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69】唯恐天下不乱的小恶魔

沉欢这才赶紧脱开发愣的苏氏怀抱,迎着姐姐拦住她,“大姐姐赶紧去帮苏家姐妹们安排湖心亭的点心。”

秦婉莫名其妙的看她,苏氏不是让她来帮秦嫣吗?怎么换了苏家姑娘。刚才她肚子疼,先去了茅厕,谁知道走了两步肚子又疼了,来回去了三次茅厕,这才好了些,跟着焦急的苏家丫鬟紧赶慢赶往这边跑。

秦钰、宁逸飞和吴飞扬三人一路说着话,脚步很慢的也往这边来,他们可不愿意混在一群夫人和假面官员里。

沉欢瞧见他们也往这边张望,忙拉姐姐的手,“快和哥哥带着宁公子他们去湖心亭。这边的事情有世子在。”

秦婉闻言抬头,果然瞧见凌凤站在亭子外面,亭子里的两人没有出来,其中一个女的身影像秦嫣,顿觉得心惊肉跳,再看沉欢的闪着水光却含笑的眼睛,就像一双夜里觅食抓到猎物的小狐狸,烁烁发光。

她赶紧转头,身子软得一晃,后面跟来烟翠赶紧上前扶住,见沉欢冲她摆手,忙扶着秦婉离开。

秦婉将秦钰他们拦住,宁逸飞瞧她发白的脸,皱了皱眉,朝凌凤看了一眼,“大姑娘去湖心亭吧,我们泡茶喝。”

秦婉感激的点头,他这时候说泡茶,是想让她安心,喝口热茶就会好些,何况刚才肚子拉得快虚脱了。

“沉欢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吴飞扬不肯走,吴斌上前一步,见他拽着离开。

秦松涛煞白的脸在月光下甚是难看,就像死人一样。

见众人离开了,辛大人才艰难的慢吞吞走出来,只觉得一座大山压在头顶,不敢抬头看秦松涛。

见哥哥和姐姐走了,沉欢才松了口气,转身回到苏氏身边,感觉到一双灼热的目光盯着自己,抬头正对上凌凤比启明星还亮的眼睛,她有些心虚的低垂眼帘,不由腹诽,利用一下罢了,用得着用这种你欠我千八百两的眼光看我吗?

“辛大人,这件事你打算如何解决?”凌凤没等秦松涛说话,问道。

既然沉欢故意挑事,他自然要放柴助火。

辛大人一怔,抬头看了一眼苏氏,满心闷气无处发。

秦松涛忽然冲着辛大人深深鞠了一躬,“辛大人受惊了。这是一场误会,为表草民的歉意,草民愿送府中貌美丫鬟以示歉意。请辛大人原谅。”

沉欢和凌凤似乎心有灵犀飞快的对视一眼,同时勾唇冷笑。

好个聪明的秦松涛,居然用这种方法解决。辛大人不得不同意,因为他也不想得罪苏家,得罪褚贵妃。如果他同意了,就算风声传出去了,正好将亭中的秦嫣换成丫鬟再放风声出去,谁能验证呢?而且,这样他也不会得罪辛大人,辛大人更加会感激他放了自己一马,还得了美人儿。从此,辛大人反而欠了秦松涛的大人情。

沉欢岂能容他得逞,怒道,“三叔叔,是他侮辱欺负二姐姐,不是二姐姐惊了他,三叔叔怎么能道歉呢?”

她不给秦松涛回旋的机会,扭头冲着辛大人一指,“你是男人吗?男人敢做不敢当,不如当乌龟去。”

幸好夜色黑,没人看见辛大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简直就像被架在火上烤,竟然被小儿指着鼻子骂一句话回不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如今没有外人了,辛大人不能不顾秦大小姐的清白,一句话不说吧?”凌凤火上浇油。

沉欢看了他一眼,看在他站在自己一边做同盟的份上,暂时对他有好感吧。

“不是……她……她不是大小姐吗……我不认识二小姐……”辛大人口吃了,他也是冤屈得要死,本来就是苏大人牵的线啊,怎么就成了他侮辱欺负人了呢。

“呸!”沉欢怒了,“你是朝廷命官,就算她不是二姐姐,是苏府的丫鬟,也不能如此不顾苏府的颜面吧?如今你毁了二姐姐的清白,让她怎么做人?我二姐姐可是要入宫的!”

这话一出,惊了所有人。辛大人浑身一颤,要死了,这下苏府和褚贵妃还会放过他吗?

苏氏急得不知如何是好,沉欢童言无忌,但也说得不错,如今要怎么办?急得看亭里的软瘫在石桌上的女儿,又不敢进去劝慰,如今夫君要将女儿的身份和丫鬟调换,她若是去安慰了,岂不是坐实了亭里的女孩就是她女儿?

秦松涛已经气得浑身要爆炸,隐忍和内敛的习惯,差点让他再也无法冷静,事情参入了凌凤就变得棘手了。

“我……真的不知道是二小姐,我以为是送点心来的丫鬟。”辛大人虽然憋屈透顶,可他为官那么多年,这点意识总是明白的,脑子一转,只能这样说。

“胡说!刚才二姐姐已经表明自己是苏大人的外孙女,秦府二姑娘,大人还说府中有九妾,不差她这个妾。二姐姐还打了他一巴掌,谁知道这个禽兽撕了二姐姐的衣服。”沉欢带着哭腔,字字控诉。

丑事被当众揭开,亭里的秦嫣闻言,心如被挖,一股腥甜涌上来,噗的一声,口喷鲜血,晕倒在地。

苏氏再也忍不住,哭着冲进来,将秦嫣抱在怀里,“嫣儿,我可怜的嫣儿啊……”

秦松涛气得浑身发抖,既然自己女儿已经报了身份,辛大人居然还敢如此狂妄。一时间,恨不得冲上去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辛大人!你……你怎么可以……”

“别闹了!”一声沉闷的声音传来,苏东辰闻讯独自赶来,及时打断了秦松涛的话。

秦松涛顿时清醒了,紧握拳头,咬牙对辛大人微微鞠躬,“辛大人想必是误会了。”

辛大人悬着的心松了松,“是是,误会了。”

“这样吧,辛大人要就娶了秦二小姐,要就送些银两给秦府以示赔罪,这件事本世子就当做没看见。省得影响二姑娘的名声。”凌凤话锋一转。

秦松涛和苏东辰飞快的看他一眼,实在不明白这件事中,他究竟充当什么角色。要是说凌凤借这件事要挟辛大人,挑拨辛大人和苏家、秦家的关系,似乎也说不通,这件事是苏氏和秦松涛自己密谋的,凌凤不可能知道。

“哼,二姐姐如此人品,怎会同意嫁给他?出了这等事,二姐姐又怎能咽下这口气!”沉欢愤愤道。

“欢儿,你还小,你不明白,你若是想帮二姐姐,就当不知道。”秦松涛强忍着怒气道,沉欢这个丫头现在在他眼中简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小恶魔。

“是吗?”沉欢仰着脑袋,一脸天真,“如果沉欢当做不知道,二姐姐就真的没事了?”

------题外话------

昨天很多亲含加更,于是乖乖的度度就加更了……乃们懂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