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96】皇上下江南

“你爹说因为调换军粮的事情,都护府查得太严,褚太师担心皇上下江南,被人利用这个时机,乘机告御状将事情弄得不可收拾,因而让褚贵妃使皇上……”她忽然住嘴,心惊,忙拿开烛火灯罩,将信点燃丢进铜盂里。

紧张的问秋盈,“谁送来的信?”

“是小传。”

苏氏这才松了口气,小传自小就跟着秦松涛,是他的心腹,这么重要的信万一落到他人手里,可是杀头的大罪。

秦嫣见母亲变了脸,也知父亲所说的自然是宫廷机密。可她总觉得有些怪,褚贵妃能使皇上如何?宫里不还有当朝皇后在吗?难不成褚贵妃已经权利大到可以一手遮天了?她究竟是怎样一个厉害的女子?

只是,信中最不好的消息便是皇帝来不了江南了,至于谁代替皇帝下江南巡视,还未定。

如此一来,打乱了苏氏的计划,破了秦嫣早日得见圣颜的希望。

苏氏叹口气,“好事多磨,大不了等一年你父亲正式得了官职,也正好是选秀的时候,你腰杆也硬气些。”

秦嫣美眸低垂,那抹英武非凡的身影让她心里一阵阵发痛。

皇上今年四十五,传闻当年也是一名骁勇善战的战将,可毕竟年岁比自己大了整整三十一岁,后宫佳丽无数……

秦嫣第一次有了一种不甘,可,轮到她选吗?

重要的是,那人心里根本没有她,自己狼狈的一面还恰恰让他看到,每每想到这个,她都恨不得给自己一条白绫吊死算了。

苏氏见秦嫣沉默不语,便有些担忧起来,拉着她的手,“婉儿……如果你不愿意,娘不逼你。”

秦嫣低落的睫毛微微颤动,眼角滑落一颗泪珠,轻咬薄唇,微微摇头,低哑道,“就算我要一个人看重我,也要凭我自己的本事。”抽绢拭去泪珠,抬头,眸底压制着哀凉,浮出冷冽,“我要入宫,让所有人都高看我。母亲放心。”

苏氏一怔,秦嫣何时变得如此心思重?

秦婉听着沉欢眉飞色舞的说着吕氏被苏氏控制时愤怒得发疯的模样,无比松快的笑了起来。

“三婶不怀疑你吗?”

沉欢得意的晃了晃脑袋,“报信的又不是我的人,我还送了蜜糖去,还差点被她伤到,三婶如何能疑心到我?不过可怜烟翠姐姐头皮被抓破了。”

烟翠摇头,“没关系,要不是如此,三奶奶怎肯信,不过奴婢也吓死了,她真是疯了,力气大如牛,要是抓到姑娘,可不知怎么好。”

秦婉听着心惊,“你还能让我省心不?尽弄这些吓人的事情。”

沉欢撒娇笑,“嗯,姐姐,人家还不是为了将那人关起来,这下我们可以清净几天了。”

秦婉无奈,捏了把她的小脸,“你就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小东西。”

沉欢夸张地哇哇大叫起来。

姐妹两笑做一团,云裳轻脚走了进来,沉欢耳朵灵,马上止住笑瞧她,“看你模样,又有信了?”

云裳点头,“恩,小传回来了。”

沉欢猛坐直,“小传?可带什么东西回来?”

云裳摇头,“什么都没有。”

沉欢歪着脑袋想,“没有带礼物专门回来一趟,那一定是有重要事情带信来了。云裳姐姐,想办法打听到信写了什么。”

云裳又摇头,“奴婢试过了,三房里的丫鬟说三奶奶当场烧了信。”

沉欢撑着下巴,“难道是皇……”苏氏如此谨慎应该是宫里的消息。

她忽然住嘴看了一眼姐姐。现在正是皇帝准备下江南的时间,看来他们做准备接驾让秦嫣露脸呢。前世,她并不清楚为什么当时秦嫣没有见到皇帝,又或许皇帝见她也没入眼,总之,这次不能让自己姐姐露面就是了。

秦婉被她看得莫名其妙,“你又在想什么?”

“没什么。”沉欢笑嘻嘻的晃着脑袋。

日头刚落,天刚暗,沉欢正在看秦婉绣花。

“吴公子……哎,吴公子您别闯啊!”外面紫菱急急叫着。

沉欢脸一沉,转身就要穿珠帘往里屋跑,被秦婉一把抓住,“你也别太不给他脸了,有什么好好说。”

沉欢烦躁跺脚,“这种人这种时候还来,简直就没脸没皮。”

“什么意思?什么这种时候?”秦婉没听明白,拉住她,“毕竟吴大人也是个官,没得以后影响哥哥。”

“哼,轮到他影响哥哥?哥哥已经和三叔说过了要退婚的,我定不会给他机会。哎呀姐姐,你放手,我不想见他。”

姐妹两正在拉扯,吴飞扬已经冲了进来。

紫菱追得气喘吁吁的,忙恐慌地鞠躬,“奴婢该死,拦不住吴少爷。”

“没事,大家都认识。”秦婉微微皱眉,吴飞扬也过分了,毕竟都是避嫌的年纪,就这样闯进来,传出去可不好听。

沉欢见避不过,伸脑袋往外看,没见到秦湘的身影,便道,“紫菱你去请三姐姐来,就说吴公子来了,让她一起来玩,顺便将五妹妹也叫来,难得大家热闹下。”

吴飞扬瞪着她。

沉欢翻了翻白眼,“你干嘛这样瞪着我?我欠你的了?”

“你干嘛把雪贝儿关在笼子里?”

“谁?”沉欢莫名其妙。

“那只京巴狗。”吴飞扬无比伤心,她可能压根就没瞧过一样那只可爱的京巴狗,早把它忘了。

沉欢恍悟,耸肩,“我不喜欢,你若喜欢就把它带走。”

吴飞扬委屈的望着她,咬着唇半天不说话。

沉欢更加烦他了,怎么和女人一样,前世怎么自己就会死心塌地的等着他来娶自己,最后落到被人抛弃羞辱的地步。本来还想听姐姐话应酬一下,这下全没了兴趣,毫不客气的挥挥手,“我很忙,吴公子自便。”

说着转身就要溜走,吴飞扬忽然冲上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急急道,“我是来向你道别的。”

沉欢转身,“道别?”看他摸样没有父亲要被罢官的悲伤啊。

见她脸上的讶异和好奇,吴飞扬一阵喜,她还是关心自己的,怕她生气,赶紧松了手,“没关系,父亲说只不过去三年,任期一满便有机会入京,那时我也可以考秀才了。我会给你写信的……你一定要等我。”

原来是调离豫州啊,好个苏东辰。

沉欢直接问她关心的重点,“你们去哪里赴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