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95】逼你发疯

烟翠吓得一把抱住沉欢,吕氏修得十指尖尖,如钢爪一般,正好抓住挡过来的烟翠的头发,她疯了似的狠命一扯,烟翠惨叫一声,头发被扯掉一缕,珠花被扯落,秀发顿时披散。

“怎么了?天啊!夫人疯了!”云裳冲进来,将沉欢护在怀里,大叫着,“快来人啊,夫人疯了!”

“架开夫人!”一声冷冽的声音传来,一群人拥着苏氏呼啦的全进了小房间,两个婆子便冲上来将吕氏架开。

吕氏见状气疯了,再也顾不上端起贤良淑德的主母样子,冲着苏氏骂道,“你瞎眼了吗?还不把这个以下犯上的小蹄子处以家法!”

“三婶……”沉欢哭着扑上来,抱着苏氏的大腿抽搭着,“欢儿好心送蜂蜜来给祖母,可祖母好吓人啊,她是不是疯魔了啊……呜呜……”

苏氏感觉到裙子被泪水染湿了一片,不由怜惜的抱着沉欢的肩膀,刚才她在外面将里面的对话尾巴听了个真,沉欢小小年纪就能看透吕氏的偏心,可这个母亲居然到现在都弄不清究竟该疼哪个儿子。

“混账!”吕氏被沉欢空口白话气疯了。

苏氏换了一脸冰凉,“母亲,欢儿不过8岁的孩子,您用得着如此待她吗?你若是想好,就休要再做糊涂事,否则,我定劝松涛离开秦府单过。”

对于官宦之家出身的苏氏,接受的是正统的贵女教育,对吕氏这种底层爬上来的寡妇,她向来不齿,要不是深爱秦松涛,她才懒得理这样的母亲,没得给自己丢脸。可如今,吕氏已经失去理智,就像大街上的泼妇,连她苏家一个下等婆子都不如,她不想再敬重这样的疯妇。要不是今天花溪派小丫鬟来说吕氏病的不轻,为了不让秦松涛担心,她才懒得来看。

“你!你居然敢……”

“你袒护你的大儿子,不顾你的三爷在官场挣扎的艰难,我为何要孝?我为了一家幸福,和夫君的前途,又有何不敢?你看下你做下的一件件都是什么蠢事!你算好母亲吗?”

“你好大……”

“欢儿,刚才你说祖母疯魔了?我看应该请府医来瞧瞧,保不定真是疯魔了。”

“你……”

“叫花溪、花萱来。”苏氏一连打断吕氏的话,压根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云裳早就将二人唤来候着,二人听见叫赶紧进来,行了礼,齐唤见过三奶奶。

苏氏不理会吕氏的愤怒,问,“夫人这两日的精神如何?怎的刚才那样发狂。”

花溪哭着说,“夫人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这几日对奴婢又打又骂的,奴婢也怕是中邪了。”

“你……你们才中邪了呢!”吕氏气得七窍生烟。

“看来真是中邪了。来人啊,为了保护夫人的安全,将门锁上,晚些让府医来瞧瞧,开些药给夫人吃,让夫人好好睡觉。”

吕氏瞪大眼睛,不相信苏氏胆敢对她这样,奋力挣扎指着苏氏吼道,“你……你敢不孝!”

苏氏眼底血丝渐渐通红,她想起吕氏将秦嫣的八字给许中梁就怒火中烧。

冷撇她,“哼,对称职的母亲,我们自然孝敬,对您这样的,我们只能敬而远之。何况,您……不是着了疯魔了吗?这也是为了母亲着想。欢儿,我们走。”

苏氏握着她的手微微发抖,在沉欢记忆中苏氏从来没有如此强硬过,果然女人为了自己的家人会爆发不可估量的力量,只是这个力量冲着吕氏就好,若是将来,对垒,似乎也许小心。

沉欢低头掩住眼底的笑意,今天正是她让花溪布下的局,就是要借苏氏之手,将吕氏给控制住,省得她碍手碍脚的。

门呯的被关上,吕氏顿时慌乱起来,拼命拍打着门,叫骂着,“开门,你们这群混蛋,居然敢将我关起来?等我儿子回来,将你们都驱出秦府,让你们饿死!冻死!快开门!”

花溪和花萱站在窗下,眼观鼻鼻观心,充耳不闻。

祠堂地处秦府南面隔了个树林,因为视为秦家祖宗终寝之地,视为神圣。以前秦功勋父母常来这里静修,将方圆百亩地都买了下来,纳入秦府大院范围,这里偏僻幽静,如今也只有一个常日负责打扫的聋哑老头。任凭吕氏喊破嗓门,也是无人听见的。就算吕氏在秦府掌权了几十年,可下人终归是下人,保住饭碗才是最实在的,谁也不会在前途不明的时候冒头出来帮她。其实,往日里她的那些所谓听话的心腹,早就开始嘀咕,观察如今究竟要依靠谁了。

苏氏气哼哼的坐在房中,秦嫣亲自端了花茶过来,柔声唤,“母亲,不要为祖母再生气了。”

苏氏拉着她的手,叹口气,“不知怎地,最近总是心烦。你外祖父说最近我们一定要安稳些,似乎出了什么乱子。你祖母又是不省心的,整天闹出这些鬼事,总是你父亲帮着在后面收拾,到头来还落不到好,我们反而成了不孝的。沉欢年纪小,心性直,想什么就说什么了。连小姑娘都看出来她偏心,你说她的心怎么长的。真是这样低等的商户家庭,以后你千万不能嫁,满心都是铜臭和算计味。”

秦嫣闻言脸红,娇羞低头,“母亲……人家嫁给谁还不是父亲母亲说了算。”

苏氏不由又叹口气,“你倒是比秦婉还成熟懂事,娘和你说这些也都不怕,你将来也要面对这些事情。望族贵胄规矩虽更大,但不至于像秦府这样总有些人上不得台面。”

“父亲不是说到了京城站稳了脚跟便接我们一起过吗?到时候母亲也就不用整天对着不喜欢的人了。”

“是啊,为娘就盼着这一天。”苏氏心疼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好好和瑾如师尊学,她毕竟是太皇太后身边最得宠的女官,宫里可比十个秦府还复杂。外祖父给你请的舞师是西域最出名的舞姬教习,等皇上下江南时,让你外祖父好好的谋划谋划,定让你在皇上面前惊艳。”

秦嫣自信的点头,“母亲放心。女儿正在习霓裳羽衣舞,等女儿的舞服做好了,就跳给母亲看。”

苏氏欣慰笑,“好。”

“奶奶。”秋盈兴奋的握着一封信进来,“三爷来信了。”

秦嫣跳起来,高兴地赶紧接过打开一看,顿时怔住,“娘……这……”

苏氏大惊,“出什么事了?”接过信一看,脸色也不好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