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04】太子驾到

姐姐秦婉一连大半个月早上去跟着瑾如继续修习,下午便将自己闷在房间联系茶道或跑到茶园去,外面都是二舅母赵氏忙乎着。沉欢被铺子新修开张的事情缠身,也不顾上姐姐的事。秦嫣和苏氏却在早十天借口回苏家离开了秦府,至于干什么去了,也是沉欢后来才知道。

一大早周正宇就飞奔到二院门叫着,“新月,新月。”

新月匆忙跑出来,见周正宇满脸通红,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怎么了?一大早跑成这个样子。”

“来了,来了,赶紧告诉小姐们。”

“谁来了?”

周正宇用力喘口气,稳了稳,“皇帝仪仗来了。”

“啊!”新月吓了一跳,赶紧转身往里跑。

沉欢已经听见周正宇的亮嗓门,走到姐姐房间“瑾如姑姑没说什么吗?”她应该会有些消息吧?

秦婉也是一脸茫然,“没说啊。就连二舅妈也没说啊。只是知道比茶时间延后了,等着皇帝銮驾到了才开始呢。”

沉欢想了想,“应该是去鎏金路过的,不会在余杭停留。”

秦婉抚着胸口,“好紧张啊。”

“没事,就当你往日里泡茶一样。”沉欢安慰着,巴不得姐姐发挥失常。

“姑娘们不去看下吗?街上挤得人头涌涌的。比过年还热闹。”周正宇兴奋道。

“你都说人头涌涌了,我们还凑什么热闹啊,你去瞧瞧,回来告诉我们就行了。”沉欢才懒得去呢,总之越是少和皇帝接触,就越可能避免姐姐遇到皇帝。其实她也闹不清姐姐当年怎么就遇到皇帝了,可惜自己太小,姐姐很快就被吕氏弄回了秦府,不知道详情。

沉欢撑着脑袋看着院子里的柳絮,是不是自己该有个军师了?否则,官场的事情摸不清,也没有耳目,要怎么和秦松涛斗?

半个时辰不到,周正宇飞奔回来,眉飞色舞的说着皇帝仪仗。

“可惜你们没去看,简直太震撼了,仪仗队从县城东门一直到县城西门就没断,足足有上百人。引驾仪仗是12排金甲羽林军,个个手执横刀、弓箭,接着就是金甲红衣的威武骑兵卫队,后面才跟着皇帝的玉辂,挂着明黄幔帐密密实实的,谁也瞧不见里面,后面还有各种眼花缭乱的彩旗仪仗队,全城的人简直都看呆了。”

周正宇忽然神秘的压低声音道,“不过听见玉铬里有女子的笑声,想必是带了妃子来。”

沉欢扁了扁嘴,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都不知道那么多女人争一个男人有什么好,偏偏千金小姐削尖脑袋要往宫里挤,挤进去不管你在家多金贵,都变成了野草的命。万里挑一的有了些运气,又能撑到何时?总有容颜衰老的一天,又或许没命撑到老呢。

秦婉笑着打趣,“你可看到美貌妃子的脸?”

“哪有,不过后面有一车坐着几个宫女,模样倒是端庄。”周正宇笑眯眯的说。

“端正?我看在你眼里都是美人儿吧,没把你的魂勾走了。”新月凉凉的来了句。

周正宇一怔,“胡说。我们姑娘就是仙女样的人,谁还能入得了我们的眼。”

新月哼了一声,“姑娘也是你能赞的?用得着入得了你的眼,瞧你美得。”

“我也没说啥啊,你生什么气啊。”周正宇急了。

“我生哪门子气啊,你拿我们姑娘和宫女比,你比得着吗?”新月板着脸。

沉欢姐俩和丫鬟们在两人之间瞄来瞄去,小眼神都是一样:哦?恩?原来如此啊。

周正宇见新月扭身进房了,急得暗跺脚,猛然发现几双美眸意味深长的含笑看着他,脸唰地红到耳朵根。

“看什么看。我去铺子里了。”

沉欢哈哈大笑起来,“我说什么来着,有人想嫁了吧。”

秦婉敲她脑袋,笑啐,“就你人小鬼大。”

烟翠有些反应不过来,抓住抿嘴笑的浅玉悄悄耳语,浅玉一个劲的笑就是不说,烟翠跺脚,“哼,不说我也瞧得出来,不就是新月喜欢周哥哥嘛。”

浅玉忙捂她的嘴,“麻雀似的,姑娘们没出声,你瞎说什么。”

烟翠吐了吐舌头,“姑娘说了若是我们遇到好的,只要我们说,姑娘都会给我们做主的。”

浅玉脸微红,笑啐,“不害臊。”

烟翠扁了扁嘴,嘀咕,“都是女孩子,怕什么。”

沉欢撑着脑袋看着她们,今生不再如前世那般孤苦无依,能和姐妹们一起自如的笑看繁华,是自己的一念之间瞬变而已,想起来也没有多难。

第二天,二舅母就急匆匆赶来说茶神女比赛明天在鎏金就开始了。秦婉紧张得一整天坐立不安,沉欢也不淡定了,姐姐比赛获胜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心焦的是如何避过皇帝召见这一个环节,又不让姐姐和二舅母疑心。赛台是一早就打好的,依旧设置在鎏金府衙对面空旷的广场上。苏东辰和三品以上官员都没有出现在比茶会上,估计在伴驾。主持比茶会的是豫州州丞,带着一班州衙官员。

沉欢前世对这场比赛就是看热闹,根本不懂事,就知道玩,姐姐获胜后三兄妹欣喜若狂。今世,她要好好看看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她跟着二舅母陪着姐姐一路参加比赛,一整天下来秦婉过五关斩六将,最后就剩下两个茶庄的女子进入决赛。其中一个便是鎏金县苏东辰母家陆氏茶庄派出的一个女儿。沉欢对陆氏不熟悉,这次才认真打量比茶台上坐着的少女。

“豫州茶神女最初是源自民间,不管参赛姑娘的是什么出身都有机会夺魁,从陆家嫡女夺魁那年开始,比赛也就变了味道。”

沉欢忽然听到议论声,立刻竖起耳朵。

“可不是,以往茶神女都是比的茶艺、茶庄的茶品,可陆家嫡女夺魁后成了二品大员夫人,你想各大家族岂不为了这个争破了头?”

“那是,今年陆家又送人比赛了,我猜今次还是陆家女。”

沉欢往赛台上看去,陆家嫡女都出来了,为何苏东辰不让她夺魁呢?好奇怪。

忽闻马蹄声整齐划一,震得人心跳,再看金戈铁甲威武列队忽然出现在视线前,周遭顿时喧哗起来,原来圣驾到了。

沉欢忙站起来伸长脖子,只见一片彩旗飘飘,盔甲铿锵。豫州百官在苏东辰的率领下,紧跟着玉珞之后,浩浩荡荡的护驾而来。

只闻一声尖利叫声,“太子驾到。”惊醒了众人,呼啦一片齐齐跪倒。

赵氏拉着有些发愣的沉欢,“别顾着看,赶紧跪下。”沉欢被拉跪下。

太子?不是皇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