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11】大冷傲萌宠驾到

她笑起来很美很美,就像一朵初遇晨露怒放的白牡丹,纯洁高贵。

凌凤努力压制着自己的奇思异想,为了掩盖自己的尴尬,隔着毛巾拧着她的鼻尖,嬉戏的笑着,“爷可没有服侍过女人。你是第一个。”

沉欢没好气的夺了丝帕,自己细细擦干净满是汗的脸。抬头看他亮眸盯着自己,忙将被褥拉上去些,遮住身子,佯怒低喝,“看什么看。”

凌凤挑眉,被她气笑,索性拧住她有些婴儿肥的脸蛋,凑近脑袋,哼哼两声,“小屁孩,有什么好看的。”

沉欢的脸蛋被拧开,摸样滑稽,一双含怒的眼睛更加灵动可爱。彼此呼吸在仅膈一指间荡漾,凌凤唰的脸红了,忙松开手,扭头,看着外面的夜色,努力平息着自己莫名起伏的心绪,沉默一会,低声道,“我要走了。”

沉欢揉着被他拧痛的脸,无话,见他转身到椅前,打开包袱取了一块雪白的毛皮,走过来,看似随意丢在她怀里,“送你的生日礼物。”

他居然知道自己的生日?

居然是没有一根杂毛的雪狐毛皮!

毛皮处理得极好,摸上去光滑如缎,舒服极了。她惊喜地摸着,爱不释手,可听说这种雪狼是在极寒的雪域才有,极少见,因此很珍贵。

凌凤见她喜欢,朗朗一笑,“以后有趣的东西我就会着人送来。本来给你准备的不是这个,只是那玩意出了点小状况,今天赶不及,恰巧我们刚打了个胜仗,敌营中寻到这个,我瞧着还算好,就带来当你生日礼物了。要送你的正式礼物,过两天准到。”

沉欢低着头看着狼毛,低声道,“世子不必如此。”

凌凤低头瞧她的脸,她扭头避开,他怎么这么不避嫌?可人家大老远的送这么珍贵的礼物来,又不好冷脸。

“世子……要不歇息一晚再赶路。”

凌凤嬉笑,低声问,“你关心我?”

沉欢往里缩了缩,避开他诱人的脸,板了脸,没说话。

凌凤瞧她有些生气,低笑,扯过雪狼毛将她的脖子一围,往前一拉,故意想逗逗她,凑近低声道,“小屁孩,你才9岁,知道什么,就你这个脑袋瓜想得多。我还要赶路,走了。”

沉欢默然,几十年的老脸,有些发烫。

雪白的绒毛中露一张微红的俏脸,瞪着一双隐忍着怒气的大眼睛,越看越动人。

凌凤呼地站起来,转身快步往外走,沉欢忙掀开被子跳下床,扯了件外衣披上,低声问,“太子那边没事吧?会不会影响世子?”

凌凤心觉一暖,回头看她,豁然低头,雪白缎裤下露出一双玉指,脸一沉,“光着脚,也不怕凉,赶紧上床去。”

沉欢脸顿时羞红,忙跳回床上,将脚伸进被子里,嘀咕道,“谁让你看的。”

凌凤脸也跟着红了,毕竟女孩子的脚是不能随便看的,他就算看到也不该戳破的。

心里莫名的乱了乱,低声道,“你放心,我回京就是为了这事。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同时对付我们三府的。”凌凤定定瞧她一会,“总之,这段时间你不要到处乱跑。待事情平息再做打算。”

沉欢本想说会进京,万一他和宁大公子又郑重的安排反而不好,将话咽了下去。

凌凤快步走出去,回头看窗花上落下的倩影,忽然给自己脸上拍了一巴掌,“有病!”

赤焰眼睛警惕的盯着黑夜,紧抿的嘴角往下一拉。

可不是有病?刚打完仗,听到凌朝凰出事,沉欢被绑架,便将事情一股脑儿丢给两个叔叔,一刻不歇马不停蹄的往豫州赶,一路上换了五匹马,三天三夜就睡了两个时辰,本来以为他是为了太子查案,谁知道直奔秦府。

这病还是新病,凌凤从来没犯过的,还不好治。

凌凤冷飕飕的眼睛瞪过来。

“赶紧走吧,再不走,天亮了。”赤焰翻翻眼皮,纵身往上一跃上了房顶。凌凤再看一眼身后,一跃而上,消失在夜色中。

沉欢探头看窗,不见一个人影。

“姑娘。”烟翠低声唤了声,沉欢回头瞪她一眼,“竟然敢放他进来。”

烟翠缩了缩脖子,“奴婢不放行吗?那个冷脸侍卫将奴婢抓小鸡似的丢到一边,样子可凶了。”

沉欢抿嘴笑,想象着赤焰抓烟翠的样子。

“哇,这是什么,好漂亮。”烟翠看到雪狼皮眼睛一亮,摸了摸,“天啊,好滑。”

沉欢微蹙眉,“麻烦,还要想个理由向姐姐解释这东西怎么来的。”

烟翠带笑看她,“世子爷对姑娘真是不一般。”

“讨打!”沉欢瞪她,赶紧转了话题,“世子和赤焰两个人来的?”

烟翠点头,“就看到他们两人。”

沉欢托着腮帮,现在进京应该正是时候,乱了最好。

秦婉获得茶神女的称号后,意料中开始有媒人上门,吕氏因秦功勋对她不搭理,自然没有资格管这档子事。

苏氏代掌府中事宜,对这些媒婆们也是客气而已,收下的帖子看了一眼便让秋盈送到大房交给沉欢。丫鬟们都奇怪,姐姐的婚事怎么由妹妹看?沉欢自然明白苏氏是聪明人,她想用这个表示和沉欢真心示好。这样一连几天,沉欢亲自寻了苏氏,说姐姐还在热孝中,一切都先挡着,一旦有合适的,才做打算不迟。苏氏也正是这个目的,反正要进京了,秦婉的作用还没发挥,她怎么会轻易放她走?

朝廷风云暗涌,事情越闹越大,整条漕粮航运线几乎瘫痪,尤其影响北上军粮。谏臣们一道道折子要求废太子,连带严惩宁逸飞。对此,皇帝保持沉默,却赏白银二千两于苏家,以示安抚。这意味着皇上的态度倾向苏家吗?顿时,风云骤转,倾向褚贵妃和苏氏的势力便更加猖獗,弹劾奏章如雪片,皇上再次患病卧床,无人执朝,事情便停滞在此。

漕帮虽然是几百年来聚集起来的乌合之众,却因当朝皇帝的重视,官方插入了一手,如今是一支有朝廷为后盾的严密组织,官民混杂,层层利益相连,甚至会影响朝廷,毕竟每年的漕粮一旦受阻,遭受损失的不仅仅是利益了,还直接影响到前方战事。因而,如今漕帮闹将起来,朝廷也要顾忌三分,谨慎而行。

太子府前每日都有不少漕帮拖家带口前来闹事,太子府只是重兵把守,却无人驱除闹事之人。

这一切都是许中梁书信中寥寥数笔写的,沉欢越看脸色越难看。可以看出许中梁写这封信字字斟酌,写复杂了担心她看不明白,写简单了不能引起她的重视,如此费心,说明许中梁如今已经将自己视为同盟了。

沉欢想了两个晚上,终于决定修书一封给她表叔燕权慎,主要是表达亲人思念之情,并感谢燕大奶奶。当年若不是燕大奶奶从盛京赶回,帮着秦安说话,恐怕他们一家出了府还要寄人篱下方可安生。

问题是她摸不准如今秦松涛究竟有没有找到燕权慎。毕竟两家已经多年没来往了,燕老太爷也病逝了三年了,就算有亲情也淡了。所以,她没提自己进京的事情,打算直接杀过去,人都到了,不怕吃闭门羹。

入京的日子已定,五天后启程。

秦婉本想和沉欢一起去,可沉欢说她要抓紧和瑾如师傅好好学学。秦婉知道沉欢有主意,说不定有什么打算,自己跟去了,也是累赘。忍着不安,紧张万分,亲自给她准备随行的东西。

沉欢看着姐姐的摸样,心暖暖的,这生为了哥哥姐姐辛苦些也值得。前世,她在盛京一家大商家当过一年女师,那时不敢到处游荡,毕竟独身女子很危险,虽然对盛京不算太熟悉,但也是见过大世面的。

第二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沉欢带着云裳悄然走近秦府祠堂。花萱调到三房当差,如今只有花溪服侍吕氏。沉欢伸出脑袋看,见她和另一个面生的丫鬟站在佛室门口。

薄唇微弯,隐身墙后。

不一会儿,佛室里一阵乱响,碎了东西的声音,便听到吕氏气急败坏的尖叫,“你这个贱妇!胆敢骑到我的头上,你想当秦府的主母,你下下辈子吧!”

马姨娘温柔的声音清晰的传出,“这轮不到夫人说了算。”门吱呀的打开,穿着玫红色盛装的马姨娘款款而出。

一个杯子飞砸出来,马姨娘身后跟着一个嬷嬷,眼明手快,将门用力一关。呯,闷响,杯子碎了。

花溪扁了扁嘴,一声不吭的站在门外。

马姨娘带着胜利的笑脸朝着沉欢方向走来,嬷嬷和丫鬟紧跟其后,不妨忽然冒出来的沉欢,唬得马姨娘差点惊叫起来,待看清,沉了心绪,柔柔一笑,“欢姐儿怎有兴致到祠堂来?”

沉欢咧嘴一笑,“今儿可是四叔的忌日。”她的话一出,马姨娘脸色顿变。

“沉欢有话和姨娘说。”沉欢说罢,转身往前走。

“姨娘……”嬷嬷刚要说话,马姨娘摆了摆手,跟了上去,嬷嬷也紧跟去,云裳往前跨了一步,拦住她,“主子有话说,奴婢就不要靠近了。”

嬷嬷认得云裳,大房的新宠丫鬟,自然不敢逾越过去。

“欢姐儿不知有何事?”马姨娘含笑问道。

沉欢笑着转身,“姨娘为沉欢做了那么许多,沉欢是来道谢的。”

马姨娘笑容微僵,很快恢复原样,“姨娘可没本事帮欢姐儿。”

沉欢含笑背手,“今日姨娘一定会来见夫人,因为,当年的今天,四叔喝了夫人赐的药死的。今日夫人终落了下风,姨娘当然要来一血仇恨,以慰天灵。”

马姨娘温柔的笑容有些僵硬。

“姨娘好心机,只是……姨娘手伸得太长,踩过了界,莫忘伤人伤己。”

马姨娘渐渐收笑,“此话……”

沉欢笑着打断她,“马姨娘不仅痛恨吕氏杀了你的儿子,还痛恨徐姨娘亲眼目睹二叔强暴了你的儿媳妇,却没有主动站出来替四房说句公道话。因此,姨娘暗中借香杏被杀之案,将徐姨娘的死嫁祸给吕氏,吕道帮你背了黑锅,见了阎王。徐姨娘究竟谁杀的,问下吕氏就知道,人埋在哪里,全府最清楚的就是你。因当年是你替夫人一手操办整治徐姨娘的事情。这件事若是老爷知道了实情,这帐恐怕不好算。”

马姨娘脸色苍白,听得目瞪口呆。小小人儿怎么可能将30年前的事情挖得如此清楚。

沉欢不容她多想,继续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有些事有心查问便都知道了。本来沉欢认为徐姨娘和长房一样痛恨吕氏,还想与姨娘联手,但姨娘为了阻止秦湘嫁给吴飞扬,助长二房势力,因而杀了小狗,妄图惹怒吴飞扬忌恨秦家。

但,连累了沉欢惹了骚,还利用了沉欢,这点让沉欢不大痛快。”

马姨娘看着沉欢含笑眼神深邃无底,不由心惊。

沉欢一笑,“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忘了当年徐姨娘身边还有一个老下人还在府里。你恨人,人恨你。你杀人,人也等着有朝一日能灭你。这就是大宅门的争斗。”

马姨娘呆愣了半响,声音微微发颤,“你……预备如何?”

“那要看马姨娘如何想了,如想在秦府立稳脚跟,你得弄清谁能得罪,谁不能得罪。你想扳倒吕氏,首先要扳倒三叔,你有这个资本吗?对,你自己是不怕死,你和四婶已经隐忍多年,你们不怕赌,可你们唯一的血脉五妹妹秦莲赌得起吗?你们若败了,她将一无所有,何去何从,你的血脉也就消失了,你能想象得到吧?这些,马姨娘可都想好了?”沉欢转身迈着短腿,潇洒的迈了两步,忽,住脚,“对了,云雀是你的人,我也用完了,今儿我就退还给你。”

马姨娘身子晃了晃,忙扶住墙壁。

她以为瞒的滴水不露,那件事,她花费了三十年一点一点抹掉痕迹,利用吕氏希望徐姨娘永远不要出现在面前的期望,埋下这枚暗桩。

这个花匠,本是她故意留下的,期望有一天有人能对抗吕氏时,将秘密揭开,有个人指认吕氏,可……偏偏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被沉欢抓了辫子。

她说的不错,秦莲是她唯一的血脉,一旦自己输了,秦莲下场会非常凄惨。

沉欢仰着头脚步轻快的往玉春园走。

幸好当年在丹桂院当差的哑巴养花匠还在,而她当年是徐姨娘身边最得信任的大丫鬟,徐姨娘院子人遭清理时,她自己端了哑药喝了,求马姨娘放她一条生路,马姨娘居然放了她一马。因她善养花,便放到外院做了花匠。

沉欢见她时,她老泪纵横,写下九个字:求姑娘为徐姨娘报仇。也幸好云雀年纪轻没有经验,多次被云裳发现她深夜偷偷去四房。小狗被杀的那天便是她将狗抱出去的。云裳还发现马姨娘布下的人都是等级较低的下人,这种人好拿捏,也不引人注目。

深宅大院,各种手段的人都有。

沉欢赶在离开之前戳穿马姨娘是担心自己离开时对姐姐不利,马姨娘如今定会忌讳长房,也不敢太过放肆,起码能等她回到余杭做打算,如若马氏不够聪明,那她也不想留着一块愚蠢的绊脚石,若她还有一点可塑性,也许就联盟。

料理了马姨娘,沉欢才放心一点。

沉欢这几日忙得四脚朝天,将几家铺子事情弄妥当,还特意准备了一批好茶,准备带进京里做人情。

日子一晃过去了七天,两日后便入京。沉欢这次出去选带烟翠和浅玉,云裳因为熟悉府中,沉稳妥帖,特意留下来保护姐姐。

这次进京不单是要拜会燕家,重要的是将公主答应的铺子拿到,并开始盛京的生意,因此,鲁掌柜和周正宇会在暗中跟随,实际生意上的事情由沉欢指令,他们两个出面即可。

而周正宇早在五天前沉欢就给他两百两银子,让他先进了京,吩咐他不论用什么办法,都要想办法打听秦松涛如今的情况,还有他是否见过燕家人。

她约定到了盛京,鲁掌柜和他联系,再碰面详谈。

“姑娘……”紫菱提着裙子飞奔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姑娘……来了……”

沉欢正喝着粥,抓起包子塞进嘴里。

秦婉笑着道,“来了什么?瞧你吓得脸都白了。”

紫菱用力呼吸,“睿亲王府……”咽了一口唾沫,“……的狗来了。”

沉欢塞满了包子,呆呆的张大了嘴。

秦婉瞪大眼睛瞟沉欢,“狗?”

经过雪贝尔的事情,大家听到狗就怕。

紫菱急得指门外,“姑娘出去看就知道了,其实,不像狗,好凶好可怕的大怪物。”

沉欢使劲咬碎包子咽了下去,皱眉,“他搞什么。吴飞扬送来鱼,他送猫吃鱼,吴飞扬送狗,他也送狗。想必是只很大很凶的狗吧?怎么像个孩子似的,无聊。”

秦婉用筷子敲她的头,“睿亲王世子对你那么好,你还抱怨。”

沉欢揉着脑门,“烦。”

紫菱急道,“姑娘赶紧去门口迎接吧,府里的人全都惊动了。”

“王府有人跟着来?”秦婉忽然想到。

紫菱用力点头,“恩,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送来的,那少年冷面冰眸,姑娘不出去,他就不进来,正僵持着,惹了外面好些人在看热闹,老爷都气坏了。”

“姑娘……”钱陇居然亲自来了,外院守门的丫鬟急红了脸,一叠声的叫着,“大管家,等奴婢通报了再进去啊……姑娘会生气的。”

钱陇顾不了那么多,直接奔了过来,“对不住了,大姑娘、四姑娘,小的冒然闯进来实属事情紧急,睿亲王府来人了,定要面见四姑娘才肯入府,老爷请四姑娘快去呢。”

沉欢无奈,若是不理,全府都看着,自己马上要入京,万一让凌凤听说了不高兴,给自己使个袢子也不好。

大门口已经被下人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得水泄不通,秦功勋和秦中矩站在门口,黑着脸看着大门台阶下立着的人,秦湘几个小的躲在一边,伸着脑袋好奇的看着。

云裳呵斥着将人赶开,大家见正主出来了,刚忙让开一条道。

沉欢往外看,台阶下立着一身白衣裤,套了件黑色紧身短甲,脚蹬一双黑色小羊皮靴,面冷如霜的少年。

最吸引人的是他身边一只及腰高似狗非狗的动物,浑身铜红色长毛,一双冷傲的眼睛炯炯有神,形如狮、体似虎,高昂着虎头大脑袋,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傲慢和少年一模一样。

沉欢见了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这只东西看上去真的好凶啊。

少年上下打量一眼沉欢,弯腰将系在凶猛家伙脖子上的铁链,在它脑袋上轻轻抚摸,指了指沉欢。

那家伙懒懒的极为傲然挑起毛茸茸的眼皮,深褐色的眼珠朝沉欢嗦了一眼,深邃眼睛豁然有神,迈着矫健的步伐,不急不慢的踱到沉欢身边,低头在她鞋面上嗅了嗅,缓缓将肥壮的身子转过来,和沉欢站立一个方向,仰头立着不动。

沉欢下巴张得都快掉了,纵然她经历了四十多年,可这等模样凶悍,表情淡定傲慢的动物,还是第一次见,心里还是有些害怕,可不能表露出来,少年和这家伙一模一样的眼神正盯着她,仿若审视此人是否有胆。

沉欢回过神来,礼貌的问道,“不知这位小哥带来的是一只什么神物?”

少年环臂,将剑抱于怀中,冷冷道,“我是女子。”

沉欢微愣,目光落在她环臂的胸上,呃……看不出来。

少女似乎发觉她的目光,面色更冷,硬邦邦的道,“这是主子送来给四姑娘的礼物。”

“礼物?千里送一只……额……狗?”沉欢想起凌凤说过生日礼物本来不是雪狼皮,难道就是眼前这只?

少女眼皮往上翻,“它非狗,乃狗中之王,是千金难买的西藏纯种藏獒。是吐鲁番皇朝的贡品,全大沥朝只有五只。”

藏獒?

沉欢大惊,忙低头看那家伙,它正懒懒的抬起眼皮轻飘飘的瞄了她一眼。

好似说,对,爷就是藏獒。

围观的人鸦雀无声,什么叫藏獒?没见过。

沉欢背脊缓缓的冒上一股热流,额头溢出汗珠。

藏獒,她在盛京做女师时听富家公子吵闹着要父亲给他买一只藏獒被打了十棍子,所以她知道藏獒极为珍贵,听闻凌凤打败吐鲁番皇朝送来求和贡品中有一对藏獒指名送给了凌凤。这姑娘说五只,那就是那对贡品生下的小狗?

藏獒究竟什么样,为什么珍贵她也不知道。也许物以稀为贵罢了,但若是凌凤才有的东西,她也有,那她和凌凤的关系岂不是……太复杂了?

沉欢干咳两声,“这位姑娘,实在抱歉,我不会养狗,所以,还是请你把它带回去。”

少女冷哼一声,“带不回去。”

“为何?”沉欢耐着性子,尽量平和的问。

“傲古只认你为主子。”少女语气并不恭敬。

沉欢倒是不在意这个,低头看着那只实在是非常惹眼的家伙。

傲古?这只藏獒的名字?

少女的话沉欢听不明白,它为何只认自己为主子?细看才发现傲古脖子上系着一条青铜链子,挂着一枚小小的香包似的东西,她忽然蹲下来,直视着傲古。

傲古本来懒懒的眼睛忽然一亮,也直勾勾的盯着沉欢,虽然她是它的主子,但这张面孔它不熟悉,向来喜欢欺负人和动物的傲古冷睨着面前似乎不怕自己的小主子,骨子里的不愿被征服的气焰腾然升起,铜铃眼瞪大,脸上的黄毛缓缓的炸开,一股煞气冉冉而起。

沉欢不理小家伙的眼神,伸手将香囊握在手里,细看上面绣着一朵白玉兰。

是她的绣花鞋!

沉欢忽然明白为何它嗅自己的脚面就决定站在自己身边了,原来凌凤取走绣花鞋和袜子是为了训狗。

忽然,心里莫名感动,不由笑着轻轻的摸了摸傲古脖子上的红毛,“傲古,你好。我很喜欢你。”傲古忽然表情一变,黄毛顿落,眼眉低垂,变得乖顺起来。

少女见状,表情微变。

西藏贡品中只有一对藏獒,傲古是它们今年生下的第三个儿子,现在才4个月,也是最傲慢最凶悍的一只。专门负责训练藏獒的多噶赤桑都被它咬过,除了世子外,傲古一般不太给面子,她为了送傲古来,和它一起足足呆了两个月,亲自喂它吃食,傲古才对她不露出凶相,没想到第一次见沉欢就能如此乖顺,难道真是因为从出生就闻着沉欢的鞋袜长大?

少女微微站直了身子,不再如先前那样傲慢。

沉欢抬眸笑道,“替我谢谢你家主子,傲古,我留下了。”

少女将手臂放下,微微弯腰,“姑娘还要留下在下。”

沉欢一愣,“你?”

少女懒懒挑眼眉,“在下负责训练保护姑娘的和狗。”

沉欢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站在一边的秦功勋早就不耐烦了,皱眉喝道,“沉欢怎么那么不懂事,赶紧请客人进府。”

话音刚落,傲古倏然转身,上身傲挺,居然一下子又高了许多,一扫刚才的懒样,露出骇人的凶光,喉咙里发出吓人的咕噜咕噜声音,仿若一颗火力猛烈的炸弹,一触即发。

秦功勋和秦中矩吓得不由往后退了一步。秦湘一群小的吓得赶紧转身就跑,跑了两步偷偷扭头见傲古没真发怒,才收了脚好奇的看着。

沉欢心里痛快急了,安慰地拍了拍傲古的脖子,“没事,我们回去。”傲古顿时恢复原样,乖乖的懒懒的,伸出舌头在沉欢手上舔了舔表示明白了。

众人惊愕的目送她们离开,顿时议论开了。秦功勋揉了揉太阳穴,神色凝重。

回到玉春院,少女依旧抱剑像棵松树一般傲立。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秦婉含笑问,沉欢抚弄着傲古的毛审视着她,这丫头不好拿捏啊。

“赤冰,16。”

“你是世子身边的护卫?”沉欢想到赤焰。

赤冰哼了一声,“我是暗卫!”

沉欢和秦婉对视一眼,这丫头好大的脾气,好傲慢。

沉欢浅浅一笑,“我身边可不能有世子的人,若要跟着我,只能做我的丫鬟。”

赤冰脸一黑,冷冷地嗖了一圈丫鬟们。

梳着两个傻不拉几的丫鬟髻,穿着拖泥带水的袄衣裙?

沉欢低头手里抓着牛肉喂傲古吃着。

“我不穿裙子。”赤冰憋了半天,道。

“可以,但是要将软猬甲穿在里面,除了裤子外,外衣要按丫鬟的装束。”沉欢丝毫不让,她不想身边整天跟着冷面杀手摸样的人,太惹人注目。

赤冰皱眉,“不梳那么傻的头。”

丫鬟们脸嗖地黑了,她们都是傻头?

沉欢忍着笑,“那不行,秦府的丫鬟妆容都是有规定的,若是你不想遵守,那我可留不了你。”

赤冰咬唇冷脸,好半响,鼻腔哼了声,没再说话。

毕竟是睿亲王府的人,怠慢自然是不好的,秦婉正急得不知怎么打圆场,见状松了口气,忙说,“新月把你隔壁的西厢房收拾出来给赤冰住,浅玉赶紧去弄床新被褥。云裳负责去公中领几套一等丫鬟的服侍,寻钱陇媳妇配套做几条裤子来。”三个丫鬟应了都忙去。

赤冰被新月她们收拾完毕走出来,沉欢一看就想笑,本来长得很娟秀的女孩子老是绷着脸,丫鬟髻被她不满的扯了两把,松垮垮的就如一对用了很久的烂刷子,真是不伦不类。

沉欢憋着笑道,“赤冰姐姐还是束发吧。等会紫菱去首饰坊打个银色雕花发箍。”

紫菱忙应着,“奴婢这就出去寻几个样子来。”

赤冰听沉欢这样说松了口气,赶紧把一对圆坨头发扯散,用丝带束起,利落地转身随新月去屋里收拾行李去了。

沉欢揉了揉额头。

可问题来了。

有赤冰在,怎么瞒住凌凤进京呢?

真愁人。

沉欢正在挠头,马姨娘带着青莲来了。

她暂时放下这件事,会心一笑,特意吩咐在外院抱夏设了茶点款待。

马姨娘摸着秦莲的头,柔声道,“还不赶快见过两位姐姐。”秦莲高兴的上前俯身,“四姐姐、大姐姐好。”

秦婉赶紧上前拉她,“五妹妹不用那么多礼。”

青莲穿着打扮有了质的飞跃,可惜自小养成的卑微却很难一下抹掉,看上去难有大作为。沉欢也只是笑笑,没表现出多大的亲热来。

马姨娘含笑道,“莲儿小,对姐姐们多礼是应该的。望婉姐儿和欢姐儿多教教莲儿。”

沉欢回报她一个微笑,“马姨娘放心。”

马姨娘笑意松了松,沉欢等于接受了自己的投诚。

丫鬟们端上茶果,随意聊了一会儿,马姨娘让秦莲留下和两位姐姐玩,自己起身告辞,说话间,看了沉欢一眼。

沉欢起身,“姨娘,我送你。”

待出了外院,见四周无人,马姨娘放慢脚步,“吕氏有个致命伤。”

沉欢眉毛一挑,“哦?”

马姨娘住步,回头看她,“若欢姐儿愿意为莲儿谋个安稳未来,这份大礼我将双手奉上。”

那么容易就想从她这里讨得好吗?

沉欢面淡如微风,“人各有命,祸福都是自己修来的。”

马姨娘一怔,定定看着沉欢良久,忽叹口气,“姑娘的城府,妾身自愧不如。只求莲儿若有难……请姑娘看在血脉相连的份上有一方立足之地,足矣。”

沉欢颔首,“自家姐妹,那是自然。”

马姨娘自知求不得多,从怀里掏出一枚木牌递给沉欢,上面雕着一朵叫不出名的花。

沉欢接过细看,却瞧不出其他的来。

“这是吕氏的家族徽记。”马姨娘的话让沉欢大吃一惊,家族有徽记的一定是大族,可据他所知吕氏的出身,似乎只是个小门小户商家之女。

“告辞。”马姨娘不多说。

沉欢目送远去的马姨娘,猛然想起,马上跑回房间,在衣柜里取出一个木盒子,里面放着她的一些书信,压在最底下的有一个锦缎布包的信,这是吕道媳妇临走前给她的。抽出信笺,沉欢眉头顿时紧蹙,原来吕道媳妇说吕氏母亲本是官宦之后,家族获罪成了官婢,被一小商户买了,后商户意外死亡,家里破产,吕氏遇到老爷嫁入秦家。

这代表着什么?

吕道媳妇也是个聪明人,话说一半,埋伏打得极深,加上族徽,说明吕氏娘家的背景不一般。

“欢儿,发什么呆呢?”秦婉和秦莲讨论完绣花花样后,送她离开,掀帘进来问。

沉欢扭头,“姐姐,吕氏家族如何,你可有听闻?”

秦婉歪着头想了想,“好像不是什么特别好的出身。”

沉欢更奇怪了,秦功勋削尖脑袋往官场钻,又那么顾名声,怎么会娶个罪臣之后呢?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件事,他是不知道的。

眼睛一亮冲着外面喊,“烟翠,叫小黑来。”

对小黑仔细一番吩咐后,沉欢才揉着发酸的肩膀,“困了,睡会午觉。”

秦婉心疼地抓起她的手轻轻的捏着,“路上很辛苦,这几天你就不要到处疯跑了。铺子的那些事还有伙计看着,就去十来天,天塌不下来。”

沉欢咧嘴一笑,“我是闲不住的。没事。”

窗外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隐约有人慌张的说着什么,烟翠正端了两碗链子雪耳冰糖露,差点被从公中领了些绣花的素白缎的浅玉撞到。

“你怎么也毛毛躁躁的了?”烟翠责怪着。

跟在后面的云裳低声道,“出大事了。二位姑娘都在屋里?”

烟翠见她们两脸色严重,忙点头,“都在。”

浅玉赶紧掀了帘子,“姑娘,出事了。”

沉欢忙坐正,“说。”

“夫人自己砍了手指。”

“怎么可能!”秦婉惊叫着,沉欢心一沉。

云裳接着道,“是真的。奴婢上午听说夫人重病两天,奴婢猜想是夫人使的花招,本想寻花溪问下实情,便去了祠堂,谁知道正遇上出事。听花溪说她素衣披发抱着徐姨娘的灵牌向老爷叩头,用三爷的前程发誓徐姨娘不是她杀的,有人嫁祸她,妄图夺她主母之位。正好前一晚上大雨,她竟然发着烧在雨里跪了一晚上,老爷终是不忍带着府医去时,她忽然当面断指,可把老爷唬坏了,马上吩咐送夫人回自己的院子。”

秦婉气得小脸发红,“诡计!”

沉欢靠向迎枕,冷哼,“她要是没点手段,怎能爬上主母之位,还能稳握当家之权三十年。”

吕氏肯定是被马姨娘逼急了。吕氏能对自己那么狠,对敌人她会更加狠。

沉欢眸瞳渐冰。

不过好在如今吕氏多了个马姨娘做对手,她如今最想掀翻的应该是妄图学她骑到她头上的马姨娘,而非长房。

“那你们是不是就去不了京城了?”秦婉担心地问。

沉欢皱眉,估计这样就麻烦了。

看来得先给许中梁写封信,并让他带自己的举荐信去找燕表叔,否则,被秦松涛抢先,就失了天时地利了。

吕氏大病一场,甚至昏迷不醒,颇为严重。不但如此,吕氏居然事先就修书给秦松涛以死明志,逼得秦松涛赶紧修书回家,要苏氏孝顺母亲,要秦功勋保证家宅平安,不可冷落母亲,以致闹出不好的事情出来,影响他的仕途。

苏氏作为掌家主妇,又身为媳妇,不可能丢下重病的婆婆跑到盛京去,如此,入京之事便搁置下来。秦嫣整个人都变了,变得孤陋寡言,极少出来活动,秦婉每回上完课回来就说秦嫣像是着了魔一般,捧着各种书读。

沉欢闻言表面只是笑笑,心里却冷沉,因为自己这世变强,她的对手也越发变强。

盛京之行搁浅,沉欢无奈,只好将另做打算。

过了两日,小黑回来,说按照地址没有寻到吕氏的家人,就如当年所说,吕氏是逃难到了一处小地方,自己做了小买卖,遇到秦老爷。沉欢知道肯定没那么顺利,如今也暂时没有时间管,等有了空,再细细查。

赤冰每天神龙见首不见尾,她们也管不了她,这人不爱搭理人,吃饭都是紫菱亲自给她端了送进屋里单独吃。

傲古倒是寸步不离的跟着沉欢,夜里睡觉它就趴在床榻下。沉欢越来越喜欢它,亲自喂食,给它沐浴,渐渐的,玉春园的人也觉得傲古不那么傲慢了,大胆的烟翠、新月也常常弄些好吃的喂它,人狗相处甚欢。

一天晌午,沉欢甜甜的睡了个午觉,喝了一碗八宝粥,就在前院抱夏看着账本,赤冰带着两个女孩子走进院子。

“问问她这是干嘛。”沉欢只是看了一眼,冲着云裳道,便低头继续看账本。

云裳一圈回来:“赤冰说带回来训练成姑娘护卫的。”

沉欢抬头张大嘴,想了半天不知能说什么。

有权,就是任性。

------题外话------

藏獒从唐代就进入中原了,此文以唐代官制为背景。

昨天首订,度度真没想到大家会那么支持,真的非常感谢。因为月票花花评价票显示的比较晚,所以有些亲度度感谢的币币少了,看到亲爱的再留言时度度会补上。不是钱的问题,真是一份谢意。

感谢亲爱的利丹里的丽丽4张月票,13918165075投1张月票,lili3701031投1张月票,南湖菱宝宝投1张月票,ty1018投3朵鲜花,amywui6888投5分评价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