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四十一章 银针驱毒,重回水阁

上官雪妍说这话不是因为她自负,而是因为她有足够的能力这样去做,她不信这个时空有人的医术可以超过她。她不说是集百家之长,可是她的医术那是华夏几千年的沉淀的精髓,更何况她还有上神留下的医书,她的医术即使救治仙人都可以,更何况是这些凡人。可是如非必要她不会那些超出这个时空的东西,在一个时空就要做合乎一个时空的事,那些她丹药她尽量不会去用,她也想赢的光明正大。就像雪枫说的那样,自己之所以要和他们比赛就是想让医谷里的人知道,自己这个大小姐实至名归,没人可以看不起她。

她知道现在医谷也不平静,平静的表明下有太多的肮脏心思。那些人也许是医谷的元老人物,身后有自己跟从的人。医谷现在其实是风崩离析的,这样子的烂摊子,自己不去收拾谁去?父亲病重,再说父亲一直就不愿也不擅长做这些事。小疯子,不是自己这个姐姐看不起他,就他那单纯的性子处理起来这些事,说不定还不如墨儿处理的的心用手。要是他遇到哪些医谷的老狐狸,肯定应付不了。自己还是先接下这个烂摊子,等医谷安定之后在交给他。自己现在毕竟是外嫁女,不可能一直留在医谷,所以即使继承谷主之位也是一时的。再说自己也没打算被这医谷的责任给束缚了自己,自己的身份已经很多了,也没必要多添这一个。

上官雪妍兄妹送走金长老回到父亲的百草院里,他们要把刚才的事和父亲说一下。

“娘亲,嘘,外公刚睡着。”轩辕云墨正站在床边,听见脚步声了就知道是娘亲进来了,于是叫了一声。自己还轻手轻脚的走到上官雪妍跟前。

坐在一边的轩辕玄霄也站起来。原本轩辕玄霄是和上官雪妍还有云隐他们一起在客厅商议事情,但是他听到有客来的时候,就主动离开了,他觉得自己现在没必要见他们。他离开客厅才发现没地方可去,也就只能来这里和儿子们一起陪着岳父。

“知道了,娘亲看看。”上官雪妍抚摸了儿子一下,也放缓脚步走到床边。看着父亲那苍老的容颜,心中绞痛。明明才五十来岁的人,现在看着比金长老都要年长。躺在床上,盖上锦被都看不出被下子有人,可见父亲的身子现在破败到什么地步了。

上官雪妍让儿子和弟弟还有轩辕玄霄站远一点,她自己站立在床边,掀去父亲身上的锦被,解开父亲的外衣,银针凭空出现在她的手里。上官雪妍用意念操纵着银针,在父亲的身上下针。这套银针她很少用,因为这是她前世的师傅传给她的,是他们师门世代相传的,可是能用它的人几乎没有,但是自己就是那个例外的人,师傅认为她和这针有缘,才会传给她,希望她可以好好利用。等拿到针她才从宸口中得知,这针不是一般的针,要用灵气操控才行,想必以前也是修真者的东西。

睡着的上官博不知道自己被女儿扎成了一个刺猬,他没有一点的不适,只是安稳的睡着。

上官雪妍把灵力注入到银针之上,然后透过银针再把灵力渗透进父亲的肌肤和身体脉络中。那些轻微的灵力在上官雪妍的指挥下在上官博的体内不断游走,修复着他的五脏六腑,驱赶着他体内的毒性。时间也许过了很久,也就只是一会儿,那些原本银光闪闪的一针,突然就变黑,有一些暗黑色的液体顺着银针流出,散发着刺鼻的气味。

上官雪妍知道那是父亲体内积压的毒素,只要排除来就好了。她原本想用洗髓丹,但是又怕父亲的身体破败的严重,受不了洗髓丹的药性。于是她才想着用银针和灵力驱毒的方法,这种法方被驱毒的人不会受什么痛苦也没什么感觉,可是灵力不足还是修为不够的人,很难办到,伤害的就会是行医者本身。不过这些问题在上官雪妍看来不是问题,她的修为本就不错,在加上,有宸看着,她不会有事的。这种方法是最直接的,也是最安全的方法。

在上官雪妍施针的时候,屋里几人都屏气凝神不敢出声,就怕干扰到她。其实他们也没看清那银针从哪里来的,他们只是闻到了那刺鼻的味道。他们不只一次见上官雪妍行医救人,可是她每次的治病的手段都不一样。上官雪枫是知道可以通过银针驱毒,可是那要对人体穴位了如指掌才行,还有对银针针法也要极其熟悉。下针的准头,下针的深度,还有使用针的大小,这些都是关键,万一错了,就会造成严重的后果。自己就从不使用银针治病,因为那银针自己不是很熟悉,也不敢随便用。

大概有一刻钟,随着银针流出的液体慢慢的变红,直到恢复成正常的血液颜色,上官雪妍知道这是毒素都随着先前的暗黑血液留了出来。上官雪妍挥手收起银针,弯腰给父亲把把脉,知道他现在体内的积毒没了,不过身子要好好调理。

“雪枫让人准备清水,你去给父亲清洗一下,还有暂时先换一间屋子住。”上官雪妍闻着屋里的气味屏住自己的呼气,有时候嗅觉太好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自己最闻不得就是这些异味,老是感觉不舒服。

“好,大姐你先去休息一下,父亲这里就交给我了。”上官雪枫开口说,父母的病有大姐治疗,好像也没有自己什么事了。自己能做的就是一些大姐吩咐的小事。

“好。”上官雪妍转身离开。

轩辕玄霄什么也没说,只是伸手扶着她,他不需要说怎么,只要在她身后就好了,轩辕云墨和轩辕少泉也跟着父母离开。

上官雪妍被轩辕玄霄扶着也没有躲避,只是任他扶着他们并肩离开。他们出了这个院子,上官雪妍没停下,继续往前走。

上官雪妍看着眼前这座建立在水面上的建筑,那是一排竹子建造的屋子,要通过一座浮桥才能进去哪里。竹屋的外廊上挂着一串风铃,风过有清脆的响声,那是自己熟悉的声音。那串风铃是父亲在一次外出给人治病的时候带回来的,他说那是那家人送的,他没要那家人的诊金只是拿回来那串风铃,父亲刚到家就给自己拿来挂在廊下,说让它可以陪着自己。那是自己记忆中父亲唯一的一次外出诊病,也就只是给自己带回了礼物。

上官雪妍跟着风铃声,穿过浮桥一步一步的走向竹屋,这是自己的水阁,父亲特意让人给自己建造的,环境清幽安静,适合自己居住。上官雪妍推开门进去,屋内的一切自己看着熟悉又陌生。熟悉那是这里的一切自己都认得,有些还是自己以前亲自放置的,即使现在自己闭着眼也能找到那些东西的位置。陌生是因为这里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现在所喜欢的东西,屋里到处都是些小女孩的东西,粉丝的纱帐,碎花的窗帘,还有矮柜上的拨浪鼓、小发夹上面的珍珠。上官雪妍走上前拿着看看,心里想自己原来还有这么小女孩的时候。这些东西自己多久不曾见过了,好像记忆中也不曾有过。上官雪妍摸着屋里的一切,看着这里还和以前一样的摆设,好像自己不曾离开过一样。

“爹爹,娘亲怎么了?”轩辕云墨看着前面不说话的娘亲于是担心的问自己的父亲。

“你娘亲在想自己的过去,我们不要去打扰她。”轩辕玄霄低声和自己的儿子说。

这里就是妍儿曾经生活的地方,这里的一切都沾染了她的气息,自己仿佛看见了她坐在窗下看医书,桌边习字。廊下嬉戏耳边仿佛还有那童稚的笑声,一如那年山谷中笑颜如花的她。

轩辕云墨不理会陷在回忆中的父母,他好奇的打量着这里,这是哪里,看着像是一个孩子的房间。可是又和自己的卧室不一样,这里难道是娘亲以前的卧室吗?

“墨儿,我们在谷中的时候你和少泉就先住在你们舅舅的院子里,有事就来这里找娘亲。”上官雪妍知道这里和现代不同,讲什么男女大防,就是母子两人也不能住在一个院子。自己这里其实房间还是有空余的,倒是可以给他们兄弟住。想想还是算了吧,让他去住雪枫的院子里,谁也不能说什么,也合情理。自己的这个水阁和雪枫的院子也离的不远。

“知道了娘亲。”轩辕云墨虽说心中不愿,但是还是应允,他在府中的时候就有自己的院子,可是那是离娘亲只有一墙之隔的地方。这里好像就有点远了,舅舅把房子修那么远做什么,轩辕云墨在心中抱怨。

“乖,娘亲过几天带你去千丈崖看看,哪里就是娘亲和你爹爹相识的地方。”上官雪妍怎么会看出他的不愿意,于是转移话题。自己现在功力恢复,下那千丈崖应该不是大事。

“妍儿,那山谷好像找不到了,我这些年每一年都去找过,可是它好像凭空消失了。”轩辕玄霄听见她的话,突然说。他每年在他们离开的那天都会去一次他们当时分别的地方,可是回到那里却再也找不到了,那里好像从来不存在过一样。

“它还在,你离开之后,我回到那里,把那里用阵遮掩了,所以你才会找不到它。”当记忆恢复之后,那以前的事,自己也都记得。当年在和宸一起离开之前,自己又返回了哪里,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就是不想其他人在去哪里,于是她就让那里‘消失’不见了。

“怪不得呢。”轩辕玄霄现在算是知道自己为什么后来再也找不到哪里的原因了。

他们一家人在水阁待了没多久,就又回到上官博的百草院,差不多该午时了。

上官雪妍来到百草院,就看见颂嬷嬷和母亲坐在院子里的桌子边,颂嬷嬷一直在说着什么,母亲还是直愣愣的坐着,一动不动。不过偶尔眼珠转动一下,这证明她还是有意识的。父亲的病现在不是什么大事了,只要自己调理得当,很快就能好,母亲的病自己也会尽快治好她。那句剩下下一件事,自己还要看看能不能找回小弟,不过不知道小弟身上有没有特殊的印记。还有不知道小弟是不是还活着,反正自己会尽量去找他,一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一家人团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