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07】搭台唱戏

忽觉一阵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一扭头,惊悚地差点惊叫,本来等了快大半时辰,手正麻,差点掉下树去,赶紧死命抱紧树干,再扭头看近在咫尺的一张完美如雕的侧脸,距离自己的脸就差两寸,细看他肌肤如雪,纹理细腻,好个养尊处优的人。细看衣着,不是明黄龙纹袍,悬着的心放下许多。

皱着眉头问,“你是谁?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

“不要问我是谁,且问你里面的少女是谁?”

沉欢眼珠一转,此人贵气逼人,应该是太子身边的人,姐姐等着见驾,自然瞒不了,无奈,“我姐姐。”

凌凰朝暗笑,飘过眼神看她,“你是秦府四小姐?”

沉欢瞪大眼睛,“你知道我?”

凌凰朝微微站直,优雅的靠在树干上,瞧着传闻中机敏如狐的小丫头,“你可知欺君之罪可杀头。”

沉欢看他,淡定道,“皇帝信口雌黄,不守承诺,戏弄草民,非明君之道,也休提欺君之罪。”

“哦?何来戏弄?”凌凰朝见她眼珠子咕噜转,居然语出惊人。

“都知道皇帝驾到,却不见皇帝,让我姐姐在里面干等,不是戏弄是什么?”沉欢强词夺理。

凌凰朝微笑,伸手将她抱下树干,“皇帝儿子也一样吧?随本宫进来吧。”转身进屋。

沉欢愣了愣神,是太子啊!

秦婉见沉欢也跟进来,不由一慌,却听见凌凰朝落座后,道,“秦姑娘且去净面。”

秦婉大惊,蓝衣太监过来,面无表情道,“姑娘随奴才来。”

沉欢给姐姐递了个眼色,秦婉知道避无可避,只好去了。

凌麟哼了一声,“装模作样。”

“八弟!”凌凰朝轻喝了声。

等秦婉净了面进来,也没带面纱,露出一张素颜,更显格外清新娟秀。

宁逸飞的扇子顿了顿,见惯了盛京望族小姐们刻意描眉画眼,清水出芙蓉般的倒是显得格外新鲜。

凌麟双眸瞪得溜圆,暗地里狠狠的掐了一把宁逸飞的手臂,痛得他呲牙,生怕秦婉瞧见误会,不好说什么,忙站起来,走到凌凰朝的另一边寻了个凳子坐下。凌麟当着太子的面不好太放肆,只好干生气。

秦婉落落大方的行了大礼,“民女可为太子烹茶否?”

凌凰朝颔首,“姑娘请。”

秦琬的茶从身边匣子里取出一个紫铜壶和竹雕茶盒,用茶勺取了一簇茶叶,分别放入三个薄得几乎透明的雪白茶杯里,将茉莉花摘了两朵,一瓣一瓣的将雪白花瓣摘下放进茶杯中。

这次她没有用正常的洗茶冲茶程序,而是直接将三个杯子分别放在凌凰朝、宁逸飞和凌麟面前酸枝木茶几上。茶炉上的水已经开始微微翻滚。

她用丝帕裹着铜壶的手柄,将开水徐徐的倒入茶杯中。

凌凰朝三人眼睛豁然一亮。

沉欢好奇的凑前看,惊异的张大眼睛。姐姐居然还留了一手在后面,难怪前世得皇帝另眼相待。

茶叶不是正常散开的,而是捆在一起,最神奇的是茶叶居然从外圈开始徐徐在水中张开,再一层层的往里张开,仿若一朵翠色鲜花盛开。水面漂浮着茉莉花瓣,穿梭在绿油油的叶片中。一股清新怡人的茶香带着茉莉的清香缓缓绕鼻,仿若置身于青山绿水茶园间。

“这叫白玉翡翠烟雨落。”秦婉含笑道,“因民女用的茶露太过难得,不够洗茶之用,因而只能冲茶。而且只得三四盏茶。”

“你是怎么做到茶叶层层绽放的?”宁逸飞兴奋的问道。

“因茶叶生长的位置不同,茶叶炒干的程度不同,所以,冲泡中张开的时间亦不同。太子殿下请用茶,此茶味香,但散味快。”

凌凰朝微笑颔首,“好个慧心巧思。”

“哼,哗众取宠。”凌麟不屑的哼了一声。

宁逸飞心急举杯欲饮,忽顿住,白扇一扬,一收,挡在凌凰朝送到唇边的瓷杯上。

凌朝凰眸瞳如炬和他对视一眼。

“有异。”

凌凰朝自然看懂宁逸飞的唇语。

“秦大姑娘来的时候可遇到什么人?你的茶叶似乎被人动了手脚。”宁逸飞狭长的眸瞳半眯,却依旧能感觉到射出的沉静。

秦婉和沉欢见他们两的神情吓了一跳。

“茶有问题?”沉欢急问,端起茶杯放到鼻下,虽然茶香扑鼻,但如仔细闻能分辨出一点别样的味道,她递给秦婉,秦婉接过一闻,脸色大变,“不可能!茶是我亲手制的,怎么会有这种味道。”

水有问题的话刚才煮的时候就闻到了,茶杯是太监亲自准备的,应该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那就是茶叶了。

凌麟跳起来,伸手指着秦婉,“居然敢毒害太子!来……”人字未出,嘴巴已经被宁逸飞捂上,将她按在椅子上,低声吓唬她,“如果下毒人在外面呢?一计未成杀进来呢?”

凌麟张嘴就咬,吓得宁逸飞赶紧松手,“属狗的啊!”

“像你?属花的!花心大萝卜!”凌麟她似乎也被吓住了,瞪着眼睛,压低了声音,指着秦婉,“她敢下毒,你敢包庇吗?”

“我真的没有。”秦婉急得眼泪就要掉出来。

“再胡闹你就马上回盛京去!”凌凰朝收了笑意,凌麟难得见哥哥如此严肃的样子,忙噤声不敢再说话。

见凌麟安静下来,凌凰朝恢复温婉笑容,“这等粗浅的下药手段,想必不是什么高人所作,不必理会,只是你们要当心,免被人牵连。”

沉欢安抚的拍了拍秦婉,“姐姐,太子殿下没有怀疑你,你的茶叶离过身没有?”

秦婉想了想,惊异地说,“秦湘,对,我出府前秦湘来找我,说好奇硬要看下我比赛的茶,我拗不过她,将茶罐子给她看。可是,怎么可能是她?她……那么小,怎么会这样?”

沉欢眸瞳一暗,好你个秦中矩,居然敢将手伸来害姐姐!

宁逸飞皱眉,“秦府三小姐?”

沉欢颔首,“我们和二房有宿怨。幸好宁公子辨出异样,否则酿成大祸。”

“太子殿下,苏大人求见。”太监恭敬道。

凌凰朝冲着宁逸飞使了个眼色,宁逸飞站起来,“我们去后院走走吧。”

凌麟立刻跳起来,“我也去。”

宁逸飞无奈,“好吧。”

沉欢站起来,走了两步,转身将台面的茶盒盖好,“太子殿下容许我带走吗?”

凌凰朝知道她要查,含笑点头,“可以。”

沉欢忙把茶桶塞进怀里,跟着秦婉从后门跑出去。

苏东辰进来行了礼,见茶几上的茶没喝,笑道,“太子殿下刚才是召见了茶神女吧?满意否?”

凌凰朝笑着请他落座,“茶已经喝了一道了。陆夫人家的茶庄也是数一数二的,常年供应皇宫里的茶,秦府又是苏大人姻亲,自然不会差的。”

苏东辰的了面子,微微一笑,身子深弯,语气更加恭敬道,“太子殿下喜欢,下官就放心了。因江南小调,轻歌曼舞是江南一道亮丽的风景,下官特设家宴,请太子殿下赏光。”

“甚好。”凌凰朝朗朗一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