姐姐就更不了解。”

兰芽情知有异:“淑仪妈妈的意思,难不成是说这宫里还有人想要害我不成?”

尹昌年垂下明媚的容颜,少女眉头笼上一层清愁:“这宫里一直都在莫名其妙地死人,宫里的嫔御、宫女也就罢了,许多还就跟姐姐一样,只是大臣的家眷,甚至是来访的客人。”

“哦?因何而死?”办案多年,兰芽一听诡谲的命案,不觉害怕,反倒兴奋。

“多是常见的死法:毒死、勒死。虽说死法浅显,可是却查不出凶手来。”

兰芽垂首饮了口茶:“办案的人不得力?那就换一批再查。”

“非也。”尹昌年凝住兰芽:“此时算来也有数年,查案的人换过几批,连负责此时的监察尚宫也换过了,却总是开始查得风风火火,到后面却虎头蛇尾。”

兰芽便轻轻一笑:“既然如此,那问题也许不是来自查案的人,而是来自上位者。”

尹昌年一拍掌:“姐姐果然与我想到一处去了。只是……上位者也查不下去了。”

她忧伤抬眼,少女小鹿一般的眼睛拢起水雾:“两年前,就连中殿妈妈竟然也离奇死去。姐姐,中殿妈妈薨逝的时候,不过才十八岁啊。她与王上结缡八载,竟然连一儿半女都没能留下就……”

“哦?”兰芽挑眉望向尹昌年。

兰芽面露惊愕,却不是追问先王妃死因,反倒是上下打量她……尹昌年便连忙垂下头去:“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是为了确保姐姐安危,本阁也不能不说:宫中内人传说,是现在的中殿妈妈为得王妃之位,所以……”

“中殿?”兰芽心下已经有了几分明白。

尹昌年垂下头去:“中殿妈妈善于用毒……姐姐稍后宫宴之上一应饮食千万小心。”

兰芽无声一笑:“可是我见都没见过中殿妈妈,所谓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中殿妈妈要我一个普通商人妇的命做什么?难道还觉着自己的骂名不够多么?”

尹昌年听得面红耳赤,继续低低

垂着头:“是姐姐不知。姐姐与这么多妇人都与中殿妈妈同日诞下麟儿,那些人倒也罢了,只是姐姐的与众不同。不仅仅是少见的龙凤双生,更听说弄璋之时,北极星白日升空;弄瓦之时,凤凰凌空飞临。竟然都比咱们元子出生之时的吉兆还要惊人。”

“姐姐懂的,这天下不可以有麟儿福祉高于元子的,更不可以有产妇的福分高于中殿去的。中殿早已怀恨在心,否则又何必将你和孩子特地引入宫来?”

“是么?”兰芽听着,倒也缓缓点了点头。

若在李朝疆域里,出现这样跟元子、王妃抢风头的婴儿和产妇,那真的不是一件好事,民间自然会有人借此话题大做文章。

只是……兰芽心下也是叹息,李朝元子不过是郡王的儿子罢了,又如何跟她刚刚生下来的天子正朔龙脉相比呀。

不过尹昌年说得的确有理,若以这个缘由,王妃尹氏当真有可能心生嫉妒,想要把她们母子诳进宫来给弄死。

兰芽面色微微白了白,郑重起身向尹昌年行礼:“多谢淑仪妈妈。如果没有淑仪的提醒,说不定我母子三人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出了尹淑仪的寝殿,左右看看,没人在侧,爱兰珠这才凑过来低低问:“你相信尹昌年说的,那尹王妃要害你么?”

兰芽淡淡一笑,只笃定地抬眸望住藏花。

惨不忍睹的藏花,此时却叫她心安。

“若当真只是毒杀,那王妃就不必动这个心思了,因为这里有用毒的祖宗。”

爱兰珠怀疑地盯了藏花一眼。藏花还故意伸手进鼻孔挖了挖,转给爱兰珠看。

爱兰珠赶紧转回头来只望着兰芽:“那她说是王妃害死了前王妃……你信么?”

“实则这是人家自家事,咱们不该管。况且这天下哪儿的后宫、后宅,没有发生过这样腌臜的事呢?这就交给人家朝鲜国王自己去处理。查得出查不出,发落还是不想发落,咱们大明都没必要干涉。”

兰芽回望爱兰珠:“可是倘若咱们当真就死在这宫里了,而且如她所说,是有情有理死在王妃手里的话……那一来可以坐实一直都是王妃下毒杀人,这么多年的连环命案便可告破;二来,有人希望朝鲜宫内的这些命案能引起大明的注意,只要是大明有身份的人死在李朝宫里了,大明就不可能不闻不问,到时候即便是李朝国王就也不能再包庇凶手。”

藏花抱着孩子悠然跟上来:“所以只要咱们死了,那王妃就倒了。”

爱兰珠惊得眼珠瞪圆:“怎么越看越觉得眼前是一个连环套,咱们是饵,而布局者真正的目标是王妃尹氏?”

兰芽一挑大拇指:“说得好!”

爱兰珠有点担心:“那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就咱们几个在宫里,双拳难敌四腿啊!”

兰芽淡淡一笑:“咱们去见一个人。”

“谁呀?”爱兰珠急问。

兰芽目光宁静:“王妃,尹氏。”.

在宫外的几天,东海号早已悄然搜集来一批情报,都是关于王妃的。

传言里的王妃出身低微:虽然是两般贵族之女,可是家族早已没落,十分穷困。是她父亲死后,母亲无法过活了,才将她送进宫,参加后宫拣择。

她自知没有家族靠山,于是便使足了妖媚惑主。

当在后宫拣择看见她之后,王李娎便再也没去过中宫殿。害得王妃韩氏明明十几岁的青春年华,竟然连个孩子都没能生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