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76】暗度陈仓

马车上,沉欢伸出脑袋问坐在车外缘的鲁掌柜,“找个人查下许中梁的底细,包括他的妻子孩子。”

鲁掌柜一脸紧张点头,这种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沉欢回了玉春院,吩咐小安取了被铺和洗漱用具,再带了一百两银子赶往溪河县县衙做各方打点。秦琬吓的脸色煞白,可看着忙碌的沉欢又帮不上忙,只能干着急。

云裳悄然走来,冲着沉欢看了一眼。

沉欢安慰姐姐两句,便走过来,低声问,“怎么了?”

“昨天吕氏俏俏去过溪河县,只跟了花溪一个丫鬟去。”

沉欢柳眉一蹙,吕氏和溪河县八竿子打不着边,她去干吗。

“吕氏在祠堂悔过,真是悔过得好逍遥!”沉欢冷笑,“三叔回来了吗?”

“还没有,听说下午回来。”

“好,你继续盯着吕氏,这两天有任何异动都马上告诉我。”

沉欢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细细的事情想了一遍,吕氏既然去过溪河县,那就是她在捣鬼,可她的动作秦松涛知不知道?这是很大的问题,若一步走错,很可能陷入他们的圈套。

“欢儿……”秦婉见她好不容易静了下来,忙过来上下打量她,“你没受伤吧?”

沉欢勉强一笑,“没事,姐姐,你现在最要紧的是要把玉春园管好,那些丫鬟婆子要注意观察,若有异样的,得想法弄走。”她叹了口气,“我们缺个有经验的嬷嬷,有时候不好做事。”

秦婉眼睛一亮,“欢儿你忘了以前跟着母亲的金嬷嬷,母亲去世后,金嬷嬷被她儿子接回去了,可她走时直哭,说想跟着我们呢。”

沉欢一拍大腿,“对啊,我怎么把金嬷嬷给忘了。新月姐姐,你和金嬷嬷很熟,要不你跑一趟,让她到府里来见一面。”

新月笑着应着,“奴婢明儿抽时间就去。”

“玉春园的人要一点一点替换成我们的人才行,否则,对付内里都够累的,哪有精力管生意上的事情。”

“欢儿,内里的事情交给姐姐,姐姐虽然年轻,可也跟着母亲学了一年多。”

沉欢笑着点头,“恩。”

外面听见烟翠说话声,她带着云雀、紫菱去领饭回来,就在外间将饭摆好了,掀了帘子进来,“姑娘,我今天遇到花溪,她一对眼睛哭得红桃似的。”

花溪?

沉欢敏感的眼眉一跳,“你可问为何?”

“问了她也不说。”

云裳跟在后面听见了,看了一眼沉欢。

沉欢对她招了招手,她跟着沉欢进了西偏屋,见沉欢将首饰盒取出来,翻了一会,取了一支金螺纽垂着一颗珍珠的发簪地给她,低声道,“你去套花溪的话,她往日里是多伶俐多沉稳的人,能不顾人言哭成这样一定有原因。”

云裳应了,连饭都顾不上吃,匆忙去了。

吃完饭,云裳就回来了,什么也没说,沉欢也没问。直到挑灯入夜,隔壁的姐姐和众丫鬟们都睡了,门外就听见两个很轻的脚步声。

沉欢将烛台的火挑亮些,就见云裳带着花溪走了进来。

花溪见她便跪了下去,低声哭着道,“四姑娘,救救我。”

沉欢诧异道,“姐姐是府中有头有脸的当家主母大丫鬟,我是个没爹没娘的8岁女娃娃,我有什么能耐救你?”

花溪抬起一双泪眸,“府中再也没有比姑娘更加聪慧伶俐的人了,就连夫人对姑娘都忌惮几分,若是姑娘不能救奴婢,就没有人能救奴婢了。”

沉欢一笑,“你说来听听。”

“夫人她……要将我嫁给溪河县令的儿子。”

沉欢立刻坐直,原来如此啊。可县令大小也是品级官员,就算花溪长得天仙般,也不至于为了娶个商户人家的丫鬟就帮吕氏卖命吧?

“好事啊,县令儿媳妇,那可是人上人了啊。”沉欢不动声色笑着说。

花溪眼泪顿时如断了线的珍珠,止不住了,呜咽道,“那人……是个不能人事的瘸子。”

沉欢张大了嘴,这点倒是没想到啊。

“姑娘求您救救奴婢吧,奴婢为姑娘愿做牛做马。”花溪伤心欲绝,几乎说不出话来。她在秦府费劲心思拼了个有头有脸的大丫鬟,怎么能让自己未来人生如此灰暗。

沉欢沉思片刻,“吕氏许你什么身份嫁过去?”

“说是她的侄女。”

沉欢心笑,面却沉静,果然吕氏会做,否则许中梁儿子再差,娶个商户人家的良家女子也比丫鬟好些。

“你先回去,这件事似乎不太好办。夫人带你一个人去溪河县,想必也让县令看了你人了,就算能换人,也得县令愿意。”

花溪眼泪朦胧看着沉欢,她知道难,可她总觉得四姑娘一定有办法。

沉欢挥了挥手,云裳上前拉她,“你且先回去,容姑娘思量。”

花溪无法,只好去了。

沉欢靠在大迎枕上,撑着脑袋,瞧着进来的云裳。

“若是花溪收复过来,吕氏身边不就有了个钉子吗?”

云裳笑着应着,“那是的,花溪本来是燕夫人买来的丫鬟给了吕氏,跟着吕氏都七八年了,真是忠心耿耿的。吕氏这样待她,不心寒才怪呢。何况,奴婢觉得花溪是一心求姑娘的,否则,以她那么好强的性格怎的会让烟翠看到她哭得那样惨,想必是吸引姑娘的目光。”

沉欢勾唇冷笑,府中真是藏龙卧虎,个个都是人精啊。

“你说府里有谁会愿意嫁给这样的男人?”

云裳想了想,眼睛一亮,“还真的有个人可能愿意,何况身份也对得很。”

“哦?谁?”

“吕道的独生女儿,吕青。吕氏的正牌侄女。”

居然还有这样一个人,难怪吕氏会让花溪顶着她侄女的名义。沉欢顿时来了兴致,“怎么说?”

吕道死后她还没来得及继续收拾吕氏的人呢。

“吕道作恶多端,想必是上天惩罚他的,独女吕青居然是个石女。”她担心姑娘小,不明白什么叫石女,刚想解释,沉欢就啊了一声。

“你怎么知道她是石女?”

云裳诧异,四姑娘那么小,怎么懂得什么叫石女呢?

“还不是大家传出来的。吕道死后,他家的就失去了靠山,夫人为避嫌也不理她们,钱陇家的就将吕道媳妇调到浆洗房,因为以前吕道和他媳妇向来盛气凌人,到了浆洗房大家都反过来欺负她了,便有人将这件事捅出来羞辱她。总之,吕青这一辈子也别想嫁人,吕道将来也就断了香火了。”

沉欢摇头叹道,“人还真的不能太缺德啊。”

“可不是。吕氏也总有一天遭报应的!”云裳咬牙狠狠道。

沉欢瞪她一眼,“这种话能挂在嘴边吗?还不学聪明些。”

云裳忙敛神,“姑娘说的是。”

“明儿我去会会吕道媳妇。”沉欢伸脑袋往外面看,“小安还没回来?”

“奴婢去瞧瞧。”云裳掀帘刚出去,就看见小安的身影飞跑回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