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99】黄雀在后

云裳动作飞快上前拾起,惊讶道,“这不是三姑娘的吗?还是今年姑娘生日老爷送的。”

秦中矩闻言上前细看,果然是。发簪的尾部刺位满是鲜血,脸色一沉,“你怎么解释?”

秦湘呆了呆,“什么怎么解释?这个发簪前几日就丢了,为此我还打了冬雨一顿。”

沉欢飞快的扫了一眼马姨娘,再看一眼冬雨。

“狡辩!来人,将她关进祠堂罚跪!”秦中矩怒气冲冲的拂袖。

陈氏大惊失色,抱着又哭又叫的秦湘,急忙求道,“老爷,湘儿太小,会吓坏的,求老爷开恩……”

“她那么狠毒,会吓坏?养不教父之过,秦中矩,你给我一起跪祠堂去!”

秦中矩阴沉着脸,将秦湘拉住,恶狠狠的瞪她,“哭,就知道哭!闭嘴!”

秦湘哪里见过父亲那么吓人,顿时住了嘴,将哭声压在喉中,扑在陈氏的怀里。

“发簪再尖也不可能将狗肚子那么轻易的划开,而且划痕如此整齐。”沉欢淡淡道。

众人一怔,忽然出现带血的发簪,一下全都想到是杀狗凶器,却忘了那狗刚才肚子的划痕。

“就是,狗不是我杀的!”秦湘顾不上和沉欢作对了,赶紧叫到。

秦功勋头痛起来。

“吴公子,你看此事如何了结?”苏氏忽然问道。

沉欢低垂眼帘,掩去冷笑。

不愧是秦松涛的妻子、苏府培养出来的嫡女,很清楚目前首要解决的是什么问题。

吴飞扬一直盯着沉欢,听苏氏如此问,苦笑道,“不过一条狗,死就死了吧,反正四姑娘不喜欢,这样也好,省得她看了心烦。”

苏氏松了口气,“老爷,要不这样吧,既然吴公子体恤秦家,我们也得好好的给狗儿做个道场,罚跪就免了吧。”

沉欢真想为苏氏鼓掌,为狗做道场,亏她说得出。不过,也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吴飞扬的怒气,万一吴家追究起来,秦府也算仁至义尽了。反正,她是不会讨好吴飞扬的,至于秦府怎么做她管不着。

“不行,怎么就这样算了呢?就是她杀的,老爷一定要查清楚!”秦湘跳出来。

沉欢故作害怕的后退一步,指着秦湘的头,“三姐姐,你头上全是狗血,好可怕啊,赶紧回去洗洗吧。”

“你……”秦湘恨得咬牙。

吴飞扬厌恶地扫她一眼,“四姑娘所言极是。三姑娘还是赶快去清理下。”

一场冷热闹散去,沉欢和云裳、烟翠往玉春园走。

身后吴飞扬追了上来。

沉欢站住,转身,看他。

吴飞扬一双通红的眼睛被橘红的灯光照着有些骇人,盯着沉欢半响,忽然苦笑,“我走,再也不见你就是。”

沉欢缓缓的勾唇,“有些人本就不该相见的,就算见了也是陌路人,你我就是如此。”

吴飞扬紧紧握拳,满心憋气,仰头望着天空,不让眼眶里的眼泪落下,哈哈一笑,对着空气说,“陌路人?我记得三年前你最喜欢和我玩,我们还玩过婚嫁,你让我给你盖上红头盖,秦湘在一旁要抢,你却死死的抓住头盖,霸道的说吴哥哥是我的夫君,你不准抢。”

“那时我才5岁,儿时不知事。如今,是是人非,时过境迁,我父母双亡,一切本都不一样了。”沉欢冷冷道。

吴飞扬低头,盯着她,“和这个有关系?”

“不然呢?”

“不是因为宁逸宏和凌凤吗?”吴飞扬声音高昂,带着负气。

沉欢失笑,“我这辈子都不会嫁人,我拒绝你和别人无关。”

“一辈子不嫁人?”吴飞扬一怔,看着沉欢一脸认真样,疑惑了。

“你我才多大,又怎么懂得何为情感?何谈非卿不娶非君不嫁?你只是太过优越,不习惯被人拒绝罢了。”沉欢的话如锤子狠狠的击中吴飞扬脑子,有片刻的空白。

沉欢懒得和他啰嗦,冲他微微弯腰,算是行礼,也算是了结和他的孽缘。

“狗不是我杀的。是谁杀的我也不知道。秦湘来寻狗时,狗笼子已经空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我再无话可说。吴公子,你我再无须相见。”

吴飞扬呆立好半天,半响低声道,“好,恐怕,我这一去不知归期,的确难再见……”

沉欢看他脸上浮现哀色,原来,他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她却再无话可说。

吴飞扬呆呆的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知道她最后说的实话,她对自己如此绝情和不屑,不需要对自己撒谎,更不需要杀狗来让自己愤怒。

沉欢回到屋里觉得气闷,“我要洗个澡。”

“你出去时不是刚洗过了吗?”秦婉紧跟着进来,紧张地问,“究竟什么事情,二叔非叫你去不可。”

“哼,哪里是二叔叫我?也不知谁设下的套子。幸好姐姐没去,否则,姐姐会吓死的。”

“啊?怎么了?”

“那狗儿被杀了。”烟翠想着惨不忍睹的样子,不由一个寒战。

秦婉瞪大眼睛,脸色煞白,“谁那么狠心?”

“那就要看谁把狗带走的。姐姐,明儿你仔细查下外院,谁是二房或者夫人身边派来的人,谁这会当值。把一条狗抱出我们院子,不可能没人瞧见的。”沉欢越想越有些不安,“索性乘机明儿审一审,谁心里有鬼,定会露马脚,将不安分的全都赶出去,我们也要补充自己的人进来。”

秦婉柳眉紧蹙,“杀狗就算了,万一起了歹意……我们……”她停住口,担忧的看着沉欢。

沉欢握了握姐姐冰凉的手,“姐姐放心,设套的人不想害我们,或许说暂时不想害我们。只是,我们不知要在秦府还要呆多久,当心点总是应该的。”

秦婉颔首,“烟翠和浅玉都仔细些厨房的事情。金嬷嬷过两日可以进府,如果她能留在我们身边便好些。”

烟翠、浅玉应着,之前四姑娘就特别吩咐过,吃食她们一向小心,都是亲自验过才端上来。何况,经过了那么多惊心的事,她们更是小心谨慎。

“姐姐快去歇着吧,明儿还要整大动静呢。”

秦嫣叹口气,“好,你早些歇着。”

“姑娘是看着那狗的模样觉得堵心吧?”云裳等秦婉走了,细心的倒了一杯暖茶递给沉欢。

“是挺堵心的,往日里虽然少见雪贝儿,可……”烟翠摇着头说,见云裳给她递眼色,忙住了嘴去准备沐浴水。

沉欢解开外衣扣,云裳过来帮她脱了外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