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90】你有狐臭

另一方面,二舅如果能做县令,三年任期一满加上这次的政绩,也有机会入京述职。何况那时,说不定自己已经有能力帮舅舅快速升迁了,如此布局,哥哥三年参加春闱,便有力可助。只是,自己的这些人中,只有表叔燕权慎官职最高,如果不及时将他拉进自己的势力群中,那是极为可惜的。沉欢修书燕权慎的同时也修书给了大舅,让他摸摸秦松涛和表叔间的关系进展到何程度。

许中梁闻言微怔,她的意思是大都督府的曹天鉴会给他记功?还会让燕大人举荐他?泓帝严管官吏晋升,按常理来说,如今的官,如不是出身土族望族世家,单凭做官严谨,没有特殊政绩,做到正六品也就到头了。他之前的很多同僚到告老还乡都还是六品小官。沉欢这是和他做个交易,帮他向曹天鉴和燕大人说话,让他帮周鼎上位,顺水推舟,举手之劳,他何乐不为?

“当然,周大人乃举人出身,年轻俊才,自然前途无量。”

得了他的承诺,沉欢满意了,道了谢,扭头瞧着许云启,“许公子可要好好待吕青姐姐,否则,我可不答应哦。”

许云启脸微微一红,轻轻的握住吕青的手,温柔的看着她,“自然,我会对青儿好一辈子的。她……真的很好。”

吕青脸顿时通红,娇喃地抽出手,轻轻推他,“瞧你,教姑娘看笑话。”

许中梁和许夫人看得眼圈微红,分外欣喜。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分离,这是每个女孩的梦想,怎么会笑话。”沉欢笑里藏着深沉,她今生是不可能有这个梦的。

许中梁本要派衙役送沉欢回去,沉欢拒绝,不想太引人瞩目,反正一路都是官道,也不会出什么事。

临上车前,沉欢让许中梁将关押放火的人送到农庄里。许中梁自然一口答应。

回府的马车上,沉欢看着有些发呆的烟翠。

“在想什么?”

烟翠回神,有些不好意思,“奴婢在想刚才吕青姐姐好幸福。”

沉欢一笑,“在花溪眼里,许公子是废物,吕青姐姐在其他男人眼里也是无用的女人,可他们两人遇上,便惺惺相惜,互相扶持,相互慰藉残缺的心,这就叫做合适。烟翠姐姐也一定会遇到合适的,到时候我一定会给姐姐做主。”

对做奴婢的来说,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烟翠含羞笑着,“姑娘……打趣奴婢。”

沉欢刚张口想说话,马车外忽然传来一阵不正常的激烈马蹄声,更有人呵斥,“停车!”

车夫着了慌,奋力扬鞭,叫着,“姑娘坐稳了,有匪徒……啊……”一声惨叫,咕噜一声,马车夫似乎掉下马车。

烟翠忙掀开帘子,脸上正飞溅一排血点子,吓得呆愣着,衣领被猛一拽,人滚进马车,沉欢见她脸上飞溅的血迹,眸光一沉,知道车夫受伤了,迅速低声道,“切莫妄想自己救我,等会你想办法逃跑去许大人府报信!”

马车被猛撞,剧烈一晃,“哐当”一声巨响,伴着马匹嘶鸣声,车厢内灌入尘土沙石,浑天地暗地翻滚了好多圈方停下。

沉欢死命抓着车辕,让自己不至于被撞晕,等车稳当,她立刻爬出车外,脑袋刚出去,便看见独眼龙凶神恶煞的伸手来抓,眼底忽现一道光芒,随即即逝,迅速拔下发簪对准咽喉,“想要我死?我就死给你看!”

独眼龙一怔,哪个被劫的不是哭喊饶命或慌张逃跑,这个小丫头片子倒不怕死。

他一犹豫,沉欢已经跳下马车,大声道,“你是想抓我,还是想杀我,给个痛快话。”

“哟呵,不错,这小妞有我们的样啊。”另一个蒙面人吹着口哨,饶有兴致的看着小女孩。

烟翠急得如火焚身,可听到姑娘大声说的话顿时冷静下来,如果想杀姑娘,他们早动手了,如果只是想抓姑娘,单凭她一定救不下人来,姑娘吩咐她逃出去,也许这是唯一的方法。

“小妞也是痛快人,跟我们走一趟吧。”独眼龙冷哼,伸手就将沉欢提溜起来,塞在怀中,扬鞭飞驰而去。

见他没有深究车里还有没有人,沉欢悬着的心放下,只要烟翠能逃出去就行。忽然,目光一顿,死死盯住他的袖口,有一道很明显的陈旧压痕,心里一动。

马跑得飞快,风很大,沉欢强忍着他身上的汗臭味,眯着眼睛,防风入眼。谁知马越跑越快,极少骑马的沉欢被颠婆得快晕厥过去,屁股痛得几乎要裂开,昏昏沉沉的不知跑了多久,马终于停下,独眼龙将她提溜下来,她眯着眼睛软软的,就像一只晕死的小猫。

独眼龙皱眉,将她夹在腋下,大步往山上走。

沉欢努力偷偷的睁开一只眼睛,仔细瞧了瞧,这里是山里,可不知道是那座山。不过许中梁和他们一定有联系,地方应该知道。

听见一阵喧闹吆喝,独眼龙问,“大哥可在?”

“在呢,刚弄来一丰满的妞,大哥正快活着呢,二哥你还是别去。省得惹了大哥不痛快。”

“怎么又干这事!”独眼龙浓眉一蹙。

“二哥还不知道大哥的脾气。哈哈,女人是大哥最大爱好。”

独眼龙低头看了一眼开始微微呻吟的沉欢,大步往不远处的院子走。

内院的正房,传来一阵女子的怒骂哭叫声和男子狂野的笑声。独眼龙犹豫片刻,忽听腋下无奈稚嫩的声音,“等会找我的人来了,你们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独眼龙一怔,低头看丫头片子,一双大眼懒懒的看着他。

“你可以放我下来吗?我又跑不掉。主要是你有狐臭。”

独眼龙闻言又气又好笑,胳膊一松,啪,沉欢掉在地上,痛,刚才骑马弄得屁股真是痛得要死,为了观察路线,忍了一路。

沉欢叹了口气,忍着痛站起来,拍了拍衣裙,伸脑袋看了看房间里的动静,可惜黑黑的,听见里面乒呤乓啷的砸东西。

独眼龙犹豫着,沉欢不耐烦的索性上去拍门,“大哥,大哥,先办正事,否则银子飞了。”

------题外话------

得到通知,确定可以上架了,大家等着万更的一天吧……阿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