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81】拉仇恨(二更求收)

烟翠掩嘴笑着,低声对秦婉将今天他们去寺庙的事情说了。

秦婉张大嘴,“啊?那么大的事情欢儿你居然瞒着我。”

沉欢拉她坐下,“没有没有,不是故意的,只是我们去会许夫人也是冒险的,还不知道见不见得上呢,如果我们当时没法见上,我可打算硬碰的。这种粗鲁的事情,姐姐还是不要掺合的好。”

秦婉无奈,戳她的脑袋,“你真真是胆大包天。”忽然转念,“咦,夫人怎么会用二妹妹的八字当做吕青的八字给呢?这不得罪三叔和三婶了吗?”

沉欢抿嘴笑着不语。

云裳笑着说,“是姑娘给偷偷换掉了。”

“啊……”秦婉瞪大了眼睛。

“姐姐别怕,原先庚帖外壳是花溪亲手到外面买的,我调换的也是花溪给的,外表上许夫人根本瞧不出被换掉了。她那时候心急如焚,也没想到我会换庚帖。所幸,许夫人怀疑夫人陷她不义,故意说夫人许的是秦府贵小姐的亲,来试探夫人,没想到夫人心里有鬼,也没听细许夫人的话。何况庚帖三婶已经拿走了,夫人也无从对质。”

今天真是太圆满了,沉欢伸了个懒腰,“云裳姐姐,抱个被子去马车上,我在马车上睡一会。”

云裳心疼的看她,吩咐烟翠取了一床小些的软被子,再加一个枕头。

“你又要去哪里?”秦婉大急。

“会会许县令。”

“啊!你去见县令?”秦婉大惊失色,“他刚刚和秦府闹僵,你去会有危险。”

“怎么会有危险?不去,怎么将哥哥毫发无损的带回?”沉欢虽笑,却认真,表面她嘻嘻哈哈,那都是为了麻痹他人,其实她想着哥哥被关在县衙,时刻都会紧张、心痛。

秦婉微怔,叹了口气,“姐姐真笨,什么忙都帮不上。”

沉欢抱着她的腰肢,“没事没事,姐姐好好的跟着瑾如姑姑学习,待到明年,许个好人家,姐姐幸福了,便是欢儿幸福了。”

秦婉情不自禁的揽着她软软的小身子,“好。”

为了她可爱贴心的小妹妹,她也要拼一把。

三房此刻不得安宁。

苏氏扑在秦松涛身上,哭得泣不成声,“你瞧瞧她,怎地就如此埋汰我们嫣儿?”

秦松涛拍着她的背,柔声道,“你先冷静下。嫣儿的事情岳父大人已经下了封口令,府中应该不会有人知道,就算有风声透露,母亲也不可能那么快就寻了许县令将嫣儿的八字给出去啊。”

苏氏哭声一顿,泪眼汪汪的抬眸,“可嫣儿的八字可不就明摆着在那里吗?就算她给错了,秦府用得着巴结许中梁这样的人吗?”

秦松涛见她这幅摸样,心里一软,拂去泪珠,捧着她的脸,柔声道,“好了好了,有为夫在,谁也欺负不了嫣儿,放心。”

苏氏一口气憋在心口,可毕竟是丈夫的母亲,也不好再说什么。

“还是和宫里早商议,早些将嫣儿的事定下来罢。”

秦松涛颔首,“上次入京和允公公见过,据说皇上下个月要下江南。”允公公是褚贵妃宫里的管事太监。

苏氏惊喜,“真的吗?那真是大好机会,如果成事,就免得要等到明年的后宫大选了。嫣儿如果按正途入选,恐怕会矮那些显贵家族的贵女们一头。”

“正是,所以我才急着赶回盛京,家里就辛苦你了。”秦松涛当然清楚。

苏氏松了口气。

**

许中梁气呼呼的回到府中,将门一关,破口大骂,“简直混蛋!”

许夫人脸色铁青,同样气得浑身发抖,“我们真真的被人涮了一道,不但用个丫鬟顶替人,还陷害我们拿了秦府嫡女八字,若是我们不知情纳采了,苏府怪罪下来,我们许家岂不是完了。”

“最气人的是吕氏居然还利用我们抓了秦钰,粮仓的火说不定就是她让人放的!”许中梁胡子一翘一翘。

“秦钰还是赶紧放了吧,免得惹了一身骚,说不清了。”

许中梁黑着脸无力的坐在椅子上,“我想放啊,可放了万一他们闹将起来,不好收拾啊,如今……哎,还得罪了苏家。”

许夫人大惊,“我们不过是被骗的,怎么就得罪苏家了?”

“你没看到秦三爷和秦三奶奶的脸色啊,将我们一并恨上了。”

许夫人身子晃了晃,“这怎生是好啊!可怜我的启儿啊……”

许中梁叹了口气,他儿子原本也是俊秀好男儿,可偏偏命薄,夫妻两以为寻到个好姑娘,欢天喜地的告诉他,他文雅的脸上难得害羞红了。可,这下怎么对儿子解释啊。

门外,一个略微消瘦的男子拄着拐杖的立着,撑着拐杖的手微微发抖。

他不在乎什么姑娘嫁给他,甚至他终身不娶都没关系,他在乎父母的颜面。可惜,自己是个废人!

“启儿要怎么办?他都二十好几了,他不说,是不想让我们伤心,可他真可怜……”

“好了!这事就先不要提了!”许中梁烦躁的打断哭泣的许夫人的话,“大不了去买个良妾给启儿服侍起居就行了。”

“我们也是书香门第,长子怎能不娶妻?”

“哼!还不是你不中用!你不同意给启儿娶良妾,那我娶好了!”

“什么!”许夫人跳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就骂开了,“好个许中梁,你娶我的时候怎么说的?不纳妾、不收房,这样我才嫁给你,当初你是什么?一个寒门秀才,要不是我爹将全部家产支持你考了个探花郎,你也有今天?”

“你又翻旧账,这些年我对你母子不够好吗?换做其他官员哪个不三妻四妾!”许中梁脸涨得通红。

门外纤瘦的身体颤抖着,猛然转身拄着拐杖冲出去,正好和门房撞个满怀,门房吓得扶住他,“小的该死,少爷,有没有撞疼您?”

许云启强忍着心头悲痛摇头,挣脱开来继续往外走。

门房看他背影叹口气,却听见房间里炒得不可开交,无奈叹口气,扯着嘶哑的声音道,“老爷,夫人,秦家四小姐求见。”

门内的吵声戛然而止。

“瞧瞧,来了!”许中梁扶额,“你个婆娘若是省心些就不要闹了!”

许夫人抚了抚心口,赶紧抹了眼泪,“哎,我要如何向启儿交代。”

------题外话------

蹦跶蹦跶,度度抽风的求评文,不用字长,不同语言华丽,只想知道哪些情节让亲爱滴你们喜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