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65】苏府盛宴

鎏金县是豫州十县占地最大的县,是豫州的首府之地。

也因为是荣郡王妃的娘家的发家地,这里的官员身价也都比其他州自觉高了些。

传闻苏东辰祖父在海南一带经商,到了他父亲这辈倒是出了几个官员,他父亲最高做到从三品御史大夫,可惜英年早逝,不但没有继续上升的机会,也没有帮到正在考生员的苏东辰。苏东辰却也是个厉害的人物,中了当年的探花不说,还能得到海南州司马一职,后来原配嫡妻因病去世后,得到海南州刺史唐大人的赏识,居然将自己的次女许配给他做续弦。别驾一职任其满了,岳父唐大人举荐他到了豫州任大洲别驾,任期满再升了刺史,只三期便高坐大洲首席,在大沥朝中也是极少的。而苏氏不是唐氏亲生,而是苏东辰原配嫡妻的唯一的女儿。这些都是沉欢前生为了报仇,努力打听出来的。

前世沉欢的记忆中他们一家从来就没有得到过苏府的邀请,就算是苏家老妇人大寿也只是吕氏夫妇和吕氏的嫡子们才被邀请。所以,此次是她第一次踏入苏府。

就在她心思扭转的一个月里,轨迹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沉欢看着苏府高高的门楣下,达官贵人川流不息,到处都是华服锦钗的贵妇人娇小姐,恍惚间,觉得自己不是人,而是一缕夺命魂,握着夺命锁,笑看着白丑人间。

“欢儿。”秦婉温暖的手握着她冰凉的小手,担心地看着她,“是否坐马车久了,晕车?”

沉欢回神,看着美丽如仙的姐姐,想着当年就是被苏府害死,鼻尖一酸,眼圈微微红了红,回握姐姐,“没事。”

苏府里人群川流熙攘,下人们都忙得四脚朝天。苏东辰似乎将豫州五品以上的官员都通知到了,他们都带着家眷赶来。

沉欢他们跟着苏氏母女被人带进了二进院子,这里人明显的少了许多。正堂屋安的全是大窗户,后面对着一个大湖,湖中有个亭子,围绕着湖边还有一两个隔着一段距离的各式亭子。风徐徐的吹入,湖面带着春天的气息吹进,很舒服。

堂屋看来平日是为了招待有一定身份的人摆宴用的,用一道屏风隔着里外两间,里面摆了两围席,一围坐着三品以上官员的主母们,一围便是小姐们。苏家的两个姑娘沉欢在秦府见过一面,一个七岁,一个九岁,不过她那时候太小,后来几十年艰难的岁月早将她们的记忆抹掉了。

秦嫣和两个表妹聊得兴高采烈,时不时也拉着秦婉加入。也都是聊着京城的胭脂水粉,珠翠宝钗的款式,秦婉不知道这些,也就笑着听着,极少插嘴。

沉欢无聊的坐着,伸出脑袋去看屏风外面,可惜她瞧不见正中的一围,吴飞扬坐在右边的一围里,他看见沉欢,忙冲她一笑。沉欢不理他,缩回脑袋。

外面也有三围,正中的自然是凌凤和宁逸飞他们,秦钰竟然被凌凤拉着一起做了中间一围,这不合规矩,虽然席间三品以上的大人们有些面色不虞,可人家是睿亲王世子,也不好说什么。

宴席中没有看见荣郡王妃娘家的人。荣郡王妃娘家人当官的都在盛京,这边也都是女眷比较多,要不是荣郡王妃的母亲喜欢鎏金的山水,也定不会将她留在这里的,因而,没人参加男人为主的宴会也很自然。

“没想到下官休假途中能在鎏金遇见世子和宁二公子,真是缘分啊缘分,下官就先敬二位贵子一杯。先干为敬了。”一个略显嘶哑老成的声音道。

凌凤还没答话,宁逸飞哈哈大笑,“辛大人折煞我了,在下是为了外祖母生辰奉母命前来请老太太回盛京的,而且在下品阶比辛大人品阶低,怎敢担大人一句敬字。凌世子嘛,是来蹭吃蹭喝蹭玩的,没想到苏大人如此大张旗鼓,倒弄得我们不好意思了。大人切莫回去在皇上面前参我一本,说我以小欺大便好。”

这话是直接讽刺辛大人自甘为小,拍马屁了。

“宁二公子真是说笑了。”辛大人讪讪道。

“瞧你,老太太在鎏金,你代表老太太受大人一杯有何不可,你就是太矫情。”凌凤笑哈哈的道。

宁逸飞手中扇子啪一收,放在桌子上,端杯笑道,“表兄说的是,在下自罚一杯。”

秦嫣飞快的看了一眼秦婉,端起酒杯浅笑道,“我们女孩子们也小喝一杯,难得聚在一起。”

姑娘们笑语晏晏举杯喝了。

沉欢指着湖心亭道,“那亭子好漂亮啊。等会儿我们去那边喝茶吃点心吧,正是赏月叙话的好去处。”

苏氏闻言笑着说,“欢儿倒是眼尖,母亲、大嫂可听见了,小客人要求了呢。”

“好好,孩子们喜欢自然可以安排的。”苏夫人点头,“老大家的赶紧安排下。你不是安排了歌舞班子吗?可以在沁月亭里跳,我们坐在湖心亭里观赏。”

苏家长嫡子的正妻是苏家表亲,姓唐。她忙应着,去吩咐了。

各式菜肴鱼贯上来,摆了满满的一桌子。沉欢的筷子飞奔,只冲最贵最稀有的菜夹着吃,把上世吃不到的都要吃回来。却将丫鬟地给她的燕窝汤推给秦婉,“姐姐,我吃撑了,这碗燕窝汤喝不下了,也不能浪费了,枉费了苏夫人的一番心思,姐姐帮我喝了吧。”

稚嫩的声音惹了边上妇人们的笑。

“小丫头还真懂事,老太太我哪有那么小气,不过一碗燕窝。吃不下就吃不下了吧,没得撑坏肚子才不好呢。”苏夫人笑眯眯的道。

她这样说秦婉倒是羞红了脸,觉得沉欢太丢脸了,只好接过碗,“欢儿浑说一气,让老太太见笑了,婉儿喜欢燕窝呢,养颜得很。”

沉欢笑眯眯的瞧着姐姐把燕窝汤喝了,这才晃着脑袋一副乐不可支的小模样。

秦嫣瞧着没心没肺的沉欢,冲着苏氏浅浅一笑。看来她多心了,沉欢不过是个孩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