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75】抓人

许中梁皱眉,“起火了?”

县尉点头,想起自己差点被关在粮仓里成了烤猪,额头就飙汗。

“起了。幸好起了。否则,人抓不来了。”

“为何?”

“粮仓里没有大人说的2千石发霉的军粮。”

“啊……”许中梁和王桂红迅速对望一眼。

“怎会?独眼龙离开时就没有运走粮食,应该在里面啊。”王桂红说。

“你们不出来,我就去鎏金州衙击鼓,我三叔三婶正好在苏家,你们不怕打扰苏大人,我帮你们打扰去!”门外嫩娃娃的声音清脆的传进来。

许中梁一愣,“谁追来了?”

“秦家四小姐。”县尉抹了一把汗,“这小丫头厉害得很。”

许中梁挥了挥手,“让她进来。”

沉欢一进来,直奔许中梁的面前,短手直指许中梁的鼻尖,厉声喝道,“你敢乱抓人!”

小姑娘气势逼人,弄得许中梁一怔,很快回过神,皱眉,“什么乱抓人,南春庄私调军粮,本官抓人是为了查处大案!”

沉欢将手一背,仰头冷笑,“请问大人,私调的是什么粮?多少粮?”

“军粮,2千石。”

“县尉大人亲眼所见不是军粮,而是农户的口粮。而且,你说2千石?我粮仓刚遭大火,灰烬仍在,大人亲自去看,是否有2千石粮食的灰烬在!”

许中梁一怔,灰烬?

沉欢继续冷笑,“若是大人不懂2千石粮食烧出来有多少灰烬,我立刻购买2千石谷子烧给你们看,如果粮仓里不是2千石粮食,我定告上州衙苏大人、护都府曹大人处,也一并告到都察院我大舅舅处,我就不信了,三堂会审也查不出来!”

许中梁额头冒汗,小丫头太吓人了,买2千石烧给他看?还直捣三大衙门,就算告不倒他,因他上级被搅,任期满了,评价也不是优等了,前途将一片灰暗,何谈升职啊。

“咳咳,四姑娘,这就不必了,要不这样,这件事也是州衙下的命令查办的,你去州衙问下怎么处理。苏大人也是秦府姻亲,如秦大公子冤枉的,自当放人。”王桂红油滑带笑道。

沉欢瞥他一眼,“你命衙役到我农庄守护,万一那里的灰烬飞了,没有了证据,我也一并把你告了!”

守灰?王桂红一愣,往外面看,风呼呼的。

“我现在就去鎏金,宁二公子想必还在鎏金,就算苏大人无法为我申冤,还有宁二公子。我回来前,若是我哥哥少条毫毛,我定不轻饶!”沉欢转身,“鲁掌柜你守在这里,若是他们将我哥哥带走,你就跟着。”说罢,风一样的跑了出去。

“……我这是招惹瘟神了吗?”听到宁二公子,呆怔好半响的许中梁无力的坐在椅子上。

“大人,还是赶紧拦住那姑娘吧。”王桂红急得跺脚。

“赶紧赶紧,请秦四小姐回来。”许中梁跳起来。

两个衙役拔腿就跑,也不知道追不追得上。

王桂红神色复杂,抹了抹额头的汗,低喃着,“粮食怎么会不见呢?”

“问你啊!”许中梁跳起来指着他的鼻子,有些气急败坏,又发现鲁掌柜站在一边,忙住嘴,皱着眉头,“你家大公子在西厢房里,没下打牢。”

鲁掌柜黑着脸,“小的就在衙门候着。”说罢,背手不说话。

许中梁和王桂红对望一眼,使个眼色,一起转进内衙。

“究竟怎么搞的?”许中梁急得满屋子乱转。

王桂红皱眉,“苏大人是说粮食就放在他们农庄里,然后我们直接查出来,抓了管事的拷打画押即可。可,大人,抓秦钰乃大人下的令?”

许中梁脚一顿,“县尉想必是听错了,我只是让他抓管事的。”

王桂红瞧着他的眼神有些疑惑,“可若是苏大人知道粮仓被烧了,没了证据,还被秦府长房抓住了把柄,恐怕……”

许中梁瞪他,“你不是很有主意吗?想啊!”

衙役露出个脑袋,“大人,秦四小姐请回来了。”

许中梁拧着眉,叹口气,走出去。

8岁的小女孩一双凌厉的目光如刀一般射过来,生生的剐了他心一跳。

他自然不可能让小屁孩镇住的,抬屁股正准备正堂落座,沉欢清脆的声音镇了他。

“如此大案,大人竟然还坐得住?”

许中梁的屁股定在半空,上下不得,咬牙瞪了一眼小丫头,只好站直身子。

“人放还是不放!不放就别拦着本姑娘告状去!”

许中梁脸色一阵黑一阵红,被噎了半响,无法搭话。

“四小姐,有人报案,为官当查清,如若与秦大公子无关,自会放人。”王桂红慢条斯理的道。

“报案人可当面对峙,他哪只眼睛看到我粮仓里放了2千石米?还有纵火之人也要严惩!”

小丫头真够聪明的,死死咬住粮仓里米的数量,如果这2千石米压根不存在,调换军粮的事情也自然子虚乌有。纵火根本就是个意外,他们两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沉欢刚才因为担心哥哥,急得冒火,现在看他们两的表情反而镇定下来。

如果纵火是他们的人干的,那一定会掩护放火人逃离,刚才明明看到只有一个人在放火,并无同谋。难道说纵火不是他们指示的?

早在凌凤取走一袋米的那天,沉欢就交代周仓注意粮仓里的粮食。独眼龙那伙人撤离时,没有拿走粮食,这本就有问题,周仓就按照她的指令,将2千石发霉粮食转移藏了起来。沉欢的本意是要等曹天鉴来豫州时交给他,让都护府出面查清。没想到她的细心反而帮了自己。她猜想嫁祸的事情应该是苏东辰下令干的,只是放火根本就是多余,应该还有其他人捣鬼,目的是至长房顶梁柱秦钰于死地。

“既然你们没有证据,那我找给你们。三天,如果三天里我哥哥和周管事有任何问题,我保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沉欢本来满腹疑问,在这里耗着心里万分焦急,这个时候强行带走哥哥不是不可以,但她转念一想,哥哥在这里倒给他们压力,热番芋丢也不是拿也不是,何况哥哥若是没有回府,陷害之人自然会放松警惕,说不定一心想下毒手,反而露了马脚。看许中梁的神情,他在没有确定沉欢会输的情况下,一定会保哥哥安全。

“鲁掌柜,你让周正宇来陪着哥哥。”沉欢吩咐完毕,瞪两个目瞪口呆的官员一眼,转身扬长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