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84】顺水推舟

“正是,只有这批粮到了都护府的手上,大人的罪才能摘干净,也才安全。所以,大人见到他们就要主动说在山洞里发现了这批假冒军粮。都护府会从粮袋的编制时间,批次的印记,抽丝剥茧的发现这批粮的粮袋正是今次北方战事征集的军粮粮袋。再然后,大人就会依照都护府的命令调出去年进出溪河粮食的官牒记录,就会查到南春庄的粮食去向。大人会因此立下大功,苏大人也不会怀疑大人是故意的。不但不被牵连,还因交了这批问题粮食,立功获优。通常政绩优等的县令会调往京师,那可是步步高升的路,好过你将来留在州府提心吊胆。”

许中梁怔怔的看着坐在高椅上,脚都够不到地的8岁小姑娘,她面带浅笑,冰眸却直插人心。

这步步算计,连他这个在官场摸爬滚打整整十年的人都自愧不如。若是被苏东辰留在州府,才是他最害怕的事情,可偏偏苏东辰可能会因为此事不放他离开豫州。

沉欢见他不说话,只是看怪物似的看着自己,索性含笑端茶,继续喝。

秦钰表面淡定自若,手心已经全是汗,妹妹后面这段话在信里没说,她居然连都护府都安排妥当了,这样精明睿智的沉欢,是他那个只知道玩的小妹妹吗?

许中梁郑重站起来,对着沉欢和秦钰深深一鞠躬,“多谢二位将在下救出火海!四小姐和秦公子的对许家的恩德,许家永世不忘。”

沉欢咧嘴笑了,收复许中梁虽然把握很大,可万一许中梁是这件掉包案里的获利者,她很可能失败。

赌,她是在赌,赌许中梁还有一份正气,赌他想做个清白官员,赌苏东辰不想更多人获利,而对下层层隐瞒事实真相。

赌对了,大获全胜,救了南春庄,洗脱了哥哥被陷害的可能,帮了凌凤,救了北去的将士们不再受霉粮的伤害。

赌错了,她还有后着,吕青也不是白送的。

许中梁在官场摸爬滚打整整二十年,从小小九品官做起,到了如今竟然县令一做就是十年。六部表面上说是按政绩升迁,可谁不知道那是玩权弄势的地方,没有契机,想升上去难过登天。既然沉欢给他指了一条路,他为何不走?何况,这条路不论他选不选,似乎都护府都会介入。到时候,自己无路可退,苏东辰会保他一个芝麻绿豆小官吗?

肯定不会的。他许中梁又不是傻子。

第二天,秦婉正式跟着女师,沉欢换了一套刚做的粉色衣裙乐颠颠的跟着去。

苏氏瞧见她甜甜的模样,就笑了。

“就知道小馋猫会跟着来。”

沉欢跑来拉住她的衣袖摇着,“三婶这里的点心太好吃了,欢儿院子的小厨房婆子都没这个手艺。谁让三婶最会调教人啊,瞧二姐姐贵气得就像贵妃娘娘一般,一定吃了什么好的。”

苏氏笑着捏了一把她的脸蛋,“就你嘴甜。”

“是真的啊。”沉欢一脸天真。

“好好,三婶这里的点心管你够,你莫要吵姐姐们读书,我们到园子里玩。”苏氏拉着她到小花园里,见到两棵树间挂着秋千椅,沉欢飞跑过去,坐上,烟翠兴致勃勃的帮她推着,花园里响起一阵清脆银铃般的笑声,看得苏氏心情格外欢愉。

沉欢玩了好一会,又缠着苏氏讲故事。

苏氏被她孩童般的天真逗得哈哈大笑,好久没有如此欢畅了,让她想起儿时在苏府做任性千金大小姐的日子,不由对沉欢多了份莫名的亲切感。

听着沉欢无心无肺的笑声,她忽然心里一阵酸,自己只生了个秦婉就再也没有怀孕,这事压在她心头如一块巨石,秦松涛年轻力壮,难保将来对自己失去兴趣,官场上的男人无子也会自觉低人一等,她得想办法留住这一切。

秋盈带着秋菊换了茶,重新上了些清淡的点心。沉欢被新点心吸引,也就不嚷嚷着要苏氏讲故事了。

忽然沉欢歪着脑袋看苏氏,“欢儿昨儿和哥哥到庄子上,听闻有谣言说许县令向秦府求亲不得的事情。”

苏氏一怔,暗恼了,事情怎么还没遏制,万一再传走了样,岂不影响秦嫣的名声,也会惹怒秦松涛。

“其实,夫人后来又去向许大人许下花溪。”

沉欢的话让苏氏二丈摸不着头脑,“花溪?”

沉欢用力点头,“恩,烟翠姐姐那日见花溪哭得泪人般,说是夫人要她顶吕青姐姐的名字嫁给许公子。想必是夫人觉得让二姐姐嫁过去是不可能了,也不好言而无信,所以让花溪姐姐代嫁。”

苏氏拳头一握,脸一沉,先不说秦府主母用丫鬟巴结县令,这等事让她很没面子。何况,如此一来,她的宝贝女儿岂不是和一个丫鬟一样身价?越想越生气。

她忍着怒气,问道,“还有这等事?”

“可不是,如此一来秦府倒是理亏了不是,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夫人先是许了二姐姐,后又许了吕青,又出尔反尔,不守信用呢,没得埋汰我们秦府名声。”

苏氏皱眉,“吕青?”好像没见过,以前吕氏强势,将中馈紧紧的抓在手里,她也就懒得去沾染,府里的二等以下的丫鬟她都未必认全。

“就是夫人的侄子吕道的女儿啊,她和她娘一直在浆洗房。”

“浆洗房?”苏氏眉头皱得更深了。吕道夫妇当时已经是管事了身份了。转而她也明白了,想必是吕氏见到她们膈应。

“其实,哥哥说若是吕青姐姐嫁过去了就压住这些风言风语了,毕竟许县令也是一县之长。三叔不也要当官了吗?可不能结仇的。”

苏氏诧异的看她,“你从哪里学来这些的?”

“老爷和三叔不是常说要家风正,规矩严,和善诚信待人吗?沉欢就记住啦。”她抓起一块糯鱼糕塞进嘴里,“恩,好吃。”

苏氏微微蹙眉,这件事不得不重视,许中梁为官20多年,一直徘徊在七品之外,是父亲一手提拔也想调到身边用的人,得罪小人也不是好事。不就是一个丫鬟罢了,她可以做主将她许给许中梁,不给吕氏这个机会巴结许中梁,自己也出了口气,不就两全其美了。

秦嫣硬拉着秦婉留在她房中说话,沉欢先回玉春园午歇。

秦钰从绸缎铺回来,见沉欢笑眯眯的翻着庄子庄户的名册,便笑着,“什么事情你那么高兴。”

“等着吧,一会就会有好消息了。”沉欢歪着脑袋眨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