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97】挑明退婚

“父亲调任南海任别驾,虽然同等品阶,南海却是苏大人之前任职过的,现在那里没有刺史,别驾代领刺史之职。父亲说可能不用任期满就有可能进官。”吴飞扬越说越兴奋。

沉欢脸上表情未变,心里却冷冷一笑。换汤不换药,调个地方依旧可以东山再起,可吴家,她沉欢是已经得罪了。让吴斌调任,自然是苏东辰要放弃他,保护自己,可调遣从四品官员,得请圣旨,何况牵涉这么大的案子,吴斌都可以逃得一命,说明他们这股势力能力很强,就算荣郡王和睿王府都动不了他们。

秦松涛,你的后台很硬啊!

“我等你干嘛?你我已经解除婚约,再无瓜葛,吴公子莫说这等话,坏了你我名声。”

吴飞扬一怔,“什么解除婚约?你胡说什么?”

“四妹妹真是不知好歹。”秦湘清脆骄傲的声音传来,嫣红色的身影已经飞了过来。

沉欢挑眉,“恩,不是听说三姐姐要嫁给吴公子吗?吴公子交给你招待了。”说着拍拍屁股准备走。

“沉欢!你太过分了!”吴飞扬气得脸通红,冲上来拦住她,“为什么?你为什么这样待我?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沉欢无奈,“那是以前,现在我没工夫陪你玩。她觉得你是宝,你就娶她就行了,对了,顺便将那只狗也送给她,我穷,买不起狗粮。”

秦湘妒忌得恨不得撕了那张美如白玉的小脸,凭什么凌凤、宁逸宏和吴飞扬都那么看重她?她哪点好了?比自己美吗?

她拉住吴飞扬,“吴哥哥别理她,以为自己有两个小钱就了不起了。我嫁就我嫁。她死了父母,能骄傲什么?”

吴飞扬眼睛盯着沉欢,摔开秦湘的手,转头对她怒吼,“滚!我不喜欢你!不要你,我要沉欢,你听见吗?”他冲上前,再抓住沉欢,“你说我哪里不好?你说我一定改。我们还小,还有时间,我会让你看到我的好的。”

沉欢皱着眉头,沉着脸看他,“你不用白费力气,我不喜欢你,更加不可能嫁给你。不管你对我怎么好,结果都一样,你死心吧!”

吴飞扬死死的盯着她那双沉静如一汪清泉的眼眸,毫无情意,凉意透心,手缓缓的松开,呆立良久,缓缓转身,拖着灌了铅的脚,艰难的往外走。

秦湘忙追了上去,“吴哥哥,我娘说请你吃饭呢。”

吴飞扬不说话,继续往外走。

秦湘情急一跺脚,“吴哥哥,说不定……四妹妹回心转意。”

吴飞扬一怔,站住脚看她,“如何她才会回心转意……”

秦湘叹了口气,“你去我家院子吃饭,我会想办法劝劝四妹妹。”

吴飞扬眼睛一亮,顿生希望。

秦湘大喜,带着吴飞扬去了二房的院子,秦枫见他来,便跑来亲热的拉着,“吴哥哥,今晚在我们这里吃饭,我们哥两喝杯小酒可好?”

吴飞扬满心烦乱,点了点头,“好。”

秦湘和母亲对望一眼,两人一脸欣喜,陈氏忙去吩咐上菜。秦湘挨着吴飞扬落座,亲自帮他和哥哥倒了一杯酒。

秦中矩殷切的给他夹了一筷子菜,“飞扬先吃口菜,空肚子喝酒不好。”

吴飞扬没理他,端起杯子一口喝干,第一次喝烈酒,辣酒入喉,引起一阵咳嗽。秦湘体贴的递过来一杯酸橘蜜茶,“吴哥哥快喝,可以解酒辣。”

吴飞扬挡开她的手,瓮声道,“倒酒。”

秦湘见他一点面子不给,有些生气,陈氏暗中拉了拉她,她忍了忍,端起酒壶又倒了一杯,“吴哥哥还是吃口菜再喝酒。”

吴飞扬端起酒,看着杯中泛黄的酒,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泪啪嗒的掉了下来,这下唬得秦中矩和陈氏不轻。

秦中矩忙哄着,“吴公子别难过,有什么事,叔叔替你解决。”

吴飞扬痛苦的摇头,他一直骄傲无比,自认为将来一定会比他父亲的官还要大,可为什么在沉欢的眼里,他就一文不值呢?

秦湘见他这幅模样,心里憋着气,不就是一个臭丫头吗?没爹没娘的有什么好神气的?忍不住站起来,“我去叫她来,让她说清楚。”吴飞扬想揽住她,可她风一样跑了出去。

秦枫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说吴哥哥,尔真死心眼。女孩儿,切莫让她太骄傲,如若你不在意,说不定她就在意你了。又或许等她大点,直接抢了,岂不圆满?”

吴飞扬一怔,看他,“果真?”

“未试,岂知不真?”秦枫笑眯眯的,一副纨绔子弟模样。

秦中矩真想敲一竹筷子给儿子,小小年纪脑子尽是邪门外道。可今晚请吴飞扬吃饭是陈氏安排的,老爷透风说要换秦湘嫁给吴飞扬,他们就是要牢牢的将吴飞扬抓住。只好忍了忍,夹了一筷子菜给吴飞扬,“吴公子莫听犬子胡说八道。待吴公子金榜题名,哪个女孩不赶着嫁给您?到时候莫说是沉欢,就算是我们二姐儿也任您挑不是?”

陈氏咳了一声,瞪了一眼秦中矩,陪笑道,“反正你们都还小,不急不急。”

吴飞扬闻言忽觉充满了希望,如今沉欢年纪还小,等她长大他已经通过州试了,到那时,拿下个举人,再参加春闱,沉欢定会对他另眼想看。食不知味的有一筷子没一筷子吃着。

“啊……姑娘你这是……”一声不远处刺耳的尖叫惊了屋里的人,接着又是一阵哭喊。

陈氏冲着外面骂道,“贱蹄子,不知道我们有贵客啊,大呼小叫的什么?”

“啊……”又一声尖叫声,还伴随着秦湘的哭叫,陈氏吓得冲了出去。

秦枫和吴飞扬也急忙跟着跑出去。

几个人顺着声音奔去,院子外面紧挨着矮墙的一片小树林里,一个人软瘫倒在地,恐惧的指着树枝上哭叫着,另一个女子也哭着将地上的人要抱起,掉在地上的灯笼烧着了,借着火光看去,树上挂着一团白红的东西,甚是恐怖。

陈氏三人脸色顿变,赶紧跑过去,细看之下,秦枫和吴飞扬倒抽一口冷气。

------题外话------

(⊙o⊙)…明天表有人打我……不得已啊不得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