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02】缺钱

绸缎铺子却没有太大的气色,之前的陈年料子贱卖引来了一些生意,可毕竟这会影响绸铺档次,来的客人也都是冲着低价布来的,基本不赚钱,只是清货罢了,这样对铺子发展没有什么好处。沉欢为了这事和鲁掌柜、周正宇商议和很多次,周正宇建议将铺子扩大,门面学京城大绸铺的模样重新装修,这样才能吸引有钱人家光临。这也正和沉欢的心意,只是鲁掌柜说面料肯定每季都要剩下,店铺越大,存货越多,压力也大,很矛盾。加上最近农庄花了大量的现银,再扩大铺子装修进料,恐怕支撑不住。沉欢为此想了好多天。

秦安离开秦府三年,每年也就百来两银子收入。幸好秦安夫妇去世买棺材的银子周鼎死活不让沉欢他们还,可手上存下的也不多,这段时间的确花费很大,全靠青山县的老宅子以每年20两的银子租出去,一次性收了三年的银子,加上茶庄那边春茶下了市,出了些货,另有秦安交出来的银子,这才周转过来。可要再迅速扩大,就有些无力了。

秦婉边绣着花,边看沉欢托着腮帮看着窗外发呆。

“欢儿,你想什么想了那么许久?”

沉欢叹了口气,“没钱。”

秦婉浅笑,“呵,还有难倒你的时候?”

沉欢噘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秦婉放下针,推开绣架,走来,“真的缺钱?”

沉欢点头,“只要有办法熬到第一季下粮食就可以了。”

秦婉想了想,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捧着一个匣子回来,递给沉欢,“你拿去。”

沉欢将匣子打开,里面是一副成色很好的点翠嵌玉头面,她立刻将匣子盖上推回给秦婉,“不行,这是娘留给姐姐的嫁妆。”

秦婉将匣子再推回来,“等你有钱了再赎回来不就行了?我是借给你的。”

沉欢心里暖暖的,有姐姐这番心就够了。依旧推回匣子,“我有办法,姐姐别操心了。”

钱副都护带来凌凤的信,信不长,只是寥寥数语,说他到了北地,那里寒风冽冽,风沙大,吹得人脸生痛,还说要她乖乖的不要捣蛋……

捣蛋?

沉欢噘嘴,将信胡乱一丢。

“钱大人,皇上是不是要下江南了?”

钱副都护脸微沉,“姑娘最好不要打听这事,平民打听御驾行踪是杀头大罪。”

沉欢耸肩,“好吧。”

钱副都护看她一眼,压低声音道,“听说,就在这几日启程了。”

“多谢钱大人。”沉欢感激一笑,其实她只是想确切皇帝是否会像前世一样下江南,好让姐姐不要露面,避开这一劫。

钱副都护又看她一眼,“姑娘,世子爷吩咐姑娘莫妄动。”

沉欢挑眉,他管得着?

可当着人面,不好说什么,“放心。”

她这边和钱副都护说话,那边二舅母赵氏进了秦府,见沉欢关门和人说话,知道不便,就直接去找了秦婉。

秦婉见她分外开心,拉着她的手一直说着话。

“婉儿,你母亲的心愿你是知道的。你跟着你母亲学茶艺也好多年了,如今正是露脸的机会。”赵氏喝了一圈茶,将来意说了。

“舅母说的可是一年一度的茶神女大会?”

“正是。想当初,你母亲也是夺魁的茶神女,我们周家也因此风光好些年。你母亲去年还和我说要你参加今年的比赛,正好将你祖母的茶农庄名气打响。”

秦婉兴奋的问,“真的吗?如果我获胜,茶庄名气就响了?”

“对啊,当初你祖母顶着秦老爷的压力硬为你爹娶了你娘,可不就为了这个吗?头几年你娘对茶庄着实出了不少力,否则,茶庄能有如今规模。何况,这次听你二舅说皇帝要来亲自选贡茶呢,一旦你们的茶庄入了圣眼,很可能就成为皇商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赵氏和周鼎最担心的就是秦婉和沉欢的婚事,生怕吕氏暗地操作,误了孩子终生,他们合计了好久,凭他们的力量帮秦婉还真是不行,何况秦家是商家出身,身份不高。大沥朝民分为士、农、工、商四等。其地位士为最高,农民的利益最受重视,名誉也最好,工、商两阶最没有地位,尤其是商人为尤。秦松涛脱商入仕,可和长房隔了一层,助力不大。因此,要想让秦婉嫁得好,就一定要让秦婉有资本。夫妻两合计下,唯有将秦婉的长处发挥出来,方可崭露头角。大沥皇族好茶,每年进贡的绿茶都是豫州出产的,之前是苏东辰母亲娘家陆氏茶庄派出的嫡女获得了茶神女,如今她已经嫁给了京城三品大员为嫡妻。今年也正是机会。何况,秦婉嫁得好,沉欢将来也能嫁得好。

秦婉闻言激动得心飞跳,沉欢愁钱的模样一直在她脑海里晃,如果他们成了皇商,还会担心钱吗?

她想也不想立刻答应,“全凭舅母做主就是。”

赵氏欣慰的握她的手,“好孩子。舅母这就给你准备比赛的新装,管保教你艳倾全场。”

“舅母想为姐姐寻好婆家吗?”沉欢笑眯眯的掀帘子进来,她只听到最后一句话。

赵氏笑着招手,“欢儿快过来。”

秦婉笑道,“二舅母让我参加茶神女比赛。”

沉欢一愣,冲口而出,“啊?不可。”

“我已经答应二舅母了。”秦婉没在意沉欢的表情,以为沉欢为了她好,不想她抛头露面,可她这个做姐姐的一点帮不上妹妹的忙,急得她几晚都睡不好觉,难得好机会,她怎能放过。

沉欢急,可她得拿出理由来说服她们,否则,舅母和姐姐会怀疑。

“欢儿,这事你得听二舅母的,你太小,很多事你不懂。时间很紧,我得去准备准备。”赵氏说完拍了拍沉欢的头,站起来。秦婉忙送出去,低声道,“多谢二舅母费心,婉儿一定尽心准备。”

沉欢无奈的撑着脑袋看姐姐和二舅母远去,怎么搞的,人算不如天算,拦都拦不住,这可怎么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