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85】威逼利诱

云裳的身影就出现了,“姑娘真是神机妙算。三奶奶去了祠堂见了夫人,出来后就派人将吕道媳妇叫了去,吕道媳妇出来时一脸喜气。”

沉欢拍手,“这才叫十全十美了。”

秦钰瞧她得意的模样,刮了她一鼻子,“小机灵鬼,又出什么馊主意了?”

沉欢撅着嘴揉鼻子,“是苏氏自己要做主将吕青嫁给许云启啊,和我无关。”

“啊……”秦钰惊讶的张嘴。

沉欢得意的将上午和苏氏的话说了,末了,晃了晃脑袋,“这样哥哥和欢儿可不就撇清了?”

秦钰瞪大眼睛,凑过来,扯住她的丫髻,“你这个脑袋瓜怎么长的啊。”

沉欢大声抗议,“哥哥,扯掉我头发啦!”

秦钰住了手,将她抱在自己膝盖上,仔细看她,忽叹了口气,“三叔说他后日启程进京,正好捎带我一程,将我送到丽通书院。往后,你和姐姐要机灵些,切莫强出头。”

沉欢搂着哥哥的脖子,就像以前那样撒娇,“放心,有欢儿在,谁也不能欺负姐姐。”

秦钰笑了,“是,你这个机灵鬼,最能保护姐姐。”

沉欢得意的晃头。

“不过,哥哥,明日还有一事需要办,办完了,哥哥可以放心去书院了。”

秦钰一愣,“还有何事?”

沉欢狡黠一笑,凑近咬耳朵。

秦钰眼睛瞪大,“这……这怎么行?”

沉欢撅着嘴,撒娇,“一定要行!”

秦钰瞧她好半响,忽叹了口气,“好,就依你,不过,你可想好了?错过了,可没后悔药。”

沉欢抿嘴一笑,“当然,终身大事,岂能儿戏。”

秦钰无奈,他发现这个妹妹不但主意,还倔强得很,不达目的不罢休。

苏氏难得出手,并雷厉风行,立刻给许中梁去了信,让他正式上门提亲。苏氏亲自操办,按照秦府庶出小姐的一半嫁妆的份利给吕青准备了嫁妆,体体面面的将吕青嫁了过去。因为许云启亲自上门恳求,将吕青她娘接去许家颐养天年,苏氏本来就讨厌吕道夫妇以前得势不饶人的嘴脸,留在府里也膈应,自然应允了。

沉欢夹在秦府的人群里,暗暗的受了吕青母女感激眼神,私底下她也送了厚礼给吕青傍身。许府正式娶了人,脸上顿时有光,对沉欢兄妹感激万分,但他们也是聪明人,当众并没有表露出来。既然苏氏出面,他们也要借助这个面子,何况,接下来的事情,还需要将自己撇干净,这些很可能需要借力苏氏。

人和人之间,本来就是各种利益联结在一起,就算是亲情也是血脉之利的本性。

因为秦安夫妇百天丧期未过,没有点鞭炮请礼乐,没有宴请外人,只是静静的将简单仪式走完,众人便散了。

沉欢舒服的躺在床上,终于可以美美的先睡一觉了,养精蓄锐,半夜还有事干呢。

纵火之人当夜就由鲁掌柜暗中带进府,关押在玉春园前院的柴房里。

三更响,柴房门吱呀的推开,橘红灯笼映着娇小身影,长长的扯了黑影落在被五花大绑的人脚下。蒙着眼睛,听觉灵敏,噌地坐了起来,竖着耳朵听着声音。

“瞧瞧去,看可是熟人。”清脆稚嫩的声音撞击耳膜,那人抖了抖。

云裳上前扯掉眼布,就着橘红光细看,“呵,怎么是你啊?你不在二房老实呆着,跑到我们南春庄放火作甚?”

“什么放火?你胡说!”那人嘴硬。

“我倒是没法子让你说实话,县衙大牢应该有的是法子。”一个小人儿背着手,走近,黑着影瞧不清她的模样。

“你……”那人挣扎着要张口骂。

啪啪啪,三巴掌,直打得那人眼冒金星。

“大胆奴才,在四姑娘面前敢不尊重!”云裳揉着发痛的手怒喝道。

那人浑身一颤,“四……姑娘。”

沉欢笑眯眯的微微弯腰,一双大眼跳跃着灵动的火苗,仿若夜里觅食的小狼的眼睛,看得他背脊发凉。

“《大沥律法。刑法志》记有砍柴法、夹棒法、脑箍法、超棍法、坠石法、膑刑、鞭刑、剥皮、剁肉,恩,还有很多小姑娘我听着就怕得晕过去的刑罚。哦,对了,还有一个残忍难受的刑罚叫了个极好听的名字,雨浇梅花。听闻用沾满水的桑帛蒙在口鼻上,一层一层的往上加,你能会呼吸越来越难,痛苦难耐,然后慢慢的在恐惧折磨中死去……”

那人惊恐地瞪着面前8岁女童,好可怕,她简直就恶魔!

沉欢站起来,语调就像讲故事一样,慢慢向他解释,“所谓脑箍法,就是用绳缠紧你的头,再加钉木楔。超棍法,则是反绑你两腿跪在地上,将短硬木插在其间,交辫两股,并让狱卒在上边跳跃。膑刑更是残忍,直接割了你的膝盖骨……”

“姑娘饶命啊……”那人吓得尖叫,云裳冲上去,用布塞进他的嘴里,低声呵斥,“再乱叫我给你试试雨浇梅花!”

那人浑身颤抖,拼命摇头,云裳这才将布扯了下来,走到沉欢身边低声耳语二句,沉欢点头,她快速走出去。

烟翠取了张小圆凳放在正中,沉欢坐了,“若是熟人,姑娘我自当念主仆情分。说罢,你的主子可是二老爷?”

那人拼命点头,“奴才是二老爷的小厮。”

“二老爷让你去放火的?”

那人摇头,“不是,是……夫人。”

“独眼龙你认识?”

“是,独眼龙是豫州衙门管着的一帮占山为王匪徒的二头目,二老爷租了南春庄后,吴大人和二老爷谈买卖,并让独眼龙带人守着粮仓。”

沉欢眼眸一沉,原来是秦中矩租了他们的农庄。

“二老爷租农庄的事情我父亲是否知晓?”

“大老爷不知,是二老爷请了个外地买手出面谈的。”

沉欢紧握拳头,好你个秦中矩,欺负到我过世父母的头上来了!

云裳悄然进来,在沉欢耳边说了两句。

沉欢颔首,站起来,沉声道,“你还真是不孝,做些事也不担心你出事后,你老父亲年老多病,卧床多年,你母亲力弱无力耕种。”

那人猛抬头怔怔的看着她。

“你,我会送到衙门,偷换军粮、烧军粮罪大,你是生是死,听天由命。但我保证会让你爹娘安度晚年,绝不挨冻受饿。”沉欢深看他一眼,不等他反应,转身离去,低声对云裳道,“让鲁掌柜送溪河县,亲手交给许县令。”

那人呆呆的看着沉欢的背影,眼泪忽然流出,没有挣扎,顺从的由云裳依旧蒙了眼。

云裳做完转身要出去唤鲁掌柜,背后听到他说,“云裳姐姐,请你帮我谢谢四姑娘,案子查清后,奴才也不苟活,免除四姑娘后患。”

云裳一怔,回头看他一眼,叹了口气,“你倒是聪明的,可惜跟错了主。”

那人喃喃道,“爹娘能享福,值了。”

沉欢听云裳复述,淡淡一笑,“这样的人道真不教他死了,留着可用,先让许县令关起来。”

------题外话------

昨天忘了发上去,所以早上那章更晚了,抱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