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二叔二婶,残忍真相

上官雪妍不是想不通,是因为她不愿去想,亲情在她看来那是最珍贵的情感。在她眼里亲情超越一切,所以她不想让那些兄弟倪墙的事实,坏了她心中的那份美好的感情。可是现实往往是最残酷的,上百年的时间里,她看到过太多的由于不讲亲情而导致的悲剧。金钱、*、权势,有些人在这些面前视亲情为无物,可是这些真的很重要吗?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上一世太容易得到这些了,所以不解有些人都对这些的执着。她现在想的是,自己一家人的悲剧和上官雪鸢有着逃不脱的干系,那三叔呢,和他有关系吗?难道他会是幕后之人吗,还有医谷是谁在用孩童试药?上官雪妍突然觉得医谷之事,远比她想的要复杂的多。要是那些外姓人,她赶走就是了,可是要是牵扯到自己的叔叔,自己要怎么去处置?

“大姐,你怎么知道我有话要和你说?”上官雪添听见上官雪妍的话,突然站住了,他是吃惊,自己表现的很明显吗?

“你从见到我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眼中有的不是震惊而是悔恨和释然,这就说明,其实你一直都知道我在哪里,可是却没说出来。”上官雪妍淡笑着说,她早上出现的时候,她只是扫一眼就把在场所有人的反应看在眼里了。这上官雪添眼里的眼神和他们所有人的都不一样。其他人眼里有的大多是震惊,和迷茫;上官雪鸢眼里有的是惊恐和恨意;唯有他眼中情绪最多,先是震惊,后面是悔恨和释然。自己当时就知道他比其他人知道的多,也许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哪里。这也只是自己的猜测,至于当年他在不在场自己没看到。

“大姐,我……。”上官雪添慌张的要说什么,难道大姐知道了,她会不会怪自己?自己这些年藏着那个秘密,过得也不舒服,很多次从梦中惊醒。

“都过去了,我们先去见二叔,然后我们姐弟再好好聊聊。”上官雪妍打断他的不自在,他们是要好好聊一聊了,可是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

“好,这边请。”上官雪添也只能收起自己的那些心思,现在安心带路。

上官雪添走在前面和上官雪枫低头说着什么,而上官雪妍却在打量着这个院子。这院子中的建筑其实和自己家里挺相似的,只是格局不同。不知道医谷的建筑是不是都是这样的,自己以前应该来过这里吧,这里自己好像还有点记忆,前面不远处应该有个小荷花池吧,好像是二婶特别喜欢荷花。所以在他们成亲前,二叔就在院子里给二婶挖了一个不大的荷花池,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荷花其实不只有观赏价值,还有药用价值,是可以多用的。荷花是连科植物,据说荷花与佛教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佛教认为荷花从淤泥中长出,不被淤泥污染,又非常香洁,表喻佛菩萨在生死烦恼中出生。又从生死烦恼中开脱,故有“莲花藏世界”之义。按佛教的解释,莲花是“报身佛所居之净土”。可见莲花已成为佛教的象征。所以菩萨要垫以莲花为座。

上官雪妍他们真的在拐个弯的时候看见映入眼前的荷花池,她以为看见的会是一池子的水,可是她看见的却是盛开的一池荷花,现在不是荷花开放的季节这里的荷花却开心的艳丽多彩。她可是很好奇是谁有这么高的养殖技术,这里可和自己王府院子里不同。王府自己的院子里,那是被自己做了手脚的,所以即使有不同季节的花草也不奇怪。可是在这自己看见了反季节的荷花自己能不吃惊吗?她不认为种荷花的人和自己一样,她可以看出这个荷花池没什么异样,现在这里的荷花开得如此好,那一定是此人的养殖技术不错,至少也是这养荷花的技术不错的。

“二弟这一池荷花开得不错,就是不知道是会的杰作了,真难得呀?”上官雪妍不明白她就会没保留的问,她也不会探什么秘密只是好奇而已。

“大姐,夸赞了,这是你弟妹养的,她和娘一样喜欢这荷花,也爱此道,倒是让她给钻研出了点成就。”上官雪添微笑着说,看来说起自己的夫人他还是满意的。

“不知道弟妹是哪家小姐?”上官雪妍好奇的问,能嫁给自己堂弟的人,怎么也得是谷中哪位长老的女儿,要不然就是外面的世家小姐。

医谷不排斥和外界联姻,不过一般成婚的对象,他们先考虑的依旧是谷中之人,因为大家相互了解,也算知根知底的。

“妍姐姐,不知道还认不认得小妹?”上官雪妍的话问完,回答她的不是上官雪添,而是另一个女声了,听那意思还是上官雪妍的旧识。

上官雪妍把目光从那一池荷花上移开,看着前面相携而来的二位妇人。年纪轻的妇人搀扶着年长的妇人,向他们走来。上官雪妍认出了那年长的妇人就是自己要见的二婶,至于那年轻的看着眼熟却想不起来了是谁了。

“雪妍见过二婶,多年不见,二婶可还安好。”上官雪妍快步走上前行礼,在长辈面前自己的礼仪一定要做到位。这也算是,她在这个时空里除了父母之外第一次给人正儿八经的行礼。

“雪枫见过二婶,二婶好。”上官雪枫也跟在自己姐姐之后行礼。

“快起来,孩子,你们可算是回来了,这些年在外面没少吃苦吧?回来就好了,这里是你们永远的家。”上官二夫人红着眼上前扶起眼前的侄女和侄子,时间好像过得太久了,她都快记不得他们的样子了。现在孩子回来了,可是大哥和大嫂现在……尤其是大哥也不知道还有多久的时间能活。

大哥的病情也只有自己家的老爷知道,那是毒深入骨髓了,他们兄弟联手也解不了毒素,也只能尽量压制了。

“二婶,我们回来了,一切都会好的。您有时间过去陪我娘说说话,这样我娘也能好的快一点。”上官雪妍伸出手扶着她,和她说。她好像记得这二婶和娘亲以前妯娌关系还是不错的。

“你是说,大嫂的病能治好的?”上官二夫人吃惊地的问上官雪妍,不是说治不好了吗?要不然大哥也不会这些年一直都没治好大嫂。

“能治,心病还需要心药医,我们回来了。娘的病情也有了好转,今天都很安静,没再发病。”上官雪半真半假的说,毕竟自己才回来一个晚上,她还想低调一点。

“是呀,你们就是大嫂的心药。回来好呀,回来好。对了这是你们弟媳,雪妍不知道还记不记得她,我娘家大姐婆家侄女,小时候经常来医谷玩的,你们也一起玩的的。怡儿,去给你大姐和大哥行礼。”上官二夫人给自己侄女介绍着儿媳,这儿媳倒是很孝顺,府中现在也有她打理。

“怡儿见过妍姐姐,枫哥哥。”秋简怡站在上官雪妍面前行礼,然后微微一笑。

“你是秋简怡妹妹?你当年不是说种出不一样的草药吗?怎么,现在种的是荷花?食言可不好呀!”上官雪妍其实听见声音的时候真的没想起她是谁,不过她那微微一笑,换起来了自己曾经的记忆。以前是有个小女孩跟在自己身后学习辨认草药,还说什么以后一定要种出不一样的草药。

“妍姐姐,这荷花也能入药呀,我也不算食言了。”秋简怡嘟嘟嘴说。

上官雪妍看着这个已经二十三、四的少妇,还是和自己那久远记忆中的一样,撒起娇来,就喜欢嘟嘴。原来不是所有的事情和人都会变了,还是有和以前一样的存在,真好。

在上官雪妍打量秋简怡的时候,秋简怡也在打量她。她记得那时自己还小,由于得到家中伯母疼爱,就会经常跟着堂哥一起来医谷玩,自己接触最多的就应该是这个整天认药,采药的妍姐姐。谷中他们都会说这个姐姐是个傻子,可是自己却很喜欢她,她会教自己认药,也会不耐其烦的回答自己各种的问题。可是有一天自己再来,就听有人说这个姐姐采药跌落悬崖死了,自己当时还哭了很久。从那再也没见过她,早上夫君说这个姐姐又回来了,自己不知道有多开心。这不是听传话的下人说大小姐来了,一开始以为是那什么上官雪鸢,后来才想到是这个姐姐。

“好了,你们姐妹有话以后说,老爷还在里面等着呢。”上官二夫人开口说,然后她先往里走。

上官雪妍他们跟在她的身后。

上官雪妍看着那坐在凳子上的二叔,十年的时间难道真的是太久了吗?不但父亲苍老了很多,就连二叔也老了很多。学医之人最重视养生保健,因为他们比其他人了解自己的身体,知道怎么才是对自己最好的。父亲的苍老可以说是因为体内积毒的摧残,那二叔又是为什么。上官雪妍感觉很多事她都不清楚,她现在有着深深的无力感。

“坐吧,你们回来就好了,好好陪着大哥吧!”上官腾看着走进来的两个孩子,只是淡淡的说,好像他们只是出去玩了一趟,没有长时间不相见的激动。上官腾看着他们就想到自己大哥那越来越差的身子,孩子回来了,大哥在他最后的时间里也可以过得开心一点,也算是上苍怜悯了。

都说“医者不自医”,他一直也不相信这句话,现在他是信了,大哥的毒是他无意发现的,然后就想治好他,可是没想到三年过去了,他没一点进展,只能看着大哥的身子越来越差。这是学医以来第一次让他如此挫败,他现在不知道应该和侄女和侄子怎么去说,只能让他们好好陪着大哥了。

“谢二叔。”上官雪妍行礼在一边坐下,她看着二叔。二叔看着他们眼中有着深深的担忧和挫败。为什么,难道是为了他们姐弟,还是为什么别的什么事?

“我听说,你们几天后要参加比赛,有把握吗,医谷的谷主之位必须是我们上官一脉的,不能落到那些人手里。”上官腾叹着气说,他虽说不常在谷中走动,可是也知道医谷现在的现状。他和大哥是没能力管理这些了,就剩下这些孩子了。添儿那是自己唯一的儿子自己也倾囊相授,可是他的医术一直很难精进。要是当选谷主,他的医术镇不住他们,很难服众,到那时医谷就会更加的人心浮动。三弟家两个孩子,医术和添儿也不相上下。他很早就知道,他们三兄弟的五个孩子,唯有大哥的一双儿女,习医天赋还不错,尤其是那心智不全的侄女,可是他们却流落在外,生死不明。他和大哥一度认为他们上官一脉要在医谷调零了,没办法之下他们才会决定举行着选举大赛,就是希望能让那所以上官家的子弟都试一下,看看能不能找打天赋不错的人。没先到这在关键的时候,他们姐弟竟然回来了,只能寄托希望在他们身上了。

“二叔,放心吧,雪妍知道怎么做。”上官雪妍不了解他们的担心,可是她有自己的坚持,她说什么也不能让医谷四分五裂。那是曾经父亲肩上的责任,也是父亲心中的心结。父亲一定觉得是他没有守好医谷才让医谷陷入如今的地步。自己和雪枫有义务去完成父亲的期许,再说医谷也是她的家,这里很多人都是她的家人,守护医谷她义不容辞。

“那就好,我累了,你们随便吧。”上官腾突然站起身说,他还要去药庐研制可以解大哥身上剧毒的解药。

上官雪妍起身行礼送他离开,她对于二叔间接地送客行为也没说什么,她记得二叔的性子就是如此的。父亲他们三兄弟的性格各有不同,父亲的性子温和,二叔的性子冷淡,三叔的性子比较圆滑。

上官雪妍又陪着二婶坐了一会儿,然后起身和上官雪添一起离开。

“二弟,说吧,你都知道些什么,或者说,你这些年查到一些什么?”上官雪妍他们现在坐在上官雪添的书房里,外面没什么人把守。他们下面要说的话,还是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为好。

“大姐,那年你不是失足掉下千丈崖的,那是有人推下去的。那天我其实一直就在大姐身后,我本来是想跟着大姐看看能不能采到什么好药。谷中之人都知道,大姐每次都能采到珍贵的药材,我那几天正好被父亲责骂,就想自己也采一株珍贵的药材,让父亲知道,我不是没用之人,于是我就悄悄地跟着大姐。怕被大姐知道,我跟的比较远。走着走着我就听见前面传来吵闹的声音,我害怕是大姐遇到什么事,于是就跑是上前去,等我跑到跟前看到的就是大姐在她的手中挣扎,慢慢的靠近悬崖,我当时呆住了,不知道怎么反应,是大姐的一声惊呼惊醒了。可是那时候崖边已经没有了大姐的身影,我只看着犹如厉鬼的她,我当时晕了过去,等我在醒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浑浑噩噩的回到家,发起了高烧,等我两天后醒来的时候,就听说大姐失足跌落千丈崖的消息。我当时想把自己知道事情告诉爹娘,又怕他们不信我的,我还抱着大姐可以回来的想法,所以也就瞒了下来。后来就更加说不出来了,因为时间越久我的话就越没有信服力。大姐她是…是上官雪鸢。”上官雪添说完这些吐着气闭着眼,眼帘遮住了他的悔恨、释然还有心中的悲凉。他们是亲堂兄妹,血缘至亲,那人当年也才不过十几岁,怎么下的了手。自己现在还记得她推大姐之后那放肆的笑声,扭曲的脸庞,那说是地狱恶鬼也不为过。那是自己此生见过的最丑陋的脸,最恶心的脸。自己这些年守着这个让自己崩溃的秘密还要和她面对,心中实在煎熬。现在说了出来,自己轻松很对,至于大姐要如何处置自己,自己都不在乎了。

“二弟,这些年苦了你了,还有谢谢你保住了这个秘密。”上官雪妍的谢意是发自内心的。他不敢想如果父亲知道了,自己不是失足跌落千丈崖而是被自己三弟的女儿推下去,他该是如何的痛心。要不要给女儿报仇,要是给自己报仇父亲肯定下不了手,不报仇,又觉得对不起自己。这两种思想会交织着折磨这父亲,父亲这些年会更加的不好过。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的好,就像现在父亲以为自己是失足跌落千丈崖一样,最多是后悔没有保护好自己,心中有的是懊悔却没有仇恨。

自己也知道雪添一直保守这个秘密会受什么样的折磨,想来这些年他也不好过,当年他也不过是如现在的少泉一样大小。这些都是上官雪鸢造成的,自己不会让她好过。

“大姐,我……?”上官雪添睁开眼看着上官雪妍,他想过很多种的可能,唯独没想到大姐会和他说谢谢,她不是应该责怪自己吗?

“小疯子站住。”上官雪妍只是对着他微微一笑,突然呵斥一声。

上官雪妍刚想和上官雪添说些什么,就看见自己的弟弟身上杀气凛然的向外走,不用想也知道他想做什么,于是大声呵斥。

“大姐,我去杀了她,给你报仇。”上官雪枫停住自己的脚步,攥紧自己的拳头。大姐说的时候,他还不信,现在还有什么理由让自己不去相信真是那人为了“大小姐”的称呼就对自己的堂姐下手,怎么可以,怎么能。

“仇要报,但是不急在一时,死你不觉得太便宜她了。但是你不要忘记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二弟,你知不知道谷中最近谁在研制药,好像还是那种极其难研制的药。”上官雪妍对于自己的仇,她放在心上了,报仇是早晚的事。还有她之所以叫住雪枫,只是不想让他做傻事。他要是现在去杀了上官雪鸢,那错的就是他们,被人责骂的也是他们。毕竟上官雪鸢做的事没人知道,她不想让上官雪鸢毁了自己的弟弟。可是另一件事,却是迫不及待的,她分得清事情的轻重。那还有二十几个孩子的命等着她们去救的。

“这个呀,医谷天天都在有人研制药,这我一时还想不起来。等等,我记得好像听上官雪鸢说过三叔在研制什么不老丹,这事没什么人知道,我也是一次在跟踪她的时候无意中知道的,这算不算?”上官雪添也是迷茫,然后突然说。他之所以记得这事,那是觉得这名字特别,他们医谷里说什么药,都是什么散,什么丸之类的,没人会说什么丹,所以他就记住了。

“你确定是听她说的,是三叔在研制?”上官雪枫刚刚收回的怒气,再次释放,难道那拿人命不当人命的人会是三叔?

“大哥你这是怎么了,我也是无意间才听到的。”上官雪添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大哥不解的问,这是怎么了。

“雪枫,冷静点,我也不希望是他,如果现实如此我们只能接受了。”上官雪妍比较冷静的说。

“大姐,你让我怎么冷静,那是三十个孩子的命,你忘了墨儿也是其中之一。”上官雪枫心痛的说,他怎么冷静。‘枫儿你要记住我们习医是为救人,不是害人,这是医者最基本的底线。’这是自己学医的时候爹爹告诉自己的,自己一直也是牢记的。这道理三叔一定也明白,他什么要这么做?那些是人命,不是什么山里的小兔子,小野鸡之类的。

“小疯子,我们还没证实,不要自乱阵脚。”上官雪妍嘴里是怎么说的其实心里有个强烈的声音告诉她,他们没有怀疑错人。

“大姐、大哥你们在说什么?”上官雪添没听明白他们的对话,还有什么三十条性命,这些是怎么回事?

“二弟,带我们去三叔家看看吧!”上官雪没回答他的话,只是起身对他说。是与不是,她要去一探究竟。

“好。”上官雪添虽然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可是也隐隐猜到那事和三叔有关。

上官雪妍抱着打探的心思,去自己三叔家,谁知道却吃了一个闭门羹。门口的小厮告诉他们三老爷在炼药,少爷送小姐回夫家去了。府中现在没主子招待他们,他们也只能先回去了。

跑了,上官雪鸢你当年推我下千丈崖的胆量呢,你这是越活与回去了。怎么,我刚回来你就跑了,是在躲避我,还是你回去商议对策去了。没事,我们还会再见的,上官雪妍嘴角带着邪魅的浅笑。

上官雪妍和上官雪枫回到自己家,先去看看父母然后才和轩辕玄霄说起他们今天知道的一些事。

“怎么说,那人有可能是三叔?可是三叔为什么要练那什么不老丹?”轩辕玄霄敲着桌面说,要是妍儿的三叔,这事要怎么办才好。还有他冒如此大的危险炼制那不老丹做什么?

“不知道,做事就一定会有他的理由,可惜今天没见到三叔家的人。”上官雪枫愤愤不平的说。

“妍儿,这事最后交给我处理吧?”轩辕玄霄开口说,她不想让妍儿倒事作难,这事他来处理谁也不能说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