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70】堵死通路

秦松涛看着她无害的眼睛,简直就像吃下一百只苍蝇,艰难的点头,“是。”

沉欢恍若明白点头,“那就好,那辛大人你要赔多少钱给二姐姐?我可是要帮着数的。”

辛大人一口鲜血险些喷出来。

秦嫣嫁给他,他也不敢要啊,可让他给钱,简直要冤死他!

当着凌凤的面他要怎办?这一生便有把柄在他手上了!

“五百两吧。”他无奈的道。

“啊?二姐姐只值五百两?光我秦府长房一年收入都不只五百两。”沉欢不大的童声简直就像催命符敲打在辛大人、秦松涛、苏氏和晕过去刚醒来的秦嫣心上。秦嫣痛哭着冲去撞柱子,吓得苏氏尖叫着抱住她,可她疯了似的,力大无穷,竟然抱不住她。

凌凤一个箭步冲进来,点了秦嫣的穴位,秦嫣呆呆的泪眼看着他,软软的落进他的怀抱,低喃着,“世子……求你杀了我吧……”

凌凤目无表情低声道,“不能死得太便宜了。”将她推给苏氏,拍了拍被秦嫣碰过的地方,走出亭子。

秦嫣听不清他说的什么,只顾哭着。苏氏见自己心肝宝贝成了这幅样子,泪血纵横,自己都想死了。

“你看你都快逼死秦二小姐了。我做主,一千两吧。限你五天内送到秦府交给秦三爷,秦四小姐帮着清点,着人告诉我,好让我放心。”

沉欢差点想鼓掌。

这个大尾巴狼果然够恨够精明。

她想逼秦松涛得罪辛大人,堵死他一条路。凌凤的话让他必须交钱,还不能打马虎眼,还要让人通知他,可是真将辛大人给堵到死路里。秦松涛这个翰林院的靠山和未来的盟友不但失效了,还多了一块巨大的绊脚石,想必这位辛大人不倒台,秦松涛在翰林院的日子将暗无天日,也休想见到皇帝一展他的能耐了。秦松涛如今的表情如同吃了一桶苍蝇,无法形容。

“是。”辛大人此刻只想逃离这个地方,对苏氏一族,秦氏一族,他恨得咬牙切齿。赔了夫人又折兵不说,还惹了一身骚,因为搅和进凌凤,这骚是一辈子都洗不掉了的。

事情虽然发生了,可苏府里依旧保持风平浪静,歌舞照演,点心照吃,香茶照喝。

这里地位最高最尊贵的便是凌凤和宁逸飞,但,客人们的顶头上司却是苏大人。苏家遭受此打击,又想捂住事情,戏就得演下去,众人无法抽身,如坐针毡,美食如同嚼蜡,惶惶不安。

只有凌凤坐的一席甚是欢喜,不停对着歌舞叫好,苏大人和燕氏强颜欢笑,附和着。一直喧闹了两个多时辰。秦嫣和苏氏再没有露面。

戏终散场,各自归家。

凌凤执意让沉欢三兄妹坐他的马车连夜赶回秦府,派了十名黑甲卫护送。

上车前,凌凤不顾众人的眼光,用力拉住沉欢的手扯到一边。

俯下身子,板着她的双肩,认真的看着她,沉声道,“你可知道你惹了多大的祸?”

“是祸躲不过。”沉欢没有笑意,一双冷冽的眸瞳如一汪激不起浪花的幽潭,看得凌凤有种浑身发凉的感觉,难道这丫头全是故意的。

不由掌中用了力,逼着她清醒的正视自己,“秦府个个如饿狼一般,你以为你有多大能耐,可以和他们抗争?你知道苏家的背景吗?你知道朝堂之上的风浪会因你的任性席卷而来吗?我警告你,我不在时,你休得张狂,否则,缺胳膊少腿的,我护不了你!”

沉欢忽然想笑,缺胳膊少腿的前世她已经试过了,她的亲哥哥也试过了,这世她若不抗争,还会缺胳膊少腿。

可,凌凤认真担心的眼神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笑不出来。

僵持了一会,脑海里挣扎许久,忍不住道,“你……宁大公子究竟如何托你帮助我?你会给那么大的面子来护我?其实不需要,我和宁大公子其实什么关系都没有,他……只是我救命恩人,我却无力报答,如果我再欠他这么大的人情,我岂不是下辈子也报答不完?”

凌凤气极。

他是想告诉她老实些,等他打完这场仗回来,一定会想好长期保护她的办法,可他现在时间不够,只好警告她。可这个死丫头居然以为是宁逸宏托他,宁逸宏有这么大面子请得动他?他有种恨不得将臭丫头拴在裤腰带上,晃晕逼她求饶的冲动。

气笑道,“恩,你这辈子不但欠宁逸宏的,更欠小爷的,欠小爷的多很多,多很多听见了吗!看你怎么还,臭丫头!”说完,狠狠的敲她一个栗子,站直身子,负气要走。

沉欢皱眉揉着脑门,嘟囔着,“多管闲事的神经病!”

她终于确认是宁逸飞托了凌凤帮自己,看来她得寻个机会当面重谢宁逸宏,还必须让他放手,否则,她会很内疚的,她不喜欢内疚,内疚会让她变得心软。

凌凤没听清她嘟囔,忽地站住脚,复杂的看她,“不要太逞强,女娃子就该让人疼的。”

沉欢张了张嘴,怔住,见他一双眸瞳拂了深沉,待她开口,似有期许。

30岁的沉欢能懂,可8岁的沉欢不能懂。

前世无太多交织,他为何对8岁女孩子如此维护?

见她半响不开腔,凌凤恼了自己,真是莫名其妙为了毛丫头担什么心,一甩手,转身。

“喂。”沉欢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想说谢谢他,不管是宁逸飞托他来的,还是他自己要帮的,都要谢谢他。

“你……出征保重。”想说的话拐了个弯,心里的话还是说了出来,“回来,再请你吃茶山鸡。”

凌凤一怔,猛回头看她,她不再因为他宁逸宏了吗?只是请他吃吗?

那眸底退了怒气,消了深沉,刹那间华光漫眸,温柔迷离了她莫名慌乱的心。

“好,一言为定!”

沉欢压了心口的乱跳,上车,秦婉和秦钰就异口同声问,“怎么回事?”

沉欢叹口气,蒙着耳朵,“回去再说,我累死了。”说着眯着眼睛靠在秦婉身上眯着眼睛。

真的好累,这一整天她都绷紧了神经,一步错将会铸成大错,弄不好还会害了姐姐。

幸好,这场仗打得漂亮,心情很好。

除了,那个讨厌的家伙,她真的欠他债了啊!

她越想越恼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