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67】恰到好处

“好的。”秦婉自然没有理由拒绝的,虽然她奇怪为什么桌上的这些苏府的小姐不去,让秦嫣去。转念一想,也许是因为凌凤他们在秦府住了两天,秦嫣又得宫中姑姑真传,更加懂得怎么服侍他们吧?

“我让苏府的丫鬟带你去,免得迷路了。”苏氏叫了刚才耳语的丫鬟过来。

“有劳三婶。”秦婉低头瞪了一眼沉欢,用她们才能听到的声音道,“你个臭丫头,臭嘴,我现在肚子真的有些疼了。”

沉欢顿时眉开眼笑,扬声道,“姐姐快去快去,等会我再吃饱些。”

苏氏笑了,“可不是,她们布置还得好一会呢,欢儿先在这里吃着。”

秦婉无奈,摸了摸肚子,自己因为小心没吃什么冷的东西啊,怎的这回肚子莫名其妙有些疼。苏氏正看着她,也只好带着新月跟着苏府丫鬟去。

苏氏看着秦婉出了门,这才放心的坐回位置去。

新月跟着秦婉出门,刚下台阶,忽然冲出来一丫鬟,将新月猛一推,呀的一声惨叫,新月人噗通的跌倒在台阶下。

秦婉吓了一跳,慌忙扶起她,“怎么样了?”

苏府丫鬟蹲下看,“啊呀,姐姐的脚踝扭着了吧。”她瞪着撞人的丫鬟,“你真是的,不长眼睛吗?赶紧扶这位姐姐去上药。秦小姐还是跟着奴婢赶紧去吧,免得误了时辰。”

秦婉见新月疼得额头冒汗,却无法,“好吧,新月当心些。”

苏府丫鬟一招手,另有一个丫鬟过来,一起将新月搀扶起来,秦婉在她催促下,只好忍心走了。

沉欢将门口的一幕全部看在眼里,秦婉一走就跳起来,对烟翠低声说,“我去茅厕,你别跟着。”便一溜烟溜出房间,小身影往边上一个月牙门串去,脚刚迈过月牙门槛,“啊呀!”脑袋撞上一堵软墙。

肩膀被人一握,整个人悬空飞起来,被架在假山上,吊空双腿,低头定神,那双明亮的眼睛和银色面具在月色烁烁生辉。

沉欢没好气的道,“有病啊。”

凌凤捏着她的鼻子狠狠一拧,“臭丫头,约我出来,倒把我丢在这里好半响,你还敢骂人?欠教训啊!”

沉欢一点不怕他,回瞪他,“做出龌蹉的事情的人不讨骂吗?我的鞋袜你究竟弄去哪里了?”

龌龊?凌凤气笑了,“装行里了。”

沉欢气得半响说不出话,吸了好几口气,才气哼哼的问道,“拿我鞋袜干什么!”

“让狗闻。”

变态!大变态!

沉欢心里狂骂一通,可不敢骂出口,不是怕他,而是明知他耍自己,所以鞋袜是要不回来的,可现在要利用他,等用完再骂不迟。

不一会儿,就听见屋里苏氏浅笑的声音,“想必他们都准备好,各位大人请往湖心亭移步吧。”

好个嫁出去的姑奶奶,就像自己是苏府的主母似的。

沉欢懒得和凌凤斗嘴,急道,“快……抱我下去。”要不是她被架在假山上,要是爬下去要花时间,黑漆漆的,万一摔了可不好。

淡紫月光铺在凌凤的脸上,多了分邪魅,挑眉,“你让我抱你?”

沉欢牙齿都快咬碎了,“恩。”

凌凤扑哧笑了,“小丫头,你欠我的。”说着将她抱下来。

你抱我,我欠你的,什么逻辑这是!

沉欢气得笑眯眯的点头,“多谢世子。所以,世子请和我一起逛逛这夜色迷蒙的苏家园子,一起去那湖心亭赏舞吧!”

咬牙拽着凌凤的衣袖就走。

凌凤哑然失笑,将衣袖从她手里抽出来,握住她的小手,“拖着袖子多不雅,显得四姑娘太主动了,让本世子握着你的手,让人觉得是世子对你主动岂不好?瞧我多护着姑娘的名声。”

沉欢无语仰头瞪着这个大尾巴狼。

凌凤笑眯眯的低头看她,“你又欠我的。”

欠吧欠吧!

沉欢咧嘴笑着狠狠嗯了一声。

秦嫣端着点心急匆匆的往湖边走去,围绕着湖边那么多亭子,也不知道凌凤去哪里和沉欢相会,前面两个亭子有丫鬟来回才穿梭,应该是准备给大家看歌舞的,忽然看到一个修长的人影往湖边不远处假山深处的花亭走去。

秦嫣心头一跳,忙加快脚步跟过去。

越是靠近亭子,越是心跳加速。

现在已经能透过月色看清了。这个亭子有窗户,落着纱窗,风吹着纱帘飘袂,隐约可看到有个人影倚在窗边,看着湖心。

她深深吸了口气,端着点心悄然走进去,柔声道,“世子。”

那人没听清她唤的什么,知觉一股女人香飘来,忙转身。

亭里照不到月光,人在黑暗里瞧不清模样,秦嫣只觉得他身量修长,高度和凌凤一样。别人也不敢乱认自己是世子。

那人看着月色下的着一身玫瑰色长褙,粉色百褶裙的窈窕身影,怔怔的呆住了。

秦嫣见他神色,心里狂喜,款款行礼,“小女子送点心来了。”

那人忽然伸手将她拽了进去,低哑的声音带着微缠,“你……愿意?”

秦嫣一怔,第一次如此接近陌生的男子,心跳得飞快,脑子嗡的一响,失了神。

见美人没有挣扎,那人胆子顿时大了,将她猛的抱起,压在石桌上,脸埋进她娇嫩的脖子握,眯呢的低喃,“美人儿,你好香。”

秦嫣身子一僵,不一会儿,衣襟落下露出香肩,冷意顿时冻了全身血脉,知道不对劲了,他不是凌凤!可她浑身上下被人压着,动弹不得,想叫又不敢叫,生怕引了其他人,只好咬着唇急着拼命的挣扎。

吃到的美食怎能轻易松口,娇人儿越是挣扎,越是惹起他浑身的欲火,动作更快了,索性抓住她脖子上的抹胸带一扯,秦嫣吓得尖叫起来,护着滑落的抹胸,大哭起来,“放开我!混蛋!快放开我!”

那人急了,一把捂住她的嘴,一口咬在她的柔软上,呢喃着,“美人儿,你已经是我的了,叫人来了,你也无法嫁给其他人了,还是乖乖的听话……”

被握着嘴巴的秦嫣快要崩溃了,他的话简直是地狱尖刀,割着她浑身血淋淋。

喊,她这辈子就完了,不喊,这个禽兽会轻易罢手吗?万一毁了她清白之躯,她也一样完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