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80】挖坑你跳

沉欢安静的等到第二天,用完早饭,拉着秦婉去三房正式拜见瑾如姑姑为师,苏氏吩咐小厨房做了很多精致的点心,秦婉亲自泡茶。

秦松涛也难得的坐在一旁,看着一群大小女子笑语晏晏。他的目光时不时落在沉欢身上,见她一手抓一个点心,吃得不亦乐乎,哪里有那晚沉着精明的模样。

沉欢看似笑盈盈的顾着吃,实是观察着秦嫣她们的神情,秦嫣经历如此大难,居然还能保持端庄贤淑的模样,她真心想要佩服一下了。不过有一件事可以确定,秦松涛他们还不知道粮仓发生的事情,以及哥哥被关的事情。因此,和许家交换的确是吕氏一人所为。如此,她不打算提哥哥的事情,如果今日不顺利再说不迟。

秋盈掀了帘子进来,弯腰在苏氏耳边低声说了句,苏氏表情古怪的看了一眼秦松涛。

“怎么了?”秦松涛温柔的瞧着她。

“许县令和他夫人来提亲。”苏氏语气轻慢,县令对她苏家来说简直不入眼。

“许县令?”秦松涛想了想,印象不深。

“是溪河县许中梁,他儿子去年意外成了瘸子。父亲说他老实谨慎,年底任满了,想将他提拔到州上任职。”

“哦,想起来了。可他怎么会跑到秦府来提亲?”

“我怎么知道?去瞧瞧就知道了,许县令说要求见我们。”苏氏笑着站起来,冲着秦嫣她们道,“你们继续玩。”

沉欢笑眯眯点头,“三婶允许欢儿把点心吃完吗?”

苏氏笑着摸摸她的脸蛋,“当然可以,不过,小心变肥猪。”

沉欢立刻撅着嘴,“三婶说人家是肥猪!”

苏氏忍俊不禁,“好了好了,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我和你们三叔先去瞧瞧。”

沉欢用力点头,满眼笑意。

等她们都喝了四五轮茶,门外就听见急促的脚步声,夹杂着哭声,听见秦松涛压低声音道,“小声点。”

沉欢立刻从窗户看去,苏氏手里抓着一个红色本子,掩面冲去东房,秦松涛脸色阴沉跟了进去,跟回的丫鬟们神色紧张又愤慨。

“姐姐,我们回吧,打扰二姐姐太久了。”沉欢拍着吃得太饱的肚子道。

还真不容易啊,为了避开锋芒,造成自己不在场证据,肚子都快撑破了。

秦婉歉意的向瑾如行了礼,“我妹妹被大家宠坏了,没点规矩,师尊莫怪。”

瑾如笑着摇头,“有她在,心情也开朗些。你明日就和秦嫣一起从《女则》学起。”

秦嫣看了一眼瑾如,她可是从行、坐、卧、礼学起,而且一年多了,还没开始正式学书籍,怎么秦婉一来就从《女则》学起呢?

沉欢刚踏进门,就亟不可待的叫着,“云裳回来没有?”

“来了来了。”云裳的笑声就从外面跟着来,兴高采烈的跑了进来,礼都顾不上行了,笑眯眯的说,“刚才前院花厅简直要闹翻了天。”

沉欢把鞋子一脱,跳到矮榻上,舒服盘腿,眸瞳亮晶晶的兴奋道,“喝口茶,快说。”

“你们说什么呢?”秦婉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好戏。云裳赶紧说罢。”沉欢亟不可待。

云裳喝了一口烟翠递来的茶,笑着说,“许夫人聪明得很,她怀疑夫人在庚帖上挖了陷阱,当面对质她肯定会狡辩,于是假意和夫人谈着婚嫁细节,不提庚帖的事情,直等到三老爷和三奶奶到了,她才忽然拿出庚帖来,说是夫人给她说的府里贵小姐的亲,装模做样的将庚帖直接递给三奶奶,夫人想拦都拦不住。三奶奶看到庚帖时脸色当时就变了,将庚帖抓在手里不放。”

云裳说到这里忍不住就笑了,“姑娘们可没瞧见三奶奶看见那庚帖上写着二小姐的八字时的模样,差点就端不住了,恨不得上去撕了夫人。可偏偏夫人不知道庚帖是怎么回事,又怕三爷知道她瞒着花溪顶替吕青的事情责怪她,赶紧解释说反正人都这样了,能嫁给县令大人的贵公子,也算她积德一份,让姑娘有个好归宿。”

噗嗤,云裳自己撑不住抱着肚子弯腰笑,“她是怕许夫人怀疑嫁个丫鬟,就将吕清叫做姑娘。三奶奶就当做夫人叫二姑娘了。”

沉欢抚掌大笑,“不错不错,果真她积德了。”

秦嫣出事,秦府应该没有消息,可作为母亲,女儿的利益受到侵害,再温柔的母亲都会变成母老虎。这时候的苏氏哪有心思想到这层,只将吕氏的话直接联想了,套在了秦嫣身上。

这一切,都是沉欢细细思量过,就算许夫人不将庚帖拿出来,许夫人只要确认花溪不是吕青,花溪嫁给她儿子的事也会黄,毕竟家生奴婢是贱民户籍,怎么可能当她许家掌门媳妇。

另一方面来说,吕清和吕道媳妇对吕氏恨之入骨,吕清嫁给官家,对吕氏自然无异,何况吕氏还想利用许县令对他们长房不利。这次许家恨上了吕氏,纵火之案吕氏也逃不掉,不论结果如何,都会狠狠地戳吕氏的心。

“可不是,人还真的不能有黑心,否则,会挖坑把自己给埋了。夫人压根就没明白三奶奶和许夫人夫妇为什么忽然对她恨得咬牙切齿。夫人这番话听在三奶奶和三爷的耳里,那就是说二小姐既然身败名裂了,索性嫁个县令家不能人事的瘸子,夫人还积德了。可不是积德了吗?”

沉欢闻言忍不住大笑起来。

自己掌心里的宝被吕氏如此糟践,这怎不教苏氏恨得心里滴血。许夫人看到苏氏的表情,自然也知道吕氏给的庚帖有问题了,可她们各自心里有鬼,自然不可能公然对质的。

“还有高兴的呢。老爷当时就气得一巴掌过去,夫人被打得晕头转向,老爷让她滚回祠堂佛室潜心思过,在不得踏出佛室一步。”

沉欢挑眉,抱拳靠在迎枕上,“这才是最好的,省得出来碍事。”

若是秦功勋知道吕氏防火烧粮仓,挑唆县令抓秦府嫡长孙,想必她这个正房夫人永远就是空头衔了。

“你们到底说什么呢?”秦婉听不懂,急得扯沉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