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79】偷梁换柱

小安喝了一大口茶,见沉欢来了,忙道,“姑娘,许县令夫人今天下去弘法寺为他家公子祈福。”

沉欢眼睛一亮,“果真?”

“我买通了许夫人身边的一个小厮,是他先去弘法寺做准备的,一定没错。”

沉欢乐得一跳,“好小安,等回来我定赏你。”

小安喜滋滋的,“姑娘让小的跟着公子去书院就是最大的赏了。”

“哈,小安想做书童啊。行,不但要做书童,还要做得像模像样,云裳吩咐人去绸缎铺里扯几块好料子,给小安做几声好书童装,买上四双新鞋。人靠衣装,可不能给哥哥丢脸了。”

小安乐得差点跳起来。

“本来想让吕青养养,这会来不及了。云裳姐姐帮她好好的打扮打扮,不过不要太张扬。”

云裳点头,“奴婢省得。”

弘法寺不是一般人能去的,除了官宦人家便是豫州十县数得上名字的富商会在此供奉香油。今天不是进香的日子,上山的人不多,一辆青灰色马车引了停在半山腰上一辆淡米色马车的注意。只见窗帘微掀,露出尖下巴。

“姑娘,是许夫人的马车。”

“恩。”

过了两盏茶的功夫,淡米色马车停在弘法寺山门,便有7、8岁的小沙弥合十出迎。

“这位施主来自何方?”

“我家姑娘是秦府四小姐,约了许夫人一同进香。”云裳浅笑。

小沙弥咧嘴一笑,“许夫人刚到,秦姑娘请进吧。”

云裳扶着沉欢下了马车,烟翠和吕青跟在后面。

小沙弥引她们过长廊,绕钟楼,穿天王殿,到了左侧观音殿门口,“姑娘请进,许夫人已经在里面了。”

云裳学着合十,“有劳小师傅了。”

沉欢回头看了一眼吕青,她倒是镇定,不由一笑,“等会见到的便是你未来的婆家,不过,人家能不能看上你,要看你的造化了。”

吕青苦笑,“奴婢愿随天愿。姑娘已经为奴婢费心了。”

“有这等平常心便好。”

观音殿内,正中蒲团,跪着一名素锦夫人,边上立着两名丫鬟。

丫鬟见人进来,本面色不虞,想呵斥出去,看清三个大丫鬟模样俊俏,着装比她这个县令夫人大丫鬟穿得体面的多,本想出口赶人的话咽了下去。

沉欢接过云裳递来香,放在侧边烛台上点了,轻轻的摇了摇,火灭烟起,径自在左边蒲团上跪了,闭眼静敬。

虔诚的许夫人竟然没有发现有来人,闭眼口中喃语,“求菩萨保佑我儿早日迎亲。”

“只怕夫人这亲不好迎。”清脆好听的声音撞进耳膜,许夫人睁眼,温怒侧目,却见沉欢清眸如泉,含笑娇语,堵了她的话。

“许县令毕竟一县之长,贵子迎娶个丫鬟面上似乎不好听。”

许夫人一愣,“丫鬟?秦夫人说是她的侄女。”

做母亲的心都是一样,只要涉及到子女,很多时候脑子就变得简单,沉欢一句话,许夫人顾不上陌生的沉欢冒然说话生气,也根本没有深究她话的真伪,直接挑明了话。

挑明了,就好牵上道,好说话了。

沉欢微微一笑,没答她的话,由烟翠扶着站起来,云裳忙过来整理她跪皱的衣裙,好一副大户人家贵小姐的派头,许夫人怔了怔。

“吕青姐姐,你不是要给亡父上柱香吗?去吧。”

吕青低垂着头,接了烟翠手里的香,点香叩拜,瞌眸默语。

许夫人震惊的看着吕青,待她立起,上下打量一番,“你叫吕青?”

吕青瞧着许夫人一直盯着她,便盈盈下拜行礼,“是的,夫人,我是秦府秦夫人唯一的侄女。”

许夫人摇头,“怎么可能。吕青我见过,身段略微高挑,也丰盈些。”

沉欢暗笑,她堵对了,许中梁是什么人,是为官快十年的人,又谨小慎微,独子大事,难道他不会打听清楚吗?如用花溪名字顶替侄女,总有露陷的时候。因而让花溪冒吕青的名嫁,才是最保险的,反正吕青也没有机会遇见许家人。吕氏谋算倒是细了,可这也正是自己可以拿来利用的。

“秦夫人要牵姻缘线,定会给吕青八字给许夫人。许夫人一对便知。”

许夫人目光移向她,有些疑惑,“小姑娘你是……”

“我家姑娘是秦府四小姐。”云裳接了话,语气不卑不吭。

夫人本意是能娶个穷人家的良家女子,等夫君换了地方任职,也没有人知道儿子的残疾了。吕氏忽然上着杆子许亲,若不是吕氏说明交换条件,许夫人也不会信的,毕竟秦家不需要巴结一个县令。若是正经秦府小姐,许夫人会有疑虑,也是打听到吕青虽然是吕氏侄女,也是丫鬟身份,吕氏以小姐身份自秦府出嫁,也算是圆了许家颜面,最重要的是姑娘自愿嫁过来,了却他们两老百年之后无人照顾儿子之忧。

许夫人这下信了,激动地从怀里掏出庚帖,“秦夫人怎会如此儿戏。”

沉欢接过庚帖,笑意僵住,表情复杂,大眼睛飞快的扫了一眼许夫人,“这……怎么可能这样”

许夫人被她神色吓到,“怎么了?”

沉欢握着庚帖转身对吕青说,“吕青姐姐,你看下这是你的八字吗?”

吕青低头细看,摇头,“不是。”

沉欢将庚帖递给许夫人,“许夫人还是如期去提亲吧,毕竟贵公子要娶的是秦夫人的侄女,慎重些好。”她低头思量一会,抬眸认真道,“许夫人去秦府时最好让秦三夫人也看下庚帖,莫等得罪了苏府,后悔莫及。”

许夫人呆呆的看着沉欢一行四人跨出观音殿,一时不知该如何言语。

“夫人……”丫鬟扶住许夫人摇晃的身体。

“有鬼,一定有鬼!”许夫人自言自语,一个庚帖怎么会得罪苏府呢?

“夫人,要不我们直接去秦府好了,庚帖递出去,让他们拿出吕青卖身契一对便知真假,卖身契上的八字骗不了人。”

许夫人顿时清醒,咬牙道,“对,叫上老爷明日一起去秦府。”

沉欢走出门,迎面看见空静大师站在对面,正凝视着她,带笑走过去,合十,“大师。”

“逆天伤己,劝施主,莫再执念。世间人,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天下事,了犹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俗话说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必强求。”

沉欢闻言失笑,“人生在世本就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这也是佛语。若人不伤人,必不会被人反伤,俗话说自作孽不可活,大师,对否?”

空静大师眸瞳深幽,仿若古潭无波,忽叹口气,“施主已无心,不在轮回之间,老衲无解。”

沉欢勾唇一笑,“大师所言极是,沉欢心于上世已死,自然不惧轮回。多谢大师放小女子一马。”语罢,施施行礼,傲然转身而去。

云裳她们没听懂他们的话,深奥难懂,只觉四姑娘果然与众不同,学识渊博,不由敬佩了十分。

空静大师看着她的背影良久,“谁是谁的劫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