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28.10少女尹昌年(2更1)

三日后,宫宴。

兰芽带着三个侍女进了李氏朝鲜王朝的正宫——景福宫。

三个侍女自然是:爱兰珠、塔娜,以及——奶妈花大姐。

向李朝礼曹官员报上“花大姐”的名字之后,兰芽便忍不住了笑,回眸悄然瞟过去。

高高的个子,丰腴的呃——两个大馒头撑起的衣襟;格外往丑里化妆过的面容,委实是实在太委屈了藏花。

以藏花聪明,当日她一提,他自然就想到了是要扮成女人。她彼时傲然扬眉:“那又叫什么委屈?你倒说得对,那对我来说自然是信手拈来。斛”

等兰芽将妆扮所用的衣裳和——大馒头拿来,他登时就傻了。

他是不介意扮成女人啊,反正他自己平时也簪花、傅粉,比女子更妖娆;可是那都是美美的女人啊!眼前这个,算什么啊!

可是谁让太自负聪明,答应得太早了呢,他只能嘟着嘴妆扮起来。妆扮完了第一眼去瞧镜子,竟然都红了眼圈儿。

兰芽想笑,却也只能忍着,双宝则干脆紧紧咬住了嘴唇,才敢上前帮着藏花整理衣褶。

藏花怔怔盯着镜子里那个又高又壮,眼圈儿乌黑,嘴唇血红的妇人,喃喃低语:“这么丑的女人,我真想自己亲手掐死了她!”

他扭头来,一副不想活了的表情:“你让我扮什么都行,你让我干什么我都能干……你就不能让我美一点么?非得把我弄成这个模样儿,出去吓人?”

兰芽又是想笑,又是觉得抱歉,只能软语解释:“咱们这是进宫,检查一定严格,说不定要搜身。你终究是男儿身,只能扮成最妥帖的身份才能混进去——咱们都是带着孩子一起进去,最妥帖的身份自然是奶娘。搜身的也一定不敢仔细搜奶娘的身,唯恐给摸脏了,或者受惊了回了奶了,他们也担待不起,所以你扮成奶娘才最妥帖。”

“可是你见过哪家找个貌美如花的奶娘进府的?那除非是那家的夫人做好了准备叫自己相公变心呢,所以你必须是身强力壮、但是面容丑陋的才更合乎常情。二爷,所以我早说过要委屈你,现在还是再跟你说一遍:委屈你了……”

兰芽这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藏花便一万个不愿意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狠狠闭上眼睛:“我忍就是!只是既然当奶娘,是不是还要我学怎么喂奶啊?姿势总归要做出来些,别到时候叫人家起疑!”

藏花就是藏花,三日过来,藏花已经将个健壮而丑陋的奶娘形象妆扮得惟妙惟肖。更为叫人暗赞的是,为了找准自己的感觉,他硬是这三天都一直以奶娘的形象过活来着。三天下来,两手一边一个抱着孩子,让人错眼之间都直错觉,仿佛他马上就能掀开衣襟喂奶了……

此时兰芽回眸瞧他,但见他气定神闲,这才放下心来.

因朝鲜国王只是大明朝郡王级别,于是景福宫自然比不得紫禁城的巍峨壮丽,但是终究是一方王权,立在宫门口,倒也让人平生敬意。

“景福宫?”塔娜照着匾额上的汉字念出来。

没念过什么书,只是跟着爱兰珠认过一些汉字,却也都是一知半解。

兰芽回眸望她,看见她一张憔悴的小脸儿。兰芽便不由得心疼。

自从大人走后,她自己还没怎么样,倒是把个塔娜给憔悴坏了。此中情由爱兰珠应当明白,兰芽虽没正经问,心下却也大抵有数。

大人走的时候,不同意虎子亲自跟着回去,要虎子留下保护她们;于是虎子将赵玄派回去协助大人统领军队去了。

兰芽便笑着轻轻捉过她的手。拢着她的肩给她解释,“这名字得自于《诗经》。《诗》云:‘君子万年,介尔景福’。李朝是我大明藩属国,有‘小中华’之号,于是这王宫处处都是文采斐然。”

塔娜听得一知半解,愣怔点点头:“怪不得这李朝的王宫,里里外外却都是大明朝的字,匾额、楹联可不都是!”

爱兰珠抱着固伦,上前打趣:“兰公子,这李朝的国王见了你,要不要下跪磕头呀?”

“去!”兰芽掐她一把,笑过了却还是正色起来:“若我搬出钦差身份,那国王是真的要向我下跪磕头的。不过咱们就别为难人家了,刚亲政,又得了元子,正是双喜临门,便叫人家舒心些时日吧。”

迎面走过来一位有了些年岁的女官,远远朝兰芽躬身,用汉语道:“请问这位贵客就是来自大明的兰夫人吧?”

兰芽上前微微倾了倾身:“正是。”

那女官颔首微笑:“下官姓韩。”

兰芽忙道:“原来是韩尚宫。”

韩尚宫左右看了一眼,将兰芽引向一边:“此时距离开宴时间尚有一会儿,现在也是迎请各位夫人到偏殿休息。偏殿人多,兰夫人便请这边单独歇息吧。”

兰芽点头,明白既然亲自来迎她的都是尚宫,便自然是哪位嫔御亲自吩咐的要来见她。

韩尚宫一路引着兰芽朝前

去。塔娜没见过这么大的院子、这么曲折幽深的层层楼阁,走着走着已是迷了路。兰芽和爱兰珠倒是面上一丝波动都没有。

兰芽自己身在紫禁城,爱兰珠更是在西苑逛游过两年了,眼前的景福宫虽说规模也不小,可是对她们来说还不成其为问题。

那韩尚宫也是有心人,一边一路,一边已经将兰芽和爱兰珠的神色收入了眼底。

单凭这份初次进宫就气定神闲,半步都没有走错的气度,韩尚宫便知道自家娘娘没看走眼。

到了一间殿阁门口,韩尚宫先自己坐在廊檐下,给兰芽和爱兰珠示范脱鞋上殿的规矩。

兰芽暗自跟爱兰珠吐了吐舌。

在大明,就算进乾清宫,也没说要脱鞋呀。

这样原本建筑规制几乎一致的殿阁,却有完全迥异的生活习惯,兰芽和爱兰珠都觉有趣。脱鞋进殿,宫女个个态度严肃得不得了,可是那殿阁委实有点小。爱兰珠忍不住跟兰芽嘀咕:“还没你的听兰轩大呢。”

建州女真曾经与李朝交恶,爱兰珠的阿玛和哥哥曾经被李朝追得无处可逃,才上疏奏请大明朝廷保护,要回到大明境内过活。于是爱兰珠看着李朝的王宫,便哪哪儿都是刺儿。

兰芽悄然捏了捏她手背:“好啦。”

“毕竟这是偏殿,那位也只是个淑仪,地位不高,她能住的殿阁自然不会大。待得见了中殿,那屋子也叫‘交泰殿’,估计能比这里大一些了。”

爱兰珠一瞪眼:“你怎么知道现下要见咱们的是那个尹淑仪,而不是别的娘娘?”

“道理明摆着,她昨晚去见我却没见着,于是今早自然吩咐身边的尚宫早早就在宫门口迎着咱们。再说这是偏殿,不是王妃所居的交泰殿,所以便确定她是淑仪尹昌年无疑。”

“你说,她见咱们会说什么?”

兰芽淡然一笑:“既来之,则安之。”.

两位蓝衣宫女左右将殿门一开,少女尹淑仪已经亲自迎了出来。

正是昨晚所见的明媚少女,容颜令人一见忘俗,举止雍容俨然大家风度。

兰芽掂对了一下礼节,以她身份自然犯不上向一个藩属国的小妾行大礼,于是只是福身:“民妇见过淑媛妈妈。”

尹昌年连忙上前亲自扶起:“姐姐千万不要多礼。姐姐是大明贵客,本阁有幸能见到姐姐,只觉蓬荜生辉。”

两人一礼一扶之间,尹昌年便是微微一笑。

“实不相瞒,姐姐,昨晚本阁便赴馆驿求见姐姐。只是不巧,姐姐睡下了。可是本阁在馆驿大门口的时候,分明曾与一位女子参见而过。本阁彼时认不出,此时却是知道了——那位相见不相识的,正是姐姐您呢。原来姐姐是出门去了,怪不得昨晚会缘悭一面。”

兰芽便也不再闪避,悠然凝望少女面上超乎年纪的淡然从容。

“淑仪妈妈是怎么认出来的?”

彼时她小心地藏住了面容,未曾叫尹昌年看见过。凭她这些年走南闯北办差的经验,又如何避不过一个生长在深深庭院里的贵族少女去?

尹昌年淡淡一笑:“是姐姐身上的香。”

衣裳可以更换,妆容可以假扮,但是临时起意出门去,便没来得及将身上衣裳的熏香统统改换了,于是香气却还是掩盖不了。

兰芽便笑了:“淑仪妈妈真是聪慧。”

忍不住想起当年,她也是凭着身上的香认出来绑了她的人就是藏花。

【稍后第二更~】

给大家做几个小解释啊:

1、“李朝”;李氏朝鲜。因“朝鲜”是古称,所以李氏建立的朝鲜王朝,又叫“李氏朝鲜”用以区分古朝鲜。

2、朝鲜王室,国王只能称王,不能叫皇帝,不能称“朕”;王妃不能叫皇后,就算是“王后”,也只能是王妃死后追封,活着的时候永远都是“妃”——王大妃、大王大妃。否则便是僭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