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98】阴谋

树枝上勾着雪贝儿的脖子,可怜的狗儿被开膛破肚,血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模样惨不忍睹。

陈氏尖叫着转身就跑,正好被赶来的秦中矩抱在怀里,“怎么回事?”

陈氏浑身颤抖着将头埋在他怀里,指着背后,“吓死了……死……死狗。”

秦中矩将她推开,冲过去,定神一看,脸色大变,忙将地上滩成一堆泥的秦湘扶起来,惊觉她脑袋上糊着一滩血,惊得声调都变了,“这是怎么回事?”

秦湘趴在秦中矩的怀里浑身发抖,“爹……呜呜……吓死了……”

“冬雨,怎么回事?”

站在一边的丫鬟是秦湘的大丫鬟冬雨,她脸色煞白,浑身发抖,脚都要软了,半响说不出话来。

“天啊,三姐姐,你杀了雪贝儿?”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众人抬头,沉欢身后跟着云裳和烟翠,她们各提着一个橘红色绢面栀子花灯,照得更加清楚。

“你胡说!”秦湘气得跳起来,扭头指着她,“是你,一定是你杀的!你不喜欢雪贝儿,你不喜欢吴公子,所以你杀了它!”

吴飞扬呆呆的看着雪贝儿,浑身冰凉。

沉欢无奈摊了摊手,“三姐姐去我那里要狗,我带姐姐去看,狗笼子空的,狗已经不在了,不到一会儿狗儿死在姐姐这里,怎么可能是我杀的?何况我要杀它何须废这等功夫?直接在玉春园处理就好了。”

秦湘顾不得害怕,转身抓着吴飞扬,急得分辨,“就是她杀的!她故意的,既然四妹妹不喜欢狗儿,我想去讨回狗儿,免得狗儿受委屈。吴哥哥你要相信我。”

沉欢指了指冬雨,“冬雨,你说。”

冬雨拼命摇头,“不,我不知道。”

秦中矩阴狠的盯着沉欢,他女儿往日虽刁蛮,却胆小,不可能杀狗。于是,沉声道,“冬雨,你若不实话实说,就休怪二老爷狠毒!”说着一把揪起冬雨的衣领,举手就要煽下去,可怜瘦小的冬雨被拎起来,惊恐万状,拼命的叫着,“老爷饶命啊!是三姑娘杀的狗,奴婢亲眼看到的。”

秦中矩一怔,手掌一落掐着她细细的脖子,“叫你胡说八道!”

冬雨呼吸不上,拼命挣扎。

沉欢皱眉,“二叔这是要当着我们的面杀人灭口吗?”

陈氏反应过来,忙去掰秦中矩的手,“老爷快松手,吴公子瞧着不好。”

秦中矩用力将冬雨摔到地上,抬脚对准她就踹,却踢了个空,冬雨被飞奔过来的云裳一把扯开,躲开了他的脚。

“二叔越是如此,越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沉欢冷冷道,扭头对烟翠吩咐,“去禀报老爷和三婶来决断。”

“不要!”陈氏忙叫道,“不过就是一只死狗罢了,不需要劳动老爷和三奶奶。”

“一只狗?”沉欢冷笑,“二婶可知道这是什么狗?它可是褚贵妃赐给吴哥哥的,这是御物。死在秦府里,这是杀头的罪!若是不查清楚,这死罪谁担?何况三姐姐诬陷我,我怎么能置身事外?”

陈氏和秦中矩张口结舌。秦湘也吓住了,半响说不出话来。

烟垂早就飞速奔去叫人了。

吴飞扬复杂的看着沉欢,刚才一刹那,他也怀疑是沉欢杀的狗,秦湘的模样像是被吓坏了,可沉欢的性子对这只狗自己不喜欢也不会动手杀,只管丢出去就好了。何况,要嫁祸秦湘,她今天大可转身离开就可以,狗死在二房院子外面,谁也不能说是沉欢的问题,可她却一心要查清楚。

沉欢看了一眼挂在树上的狗,皱了皱眉,“二叔还是吩咐婆子将狗儿取下,叫人看着可怜。”

秦中矩回过神,忙吩咐外院的婆子将狗取了下来,用一块布将它小心包好。

云裳抱着冬雨柔声安慰着。

秦功勋被马氏搀扶着,苏氏也紧跟其后匆忙出现,瞧见地上的狗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

沉欢福了福,“老爷,这只狗儿死在二叔院子外面,冬雨看到是三姐姐杀死的。”

“她胡说!”秦湘嘶声尖叫,“是她杀的!”

“冬雨,有老爷在此,你要说实话。”沉欢冷眼看她。

冬雨哭着跪在地上,“三姑娘说要去寻四姑娘,没吃晚饭就出来了,奴婢本来要跟着三姑娘去玉春园的,可三姑娘说不用奴婢跟着,她要去将狗儿带回来,吩咐奴婢守在院子里,不让人出院子,奴婢便在院子里等着三姑娘回来。等了好一会儿,奴婢听见院子外面有狗叫声,心想是不是三姑娘带着狗回来了。可听了好一会不见姑娘进来,就赶紧出来瞧瞧,谁知道姑娘手里正拿着绳子去绑挂在树上的狗儿,奴婢上前看到狗儿……被破了肚子,三姑娘的头……头上都是狗儿的血,奴婢就……就吓得尖叫起来。”

沉欢歪着脑袋看了看秦湘的手,她手上正握着一根绳子,挑眉道,“可是这条?”

众人看去,一愣。

那绳子上带着血迹。

秦湘慌忙丢掉绳子,“不是的,死贱人说谎。我……我本是拿着绳子去寻狗儿,想带回来养着。谁知道走到这里头碰到东西,因为太黑看不清,等到死贱人提着灯笼出来才看清是死狗。狗真不是我杀的。”

秦中矩和苏氏脸色阴沉,同时看向吴飞扬。狗死本是小事,可就要看吴飞扬的态度了,大家都知道这只狗是褚贵妃赏赐的。

“好可怜。”一声带着微微颤抖的柔声突兀的传来。

沉欢闻声望去,是马姨娘,她像是被惊吓的紧紧的握着秦中矩的手臂,秦中矩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柔声道,“你先回去吧,身子本来就不好,免得受惊吓了。”

马姨娘摇头,“我要陪着你。”

秦中矩感激地握紧她的手。

那声柔得可出水,自称我,老爷也直称你了,这感情飙升的飞快啊。

沉欢挑眉,这怎么会是甘愿几十年都伴随孤灯的人?

“啊呀,这是什么?”马姨娘低声的道。众人眼睛顺着她的手指看去,草丛中露出一支带血的金簪。

------题外话------

打屁股,我又忘记上传文了。

爱狗的亲们表打我,雪贝尔注定要牺牲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