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10】风尘仆仆世子归,为你遮风雨

春雷气喘吁吁的推门进来,看见沉欢立刻跑过来。

“打听到什么?”沉欢顾不上多说。

“豫州漕帮全部船只停航了。”春雷自己挤不进衙门里,就寻了个相熟的人给了银两向衙役探情况,不明白停航意味什么,赶紧告诉小姐才是真的。

沉欢脸更沉了,才几个时辰就闹成这样?

想了想,“正宇哥哥想办法联系下独眼龙,探听下漕帮内意欲何为。小黑去找下二舅舅,让他想办法打听到苏东辰的动作。”

沉欢着急的在绸铺里来回渡步,半个时辰烟翠却来了,“太子殿下派人接公主,让人带了口信,奴婢担心姑娘着急就赶来禀报。”

沉欢脸色微变。

信上说凌朝凰和宁逸飞离开鎏金启程回京,同时派人接凌麟,并吩咐她不要涉及进来,保护自己。

可沉欢心里不踏实,毕竟她已经牵扯进来了,避无可避。如果太子和宁府出事,会直接影响到自己的计划。

“静悟守在这里,正宇哥哥和小黑回来立刻回府告诉我。”

沉欢赶回秦府时,正好遇到凌麟出府,她吓得不轻,看见沉欢便跑过来,一把拉住她,“吓死我了。”

沉欢拍着她的手,“没事的,太子殿下不是好好的接公主一起回京吗?”

凌麟红着眼圈,拉住她不放,“我好害怕。沉欢,你陪我一起回京吧。”

沉欢无奈笑,刚想说话,便见胡同口来了一群骑兵,为首的两人纵马而来。

“太子哥哥!”凌麟眼泪流了流了出来,冲了过去。

沉欢怔怔的看着换下太子华服穿着一身黑色劲装的凌朝凰和宁逸飞。

两人飞身下马,凌朝凰拉着凌麟,安抚道,“没事,不用担心。”

宁逸飞一扫往日的风流倜傥,放荡不羁的模样,沉静严肃的看着沉欢。

凌朝凰拍了拍凌麟,低声道,“我们回京,你先乖乖的上车,我和沉欢说两句话。”

凌麟眼泪汪汪的回头看沉欢,无奈只好登车。

“太子殿下是故意如此?”沉欢低声问道。

凌朝凰眼睛一亮,好个聪明的女娃。

“不全是。我和逸飞没想到他们下手如此狠,的确着了道,我们到时人已经死了,而苏东辰布下的人也同时出现,我们自然百口莫辩。四姑娘不要再问此事,于你不宜。我留凌麟在你这里也是为了护着你们。苏东辰为了摆脱军粮掉包一案,下了狠心,公然于我宣战,他既然用折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我岂能不助他一臂之力?”

沉欢已经想到了,心里很感激凌朝凰。但,苏东辰为金蝉脱壳,嫁祸太子和宁逸飞,先是用秦嫣洗清自己的嫌疑,再等太子入瓮。刚出事,死者家眷便全部聚集,连漕帮也跟着行动,这一步步都算计,显出苏东辰超人的胆量和把控能力。

苏东辰,难对付!

而他,是秦松涛的靠山。

她看着凌朝凰,他的地位在宫里应该巍巍可及吧?否则,豫州州官怎敢如此?

忽一羽林卫校尉疾驰而来,见太子便下马飞奔过来,凌朝凰示意他直说。

沉欢听见他低声说青山县的县令在清溪县被杀,脸色大变,忙回头对静能低声道,“你去我二舅母家,若我舅舅出事了,赶紧来告诉我。”

凌凰朝脸色也微变,“苏东辰好狂妄的胆子!”

宁逸飞担忧的低声道,“他们势将事情闹大!”

凌朝凰冷笑,“我们尽快回京,估计京城很快也闹开了。”说罢,看了一眼沉欢,“你放心,我定会将秦府撇开的。”

沉欢摇头,“不怕,苏东辰要牵连秦府也会考虑他女儿和秦松涛。”

凌朝凰点头,“我们不宜久留,走!”

宁逸飞站着没动,踌躇片刻,走到沉欢面前,俯身低声道,“让你姐姐不用忧心。宁府和睿王府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沉欢皱眉,“你不要惦记我姐姐。”

宁逸飞一怔,瞧她一脸不待见,脸色微沉,咬牙低声道,“小爷没得罪你吧?”

沉欢用嘴努了努马车,“得罪我事小,得罪公主事大。”

宁逸飞扭头看凌麟在马车窗露出小脸撅着嘴等他,剑眉微蹙,低声道,“我和她一点关系没有。”

沉欢冷了脸,“公子和公主有没有关系,与我及姐姐都没关系。”

宁逸飞眉头拧得更紧了,恨不得敲一击沉欢的脑门,忍着咬牙上马,一抬眸,一怔。

不知秦婉何时站在门口看着他们。

沉欢忙回头看,姐姐穿着一袭淡粉色衣裙,呆呆的看着这边,心里一沉,回头看宁逸飞,也是一脸仲怔。

心一沉,他们什么时候……

她转身拉着秦婉往府里走。秦婉走了两步,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大队已经开拔,宁逸飞依旧立马而望,见她回头,拧马扭头,驾一声,卷尘而去。

秦婉心里忽觉空落落的,被沉欢用力一扯。

“姐姐,这种人不是你的良人。”

秦婉脸微红,“胡说什么。我没有。”

沉欢站住,定定看着姐姐,“宁二公子是八公主的心上人,何况皇亲国戚不是我们这等人家能嫁进去的。难道姐姐甘心做个看正妻脸色的妾室不成?”

秦婉漂亮的眸瞳顿时黯淡,没有说话。

话虽然残酷,可沉欢不得不将姐姐的心思掐灭在萌芽处。

宁逸飞,不是善良老实的姐姐能把控的。

当夜,苏氏带着秦嫣回了秦府。

小黑和静能、静悟三人一起回了秦府。

“姑娘,二舅老爷没事,他说他正请新到任的青山县县令在衙府喝酒,因独眼龙来寻他,两人到偏僻之处说话,晚了半个时辰,县衙被袭击,青山县县令死了,二舅老爷躲过一劫。”

沉欢听完小黑的话松了口气,秦婉吓得不轻,握着沉欢的手微微发抖。

小黑见小姐们紧张,忙安慰道,“二舅老爷请二位姑娘放心,他会小心的。”小黑忽然靠近些,压低声音,“独眼龙说救下一人,是豫州漕帮镖局的总把头。”

沉欢眼睛一亮,“真的?”

“恩,他寻二舅老爷就是为了这事,那人被独眼龙藏起来了。”

沉欢惊喜道,“太好了。”立刻提笔写了封信,“小黑,你寻快马赶上太子,不过太子身边可能有苏东辰他们的人,想办法偷偷将信交给他。”

小黑郑重的揣在怀里,“姑娘放心,小黑就算没命也要亲手将信交给太子。”

沉欢瞪他,“胡说八道!没命怎么办事?你给我好好的!”

小黑嘿嘿一笑,搔搔脑袋嗯了一声,拔腿就跑了。

云裳走过来低声道,“姑娘,三奶奶请你过去。”

沉欢挑眉,“有说何事?”

“没有,是秋葵来的,正在外院候着。”

“秋葵?”如果是苏氏叫她,不该是秋盈来吗?

乐荫园静悄悄的,只有正屋西偏房亮着灯,下人们都没有踪影。只见一个小丫鬟端了茶盏走到门下,秋盈掀了帘子出来接茶,便看见沉欢在秋葵身后,忙迎了上来,“四姑娘来了。小菊,快去倒盏甜茶来,再让小厨房将准备好的点心送来。”小菊忙悄声去了,似乎大家都害怕惊着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

沉欢笑笑,“那么晚了,三婶还没休息吗?”

秋盈微笑,“我们奶奶和姑娘正在候着姑娘呢。姑娘随奴婢来吧。”

秋葵见状停住脚,守在门口。沉欢随着秋盈进了门,苏氏和秦嫣正挨着坐在软榻上,见她来了,秦嫣站起来,让开苏氏身边的位置,坐到一边。

苏氏笑着道,“欢儿快来坐。赶紧将备好的点心拿来。”

“已经吩咐小菊去了。奴婢去瞧下。”秋盈飞快的出去,将门带上。

沉欢规矩的将手放在膝盖上,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苏氏。任凭谁看着她都觉得她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苏氏怜爱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听说你二姐被绑的时候,你不顾自己要人放了她。二婶谢谢你。”

“沉欢小,歹徒不会拿沉欢如何,可姐姐……”她看向秦嫣,眼圈红了,声音有些哽咽,“二姐姐长得那么好看,那些坏蛋……很坏,沉欢怕……”她已经说不出话来,眼泪唰的落下。秦嫣再也忍不住,眼泪跟着流。

苏氏心里堵着,看着真情流露的一对姐妹,什么滋味都有。

秦嫣将沉欢的一番话及她的怀疑告诉自己时,她曾经一度怀疑沉欢知道什么,这些歹徒只欺负她的心肝宝贝,不动沉欢呢?就算沉欢只有8岁,也是长得非常漂亮的。

苏氏将沉欢搂进怀里,“好孩子,真想不到你比那些血缘更亲的人对嫣儿还好。”

沉欢乖乖的缩在苏氏的怀里,“欢儿好羡慕二姐姐,欢儿没爹娘了……”

苏氏心痛低头,将她眼泪抹去,“欢儿,从今往后,三婶就视你为女儿,任谁敢欺负你,三婶为你做主。”

沉欢激动的伸手搂住苏氏的腰,呜咽着嗯了一声。

秦嫣用丝帕抹了眼泪,笑道,“我妒忌了。”

沉欢含泪咧嘴笑了,撒娇道,“我就是要搂着三婶婶。”

苏氏抹了把她的秀发,也笑了,用丝帕帮沉欢抹了眼泪,“好了,我们娘三怎么就哭作一团了。欢儿,赶紧吃点心,你最爱吃的。”

沉欢破涕为笑,接过点心美滋滋的塞进嘴里。

苏氏瞧她半响,递过茶盏,“喝口甜茶,别噎着。”

“谢谢三婶。”沉欢接过喝了一大口,满足地拍了拍肚子,“太饱了,晚上可不敢吃那么多,会胖的。”

她可爱的表情惹得苏氏和秦嫣都笑了,一扫刚才的悲伤。

“欢儿,你觉得绑匪是我父亲认识的人?”苏氏忽然问道。

沉欢正端着茶盏喝着,低垂的眼帘盖着一抹冷笑,正题来了。苏氏和秦嫣演了一晚上戏,这才问吗?

她诧异的放下茶盏,“沉欢不知道啊,我不认识那人。不过只是觉得他们好大的胆,竟然敢绑二姐姐。”

苏氏不动声色,却紧紧盯着沉欢的眼睛,沉欢和太子、宁府究竟关系深到什么程度,这是她必须清楚的。

“七皇子是被绑匪打晕的?”

苏氏从心底都很不甘整件事只有秦嫣受到欺辱吧?沉欢心里冷笑。

她忙摇头,“不是,是我打晕的。如果我不打晕八公主,他们发现她是女儿身,万一将她掳走怎么办?欢儿不过平民,可公主是身娇肉贵的大姑娘。”

苏氏和秦嫣惊得差点掉了手里的茶杯。

八公主?

沉欢将她们的神情收进眼里,原来苏东辰瞒着她们的。

“是啊,八公主有黑夜病,害怕黑漆漆的地方,对了,左堂主也知道是八公主。”

苏氏脸色大变,左堂主知道是公主,就说明她父亲也知道!

她的心一片片被撕裂,仅存的一点对苏府的信任被撕得粉碎。

只有她们母女是傻子,被蒙在鼓里,牺牲了秦嫣一人,换取了苏府的平安!

沉欢目光落在握着苏氏握着茶杯僵硬发白的手指,忽然语调一转,沉静的道,“三婶,欢儿知道三婶疼欢儿,所以,欢儿有些话得说。”

苏氏咬着牙,努力平息心中的怒气,点头,“欢儿尽管说。”

“苏府是三叔和三婶、二姐姐的倚靠,可苏府对二姐姐所作所为简直不齿,上次辛大人的事情听闻也是苏老夫人提议,听说辛大人远方亲戚的妾室是苏老夫人母家亲眷。”

秦嫣脸色顿时灰白,痛楚的搅着手中丝帕,透着怨愤看向母亲,原来让秦婉嫁给辛大人为妾竟然是苏老夫人的提议,也就是间接害了她自己。

苏氏也是一怔,“你怎么知道?”

“三婶记得溪河县的许大人吗?巧的很,他认识辛大人的亲戚。”

沉欢其实是向宁逸飞打听的,只有弄清楚这些关系,才可能在最致命的地方打上结。

苏氏脸色也变了。

是,沉欢不可能知道这件事,事实上,辛大人那边由苏老夫人去说的,而秦婉这边是苏氏负责安排。

沉欢舒心的看着这一对气得脸都要歪的母女,你们敢算计我姐姐,那就让你们自己算计自己个够!

人,一旦被戳到心底最痛的地方,就会失去理智。

这正是沉欢想要的。

“这次绑架和杀人大案,其实是苏大人一手操纵的。刺客表面是刺杀太子,绑架公主,实是掩人耳目,引太子和宁公子去漕帮镖局,逼太子放弃查调粮之案。”

苏氏还沉浸在愤怒中,茫然的看着沉欢,脑子一下转不过来。

“你说什么?”

“沉欢只是8岁的孩童,都能看出绑匪冒充豫州漕帮镖局的人,太子和宁公子如此慧敏,怎会不知?实是苏大人太小看太子了,可这一错可算彻底得罪了太子和宁府。除非大人很有把握凭此事能一举推翻太子和荣郡王府。”

苏氏这下全惊醒过来,怔怔的看着沉欢,她在说什么?

调不调粮与她何干?她只关心是否牵连自己,真如沉欢所言,秦家是苏家姻亲,怎脱得了干系。

秦嫣更是惊愕,呆呆的看着沉欢。

沉欢叹了一声,继续火上浇油,“三叔叔如果被此事牵连,伤的便是三婶和二姐姐。苏府还有三个嫡女,要入宫的究竟会是二姐姐,还是苏府的嫡女?明知太子不是姐姐的良人,却不惜牺牲姐姐的声誉,让姐姐抛头露面,担惊受怕,苏府哪里将二姐姐放在眼里?恐怕只是垫脚石罢了。沉欢心里着急,却不知该如何。还望三婶早拿主意。”

“欢儿……你怎么知道这些?”苏氏彻底震惊了。

沉欢叹了口气,“沉欢经历太多了,不得不多想。”

苏氏呆呆的看着她。她父母被吕氏杀害,又被独眼龙绑架,粮仓被烧,哥哥两次差点被吕氏害得不得翻身,能如此成熟,眼睛如此锐利也是可能的。

重要的是,她说秦嫣可能是苏府的垫脚石,这句话重重的击中了她深埋心底最不愿意想的那块地方。

可,沉欢都能看清,她能不正视吗?

本来今晚她是要摸清沉欢和太子、宁府之间的关系究竟有多深,她不过是孩子,如果得到太子青睐一定会兴奋得掩饰不住。可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沉欢见差不多了,站起来笑眯眯的道,“夜深了,三婶和二姐姐早些歇息吧,沉欢告退了。”话说了,却没动,似笑非笑,“三婶,杀个把匪帮不要紧,若是杀了朝廷命官,有些事就不好说了。我大舅是察院监察御史,如我二舅出事,他不会坐视不理的,而沉欢无父无母,舅舅两家人,沉欢定会拼力去保,如有人再胆敢动我舅舅,我也会求睿王府、荣郡王府的。”

清河县县令在溪河县被杀的事情,苏氏是知道的。她怔了半响,“放心,三婶保你二舅平安无事。”

沉欢咧嘴一笑,“沉欢走了。”走了两步,站住,转身,“二姐姐喝的茶是三姐姐动过手脚的茶,幸好我姐姐没有敬献给太子,否则,秦家陪葬都不够。”

秦嫣闻言顿时眼睛冒火,咬牙没吭声。

沉欢身影刚离开房间,苏氏双拳已经死死的握紧,指甲深陷入肌,溢出血丝,却毫不察觉。

秦嫣冷眸定定的看着窗外,眸瞳空洞无光,幽如深潭,背脊挺得笔直,就像打上钢条,一丝不想让它弯曲,她的心已经碎成了灰,支撑不起她一丝一毫思绪。她只不想自己垮掉。

她不能垮,她要赢,让苏府那三个自认身份正统嫡出的嫡女看看,究竟是谁,能坐上高堂的位置!

“娘,我想进京。”

“什么?”

苏氏看着唇角溢出一丝鲜血的秦嫣,她平静得就像暴风雨骤来的前夜,让人担心害怕。

秦嫣用丝帕抹掉嘴角因咬破了唇流出的血,淡然一笑,“我要进京寻父亲,我要入宫。只有靠近宫廷,才有机会。我不能再等!”

苏氏眼睛睁大,还半响说不出话来。

秦嫣就像一下子长大了十岁,那么沧桑,看得她心痛如绞。

苏氏一下站起来,将秦嫣搂进怀里,失声低哭,“嫣儿……”

秦嫣心乱如麻,心痛如锥,可她哭不出来。

沉欢走出乐荫园,抬头看繁星满天,一颗颗亮闪闪的星斗,镶嵌在黛色的夜幕上,像熠熠生辉的宝石。淡淡的弯月,隐隐地悬在天之一隅,酷似笑弯了的眉。

她笑了。

苏氏应该会和秦松涛说这一切的。狡黠如狐的秦松涛会如何?他至少会三思而后行了吧?他会给自己留条后路,不会全部倚靠苏东辰的力量了。他一定会努力做墙头草。只要秦松涛对苏东辰一党心有隔阂,那他一定会谨慎而行,甚至会努力讨好睿王府、宁府一支,以防被苏东辰欺负得哑口无言。秦松涛自视甚高,他岂愿意被苏东辰如此压制,如何心甘情愿看得自己最疼爱的妻子和女儿被人利用、被人践踏到如此地步。如果,有一天,秦嫣彻底被毁,秦松涛会奋起对付苏东辰吧?

沉欢笑深了。

只要秦松涛需要借荣郡王府、睿王府对抗苏府力量,那也会对自己一家有所顾忌。

她就是要赢得时间,让自己有力量之前,让秦松涛有所顾忌

秦湘正闷闷的撑着脑袋看窗外,爹娘整天唉声叹气,吃穿用度都被减了一半,她身边就留了一个小丫鬟,心里憋着一口气没处发。

外面丫鬟叫了声,“二小姐……”

秦湘还没等反应过来,秦嫣就已经冲进来,冷眼看她。

“打!”秋葵冷声喝道,跟来的两个妈妈凶狠地冲上来,一人抓住秦湘的头发,一人恶狠狠的狂煽几巴掌,秦湘被打得晕头转向。

闻讯赶来的秦中炬和陈氏吓得上去救人。

“二姐儿,你这是做什么!她可是你妹妹。”陈氏心痛的将秦湘拥在怀里。

秦中炬拧着眉头,他虽然妒忌三弟得宠得势,也痛恨自己现在的处境,可对三房他还是不太敢得罪。但面对晚辈公然挑衅,他若是不出声,以后就不用在秦府过了。思量一会,压着怒气道,“一定是湘儿做错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秦湘莫名其妙的被打一顿,父亲还不站在自己这边,顿时气炸了。

秦嫣冷笑,“下药毒害姐姐,这条够不够打你?”

秦湘愣了愣,脸色微变,强硬道,“我什么时候下毒了?二姐姐跳舞前喝的茶明明是大姐姐做的手脚。”

秦嫣冷哼,“你倒是清楚我什么时候被下的药。茶叶是大姐准备招待太子殿下的,难不成她有那么大的胆子要毒害太子?何况茶罐是你问沉欢要的,你不是恨所有荣宠都是我的了吗?好!今天我告诉你,秦府最荣耀的就是我秦嫣!今天只是给你个警告,你若是再敢对我干什么,休怪我不客气!”

秦中炬额头冒汗,原来如此,难怪秦婉安然无恙的回来,原来太子压根没喝,可自己的笨女儿怎么就对秦嫣下药?真笨!

秦嫣走了两步,站住,“你们若再敢动长房的人,我和母亲也不会坐视不理!”

第二天,沉欢听云裳回来学舌,笑笑,“她是气急了,若不将火发出来,该憋死了。三姐这下该老实了。”

云裳笑笑,“自作孽不可活。”

沉欢刚和姐姐吃完早饭,秦嫣一身素衣款款而来。

“二姐姐,这么早?”沉欢甜甜的叫着。

秦嫣柔柔一笑,“恩,寻你有些事说。大姐姐不介意吧?”

秦婉看了一眼沉欢,“姐妹说话,我介意什么。我约了五妹妹挑选下花样呢,你们慢慢说。”

秦嫣待秦婉离开,便拉着沉欢,“屋里说。”

坐定后,秦嫣叹了口气,“母亲说要去京城探望爹爹,欢儿你想去京城玩吗?我怕路上闷,若你想去就一起去玩玩。”

沉欢用力点头,“太好了,我还没去过呢,听说特别热闹。”

秦嫣暗地松了口气,“恩,母亲说再过几天就是你生日,要帮你好好的办场生日宴席呢。等生日一过,我们就准备启程,可好?”

“好啊,反正欢儿就跟着二姐姐混吃混喝好了。”

秦嫣笑了,“好,那我就去和母亲说,尽早安排。”

“二姐姐,生日宴席就不必了。欢儿还在热孝期。”沉欢撅着嘴。

秦嫣摸了摸她的头发,“知道的。我们不大做,姐妹几个一处吃个饭总是可以的。若是大伯和大伯母在世,也会喜欢你高兴的。”

沉欢抿着嘴,眼眶渐渐的水光漫延,红了眼圈。

秦嫣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发,“二姐姐不好,惹你伤心了,你要是不想做生日,那二姐姐自己来和你与大姐姐吃个饭就算了。”

沉欢点头。

看着秦嫣远去的背影,眼眶的晶莹渐渐退去,薄唇微勾。

“二姑娘明摆着要利用姑娘。”烟翠气哼哼地说。

“还不定谁利用谁呢。”云裳立刻接口。

沉欢以丝帕拭去眼角余下的泪水,“我也想进京,正愁没借口,她送上门,更好。”

她毕竟8岁,独自进京无法对秦府交代,秦松涛也会警惕,为此,她一直苦恼着。这下可好,机会说来就来了。

记忆中,秦松涛能第二年就担任了翰林院修编,是因为走了亲祖母燕氏外侄子燕权慎的门路,燕权慎如今是从六品侍御史,官不大,却因转司公卿奏事,举劾非法,在皇上面前是有机会说话的。

沉欢虽然不清楚秦松涛为何没有全借苏东辰和褚贵妃的门路,而找了燕氏。但,起码这是她如今唯一能做的,只要阻挡了秦松涛第一条路,便能改变他发展的轨迹。只要压制他按正常途径苦守庶吉士一年,按部就班,就能赢得至少一到两年的时间。而她可能就有力量离开秦府,自立门户。

二来,她惦记着八公主说的铺子,她需要乘热打铁,将这条线走下去,这也是如今唯一最接近皇族的机会。第三,她想见见许中梁,不知道他情况如何,如果可能想让他举荐个熟悉官场的师爷给自己,她必须了解官府的事情和做法。

那边沉欢正在盘算,这边秦嫣兴匆匆的回了乐荫园,直奔苏氏的房间,兴奋道,“她答应了。”

苏氏放下手中的绣花针,“看你高兴的。”

秦嫣这几天难得开颜,“当然了。沉欢和公主的关系非同一般,我可以借她入宫见褚贵妃。”

“嫣儿……你真想好了?”

秦嫣坚定点头,“是,女儿见到褚贵妃便能知道是否有入宫的可能,如果没有……”她咬住唇瓣,下了决心,“那女儿也要为自己个好出路。”

苏氏心痛的将她拥住,“好,娘支持你。”

一晃眼,便到了沉欢的生日。一大早便收到哥哥让小安带回来的礼物,是丽通书院春季第一次四书联考,秦钰居然名列第三。

沉欢和秦婉两人看着大红帖子,乐得好半天合不拢嘴。哥哥知道这是她最关心的,任何礼物都不及此。只是,秦钰只用了两个月拿下第三,那该多刻苦啊。心疼归心疼,这条路还非逼着哥哥走下去。

到了晌午,秦婉亲自下厨给沉欢做她最爱吃的菜,这些菜本来都是母亲的拿手菜,秦婉为了让沉欢开心,在金嬷嬷的指点下研习了好久。她和金嬷嬷正在小厨房忙碌着,烟翠跑来,“二姑娘和五姑娘来了,四姑娘请姑娘回去呢。”

秦婉嗳了一声,将剩下的事情交给金嬷嬷,赶紧回内院,就看见秦嫣和秦莲带着几个丫鬟,抬了好几个食盒过来,里面,点心、菜肴、水果倒是应有尽有。

“我娘亲自吩咐大厨房特意准备的。”秦嫣笑着让丫鬟们将食盒的吃食一样样端出来。

“三婶怎么没一起来?云裳姐姐,赶紧去请三奶奶来。”沉欢欣喜地叫着。

“不用了。”秦嫣拦着,“娘说她来了扰了我们小孩子们的乐。”

沉欢从善如流,不露声色,笑眯眯的看着大家忙乎起来。

秦嫣殷勤周到,秦莲虽有羞怯,却也活泼了许多。

看着这一切,似乎很幸福,可惜,哥哥不在,爹娘也不在……

沉欢心里忽然难过起来,又不忍让操心的姐姐伤心,没心没肺的和大家一起笑闹吃饭。

新月、浅玉、烟翠和紫菱这些老宅子来的丫鬟加上云裳、云雀也都不分主仆,挤在一桌嘻嘻哈哈的闹了一晚上。还让周正宇、鲁掌柜他们男的在外院也开了一桌,大家喝得痛快。

沉欢被大家灌了两杯,晕乎乎的抬到床上。

夜深人静,只听见窗外蛐蛐的一高一低的鸣声。

天忽然骤冷,沉欢如遁冰窟,就像前生死的那刻,冷得蚀骨,难受。昏昏沉沉中有些意识,被人捂着嘴胸口憋闷,动了动身子,又似被绑着手脚,动弹不得,要喊,却发不出声音,明知姐姐就在隔壁房间,却无法求助。

正在努力挣扎间,门悄然打开,吕氏一身黑衣,披着斗篷,就像暗夜恶鬼,露出狰狞的面孔,冲着她阴森冷笑,身后跟着几个黑影。

沉欢心顿透凉,她着道了吗?姐姐呢?哥哥呢?小黑他们会不会也出了事?

吕氏一声尖利的狂笑,“你哥哥已经被我挑了手脚筋,我会让人一刀一刀的将他的肉割下来,直到疼死。你姐姐细皮嫩肉的侍候十几个男人再死也尽享风流了。至于你……哈哈哈。”她癫狂的叫着,“来人,把她的双手双脚砍了!丢到井里,让她慢慢的死!哈哈哈……”

沉欢拼命摇头,努力张嘴喊,“滚开!你们这群侩子手!杀人犯!放了我哥哥、姐姐!”可她听不到声音。

忽然,一个黑影扑了过来。等她看清居然是吕道,胸口插着一把刀,满身鲜血,瞪着如饿狼般血红的眼睛,举着一把刀疯狂的奔来,照着她的双腿就砍下,她惨叫着,剧痛从膝盖瞬间满眼,将她撕得粉碎。

“沉欢,沉欢……”

她痛得浑身发抖,恐惧,愤怒,她要杀了吕氏!

“沉欢,快醒醒……”一声声焦急的呼声由远而近,有个温暖的怀抱将她拥进怀里,她奋力睁开眼睛,眼前朦胧的一张带着银色面具轮廓俊逸的面孔。

凌凤?他来了?

热血顿时回流,瞬间冲破堤坝,沸腾得滚烫起来。她拼命的想抓住他,可睁不开眼睛,胸口憋闷,焦急,痛苦,哭着,要摸索,手脚绑着,动不得,做梦吗?可怎么就醒不过来呢?

怎么办?她死命的叫,可就是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凌凤抱着怀里发抖哭泣的小人儿,心痛如绞,什么样的经历让她做这样可怕的噩梦。

砍双脚?她努力卷缩着,要将膝盖卷起来,护着,就像真的经受过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

凌凤心疼地拥着她,只是噩梦吗?还是……

“沉欢,快醒醒。”沉欢似乎一直都醒不过来,他不得已用力拍着她的脸。

真实的疼痛让沉欢猛然惊醒,透过水光,惊愕的看着面前焦急的脸,依旧带着银色面具,头顶紧束发,发丝有些散落,落在面颊边。身穿红色战袍,紧裹短到腰的乌金丝卫甲,风尘仆仆,像是直接从战场上来。他身上有一股尘土夹杂着他的汗味,充满着男性的力量,让她不由安心。

凌凤见她醒了过来,松了口气。

沉欢惊愕的瞪着他,痛楚还未从迷离的大眼睛迷离褪去,看得凌凤一阵心痛,“臭丫头,吓死我了。”

怜惜地抹去她额头和脸上的汗珠,柔声道,“好些了吗?”

沉欢豁然惊醒,才确定凌凤居然近在咫尺,吓了一跳,赶紧推他,缩进床角,“你怎么在这?”

怀中一空,凌凤有种失落的感觉,见她避开自己,有些不快,闷声道,“回京,路过。”

从北面回盛京,绕了一大圈在豫州路过?他难道是专门来看她的?

沉欢张了张嘴,没说话,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扫了一眼房间,房间里只点了一只烛台,灯火摇曳,迷迷蒙蒙。今晚烟翠值夜,却不见踪影,不由叹气,这死丫头,居然敢将主子就这样丢给一个陌生男人,还让他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

凌凤站起来在房中环视一圈,走到房门口低声说了什么,返回在茶几提起煨着的茶壶,给她倒了杯安神茶,递过来,“喝口茶。我让人弄些热水来,洗个脸就好了。”

沉欢看他一眼,这人可真是自来熟,当自己是这府中人了。

闷头接过茶喝了,心情平复了许多。

凌凤坐在床头看她,关切道,“做恶梦了?”

沉欢低着头,握着茶杯的手顿了顿,点头。

凌凤看她娇俏的鼻尖一颗晶莹的汗珠,薄唇紧抿,坚强得让人心痛,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狠狠的撞了一下,莫名整个心都柔软起来。

“放心。”一定是凌朝凰和加上被绑架的事情让她受惊了。

沉欢抬头,眼底退掉迷茫换做一片清澈,透着灵动聪慧,却不知如何答他的话。

凌凤有些歉意道,“京城出事了,我必须马上赶回去,因而我不能多陪你……”话出口即刻噎住,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我……只是要来查看下杀人现场,顺便来看看你。”

沉欢点头,看着他炯炯有神的眼睛布满了血丝,他很疲惫。

“要连夜走吗?你……从北面来一路也没休息吧?”

凌凤一笑,“没事,在战场上那天不是只睡一两个时辰。”

敲门声轻轻的敲了两下,凌凤站起来,飞快的到了门口,门帘外伸进来一个铜盆,搭着一块雪白的丝巾。

他接过放在梳妆台边的木架上,探了探水温,熟练的绞了毛巾递过来。

沉欢有些诧异,看着冒着热气的丝帕有些发愣,他一介贵公子好像很熟练做这些。

“要我帮你擦?”凌凤带笑道,还没等沉欢反应,一屁股坐在床边,捞过她的脖子,暖暖的丝帕敷在她的脸上,细细的在她脸上抹着,掌中感受着她小脸精致的脸庞,忽感异样,看着她那双深邃如潭的眼睛,透过仿佛可以看到复杂和深沉,就像第一次见她,又冷,又静,像误落凡间的精灵。

忽然,凌凤很想……

想将这样坚强得让他心痛的人儿拥在怀里,为她遮风挡雨,抚平她柳眉微微的川纹,永远不要看到她小小人儿就刚强的样子,他想看着她笑。

------题外话------

0。45元的首订,是大家对度度和文的喜爱,是无价的鼓励。

首先感谢大家首订支持,所有留言的亲,度度为感谢略表心意。

特别感谢ty1018送的花,美丽的芬芳5分评价(请亲爱的两位明天再留一次言,奖赏的时候没注意亲的礼物,只做了80个币的奖赏,明天补上),pokam123投的2张月票。(因9号13:06分传这章,这次之后给度度奖赏的度度会在后面一章表示感谢)

【V文更新时间】为了让夜猫子亲也能看到文,一般会在凌晨0:5分更新。特殊情况另行通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