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64】应邀鎏金

浅玉手里抓了一把茉莉花快步进来,“二姑娘来了。”

院子里就听见一声娇柔的笑声伴着粉色的窈窕身影飘进门。

“大门口都听见了,四妹妹若是不喜可爱的狗,送二姐姐好了。”

秦婉站起来拉她的手,“二妹妹怎么那么早,可吃过了?”

沉欢这会刚抓了个素馅包子塞在嘴里,香味弥漫在屋里。秦钰端着粥碗,就着碗大口喝了一口,清粥泛着白果的清香,让人味觉大开。

秦嫣带着撒娇,亲热的挽了秦婉的胳膊,“吃过了。不过看着你们吃得热闹,妹妹还想凑个热闹,大姐姐可赏妹妹一晚粥喝?”

“都喝了都行。”沉欢笑意晏晏的看着秦嫣,嘴里还在嚼包子。

“浅玉,赶紧加副碗筷。”

“来了。”新月早就取了来。

秦嫣眼底飞快的掠过一丝羡慕,长房一家人在府里时,他们一家的和睦和温馨一直都让府里的各房羡慕,只是大家碍于各种目的都不说出来。如今他们姊妹三人没了父母还能如此温暖的一起吃早饭,想着母亲因要让她习惯入宫后独自吃饭的习惯,常常是孤零零的一人吃饭,难得和母亲一起吃的时候,她也一直教自己如何端庄,手如何拾筷才美,一筷子饭要少得如筷子头一般,也就几粒米,还需要抿唇低垂眼帘,嚼多少下才可下咽,生生的将佳肴吃得毫无味道。

“我还要一碗粥。”沉欢撒娇的叫着。

“你越吃越肥了。”秦婉笑着说,却将沉欢的碗递给浅玉,吩咐着,“多要些白果银耳,这家伙昨儿茶香鸡吃了整整半只,可不是腻了。”

浅玉笑着接过。

秦嫣低垂眼帘掩去情绪,就着秦婉的力坐在沉欢身边的椅子上,用木勺瓢了一勺放进嘴里,抿嘴细细的嚼了,咽下启唇,“真好吃。”

“姐姐亲手做的,加了茶园里刚下的白果,当然好吃。”沉欢笑得天真。

秦嫣飞快的看了一眼秦婉,她白皙如瓷的肌肤仿若玉一般半透明,浮出微微粉红,比起自己的白多了些生动。父亲对她的安排本来有丝歉意,看到明媚的秦婉,歉意全消,这样的人儿就算不被凌凤看上,如果有机会入京,也是会被世家子弟看上的。

她和父亲一样,不希望大房有机会比他们强,只能为他们三房所用。

秦嫣慢慢将不知何味的半碗粥喝完,放下碗就看见早已吃完看着她的三兄妹。

她定了定神,避开沉欢那双清透却如刀般能刨析人心的眸瞳,叹了口气,“外祖父硬要让我去鎏金,说晚上苏府宴请两位贵公子,担心表姐妹们不懂宫中规矩,怠慢了二位皇家贵子。可我哪里会啊,要不大姐姐陪着妹妹一起去。好不好?”

“我可没见过那么大场面。”秦婉担心道。

“可这两天他们都是在玉春园住着,听闻瑾如师傅也来帮忙了,想必是姐姐学了些的。大姐姐就帮帮妹妹嘛。”秦嫣拉着秦婉的衣袖撒娇。

秦婉为难的看了一眼秦钰,她真不想去鎏金抛头露面,何况他们都在热孝中。

秦钰皱了皱眉,刚想说话,沉欢脆生生的话就插了进来,“那我也去。”

“欢儿!”秦钰沉了脸呵斥。

沉欢撅着嘴,“我要去嘛。好玩。”歪着脑袋,拉着秦嫣的衣袖摇着,“二姐姐好嘛,带人家去嘛。”

秦嫣有些发怔,母亲本来说让她撺掇沉欢去,他们姊妹三个就一定会一起去,可她觉得沉欢古灵精怪,摸不透她心里想的什么,所以转而从秦婉入手,却没想到沉欢不按常理出牌。

“二姐姐。”沉欢甜甜的递过来一个肉包子,讨好地说,“你吃个包子,这个包子也是我们小厨房自己做的,可好吃了。”

秦嫣就笑了,不过小孩子,难不成心思深过父母?

“姐姐可怕肥。”亲热的搂了搂沉欢的肩膀,“欢儿喜欢去就去。大姐姐和大哥哥一起吧,免得欢儿到时候嫌闷没人陪。”

秦钰皱了皱眉,他不喜欢和苏东辰他们这种人打交道,还没等他说话,沉欢急忙说,“就这么着了。烟翠吩咐备两架马车。”

秦嫣被秦婉送出垂花门,脸上的笑意一收,问秋葵,“你觉得沉欢有些不对劲吗?”

秋葵回头看了一眼,确认秦婉她们没了身影,低声道,“她欢脱了不少,昨天她还爱答不理的。”

秦嫣点头,“你都觉得不对了,可究竟为什么?”

“兴许她真的不喜欢世子,听闻世子离开玉春园了,小孩子的性情就出来了。”

“果真?”秦婉站定脚,惊喜的看她。

秋葵有些紧张的笑着,“世子不过是因为宁大公子的托福罢了,姑娘你要是真喜欢世子,今天可不就是机会吗?”

秦嫣脸一红,秋葵和她一起长大,两人说话向来不避讳,秋葵自然是明白她的心思的。

“胡说。”她笑着继续走,“你去看下母亲送去钱陇家的那边烟霞红玫瑰织锦褙做好没有。”

秋葵笑着点头,“奴婢这就去,就算没好,也得命他们2个时辰做好。”

秦嫣抿嘴浅笑。

秦婉回后院,秦钰和沉欢已经走到庭院的石凳下坐着喝茶了。

“欢儿你今天怎么会应承去鎏金了?”秦婉奇怪的看着沉欢。

“今晚豫州官场的重要人物必定都到场,哥哥也该认识下。趁着世子和宁公子都在,哥哥可以跟着他们学下官场交道。我和姐姐也见下世面,不好吗?”沉欢虽笑,却不是之前秦嫣在时的没心没肺。

秦钰眉头扬开,“那倒是,今早世子走的时候也提及了,只是我说要问下欢儿的意见。”

秦婉笑着瞧沉欢,其实他们兄妹不知不觉中就习惯了大事要看沉欢的表情,似乎只要她做了决定的事情便一定是对的。

沉欢暗地翻了翻白眼,“哥哥是我们长兄,长兄为父,自然是哥哥做主,让幺妹做主,没得让贵公子看笑话了。”

秦钰被妹妹抢白,有些不好意思,佯装恼怒,一戳沉欢的脑门,“还不是疼你,怕你不高兴,不知好歹的小家伙。”

沉欢笑着揉脑门,“恩恩,好哥哥是疼妹妹。”

三兄妹相视大笑。

------题外话------

为了能让大家爽爽的看万更时间更长,度度得拼命赶存稿,暂时先一更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