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上官博的震惊,云墨箫声

上官雪妍抬脚走上前去,颂嬷嬷听见脚步声了站起来,看见来的是上官雪妍,于是弯腰:“大小姐。”

“颂嬷嬷。娘,您今天感觉怎么样?娘过天之后我和小疯子要参见谷中的谷主选举大赛,这是我们第一次参加比赛。我们很想过几天娘您能亲自去看看,看看您的儿女是不是真的长大了。娘,我不想和他们去争夺那谷主之位,我不在乎这些虚名。可是现在谷中的情况并不是很好,就犹如一盘散沙,得有人控制局面。父亲年纪大了,雪枫的性子单纯。雪枫这几年他虽说在外面见了不少世面,可是凡是有玄霄解决,不用他操太多的心,他依旧保持着单纯的本性。让他去面对谷中之事我怕他吃那些老狐狸的亏。现在的烂摊子只有我先接下,等安稳之后,我在让位给他。娘这些都是我自己想的,也没问过父亲和雪枫,不知道雪枫愿不愿意,他好像也是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不想受约束。可是医谷的重任必选有人去承担,我现在是外嫁女不能长时间留在谷中。还有女儿现在身为圣王妃,那也是一份丢不开的责任,女儿想和玄霄一起守护这西越的百姓。但愿雪枫知道我的决定不要怪我才好,每个人都有自己逃不开的责任,医谷的担子现在注定要让雪枫去担当。”上官雪妍蹲在母亲身边,趴在她的腿上,就像小时候一样。上官雪妍知道母亲现在不能回答自己,可是她还是想和母亲说说。她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医谷的责任她可以一直担着。但是那样会阻止雪枫的成长,等自己走了之后这医谷的大小事务还要他来处理,自己不能一直帮着他。自己也想留在医谷不离开,等解决了那些心思不良之人之后,这里才是自己向往的地方。可是墨儿还小,自己怎么放心的离开他,自己也不想在他的成长之路上缺失。但是墨儿又必选回去接受教导,他也有自己以后要担负的责任。

“颂嬷嬷你先照顾好夫人,我去让小少爷过来陪着夫人聊天。”上官雪妍在母亲的膝上又趴了一会儿起身说,母亲既然对外界有了感知,自己就要趁热打铁,让墨儿和少泉多和母亲接触。

“知道了,大小姐,您放心吧。”颂嬷嬷恭敬的说,她知道这突然回来的小姐和以前大不同了。自己面对她的压迫感比面对任何人都强,让自己不自觉的顺从。

上官雪妍没在说什么,抬脚去了隔壁,她知道父亲还不该醒来的,所以她才会让墨儿去陪着自己的母亲。

“夫人,您快点好起来吧,小姐和少爷都回来了,还带回了姑爷和小少爷。您以前最希望的不就是小姐找个优秀的夫君吗?这姑爷是我们西越的第一王爷,贵不可言,也俊美无双,最难得的是他对小姐很好。不要看老奴是第一次见姑爷,可是那眼神骗不了人,姑爷那是时刻注视着小姐呢,想来对小姐不会差了,要不然他堂堂一个王爷也不会和小姐一起舟车劳顿的来我们这里。您是不是想看看,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子,老奴觉得您也会满意姑爷的。还有那小少爷,那长得真是唇红齿白的,小模样好看的不得了,那可是老奴见过的最好看的孩子了,一看就是继承了小姐和姑爷的样貌,长大了一定迷倒很多姑娘。”颂嬷嬷在上官雪妍离开之后,又开始絮絮叨叨的和上官夫人说话。小姐说过夫人现在可以接受到来自外界的声音,有人不断的和她说话,这样夫人就能早日清醒了。这些年自己是看着夫人的点点遭遇的,还有夫人是如何日渐病重的。直到的了这疯癫之症,老爷都医治不好。这些年府中发生了太多的不幸,先是大小姐的失踪,后来又是少爷一去不会,谷中都传言他们死在外面了,再后来二少爷也丢失了,夫人本就病重的身子,是彻底受不了打击一下就垮了。现在大小姐和大少爷回来了,希望二少爷有一天也能回来。

上官雪妍回到父亲这边,先是给父亲把把脉,然后又喂下一颗药丸,这是一颗可以温阳修复父亲身体的药丸。

“墨儿,娘亲要去做饭了,你和少泉能不能去陪着外婆,你们也带上小阳一起去吧。”上官雪妍低头看着自己的儿子问,她不会给他下命令,只是和他商议。

“娘亲,好的,我和大哥去陪外婆,会多和她说说话,让外婆早点好起来。”轩辕云墨点着头说,能让外婆好起来,自己也愿意,这样也能多一个人疼自己。还有只要外婆的病好了,娘亲也会开心起来的。

“去吧,娘亲给你们做好吃的去。”上官雪妍就知道他会同意的。

“大哥,我们走,随墨你去把小阳带过了。”轩辕云墨转身走出屋子,随便吩咐随墨。他们在外公的百草院,而小阳他们由于是外人现在安置在客院里,有小峰还有府中的下人照顾着。

“你们先聊,我去厨房了。”上官雪妍看着儿子离开,然后她也离开。

屋里只留下了互相看着对方的轩辕玄霄和上官雪枫。

快到午时了,医谷中现在正有很多匆匆回家的人,他们是刚从药田里回来的人。医谷不但治病救人还种植草药,医术并不是谁都可以学会的,那些在医术上没有天赋的人,就会另辟蹊径,他们就会种植药材。他们种植的药材不但谷中之人能用还能卖给其他人,也算是不堕自己医谷之人的称呼。

“薄荷婶呀,我今天听你们都在议论什么大小姐是怎么回事,谷中的大小姐不是上官小姐吗?我怎么听你们好像在说另一个人?”在谷中的一条小路上,一个年轻的少妇问着自己身边的年长妇人。

“杜仲家的,我们说的大小姐也是上官小姐,不过说的是谷主家的小姐,真正的大小姐上官雪妍。你说的上官小姐那是谷主三弟的女儿上官雪鸢,只能算是上官家的二小姐。十年前大小姐采药一去不回,有人说她跌落悬崖死了,大小姐再也没出现过,从而上官家的二小姐也就变成了大小姐。”薄荷婶慢慢的和身边的小妇人说起了谷中之人曾经不愿说的往事。大小姐虽说心智不全,可是习医天赋卓越,人也安静乖巧,也能讨得谷中之人的喜欢,虽说也有人说不好听的,那毕竟是少数。当年大小姐的失踪,很多人觉得可惜了。谁也没想到十年过去了,大小姐竟然回来了,今天大家说的最多的就是大小姐了。不但回来了,好像也和一个正常人一样了,就是不知道这些年医术怎么样,有没有落下。

“这样呀,那大小姐回来了,那原来的大小姐不就不是大小姐了,那让她怎么受的了,一定很难受吧?”那少妇低声说,她虽然是刚嫁入医谷的,但是她家就在医谷不远的村子,关于医谷的传言她也听说过,知道医谷大小姐在医谷意味着什么。要不然现在的大小姐还有他的儿子也不敢在医谷如此嚣张,在医谷作威作福,没人敢说什么。

“不高兴又能怎么样,谁让她不是真正的大小姐呢!她不是大小姐了,也许性子可以收敛一些,我们也能好过一些。”那年长的妇人叹着气说,这些年那上官雪鸢仗着身份在医谷做了不少事,她那小霸王儿子不知道打了谷中多少的孩子,她也什么也没说过,还找人‘保护’自己的儿子。

“也对,就是不知道这刚回来的大小姐性情如何,还有听说她也是带着儿子回来的。那孩子会不会和段少爷一样,要是那样,我们还是回去告诉孩子们不要出来了。”那少妇想起自己那才四岁的儿子,以前有一次无意中碰到那段少爷,就被他的侍卫踢了一跤,差点就夭折了。

“谁知道,看看吧。这么晚了,我们还是快走吧。”那年长的妇人抬头看看天说。

“哎呀,宝儿还在家等我做饭呢,薄荷婶我先走了。”那少妇拎着手中的篮子就跑了起来,看来真是着急呀。

上官博睁看眼看着眼前的帷帐,这不是自己的平时住的屋子,那自己是在哪里。怎么睡了一觉不但换了地方,就连身上都觉得清爽了很多,也有了力量。

“爹,您醒了,觉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轩辕玄霄是第一个发现上官博醒来的人,于是走上去扶他起来,关心的问。

上官雪枫看着那站在床边扶着自己父亲的人,睁大了眼睛,那不是自己这个做儿子应该做的事吗?怎么现在让他做了。玄,你这么殷勤让我情可以堪,于是他也走上前去。

“爹,你体内的毒,大姐已经给您祛除了,你感觉怎么样?”

“枫儿你是说我睡觉的时候,体内的毒已经清除了。我说我怎么感觉睡一觉就舒服多了,原来是毒已经解除了。丫头是怎么给我解得毒,我怎么没一点感觉?”上官博给自己把脉,亲自感受着自己脉搏的有力跳动。这和正常人一样的脉搏告诉他,儿子说的是真的,自己的积毒已经没有了。可是丫头是用什么方法给自己解得毒,自己怎么没一点感觉。

“大姐给您用的是银针,是用银针导出您体内的积毒的。”

“银针?你说是用银针?”上官博吃惊的问。银针驱毒自己以前只是在书上见过,那也是自己一直在研究的医术,现在也算是略有小成,可是也做不到银针驱毒的地步。丫头才二十多岁,她既然敢用银针帮自己驱毒,那一定是有十足的把握才会下针的,那丫头的医术到什么地步了。

上官博心中很是吃惊,但是吃惊之余多的是开心,也许丫头就是可以继承那两件东西的人,要真是那样,他也算完成了他们祖上的意愿了。

“是呀,我早说了,大姐的医术很好。”上官雪枫开心的说,好像那人是他一样。

“哪里来的箫声?”沉浸在那两件东西有传人的上官博,突然问。他听到了一阵让人舒服的音乐,好像可以洗涤心灵。

“这一定是墨儿那小子,真好听。不知道他今天怎么想起来吹箫了?”上官雪枫乐呵呵的说,这曲子真不错,听了让人很舒服。那小子天天腰间萧不离身,自己要不是知道他会吹箫还以为那就是一件压衣角的饰物呢。

“是墨儿吹得吗?我们去外面看看。”上官博知道那是自己外孙吹萧曲,也来了兴趣,于是带头离开。

轩辕玄霄也跟着离开,他也是在那次四国赛之后第一次听墨儿吹箫。这首曲子不同上一次比赛的曲子,那一首比较大气,震撼人心的曲子。而今天这一首听来就如泉水涓流,润物无声,让人好像远离那些车马喧嚣、心境平和。也只有像墨儿一样心思纯净之人才能吹奏出这样的曲子,这孩子自己一直都知道他聪慧,可是自己还是低估了他的聪慧,这曲子倒是选的合适,他那是吹给外婆听的吧!

轩辕云墨的箫声,在厨房做饭的上官雪妍也听到了,只是会心的一笑。

上官博走到屋外就看见不远处的石桌边,自己的夫人怀中抱着白狐坐在那里,看着前方的几个孩子。自己好像看到了她以前抱着小时候的丫头他们,也是这么坐着。那几个孩子,墨儿在吹箫,少泉在一边舞剑,还有那一个自己没见过的小孩子,正背对着自己趴在桌子上吃的欢快。府中很多年没有这么热闹过了,要是老三还在多好,一定可以和他们一起玩,想来墨儿也不会欺负他那个比他小的小舅舅的。可惜了墨儿是见不到他那小舅舅的了,自己也希望那孩子能像他的姐姐和哥哥一样回来,可是能如愿吗?

“玄霄,这孩子你们教导的不错,以后也好好教导吧,不要把他养纨绔了。”上官博看着自己的外孙说,女儿现在就这一个孩子,也许会有点溺爱。可是他的身份不允许他成纨绔子弟,那样也许就会祸害百姓。

“爹,我们知道。说来惭愧,这墨儿的教导一直都是妍儿亲自督促,墨儿现在能如此优秀也是妍儿的功劳。至于以后,小婿会严加教导的,不会让他长歪的。他是我王府中的继承人,还是陛下亲封的圣世子,他这身份也不允许他长歪了。”轩辕玄霄恭敬的说,他觉得岳父是多虑了,不过他也只是顺着说下去。他知道岳父也是为他们好,怕他们过于溺爱墨儿,在墨儿的教导上失了分寸。

“那就好。”上官博走上前去,外孙的萧也吹完了。

“墨哥哥,你吹的真好听,你可不可以教小阳呀。”云正阳嘴里往外喷着点心沫,看着轩辕云墨问。

“小阳,你要先把嘴里的点心咽下或吐掉再说话,不然你这样容易噎着自己。”轩辕云墨把玉箫放在桌子上,给他擦擦嘴角说。他一直把小阳当自己的弟弟看看,不是因为他救了自己,而是因为自己很喜欢他,觉得他很亲切。

“知道了墨哥哥,我以后会注意的。”云正阳咽下嘴里的点心咧着嘴笑着说。他好喜欢墨哥哥呀,墨哥哥对他也很好。

“喝点水,你先自己玩吧。外婆,墨儿吹的萧好不好听?那外婆说你还想听什么曲子,墨儿吹给您听,墨儿还会很多曲子,这都是娘亲交给我的。外婆,墨儿觉得娘亲就是世间最好的娘亲,她很疼墨儿的,从来不会让墨儿不开心的。我想外婆您也一定很疼娘亲和舅舅是不是,那外婆是不是也不愿意看着娘亲和舅舅伤心,那您就快点好起来,这样娘亲开心,墨儿也开心。墨儿知道外婆很疼墨儿,一定会很快好的。等外婆的病好了,墨儿就天天陪着外婆玩。”轩辕云墨先是给云正阳一杯水,然后自己蹲在上官夫人的面前说。

“墨儿,你外婆一定会很快好的,因为外婆和外公一样舍不得乖外孙伤心。夫人这是墨儿,丫头的儿子,你看他都这么大了,都过了这些年你也该走出来了吧。”上官博弯腰给自己夫人把把脉,看看她现在的病情如何。

把脉的上官博又震惊了一把,丫头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治病的?自己的毒一夕之间就解了,现在夫人的疯癫之症也稳定了,只要等夫人开了心窍,很快就能好了。丫头的医术超乎自己的想象,她是哪里学来的如此高深的医术,自己都很难望其项背,还是说她这几年有什么奇遇不成。

“外公,外婆的病是不是快好了,我刚刚给外婆诊过脉了,好像没什么大事了?可是我的医术不行,我又不敢确定。”轩辕云墨低声说,他刚才偷偷给外婆把脉了,觉得好像没什么事了,可是外婆一直不醒,那就是还病着,真怪自己医术不精,给娘亲丢脸。

“你外婆是没什么大事了,应该很快就能好了。外公没想到,墨儿竟然还会医术,这是外公没想到的,不亏是我们医谷的表少爷。”上官博是真没想到,她以为丫头一定很溺爱这孩子,一定不愿意让他吃苦去学什么医术。医谷的孩子要学医那是必须的,祖传的习惯,也说不上什么苦,他们祖辈都是这么过来的。可是这孩子生下来就是皇孙贵胄,没必要去吃这份苦。

“我从三岁就开始看草药图谱,上学堂的时候就跟着娘亲看医术,还有后来长大以后,就和娘亲在山里采药。不过我也就是认识药材的的方面还能说的过去,行医救人就不行了。”轩辕云墨挠挠头说,他也没试过救人。

“你现在年纪还小,慢慢来就好。”上官博摸着他的头说。这孩子挺谦虚的,能探出夫人的脉搏,那医术至少也和外面的那些行医的郎中差不多,难道他自己不知道的医术程度吗?他自己不知道丫头应该知道呀,难道没告诉他,为什么?

“墨哥哥这个老爷爷是谁呀?”云正阳看着那正在和轩辕云墨说话的人问。

“小阳,这是哥哥的外公,来见礼,你现在吃的点心都是外公家的。”轩辕云墨拉过他说。

“哦,那小阳谢谢这位爷爷,你们家的点心真好吃。”云正阳抬着头看着上官博说,是墨哥哥说的,吃了人家的东西就要道谢的,那样才会有人喜欢。

“孩子……孩子……洛儿……。”上官博看着眼前的孩子突然激动了起来,蹲下紧紧的抱着他。孩子是不是你回来了,是你回来了吧,太好了。苍天真是对他上官博不薄,三个孩子都回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