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73】收庄

沉欢见她不说话,笑着说,“你想要的,我给你。不但为你报仇,还会给你个好前程。”

这是主子给奴婢最好的承诺,云裳不顾膝盖的伤,噗通一声又跪在,郑重的磕了三个头,“主子,奴婢至死都护着主子。”

沉欢拉着她起来,“死容易,活才是最难的,不可轻言死。你的膝盖是我亲手治,可不能再伤了,否则,治你罪。”

云裳破涕为笑,“恩,奴婢不跪了。”

沉欢递过来一个锦袋,“这是50两银子,打点人没有银子是不行的。”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云裳很清楚,之前她靠自己的一点月利打点人,实在不够。她默然接了银袋,从此肩负使命,重新有了人生希望。

“是谁将徐姨娘埋在小花园的消息给你的人还没找到吗?”

云裳见问这个,面色一正:“恩,奴婢也非常奇怪,能进桂香院后院的都是丫鬟,而府里会写字的丫鬟只有几个,奴婢都将字迹一一对照了。看不出是谁写的。何况府中对吕氏如此痛恨的老人们,几乎都被吕氏清走了,府中人大部分都是吕氏的人,谁会恨她入骨呢?”

沉欢坐下,云裳给她倒了杯热水。

她把玩着杯子,这件事一直缠绕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她要团结秦府里一切可团结的力量,可是,这个暗手究竟是谁?不但知道三十年前的事情,还知道得如此详细,也知道吕氏欲杀死香杏嫁祸哥哥,这个人应该是吕氏身边的人。可吕氏的贴身丫鬟,云裳也没能买通插进手,也只是能运用外面的丫鬟,和其他房中的丫鬟得到消息,说明吕氏身边的人还是很忠心她的,又怎么会将能至吕氏于不利之地的消息传给她?

这个暗手,即想扳倒吕氏,又不想出面,身份神秘得很。

“奴婢会留意的,吕氏未倒,他一定会再出手的。”

沉欢点头,“你快去休息吧。”

这两天,传说秦嫣病了,留在苏府养病,苏氏和秦松涛都没有回来,这件事秦府谁也不知道,就连秦老爷也没有得到半点消息。

周鼎夫妇听闻孩子们回了秦府,一道过来为的是秦钰快要去书院了。

周鼎是从豫州丽通书院出来的举人出身,对官府书院很是了解,不由的要细细嘱咐,查看他准备的书和文房四宝。

赵氏拉着秦婉和沉欢坐在软榻上,边整理着丝线,边说着话。

“舅妈,二舅舅在青山县做县尉多少年了?”沉欢忽然问道。

“快三年了。”

“任其快满了,该升县令了吧?”

看着沉欢一脸欢喜,赵氏苦笑,“哪可能啊,你二舅就是个愣头青,别说不愿意和州衙的长官们打交道,就连他顶头上司青山县令他也一样铁面无私。我想啊,他别被弄到穷乡僻壤做个庄官就不错了。”

沉欢手里卷着丝线,回忆着以前周鼎的官途。他们兄妹三个住到了二舅家,第二年二舅因为一起案子被诬陷通匪,被贬到青山县下面一个庄里做了捕快,满心抱负不能施展,郁郁寡欢最后染病而亡。

按时间也快了,可究竟当时是什么事情,她不记得了,只是记得和粮食有些联系,难不成就是军粮的事情?

“你和孩子瞎说什么?没得吓着孩子。”周鼎呵斥着。

赵氏一笑,“也是,这种憋屈的官不做也罢,大不了帮你们打理家业也行。”

“又胡说了。”周鼎走过来,瞪她一眼。

“舅舅怎么憋屈了?”沉欢好奇的坐近周鼎。

周鼎怜爱的揉了揉她的头,“没有的事,别听你舅母瞎说。”

“二舅是专门负责衙门查案的,可听说过去年军粮一事?”

沉欢的话让大家的眼睛全都停在她身上。

周鼎赶紧往外看了看,压低声音道,“别胡说,这件事可大可小。都护府一直在暗查此事。”

沉欢心里有数了,凌凤他们来果然就是查这件事的,就连大都督府的曹天鉴来也是为这事。

“新月,拿五百钱去大厨房要只鸡,一条鱼,两斤肉,十个鸡蛋、再要些新鲜的蔬菜瓜果来,二舅舅妈今晚就在这里吃饭了,让我们自己小厨房妈妈做顿好饭。其他人都下去帮忙,烟翠到外门看着,谁也不能靠近。”

新月和烟翠应着各自吩咐去。

沉欢见人都离开了,才沉声道,“我们的农庄去年就征收了军粮,若是有事,我们也难逃罪责。二舅你说是不是?”

周鼎一愣,“传闻世子从农庄里带走了一袋用军用粮袋装的粮食是发霉的,是真的?”

沉欢颔首,“溪河县的粮食运出是否会经青山县到豫州集中?”

“是,去年的军粮是我负责押运到豫州集中,再运出豫州到京兆都护府。”周鼎背脊一阵发凉。

“去年军粮究竟是怎么回事?二舅舅可知道?”沉欢语气沉了,果然如她猜测的。

周鼎皱了皱眉,“小孩子家这些都不要管了。”

“可是,今年依旧要征军粮,我们农庄按土地依旧要被征两千石,万一还是如去年一样,被人掉包了该如何?”

沉欢的话让周鼎大惊,“掉包?你怎么知道被掉包?”

“我们南春庄的粮食向来没有滞留的,出产的都是新粮,可现在农庄里居然藏着两千石发霉军粮。听庄子里的管事周叔说去年也同样运进来一批这样发霉的粮食。”

“啊……”周鼎大惊,“我运出去的难道是已经掉包的粮食?当时是租户租了你家的庄子,还是你父亲帮忙拉线的,我连查都没查就放行了。”

沉欢面一沉,父亲也牵涉其中。

秦钰听出道道来了,紧张道,“军粮被掉包?”

“现在说不好。毕竟是去年的事情了,要查也无从下手,何况,你父亲……”周鼎越说越觉得不对劲,“难怪最近都护府有人暗查呢,原来是为了这件事,万一牵扯到你父亲……这……”

“二舅先莫急,既然他们运进来两千石发霉粮食,自然还会有下一步动作的。我明日正好要去收庄子,去看看再说。”

周鼎瞧着她,“你去收庄子?不行,明日我陪你去。”

“不行,二舅是官府的人,我们农家的事情还是莫参与,免得被人抓住辫子。”沉欢摇头。

------题外话------

这个暗手谁能猜出是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