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05】刁蛮皇子

心里嘀咕着,忍不住抬头看去,玉珞黄幔轻挑,跳下来一个穿着冰蓝银云纹袍子的少年,紧跟其后,一抹明黄落下,人前傲立,神砥般的人物震得周遭静谧无声。瞧不清面容,只见他衣袍无风,却猎猎飞舞,雍容华贵,气度非凡。

先他下车的十二三岁如花少年本来活泼骄纵,见凌朝凰含笑冲着民众颔首,赶紧也敛了张扬,学他姿态负手傲然而立,冷扫一圈。

只听凌朝凰温婉醇厚的声音含笑道,“平身。”议论声才如同蚂蚁出动一般,悄声响起。

余杭县丞低声道,“太子身边的是七皇子,七皇子凌麒和八公主凌麟是孪生兄妹。”

“听说八公主任性刁蛮出了名,瞧她哥哥的傲慢模样也是难伺候的。”

“那还用说,皇帝最宠爱的一对皇子公主,何况又是宠妃褚贵妃所出。如今掌管着后宫诸事,形同皇后呢。”

“不过看太子和七皇子关系不错。不是传闻太子和褚贵妃不合吗?”

“太子仁厚出了名,听闻对皇弟皇妹们都很好。”

“哎,宫里的事情谁知道呢。听说二皇子文才武略样样精通,如今掌管户部,主管漕运,你想,漕运多肥啊?太子空有名头,却无实权,谁知道谁最后登高位呢。”

凌旻负责漕运?江淮历来是漕粮重地,除去临时急调的军粮外,每年每年至少有近四千万石粮食从江淮一代运往盛京,所以漕粮便是最大的肥差。如果漕运在凌旻手中掌控,他的确很有实力。

沉欢沉着眸看向那高台,凌凰朝姿态优雅,也不厌烦身边有个麻雀一般时常叽喳的弟弟,时不时笑着和他低声说话。

听着小官员的议论,沉欢细眉微蹙,她忽然想起来前世似乎听说过太子被废的事情,最后二皇子凌旻当了皇帝。他既然可以给姐姐题字,那定然与宁家和睿王交好。一股凉意从脊梁骨串上来,如果太子被废,那宁家和睿王府会如何?

不过,这是前世三十多岁的时候发生的,时间还来得及。

凌凰朝他们一起转身进了内室,黄幔落下,二人落座。

没看到皇帝,沉欢有些着急地悄悄扯了扯二舅母的衣袖,“二舅母,皇上没来?”

赵氏低声道,“我也不知道啊,你二舅昨晚一夜未归,说是要准备迎驾事宜,可今早也没见他在伴驾队伍里啊,真是奇怪。”

沉欢皱着眉看赛台,总有诡异的感觉。

太监取了两位少女烹调的茶各三杯递进内屋,凌凰朝和凌麟各取一杯品了。

“八妹感觉如何?”凌凰朝笑看身边少年,她其实是女扮男装的八公主凌麟。

凌麟嫣然一笑,“看茶色似乎分辨不出什么,可茶味有些不同。上次太子哥哥送过秦姑娘自制的茶,喝着有些似这杯。”她指了第二个薄如羽翼的白瓷杯道。

凌凰朝温婉一笑,“杯上可没有名字,我也不知道哪杯是她的。”

“那还不容易,太子哥哥尽管先选了出来,叫进来让她自己说便是了。”

“不可,如此便让大家认为内定的了。”宁逸飞摇着白扇翩翩而入。

“昨晚就不见你,你跑哪里风流快活去了?”凌朝凰含笑调侃。

“为了太子殿下,累死微臣了。”宁逸飞摇头。

凌麟跳了起来,风似的冲到宁逸飞身边,伸手抓他的手臂,“宁逸飞,你跑到豫州都不告诉本公主,是什么意思!”

宁逸飞不经意的避开她,在凌凰朝身边落座,淡淡道,“微臣是来为外祖母寿诞的事情,难道需要禀报公主殿下?”

“宁逸飞!”凌麟叉腰生气的叫着。

宁逸飞不理他,冲太监招手,太监立刻端上茶盏,宁逸飞端杯品了口,“恩,茶都不错,第二杯是茶园泉水烹制,更加鲜甜些。太子殿下认为哪杯茶可胜出?”

凌凰朝笑指着第二杯,“这个略胜一筹。”

凌凤和他说过秦婉泡茶将宁逸飞给镇住的事情,他这样说,显而易见是暗指哪杯是秦婉的茶。不过,的确有所不同,他没有偏袒之心。

宁逸飞满意的摇着扇子,笑,“去宣吧。”太监应着出去公布结果。

秦婉听见县令宣读自己的名字,欣喜得恍惚了,竟忘了谢恩。

“秦姑娘果然不负众望。”宁逸飞的声音传来,秦婉惊喜的抬眸,正和宁逸飞那双俊美飞扬的双眸对上,不由轻呼一声,“宁公子?你还在豫州?”

宁逸飞笑点头,“姑娘还未参赛,我怎会错过。”

凌麟紧跟出来,见绝色少女,顿感危险,柳叶飞眉一扬,冷冷问,“你们认识?”

秦婉不知要如何称呼忽然出现的这位贵公子,见他身穿修身蓝袍,腰系玉带,却挂着一条金线编制的盘龙璎珞,想必是皇族之人,便俯身行礼。

宁逸飞悄悄往边上挪了一小步,与凌麟拉开距离,“她是八……”

“爷是七皇子。你是谁?”凌麟打断宁逸飞的话,秦婉闻言再次行礼,“民女秦婉见过七皇子殿下。”

宁逸飞挑眉看凌麟,她挑衅地瞪他一眼,柳眉快皱成麻花,“你就是秦婉?”

秦婉奇怪的抬头,“七皇子殿下知道民女名讳?”

“哼!爷没叫你抬头,你竟然敢抬头直视爷!”凌麟傲慢地叉腰,一手挽住宁逸飞的胳膊,示威道,“爷怎么会知道尔这等贱民的名字!”

秦婉本来赶紧恭敬低头,再听后面一句,身子一僵,倏然抬头,眸光一冷。

宁逸飞笑意顿收,恨恨地瞪凌麟一眼,刚想说话,却被秦婉打断。

“七皇子想必对大沥律法不熟,有此言也不为失言。《大沥六典》第三章‘尚书户部’中有言,战俘、罪臣及其家眷后代落入官户为贱民。作奸犯科籍没入官府之人为贱民。驿户、营户、乐户、蜑户、灶户为贱民。佃仆、衙役皂隶、卖身奴婢为贱民。先不论民女三叔是当今状元,身有功名,就说民女乃百年大商户秦府嫡长女,良民户籍于三年一造,典入京、尚书府、户部各有留存,七皇子想查立刻可查阅。再说了,七皇子没有听闻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吗?就算贱民也为良民和官宦之家的生活担着劳碌之责,没有他们,怎会有我们的安逸悠闲、锦衣玉食?当今皇上爱民如子,严律己身,就算是小小茶道,都要以声势浩的隆重仪仗相随亲临豫州,亲品春茶,亲选贡茶,这不仅是为了喝茶,而是为了体恤民情,让民感圣恩浩荡。民女想,七皇子不会如此不明圣意的。”

秦婉长篇大论先是骂她不通律法,因而没有发言权,二指她不顾父皇彰显爱民为目的的豫州之行,此乃大不孝。

凌麟美眸瞪得溜圆,当着宁逸飞的面被一个民女说得下不来台,俏脸气得铁青,却偏偏找不出反驳的话。

宁逸飞诧异的看着跪在地上,却腰杆挺得笔直的秦婉,眼神顿亮。

看来她下了一番功夫,大沥律法如此精通,难道她为了将来嫁入豪门做准备?想到此,他忽然面色一沉,复杂的看着秦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