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063】有病的狗

苏东辰站在马车面前沉思半响,“尽快将粮运走,处理干净。去年的时就让独眼龙一口咬定是秦安亲自将军粮运往鎏金官仓的就好。”

“大人放心,今晚就安排。”

苏东辰上了马车,忽转身叫住吴斌,“你的人说凌凤已经取走一袋陈米?”

吴斌阴郁点头。那袋粮是用豫州官粮袋装的。

苏东辰皱眉,“如此我们转移了那两千石若是被人发觉,岂不是坐实了换粮嫌疑?”

吴斌一怔,“大人的意思是……”两千石不是小数目,来回搬运,万一遇到有心人也不定,何况曹天鉴管辖下的都护府的眼睛一直盯着。

“放弃!”

“放弃?”吴斌有些不解。

苏东辰阴森道,“让独眼龙他们人撤出去,命许中梁去农庄查处,再抓了农庄管事,就定个以次充好,欺瞒征粮官,让他们百口莫辩,将秦安死前准备的这批粮食是要交给官府的事实坐实了,我们岂不万事大吉?”

吴斌眼睛一亮,“大人好谋划。”

苏东辰一笑,“速战速决。”

“好,属下等下就去安排妥当。”

这边步步谋划,暗起风云,惊涛骇浪前夕的玉春园静谧无声。

沉欢的房门悄悄打开,烟翠探出脑袋瞧了瞧,缩回去,低声道,“姑娘,都睡熟了。”

“赶紧的,饿死了。”房里沉欢欢脱的声音。

烟翠笑着垫脚出去往小厨房跑去。

沉欢一拐一拐的走出房门,在廊下香妃竹椅躺了下去。那些人太讨厌了,害她没办法安静吃顿晚饭。尤其听烟翠绘声绘色的说着秦嫣看到凌凤两眼冒花,脚下生莲,那杨柳腰不知摆得多妖娆,她就说不出的讨厌。

招蜂惹蝶的男人,最讨厌了。想想宁逸宏就不会这样,办完事就利落走人,一点不黏糊。

沉欢悠哉的晃着小腿,看着月色,闹腾了好几天了,真累,还是静静的一个人呆着比较好。

一抹黑影从天而降,沉欢呆了呆。

瞪大眼睛看清,低声惊叫,“凌凤!”

“呃……世子……为何未就寝。”沉欢努力压制着脾气,柔声道。

凌凤俯下身子脸对着她的小脸,“你为何偷偷摸摸起来吃东西?”

“饿了就吃啊。”沉欢努力往后靠,无奈椅子背挡着,皱眉看着那人,这人究竟想干嘛。

“世子深更半夜的跑到女眷内院,不大好吧?”沉欢翻了翻白眼皮,和你又不熟!

凌凤瞧她的摸样,乐了,逗她很好玩。

站起环臂,“爷来取你的一双鞋袜。”

沉欢瞪大眼睛,揉揉耳朵,“你……”有病吧?

凌凤忽然弯腰,抓起她的脚脱掉一只鞋一只袜,傲然转身,消失不见。

烟翠正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银丝面出来,似乎看到一个人影飞快的消失,再看见沉欢吊着一只光脚呆呆的看着漆黑的院子,赶紧四下看下,没见到鞋子和袜子,她明明服侍姑娘穿戴好的啊。

“姑娘的……鞋子和袜子呢?”

“被有病的狗叼了!”沉欢气哼哼的骂道。

“啊?吴公子送的狗叼走了?”烟翠生气了,放下碗,“姑娘你吃着,奴婢这就去找小畜生算账去。”

“不用了,不定那狗东西丢到哪个水沟里去了呢,另外拿一双来就行了。”沉欢懒得和这种人生气。

她才不信堂堂睿亲王世子看上商户小女孩求个鞋袜做纪念,何况姑娘家的鞋袜岂是那么好给的?可这家伙就是这样干了,想起来就起鸡皮。

想不通,端碗,吃面!

凌凤将沉欢的鞋和袜子放在一块方布上,白色软底鞋子看着小巧玲珑,雪白的布袜口绣着一朵玉兰花,她那双略凉的小脚仿佛握在掌中,未觉弯月薄唇浮上温柔笑意。

身后脚步渐近,凌凤迅速将鞋和袜包好,递给赤焰,“交给多噶赤桑,将傲格的儿子傲古训练出来,越快越好。”

赤焰一怔,不相信的追问,“主子说的是傲古?您最喜欢的傲古?”

凌凤点头,“对,就是傲古。估计四五个月应该就够了。”

赤焰嘴张了张,没再说什么,接过布包,眼神有些复杂。

**

新月指挥着烟翠、紫菱摆上早饭,浅玉去前院看下两位贵人吃了早饭没有,秦钰却笑着进来,“世子和宁公子在前厅和苏东辰、吴斌一道用了早饭,一起去了鎏金。”

秦婉就笑了,“欢儿可松了口气了。”

沉欢耸肩,“我有什么松口气的。”

秦婉用筷子敲了一下沉欢的碗,“瞧你一脸自在,莫不是昨晚见了人,知道人家一早就走了。”

噗嗤,烟翠笑了,被沉欢瞪了一眼,赶紧忍了,弯腰为三位小主子盛白果薏米粥。

“昨晚我怎么听见你半夜起来和谁说话来着?”秦婉含笑看着沉欢。

沉欢脸一黑,果然是被人发现了,真讨厌。

她还没说话,烟翠将粥递过来,笑着说,“四姑娘是饿了,让奴婢去煮面来着。”

“小人儿脾气不小,昨晚居然躲着两位贵人,饿肚子不好受吧?”秦钰宠溺的揉了揉沉欢的头发。

“恩,我怎么听到烟翠说欢儿丢了一只鞋袜?可寻到了?”

沉欢张嘴刚想说话,烟翠笑着道,“可不是,吴公子的那条狗真是的,叼了鞋还罢了,居然连袜子都拿走了,可不是欺负我们姑娘怜惜小动物吗。”

沉欢无奈的闭嘴,闷头端起碗扒粥,有个聪明的丫鬟不是什么好事。

“啊,狗啊……”秦婉笑着和新月对望一眼,“该打。”

新月故作严肃,“奴婢这就将这个坏家伙抓来,给四姑娘解气。”

“还让不让人吃饭了!”沉欢假装生气了,啪的放了碗,“我特讨厌那只狗,一副献媚相。”

“啊……”秦钰可不知道两姐妹打哑谜,睁大眼睛,“小狗好可爱啊,飞扬说这只是只母的,赶明儿再去讨只公的来。”

“哇,那岂不是会有一大窝狗生出来。”烟翠快嘴的叫到。

“你还不害羞?”沉欢立刻逮着,狠狠的瞪她一眼。

烟翠脸唰的一红,立刻闭嘴,干活。

------题外话------

我乖吧乖吧乖吧?我向来很乖的,乃们呢?

上一章
下一章